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药膳娇妻 > 第十三章 药膳疗颜见成效

药膳娇妻 第十三章 药膳疗颜见成效

作者 : 简璎
    夜深人静,灯烛昏暗,封潜眼眸幽幽,伸臂过去将安承嫣抱入怀里。

    安承嫣脑子发沉,蓦然感觉到有股强大的气息将她纳住,她睁开了眼,心口猛然一跳,迷茫的眼眸前是封潜的冷峻眉目和硬挺轮廓,她还没反应过来,封潜眸光微沉,已然噙住她温软双唇,越吻越深,肆意攫取,安承嫣下意识的有些微微的挣扎,她会挣扎也是感受到了他的吻里并没有柔情,有的只是惩罚。

    封潜放开了她的唇,有些恼羞成怒,冷着一张冰块脸。“怎么,本王的妻子,本王碰不得吗?”

    安承嫣有苦难言。

    不是碰不得,而是在这种气氛下行房很奇怪,他们不是还没和解吗?他这样硬来,她心里难受,身子也热不起来,要如何给他回应?

    “王爷……气消了吗?”她呼吸不稳,声音微颤地问道。

    封潜眉目微动。“未曾。”

    安承嫣心里一沉。“那……”

    她想问,那怎么还会找她行房?带着怒气之下,能做“爱”吗?

    知道她的意思,封潜眉头微不可见的抽了一下,冷道:“本王只有你一个女人,有欲念之时,纵然心中有气,还是得由你伺候。”

    伺候?安承嫣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她是什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通房丫鬟吗?竟然说伺候……

    看着她快哭的神色,封潜皱眉越深。“不乐意吗?”

    安承嫣忍着泪意摇头,明明是件两情相悦的事,如今却成义务似的,若是不带着感情,岂不是跟交易没两样了?

    封潜沉眉肃目,皱眉道:“既然没有不乐意,就收起你的泪,好好伺候本王,莫让本王感觉像对你用强的。”

    安承嫣抬起泪汪汪的水眸,他的眼里带着炙热的温度,嘴巴却又那么毒,半分不肯松口。“是,妾身明白。”

    她慢慢的褪了衣裳,努力压抑着泪意,看起来楚楚可怜,像个不情愿的新娘,衣裳从她肩头滑落时,封潜已于心不忍的扣住了她的柔荑。

    ……

    许久之后,两人的呼吸逐渐平息下来,安承嫣早没了力气,困意袭来,她闭起眼靠在封潜怀里,很快睡着了。

    她不知道,看着安静沉睡的她,封潜的眼里温柔得能够滴出水来……

    封潜摘下了面具,镜中,他脸上扭曲狰狞的伤疤正一点一滴的在消失,药膳的效力惊人,是他始料未及。

    若依这进度,顶多再半个月他的脸就会完好如初,同时间,他的脸上闪过一抹情绪,因为他想起了一个人。

    “我想让你见个人。”封潜慎重其事地道:“他的武功因我而废,若你的药膳能医好我的残颜,或许能医好他。”

    封潜眼底难得添了亮色,秦奕是他一生最沉重的心事,若能治好秦奕,他才能算了无遗憾。

    安承嫣很是心虚,因为封潜的脸是靠药灵袋的灵力医的,她没把握能医一个武功废了的人,且也不知道废到什么程度。

    于是,出门时,她系上了药灵袋,一方面觉得有安全感多了,一方面又觉得愧对前世所学,她是医师,如今却一再借用药灵袋的灵力,内心时常左右拉扯。

    最后,她说服自己,若是可以助人,科学或灵学又有什么关系,重点是能够治好那才重要,不是吗?

    这么一想,她好过了,也豁然开朗,不再纠结于是自己的医学实力还是药灵袋的灵力了,而且,经过这阵子天天熬封潜药膳时的相处,她觉得和药灵袋已经变成好朋友了,现在她已习惯听到药灵袋的声音了,而她虽是药灵袋的主人,可她觉得药灵袋比她傲娇多了,不信它的实力,它还会生气哩。

    马车缓缓往铃枫山而去,安承嫣在马车里听封潜说要去见的那个人是遭人震断琵琶骨,虽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武功尽废,她吓了一大跳,幸好她带着药灵袋,否则她又不是神医,哪里有办法用药膳医治一个武功尽废的人?

    到了九龙寺,日晴来扶安承嫣下马车,这回出远门,锦茵来了小日子,身子不适,便只有日晴同行,其他的自然就是双全和左清、右风了,除了他们之外,并无其他王府侍卫随行,因为封潜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

    日晴陪安承嫣在厢房里等,外头传来平缓悠长的诵经声,时光彷佛都静谧了起来,让人心情平静,安承嫣闭起了眼聆听经声,差点忘了她是来治病的。

    片刻之后,封潜和一位僧人来了。安承嫣看过去,第一眼觉得他有几分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阿弥陀佛,见过王妃。”秦奕笑睇着安承嫣说道:“天下熙熙,皆有所求;天下攘攘,皆有不得,贫僧都说不用了,王爷偏要贫僧过来,有劳王妃了。”

    秦奕在心中赞赏道,安承嫣果然不愧为京中第一美人,气质出尘,恍若九天玄女下凡,美艳但不妖娆,配得过封潜。

    安承嫣觉得眼前这人不过是穿着打扮像僧人,但一点都不像个出家人,身上没有出家人那种脱尘出世,反倒像只被困在山中的老虎。

    封潜说,此人名叫秦奕,白手打下军功,封为敞王,是他在沙场上并肩作战了十年的战友,若能治好秦奕,他此生再无遗憾。所以她暗暗下了决定,为了让封潜这辈子没有遗憾,她非治好秦奕不可。

    “阿弥陀佛,一切皆为虚幻。”安承嫣一本正经的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说道:“既为虚幻,那么治与不治都无什么差别了,大师请坐,容我为你把脉。”

    秦奕扬唇笑了,这位尊亲王妃倒是有趣,不是说她是安尚书府上高冷的嫡千金吗?怎么一点都不高冷?还挺亲和、挺幽默的。

    秦奕坐了下来,安承嫣认真的把脉,很快发现他的气息又乱又弱,许是因为断骨无法完全修复所影响,行动受制,连带五脏六腑都很不好,若是放任不管,他活不过十年。

    见她面色凝重,秦奕也敛起了笑意。“结果如何,王妃但说无妨,贫僧承受得起,肯定是没救,不能治吧?”

    虽然适才封潜已摘下了面具要说服他,可他还是不相信有人能治他,他受的不是一般的伤,即便是武功再高强之人也无法帮他,何况封潜说用的是药膳,那更不可能了。

    “我能治。”安承嫣听到了药灵袋发话,便也脱口说道。

    封潜神色有了波动,秦奕同样十分讶异。“此话当真?”他还是第一回遇到有人那么有把握的说能治好他。

    “自然了。”安承嫣盘算起来。“咱们必须在这里住十日,我得熬好两个月的药膳再封存起来……”

    “不必那么麻烦。”封潜看着秦奕。“你随我下山,在尊亲王府里暂住,直到痊愈为止,到时若你还是选择要回来,随你,若你不肯依我,我便禀了皇上,皇上自会来请你。”

    秦奕赞叹的看着他。“王爷,你恐吓人的手段益发出息了。”

    安承嫣对秦奕一笑,说道:“你就依了他吧,药膳也是当日现熬,药效最好,熬好再封存起来虽然也有效,但花费的时日要久一些,想必你也想早点好,不想浪费那些时间是不?”

    秦奕被说服了,毕竟没有一个武将想过武功尽废的日子,何况他还要找到妹妹,那是他心中永远的牵挂。

    封潜和秦奕还有事要商议,安承嫣便和日晴出了厢房,在后山四处逛逛,沿着碎石小径走进树林里,午后的日光穿越树隙洒落一地光斑,林叶随风婆娑起舞,耳边悠悠鸟鸣,落英纷纷,漫步其间非常诗情画意。

    安承嫣忘我的展开双臂旋转着舞了一小段芭蕾,深吸一口山林间的自然气息,看得日晴目瞪口呆。

    主子善舞,可她从没见过主子跳这种舞,美得叫她看直了眼,彷佛是跳跃在林间的仙子似的。

    “日晴,等将来退休了,咱们也搬来这样清幽的地方生活,你说好不好?”安承嫣慢悠悠地笑着问道。

    “退休?”日晴脸上满是问号。“敢问王妃,什么是退休?”

    “呃……咳,我是说,上了年纪之后,搬来这里生活。”

    “那怎么成?”日晴极不认同。“王妃身分矜贵,不管多少年纪都是要待在王府里,上了年纪之后更是要在王府里含饴弄孙,颐养天年,享尽荣华富贵。”

    安承嫣这才意识到她此刻的身分并不是想抛开一切便能抛开一切,身为皇室中人,受到的约束也不一般。

    “若是王妃喜欢这样的林子,请王爷在王府里造一个便是,王府地大,造一个林子不成问题。”日晴不在意地说道。

    安承嫣顿时失笑。

    人造的和自然的,差别何止千万?这样的空气,这样的风是造不出来的,否则前世那么多整型美女,为何总能让人一眼看出是整型?只因为,即便整得再自然也不是真的,便是那一抹假,令假的永远无法取代真的。

    不过,日晴也把封潜说得太无所不能了吧?若是她想要这样一座林子,封潜真会造给她吗?

    “王妃,这里四下无人怪可怕的,咱们快回去吧。咱们出来都有一会儿了,兴许王爷在找人了……”日晴这会儿有点懊悔没让左清或右风跟来,虽然知道铃枫山闲杂人等不得擅入,可谁知道呢?不一定哪里冒出来一头猛兽。

    “等等——”安承嫣叫眼前一株山桃树给吸引了过去,看着树皮中分泌出来的树脂,眼睛一闪一闪地道:“是桃胶。”

    日晴连忙跟过去。“桃胶是何物?”

    “能治病,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安承嫣嘴角扯出笑意。“桃胶能做的药膳可多了,我在王府里没见过山桃树,我要把这些桃胶全带回去。”

    日晴见主子不是说笑,便认命的拿出了帕子铺在小径的枯叶上。“奴婢来吧!您去一旁会。”

    “不是说王爷可能在找咱们了,一起采省些时间。”

    安承嫣不由分说的也取出帕子,主仆合力,小半个时辰便将十来株山桃树上的桃胶都采了下来,这些桃胶她将会用在开设的药膳坊里,可做桃胶悉尼汤、桃胶银耳糖水,还可做木瓜炖桃胶,想到这里,她脸上浮起了热切的笑意,已迫不及待想看药膳坊开张了。

    秦奕客居在尊亲王府上房的云烟阁,两层的独立小楼,距离飞觞楼极近,封潜并没有公开他的身分,只让大总管跟府里上下说是他的远方友人来做客,众人不得靠近云烟阁,不得打扰。

    安承嫣每日熬好了药膳便让日晴送去云烟阁,让日晴看着秦奕喝下,如此一日不漏地过了半个月,同时药膳坊也定好了地点,开设在玉水湖畔,那里一排酒楼、茶肆、饭馆,人潮由早到晚络绎不绝,最是适合,安承嫣去看过也相当满意,便全权交由大总管张罗。

    这一日,封潜到城外点兵,秦奕也跟着去了,他自觉身子改善许多,不再轻易受寒,也着实想念军中那些曾同生共死的弟兄,便主动开口要同去。见到秦奕的改变,封潜自然高兴,之前秦奕足不下山,如今不仅下山了,还愿意跟他去军中,将来等他的身子治好了,定然会有一番新气象,指日可待。

    封潜不在府里,安承嫣也没闲着,她着手编写药膳坊的菜单,预计针对不同的病症开发出六十至八十种药膳,再分为药疗和保健美容,药膳的部分,为确保药效不做外带,药膳茶倒是可以外带。为了凝聚客人的向心力,她画了图,让大总管找工匠打造连盖的外带杯,瓶身刻上“妙膳坊”三个字,还可以做为打广告之用,看到当下,大总管赞叹不已,直呼是绝妙的好主意。

    “王妃,您都写了一个时辰,头也不抬,怕是要伤到颈子了,您得歇会儿,也让眼睛歇……”

    安承嫣对日晴的碎念充耳不闻,只道:“再一下下。”

    日晴蹙眉。“这句话半刻钟前您也说了,好歹起身走走,您不是说久坐不好吗?您这便是在久坐……”

    “我说过这种话吗?”安承嫣眯眼一笑,装没听到,而她正埋头写得欲罢不能时,大总管来了,面色沉凝。

    安承嫣自然知道大总管没要事是不会亲自过来的,连忙搁下笔,起身相迎,她对操持王府大小事的大总管一向是敬重有加的,要管理整个王府可不是易事,劳心又劳力。

    她连忙让日晴上茶,又招呼大总管坐,脸带笑意问道:“大总管怎么亲自来了?有事着下人过来说便成。”

    萧富升皱着眉头。“王妃,丽贵妃派人来请王妃入宫为其把脉,说是要请王妃开几帖补身的方子,紫宸宫的范公公正在厅里候着,老奴不得不来通传。”

    安承嫣挺意外的,丽贵妃跟她并无交情,竟会特意派人来请她?她脑中闪过丽贵妃看封潜时的眼神,心里一动,莫非是因为封潜才要她进宫?

    见她沉思不语,萧富升又道:“王爷此刻还在城外,若是王妃有所顾忌,老奴便拖延时间,立即去请太皇太后主做主,何况咱们王爷权倾天下,又是皇上敬重的皇叔,您贵为亲王妃,您是丽贵妃的长辈,丽贵妃着实没那资格来请王妃去宫里。要嘛,她自个儿过来才是个理。”

    他原来在宫里便是太皇太后身边的人,当时的太皇太后还是皇后,封潜出宫开衙建府后,太皇太后便派了他在身边伺候,是自小看着封潜长大的。

    安承嫣拿起茶盏浅啜了一口,说道:“丽贵妃请我进宫为她把脉,不过想开几帖药膳方子,不是什么大事,不必追究辈分了,也莫要惊动太皇太后,更不必禀告王爷。丽贵妃堂而皇之的邀请我,那么多眼睛都看到我跟着她的人进宫了,想必她也不会那么笨为难我,我去去就回。”

    萧富升有些犹豫。“那么……老奴跟您一块儿进宫,也好有个照应。”

    丽贵妃从前向封潜表白过,他是知道的,加上之前马车在街市因马中毒箭翻覆,是何人所为,封潜也没有瞒着他,今日丽贵妃来请安承嫣,偏生挑在封潜出城之时,他才会格外不放心。

    安承嫣笑道:“你跟着我进宫,丽贵妃便知道你不信任她了,这样不太好,我带锦茵同去即可。”

    锦茵胆子大,虽然不够细心,但话多,她较能放松,反而能透澈思考,而日晴护主心切,沉稳,但有时不免小心太过,令她也跟着神经紧绷,所以她认为进宫里那种严肃的地方,带着锦茵会好很多。

    乘坐马车再换宫轿,一盏茶的功夫,安承嫣已在范公公的带路之下到了紫宸宫。

    紫宸宫虽也富丽堂皇,但跟皇后的甘露宫还是不能比,因此安承嫣也没多看,一路随着范公公进了寝殿。

    战丽佟见范公公真把人给请来了,不由的见猎心喜,起身盈盈行礼,笑盈盈的说道:“丽佟还以为尊亲王妃不会来哩,想不到尊亲王妃真给我面子,二话不说便来了,真是令我欢喜不已。”

    面上欢喜,心里冷笑。

    安承嫣真有本事,赶走了柳侧妃,如今专房独宠,封潜根本不碰颜侧妃,这么一来她怀上封潜孩子是迟早的事。

    她看着安承嫣,越看越是嫉妒。

    玉簪绾发,斜插琉璃步摇,耳边点缀明珠,简单妆扮便娇艳明丽。见状,她藏在袖中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

    这一世,安承嫣竟活到现在还没死,不但与封潜见了面,两人还如胶似漆、蜜里调油,前阵子封潜还秘密接了敞王秦奕回府住下,要让安承嫣给秦奕治病,这秦奕武功尽废,当年整个太医院都束手无策,安承嫣能有法子治,就凭她的破药膳?

    她总觉得事情有所蹊跷,前世的安承嫣根本不会医术,这一世不但靠药膳讨得了太皇太后的欢心,又靠着药膳在尊亲王府里颇有威望,还风风火火的在筹备药膳坊,今日她便是要来戳破安承嫣的,不管她是什么牛鬼蛇神,都得现出原形来!

    “丽贵妃邀请我,我自然要来了。”安承嫣淡淡地道:“不如我先给丽贵妃把脉吧,好快点开出适合丽贵妃的药膳方子。”

    “不急。”战丽佟微微一笑。“丽佟今日正巧请了一位高人前来看相论命,并想请尊亲王妃与我一道聆听佛音,为我大武朝祈福,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不知尊亲王妃意下如何?”

    安承嫣不知她要搞什么鬼,但一起聆听佛音却是不能拒绝的,拒绝了便要落人口舌,像是她不乐见大武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似的,可是她又打从心里对所谓的高人有所抗拒,神鬼一线间,也不知道她这穿越人会否被看出什么端倪。

    “王妃,”锦茵细声细气地道:“您不是说得在王爷回府之前回去吗?这一聆听下去,不知要到猴年马月,若是王爷比您还早回府,岂不是不妥?”

    战丽佟依然笑着说道:“担搁不了多少时间,只需小半刻即可,为了我大武朝千秋万载,想来尊亲王妃不会拒绝,是不?青枫,还愣着做啥?快将玉人师太请出来!”

    安承嫣看着战丽佟,她没再出声,若是这时拒绝倒显得她作贼心虚,就姑且看看对方想做什么吧。

    须臾,那玉人师太一走出来,安承嫣顿时便有不舒服的感觉,脸色也微微有了变化。

    战丽佟看在眼里,连忙说道:“玉人师太,这位便是尊亲王妃了,闺名安承嫣,请您好好给尊亲王妃看一看面相,千万要看仔细了,不要有一丝差错。”

    “玉人见过尊亲王妃。”玉人师太看着安承嫣,手指轻轻拨动佛珠,她的面上没有得道高僧的祥和之气,反而有股隐隐的邪气。

    锦茵忍不住发难道:“贵妃娘娘不是说要聆听佛音吗?怎地变成给我家王妃看相了?我家王妃可不是随便人可以看相的……”

    “给我闭嘴!”战丽佟脸色一板,斥喝道:“在我紫宸宫里,可没有一个小丫鬟说话的余地!”

    安承嫣也感觉到战丽佟要对她使坏,但她不露怯的看着战丽佟,眼神平静的说道:“丽贵妃,你请我来是要给你开药膳方子,如今不开方子却换成了看相,若你的要求,我都要照办,那我成什么了?你是不将我这尊亲王妃放在眼里才如此无礼吗?连我的贴身丫鬟都敢教训,要不要现在一块儿去皇上面前说说,看看谁有理?”

    战丽佟也没想到嫁入皇家之后一直表现得很好说话的安承嫣态度会忽然强硬起来,她以为只要抬出为大武朝好的名号,她便没得拒绝。

    这时,玉人师太捻着佛珠,缓缓开口道:“照贫尼看来,尊亲王妃的面相十分特殊……”

    战丽佟精神来了。“如何特殊?”

    “住口!”安承嫣冷冷的看着玉人师太说道:“若你未经同意,胆敢随意为我论命,我定要拿你问罪!”

    战丽佟豁出去了,今日她定要个结果!“尊亲王妃莫非有什么隐藏的秘密,否则为何怕玉人师太论命?”

    安承嫣眨也不眨的看着两眼放光、似逮到她小辫子的战丽佟,她傲然道:“绕过狗屎难道是因为怕狗屎吗?是因为脏。”

    “你——”战丽佟咬牙切齿,几乎要气炸了肺。

    她可以确定安承嫣一定有问题!今日她非找出问题来不可,重生而来,她要享尽荣华富贵,她要得到封潜,不得有任何人破坏她的计划!

    “皇后娘娘驾到!”

    殿外的通传令战丽佟一惊。

    这个节骨眼上,翁敏祯那贱人怎么会来?她的好事怕是要被坏了……她看了青枫一眼,青枫连忙将玉人师太请进里间。

    时间掐得刚刚好,玉人师太一回避,皇后便闲庭信步的进来了。

    战丽佟心不甘情不愿的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盈盈下拜。“臣妾见过皇后娘娘,娘娘金安。”

    “免礼。”皇后花一般的面上带着浅浅笑意,很是妩媚。“本宫听说皇婶进宫了,好似来为丽贵妃诊脉,可诊好了?丽贵妃的身子无啥大碍吧?”

    安承嫣冷若冰霜地道:“皇后来得正好,看来丽贵妃并不需要我的诊脉,我想去皇后处坐坐,不知皇后可欢迎否?”

    “自然欢迎了,求之不得哩。”皇后扬起薄薄笑意。“我啊,想用芭蕾舞来考考这回的秀女,正想找皇婶指点一二。”

    安承嫣面色严肃。“能帮上忙,我当然开心,不像某人,假藉某些名义要对我使坏,这种人我可应付不来。”

    战丽佟听得眼角直抽,这不是在说她吗?

    皇后也看见战丽佟极度不自然的表情了,觉得有些好笑。“走吧,皇婶,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她这是给战丽佟补了一刀,想来身后的战丽佟脸色一定很精采。

    出了紫宸宫,安承嫣身子微微一晃,锦茵连忙扶住主子。

    皇后担心的看着她。“皇婶看起来不太好,我这就派人送你出宫。”

    太皇太后忽然让她过来紫宸宫看看,还让她无论如何都要将安承嫣带走,她原是不明白用意,看安承嫣这样,显然适才在紫宸宫里定是发生过什么事。

    安承嫣勉强一笑。“我是真的想去皇后处坐坐。”

    她不愿火速出宫,弄得像落荒而逃似的,她就要在宫里待久一点,让战丽佟如坐针毡,以为她要向皇上告状。

    “我明白皇婶的意思了。”皇后眼眸一亮。“那皇婶可要坐久一点,越久越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药膳娇妻最新章节 | 药膳娇妻全文阅读 | 药膳娇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