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北雁王的宝妻 > 第三章

北雁王的宝妻 第三章

作者 : 阿香
    【第三章】

    “什么?”北雁王震惊莫名,瞪着皇帝。“小雀子不是太监?”

    “对,小雀子不是太监,其实……她是朕的四皇姑。”

    半个时辰前,御医前来为她诊治,且开了宁神汤让其服下,让她好好休息一番。

    皇帝命数名宫女留下来服侍她,自己则偕北雁王返回御书房,然后道出这令人震惊的事实。

    “本王不明白……”北雁王霎时心绪大乱。“若她是皇上的四皇姑,那不就是……”

    “对,她是金氏皇朝的云雀公王。”皇帝又道。“至于她为什么扮成太监……唉!这真是一言难尽啊。”

    带着难以置信的心情,北雁王聆听着皇帝娓娓道来。

    “四皇姑年幼时,曾被其生母带回娘家夏夷国探亲。”

    北雁王知道夏夷国,那是个位于塞外的绿洲小柄,疆土甚小,居民生性淳朴和善。

    “未料,她们母女前去探亲的那段日子里,夏夷国适逢一场强烈的沙漠风暴。”

    “沙漠风暴?”北雁王不觉跟着低喊出声,全身更是倏然紧绷。

    同样身为边塞之人,北雁王自是明白被称为“沙漠中最残忍的恶魔”的沙漠风暴,其威力多么惊人。

    据北雁国史上记载,边塞近三百年来共发生过七次沙漠风暴。遭受风暴侵袭,灾情最轻微者,是整个村子的居民牲口全数被卷入其中,再全数重新摔回地面上的惨剧。

    灾情最严重的……回想起所见过的记载,北雁王蓦地一顿。“夏夷国当时被一场有史以来最为剧烈的沙漠风暴摧毁,全国几乎无人生还。”

    沙漠风暴最可怕的地方不仅是将所有东西卷入风暴中,再重重摔回地面上的光景,才真正令人毛骨悚然。

    沙漠风暴结束时,沙如飘雨,纷纷散落,覆在一切遭受猛烈破坏的事物上。

    “树也好,屋也罢,连夏夷王宫,也都被毁于一旦。那该死的风沙,还不断覆盖一切……”皇帝轻轻道出这些对天地不仁的指控。“这些话,是四皇姑获救后好几年仍不断重复的梦呓。”

    北雁王一阵心颤。“只有她一人获救?”

    “虽说当时一接获消息,金氏皇朝便立刻派出救助的人马,但抵达时只见到四皇姑一人无力地跪坐在黄沙中。后来听四皇姑说,风暴来袭时,她被一名当机立断的老宫女藏入地下酒窖,才幸免于难。

    “只是经此大难,回到金氏皇朝后,四皇姑的性情大异于前,前两年一直未曾开口说话,接着便一改原本温婉安静的性子,大哭大笑,大吃大喝,大玩大闹,对什么事都有兴趣。”

    皇帝说着,莫可奈何地将双手一摊。

    “若四皇姑是对琴棋书画,刺绣女红有兴趣也就罢了,可是她对于男儿的骑马射箭之术,也非得玩上一把,有一阵子还与司园处的小辟学习怎么栽花种树,而近来,她对太监与宫女所干的活儿产生兴趣,说什么都要扮成太监,亲自做那些洒扫,服侍人的事!”

    听起来真是荒诞。北雁王心忖。不过,也因为就是这么荒诞,他才会有认识这个妙趣人儿的机缘哪。

    确实,如果小雀子——也就是云雀公主,和那些女子一样规规炬炬的,他恐怕不会对她有任何特别的感觉。

    反倒是那个半夜偷偷烤地瓜当消夜的小雀子,才让他觉得新鲜,想更进一步亲近,甚至不在乎对方是个小太监,情不自禁的亲吻。

    真的是情不自禁哪!

    豁然领悟的北雁王朝皇帝一跪。“皇上,请将云雀公王赐婚本王。”

    皇帝对于他这个要求早在意料之中。北雁王在尚不知四皇姑真实身分的情况下,就对她情有独钟了,何况是真相大白的此时呢?

    “如果换作别人,朕必定二话不说便赐婚,但云雀公主不仅是朕的四皇姑,朕更对她有份怜惜之情,已决定让她自行选择未来的人生。”

    “皇上的意思是?”

    “意思是,你自己去询问四皇姑的意愿吧。她愿嫁你,朕欣然同意;她不愿嫁,朕亦会尊重她的意愿,好生照顾她一辈子。”

    “风暴要来了!”

    “风暴来了,快逃啊!”

    “救命啊,风暴来了……”

    此起彼落、惊惧交加的叫喊声,与四面八方不断响起的脚步声,交织成一张令人无法逃开的大网,而她就像拼命振翅却飞不了的鸟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灾难降临……

    “啊!呜呜呜……”

    再也忍受不了万般恐惧,云雀放声大哭,旋即被拥入一个强壮温暖的怀中。

    “别哭,你只是作恶梦。”北雁王不甚熟练地安慰怀中人儿。

    “呜呜呜……那才不是梦。”她依然紧闭双眼,不断哽咽,脸上净是泪水。“那是真的……大家都死了,是真的……”

    北雁王这才明白她作了什么样的恶梦,心口一揪,更加温柔的哄道:“一切都过去了,别怕,日后本王会一直陪伴你。”

    “呜呜……”然而云雀啼哭依旧,一直哭到再度入睡,但在睡梦中,一双紧紧揪住他衣襟的小手并未放开。

    北雁王就这样抱着她,在她睡了又醒,醒来又哭时,不断温柔又有耐心地安抚她。

    这状况,让前来探视的皇帝也为之动容。这个男人真是有心啊。

    “北雁王,你也累了,将四皇姑放到床上去吧。”他是承认北雁王是个有心人,可是两人这般亲密搂抱太不得体,男女授受不亲啊。

    “本王不能。”北雁王低声应道。

    “如何不能?”皇帝狐疑地问。

    挑高一边剑眉,北雁王作势要将怀中人儿往床上一放。

    “哇……”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云雀立即哭出声,吓了皇帝一跳。

    “别哭,你只是作了恶梦。”北雁王再度将她抱回怀中。

    一旁的皇帝瞧得两眼发直。

    待云雀哭声渐止,安静下来,北雁王又作势要放开她。

    “呜……哇……”又来了,而且哭比方才更大声。

    “别哭、别哭。”北雁王又立即将她抱回怀中轻哄。

    皇帝抿紧了嘴。

    当北雁王欲作势要再次放下怀中人儿时,皇帝开口制止了。

    “够了,朕已经明白。”

    很明显的,四皇姑已注定被北雁王拐走了。

    “嗯……”轻轻嘤咛一声,云雀终于幽幽转醒。

    这一觉,她觉得自己似乎睡了好久,还作了一场好长、好长的梦。

    梦境前半段,她回到那场当年摧毁一切的沙漠风暴里,不管她如何哭喊,都只能清楚感受着她身边众人在风暴来临时瞬间丧生的恐怖与悲痛感。

    每每梦境至此,她都会放声大哭,不能自已。

    但这次不一样的是,有人会适时在她耳边安抚着,声音低低的、沉沉的,好听得不得了。

    “别哭,你只是作了恶梦。”那道声音总是这么说。

    她轻易的被这道声音安抚,且觉得头下的枕褥舒服得不得了,哭累了就很快又睡着。

    接下来,她依旧不时被沙漠风暴的回忆干扰,再度哭醒,但又总是被那道好听的声音安抚,再度入睡。

    后来,她睡得十分安稳,梦境亦有所改变,不再是那场令人惊悚悲痛的沙漠风暴,而是一片静谧的梦乡。

    啊,除去前半段的梦境不说,如果往后每天都能睡得这么香甜就好了。

    云雀懒懒地张开双眼,不由自主的以脸颊揉蹭下方的男性胸膛。

    且慢!她的枕褥什么时候突然变成男性的胸膛了?她莫非被某个男人轻薄,对方正拥抱着她?!

    这一惊非同小可。“是谁好大的胆子,竟敢冒犯本宫……”原本想端起公主的架子斥责,但在看清楚那男人的脸孔时,云雀瞬间错愕,表情显得有些滑稽。“北雁王?”

    “正是本王。”睁着清亮但布满细细血丝的双眼,北雁王语带欣慰地端详她因睡眠充足而精神奕奕的脸。“看来你精神很好。”

    “本宫睡饱饱,精神自然好……不对,你怎么会拥抱着本宫……啊!”最后这一声低喊,代表着她想起晕过去之前所发生的事,脸色怱臊怱红。

    “想起来了?”北雁王打趣地端详她多变的脸色。

    “想起什么啦!”她不自在地想转开话题。“对了,荷花郡主她人呢?”

    “她胆敢出手攻击你,你还关心她?”这会不会太以德报怨了?

    “本宫可还差补踹她一脚。”她可是有仇必报!

    北雁王眼底多了些许笑意,“能想到要踹人,看来你已恢复常态。”

    “咦,你又知道本宫的常态是什么样子了。”

    “睡饱吃,吃饱玩,玩个尽兴后再睡,睡饱再来吃……”

    “什么啊,你把本宫说得跟小猪一样!”嘴里抗议着,可是云雀脸上却笑得开心,酒窝更是明显。

    “本王并没有将你当小猪看待,否则就不会想娶你了。”

    “嗄?”一愣,她旋即开始打哈哈。“好啦,本宫既然已经睡饱……”

    北雁王立刻知道她想闪避这场谈话,“本王想娶你。”他稍梢加重语气,不容她逃避。

    她就是想逃!“肚子倒是饿了……”

    “本王想娶你。”

    对,她一定要逃,还要逃得远远的。“一定要大吃一顿……”

    “本王想娶你。”

    “不知道现下御膳房那儿有什么点心?”

    “本王想……”

    “哇!”这回不待他说完话,云雀就低吼出声,“本宫就是不想听你说话,你是不明白吗?”

    “本王当然明白。”相较于她的气急败坏,北雁王可谓气定神闲。“本王想娶你。”

    这下子她真的不明白了。“你就是想娶本宫?别开玩笑了,不可能的。”

    “本王不会拿终身大事开玩笑。为什么本王不可能想娶你?”

    “因为本宫是……是……”

    “是个不适合的人选?”

    “对对对,这话说得好,本宫不是个适合的人选。”

    “怎么个不适合法?”

    “本宫妇之四德皆无啊!你瞧瞧本宫这圆滚滚的脸和身材,没妇容啊!再听听本宫的胡言乱语,没妇言啊!又不善女红、刺绣,连妇功也没有,更不消说还老是扮成小太监到处玩,哪儿来的妇德?你若真娶了本宫,会亏本亏得连想哭都没有眼泪可以掉!”

    “哈哈哈哈……”北雁王蓦地纵声大笑。

    “你笑什么?本宫可是说真的耶。”他笑,她可恼了。

    “抱歉。”北雁王以轻柔但无比坚定的力道拥住她。“但本王也是跟你说真的,本王想娶你。”

    云雀蓦然一震,再度抬起双眼,认真端详着他。“你真的想娶本宫吗?为什么?”

    “因为你值得。”

    “本宫何德何能值得你这么做?本宫明明连基本的妇之四德也没有。”

    “谁说没有?妇容者,本王就欣赏你这张小圆脸与丰满的身子;妇言者,本王就爱与你天南地北的和本王聊天;妇功者,会女红、刺绣有什么大不了?会烤地瓜才厉害;妇德者,温良恭俭让本王不希罕,希罕的是你能让本王感到快乐啊!”

    被他滔滔不绝的大道理说得一愣一愣的,她只能抓住他话尾数语的重点。“本宫能让你感到快乐?”

    “是的。”北雁王以双手掬捧她圆圆的脸颊,拇指摩挲着那两个小酒窝。“你让本王觉得生活不再无趣,每日都充满期待,想看看你会玩出什么新鲜花样,更想知道与你共度一生会有多少的乐趣,光是想象,本王就觉得非常快乐了。”

    闻言,云雀芳心悸动,脸颊更是不由自主的羞红,可是仍道:“听你这么说,本宫倒成了个弄臣,给你开心用的。”

    “是吗?”北雁王并未因她的讽言而生气,反倒徐徐扬起一丝略带邪气的笑。“但是,本王不会想亲吻一个弄臣……”

    话未竟,两片带着侵犯气息的唇,吻上红润的女性小嘴。

    云雀的双眼顿时迷蒙,随着他的热唇不断的侵犯,她的娇躯化为春水,在他怀中瘫软。

    吻很长,因为他的唇舌一直霸占着她不放;吻也很短,在彼此每一次交换呼吸时暂停,接着又重新开始。

    ……    (快捷键 ←)589958.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960.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北雁王的宝妻最新章节 | 北雁王的宝妻全文阅读 | 北雁王的宝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