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北雁王的宝妻 > 第四章

北雁王的宝妻 第四章

作者 : 阿香
    【第四章】

    激情方歇,北雁王抱着浑身娇软无力的人儿,在床上半卧半坐着。

    起先,他们漫不经心的聊着,没多久,云雀开始以不自然的平静口吻,聊起自己之前所作的恶梦,以及那段恶梦般的过往。

    “当时,本宫好不容易从酒窖里爬出来,重回地面,大太阳下,除了一片又一片的黄沙,其它什么都没有……夏夷王宫,庭园里的花草树木、宫女侍卫以及本宫的娘亲……都没有了……”

    北雁王立刻收紧拥抱着她的双臂,抚慰的亲吻一记又一记落在她的脸上。

    纵使先前已经从皇帝口中得知怀中人儿过往的经历,但听她亲口娓娓道来,北雁王仍厌到身子发寒,更为她心痛。

    “你当时一定吓坏了。”他将嘴贴在她的额角,怜惜地摩挲着。

    “不是吓坏,是吓得魂都没了。”云雀振作地深吸了口气。“幸好数日后,金氏皇朝派来的人马发现了本宫,且将本宫带回来。”

    “而本王才得以有缘与你相识,小雀子。”他接口道。

    两人视线相交,会心一笑。

    “那时,你是如何度过孤零零的几天,没水没食物,撑到有人发现你?”

    “本宫很幸运,忆起外祖父,也就是夏夷国王的教诲,朝北方夜空第一颗星子亮起之处,徒手挖掘,找到风沙下生长的夏夷草,以及底下浅浅的水源。”她幽幽细语道,“外祖父说过,夏夷草是夏夷国的生命之草,有草就能有命。平时本宫并未将那些话放在心上,事后才知道自己错了,若不是有那些一夏夷草与水,本宫是撑不到有人来的。”

    北雁王忽然明白了。“然后,你对任何事物都产生了兴趣,对吗?你扮成小太监,也是想学洒扫服侍的工作,以备日后不时之需,对吗?”

    这是怎样奇特的想法,但思及云雀所经历过的事,却又可以理解。

    “是啊,本宫决定不再当个只懂得琴棋书画,只会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主。万一有朝一日,没人服侍奉宫了,那本宫也要会懂得打点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她会无视尊贵的公主身分,放下身段学习许多事的原因。

    “本宫这种想法会很奇怪吗?”

    “不,这样的想法本王很激赏。”

    “那么,本宫嫁给你后,你不会要求本宫做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什么事都不准学着做的王后吧?”一旦体验到凡事亲自动手做的乐趣,她可不想因为成了北雁王后便得放弃。

    “当然不会,因为你成为北雁王后后,得学着做的事可多着呢。”

    “比方说?”

    “比方说——”刻意拉长字句,北雁王慢吞吞地道:“当务之急,你得学的便是如何取悦本王。”

    “取悦你?”她立刻领悟,迅速涨红了脸。“要,要怎么做?”

    “很简单,方才本王对你怎么做,你就对本王照做。”

    “这……”云雀在他怀他中半转过身,犹豫不决地咬着下唇。

    “不行就算了,反正又不是本王少了一次学习的机会。”以退为进,请将不如激将,北雁王作势欲放弃。

    “等等!”她立刻喊住他。“不是不行啦,本宫只是怕会做得不好。”

    “一次做不好,就再做第二次啊,本王不介意你多加练习。”他邪气的一笑。“而且欢迎你利用本王多加练习。”

    他邪气的笑容让她芳心悸动,心跳陡然加快。

    ……

    “真高兴四皇姑要出嫁了。北雁王,你多留些时日,朕为你们举行一场成亲大礼。”御书房中,知悉北雁王已求亲成功,皇帝抚掌笑道。

    “多谢皇上美意,但是本王已经离开北雁国好一阵子,希望能尽快赶回去,所以打算返回北雁国后再举行成亲大礼。”北雁王婉言辞谢。

    “这么说也是。好吧,那么为了弥补不能为你们举行成亲大礼的遗憾,朕就多赐些嫁妆给四皇姑吧。”皇帝决定道。

    “谢皇上。”

    于是,北雁王在选择了金氏皇朝的云雀公主为后,三日后便打道返回北雁此趟前来金氏皇朝,北雁王身旁的侍卫人数虽不多,却是兵强马悍,以侍卫长安靖为首,副侍卫长全化都为辅,以保卫北雁王的性命为第一要务,当然,现下又多了北雁王将迎娶的王后。

    返回北雁国的车队在黎明朝阳的金光照耀下起程,代表金氏皇室的图腾与北雁国的王徽并列垂饰在车身上,连拉车的骏马身上也有同样的装饰。

    翌日,中午时分,车马暂且停下,用膳喝水,稍事休息。

    “公主,奴婢马上为您热一份膳食。”服侍公主的宫女道。

    “不必麻烦,给本宫拿份冷的来就好了,出门在外一切从简。”

    膳食刚送入马车里,车门再度被人从外头打开,北雁王略显风尘仆仆但仍俊美黝黑的脸庞出现在门后。

    云雀立刻高兴地朝他招手。“陛下来得正好。肚子饿了吗?一起用膳吧。”

    北雁王因她热烈亲昵的招呼而微微一笑。他坐入马车内,挥退宫女,也不在乎吃的是冷食,与云雀一同用膳。

    她一边吃,一边与他聊着。“陛下,我们还需要多久才能返回北雁国?”

    北雁王心头一暖,听她如此自然的说出“返回北雁国”,好像她本来就是北雁国的人。

    “本王前来金氏皇朝,整整花了四天四夜的时间,但现下可能还会再慢些。

    “啊,是本宫延宕了行程。”

    “别这么说,是皇上赏赐的嫁妆太多了,重得让马儿得花加倍的力气来拉车。”

    “哈哈哈……”云雀哈哈大笑,马上被嘴里的食物呛到,急忙灌下好几口茶水,才终于喘口气。“本宫都不知道你会说笑呢,陛下。”

    “本王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真的,他也是直到玩笑话脱口而出,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也会和人说笑。

    “骗人,陛下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她才不信呢。

    “或许是因为有了你,本王才发现自己是会说笑的。”闻言,云雀又差一点呛着。他这些话真是恶心死人不偿命啊!可是,她随即发现他看来一本正经,表示是认真的。

    她不禁脸红了。他说的并不是什么情意绵绵的爱语,但就是让她害羞不已。

    “本宫没那么好,没那么厉害啦……”她头低脸垂,双颊诽红,流露出小女儿娇态。

    “你这是否定本王欣赏的眼光?”情难自禁,对座的北雁王伸手抬起她的脸,修指缓缓抚摸过她的小嘴,接着才倾身给她一记长吻,直到她发出喘不过气来的嘤咛声,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

    爱怜的凝视那张红扑扑的脸,北雁王几乎无法保持所剩无几的意志力,恨不得直接在车上拥抱她。

    清了清喉咙,他试图转移注意,“你想不想下车走走?”

    “咦,可以吗?”云雀同样压抑着情潮,试着寻找能够分散心神的事物。“本宫还以为自己只能乖乖在车上待着。”

    “谁说的?”

    “呃,是本宫自己这么想的,都要嫁给陛下了,合该守规短……”

    “小雀子,本王不希望你强迫自己作些不必要的改变。”北雁王神情一整,认真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道:“你不会知道本王有多庆幸能遇上你。若本王真要那种规炬端庄的王后,便不会选择你了。在本王身边,你只要做你自己,让本王感受到欢乐,而不是沉闷,这样就够了。”

    云雀登时眼眶发热,随时都能泛出激动的泪水。

    北雁王并未言明爱她,但他字字句句皆充满真情,她是何其有幸能嫁给这样的男人?

    “好,本宫知道了。”云雀颔首,接着提出一个要求,“若陛下允许本宫做自己,那以后陛下私底下可不可以依然喊本宫小雀子?”

    小雀子,这个她在扮成小太监时所使用的称呼,此时此刻在她心中已经定位为只允许北雁王叫唤的昵称。

    “当然可以,小雀子。”

    行行复行行,北雁王一行人终于返抵北雁国。

    “陛下回来了!”

    这项令人开心的消息迅速传遍城中,男女老幼均奔出家门,或放下手边的活儿,在路旁迎接北雁王归来。

    当然,还有他未来的王后。

    精神饱满,不肯再坐入马车里,云雀大方地与北雁王共乘一骑,笑咪咪地面对众人惊讶打量的视线,挥手响应。

    她亦不断好奇地张望着初次见识的北雁国王城的景致。

    “陛下,为什么有这么多帐篷搭在屋子旁边啊?”

    “你说反了,不是将帐篷搭在屋子旁边,其实应该反过来,是屋子盖在帐篷旁边。”

    原来,以游牧立国的北雁国,虽然近几代君主均鼓励人民盖屋定居,但仍有一半以上的人们习惯睡在帐篷里,久而久之便形成这特殊的景致。

    “那我们是住在哪里?是屋子还是帐篷?”云雀兴致勃勃地问,双眼绽放着期盼的光芒。

    “为什么本王觉得你一副很期待住在帐篷里的样子?”一路上睡得还不够吗?

    “因为本宫从没有以帐篷为家的经验呀,那一定跟赶路时夜里睡帐篷的感觉不一样。”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王宫是屋宇,不过,离王宫不远处有所别宫,是座色彩绚丽的大帐篷,也许我们日后有空可以去那儿小住一阵子。”

    “真的吗?陛下不可以食言喔。”云雀刚开始时有些失望,但北雁王的后续之语又让她转为开怀而笑。

    “本王不会食言的。”

    “嘻嘻,那就好……啊,陛下,为什么每一栋屋子的檐边都挂了灯盏呢?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

    “嗯,那是因为……”

    两人就这么聊着,一行人终于抵达王宫。

    大门前,宽敞的车道两旁,肃装整容的侍卫们发出整齐划一的喊声,“恭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轻轻颔首,北雁王先行下马,举臂将云雀稳稳抱下马背,再向众人介绍,“这位便是本王要娶的云雀公主,你们未来的王后。”

    “恭迎王后千岁。”众人又喊。

    云雀笑咪咪地回礼。“也祝各位长命百岁。”

    “来吧。”挽起她的手,北雁王对人愕然的表情了然于心。

    想来,大家都以为他将娶的金氏皇朝公主,会是个骄矜得不可一世的女子吧?莫怪云雀的态度会让众人反应不过来。

    “小扮哥!”一阵急切娇脆的呼喊声传来,身穿绿色华裳的少女奔向前,一看见北雁王,立刻发出喜悦的笑声。“小扮哥,你回来了。”

    双眼与小嘴一起张得圆圆的,云雀就这样看着那名绿裳少女大刺剌的投入北雁王的怀里。

    北雁王亲昵地抚了抚少女柔滑的发丝。“这么大了还这么爱撒娇啊,冰翠。”

    “人家也只跟小扮哥撒娇,有什么不可以?”

    “你哟,长不大,怎么不学学霜红成熟些?”说着,北雁王抬起头,看见另一名淡红华裳的少女款款走来。

    “小扮哥。”这名少女年纪比冰翠更小一些,但仅是面带微笑,举止拘谨有礼。

    “而你,霜红,实在该梢稍放松些,毕竟你可是本王最小的表妹,自有撒娇的权利。”北雁王笑着对少女说,接着转向云雀介绍道:“这两位是本王的表妹,冰翠郡主与霜红郡王。冰翠,霜红,这位便是本王将迎娶的云雀公主,你们的表嫂。”

    “你们好。”云雀对她们报以微笑。

    霜红以略感好奇的表情看着她,冰翠却以不敢置信的口吻,失控地嚷嚷起来。

    “不会吧,小扮哥,你要娶这个又胖又丑的女人为后?”

    “冰翠!”闻言色变,北雁王立刻斥责。“你说话太放肆了!”

    “本郡主又没说错!”也许是打小受宠惯了,冰翠虽有些惧于北雁王勃然变色的神情,但仍继续道:“她本来就不好看,又那么胖,和霞紫姊姊根本没得比……啊!”

    冰翠突然吃痛,捂住一边脸颊,指缝间竟渗出细细的血丝,乍见之下令人怵目惊心。

    云雀也看呆了,直到北雁王放开她且怒气冲天的举步向前,才猛然回过神。

    “陛下!”她当机立断的拉住他的衣袖。“你做了些什么?”

    “本王给她一点小小教训,以指风划了她一道小口子。”北雁王大怒道。“她竟敢如此侮辱你,等同侮辱本王。”

    “既然都给过教训,你就别再生气了。”她发现他依旧浑身紧绷,怒火直冲天际,所以并未放开他,就怕他又冲动行事。

    说来也好笑,其实她才是该大发雷霆的人,现下反倒成为调停者。

    “好了啦,陛下,你就别跟孩子计较。”不复平日表现出的天真稚气,此时的云雀展现出的是小女人特有的贴心温柔。

    但她百般的劝抚仍然无法消除北雁王的怒火,而他们的动静更是引起愈来愈多人注意,不少侍卫与宫女悄悄躲在一旁,睁大双眼注意着接下来的事态进展。

    不行,局面必须在一发不可收拾前控制住才行。

    云雀瞥了眼一边尖叫一边啼哭的冰翠,以及不断低声劝她的霜红,深吸口气,踮起脚尖主动吻住北雁王。

    这一招果然奏效!

    心不甘情不愿的,北雁王真的不再那么愤怒。

    “哼。”一吻既毕,他悻悻然的转头瞪向冰翠。“来人,将冰翠郡主请回她的房里,让夫子好好重新教导她女诫妇德,直到她悔改,本王再考虑是否让她出来。”    (快捷键 ←)589959.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961.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北雁王的宝妻最新章节 | 北雁王的宝妻全文阅读 | 北雁王的宝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