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手拿锅铲打太子 > 第十章 暗中运作护家国

手拿锅铲打太子 第十章 暗中运作护家国

作者 : 风光
    京城的大河畔旁默默开了一家新的饭馆,新的招牌上写着“蓬莱饭馆”四个字,相较其它饭馆开张时都是大张旗鼓,这家蓬莱饭馆竟是不知什么时候揭去了布条便开始营业,一整日也没见到多少客人。

    “蓬莱”是个普通的名字,也不会有人将它和北疆闻名的那一家联想在一起。

    饭馆里永远只见到店小二懒洋洋地坐在那里打盹,不少人都好奇地想这老板莫非是钱太多。

    当然也有好奇的人进去品尝,口味不错,价格也算合理,所以即使不怎么宣传,一个月过去,人也渐渐稳定起来。

    陆樽手支着颊看着店里的客人来来去去,偶尔打个哈,他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却不知道要等多久时间才等得到。

    现在的他皮肤特地伪装得黝黑了些,还蓄了小胡子,看起来虽然仍与兰书寒相像,但已经没那么神似了,不仔细看的话不会联想到。

    毕竟这里是京城,看过兰书寒的人不少,为了避免让人有过度的联想,所以适当的伪装还是必要的。

    一日过去,太阳西下,陆樽吐了一口长气,终于起身做了今天的第一件事——关门,然而与往常不同的是,当门关上,他才回头,赫然发现身后无声无息站了好几个黑衣人,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别以为你躲到京城我们就找不到。”带头的黑衣人冷声道,“依旧叫蓬莱饭馆就是你的错误,你想纪念你的义父,只怕会把自己带进死路。”

    “又是你们。”陆樽皱起了眉,“他奶奶的,你们在蓬莱镇多次袭击、绑架小鱼和我,究竟是想做什么?”

    “你和我们去一趟就知道了。”黑衣人定定地望着他,手上的刀并没有放下,只要陆樽有逃走的企图,他们便会马上拿下他。

    陆樽与他们对视许久,“好,本少爷就和你们走一趟,从此之后你们也别再来烦我们!可别以为我在京城没人就想为所欲为,本少爷的名号在京城也是赫赫有名,说出来可以止小儿夜啼的,哼!”

    黑衣人冷笑。“带走!”

    说完,也不待陆樽反抗或挣扎,其中两个人架住陆樽,趁着天色晦暗,由饭馆后的小巷离去。

    转转绕绕不却过了多久,陆樽觉得头昏眼花了,才来到一座大宅。

    陆樽进入之后,才发现这座大宅门禁森严,四处布满暗桩,甚至还有些陷阱,若由外观来看,绝对不会知道这平凡的大宅内竟是别有洞天,危机四伏。

    在厅堂内等着陆樽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他长得十分平凡,是那种走在路上看到他,转眼就能忘记长相的路人甲。

    他坐在大厅的主位上,身旁的人垂手静立两旁,对其十分恭敬。

    陆樽可不管眼前的人是谁,只一副嚣张的模样说道:“好了,我来了,你就是他们的头头吧?快点说,一天到晚找我们陆家麻烦究竟是为什么?少爷我可不是被吓大的,今天在这里就把这事解决,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那名平凡男子不为所动,只是冷然地道:“交出百珍谱,否则死。”

    “百珍谱?”陆樽皱起眉,“那是什么东西?”

    “你会不知道?”平凡男子压根就不信,“陆子龙的另外一个身分,我不相值你不晓得。”

    “什么身分?”陆樽傻问。

    “幽影。他早年在我们幽影之中是第二把手的人物。”平凡男子说道。

    “幽影是干么的?卖豆花的?”陆樽摸起下巴思考起来,“倒是有听我爹说过,他年轻时与某个豆花西施有过感情纠葛,难道就是你们家的……”

    “幽影,是金鹰王国内数一数二的情报杀手组织,而我便是统领他们的影主。”平凡男子脸上依旧波澜不兴,但看着陆樽的目光却越来越不善。

    “就是那种收卖情报,杀人领赏金的组织?”陆樽一见平凡男子,不由眼晴一亮,“哇靠!原来我老爹那么神,居然还做到杀手组织的老二?那他年轻时应该干了好几票,赚了不少钱吧,那些钱呢?”

    平凡男子愣了下,低乎没想到陆樽张口就问钱。

    陆樽怀疑的视线直往平凡男子身上飘。“该不会全被你们吞了吧?若是这样今天该是我向你们讨债,你们和我讨个屁!”

    “哼!”平月男子微微显露了怒意,“陆子龙得了百珍谱不交出来,便是背叛我们幽影,早就在被追杀的行列,他就只有你们一双义子女,而你在蓬莱镇的住处已经让我们翻遍了,却没有发现百珍谱的存在,所以必然在你们身上,交出来!”

    “我爹真的没交给我什么东西。”陆樽耸了耸肩,然后用看蠢蛋的目光盯着平凡男子:“你怎么不想想,若有什么宝物到我身上,我早就发了,还会可怜兮分的开家穷酸饭馆当店小二,当然是要开几间怡红院迎倒春楼什么的,才符合少爷我的身分地位啊。”

    平凡男子终于受不了陆樽的贫嘴,手用力一拍,茶几立刻碎裂,“不再跟我插科打译了!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识相的话就立刻交出百珍谱,否则凭我们幽影的酷刑拷打,就怕你撑不过一天!”

    “靠!”陆樽可没在怕,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锅盖,猛地往地上摔,发出了巨响,“别以为只有你会摔东西,本少爷也会。”

    平凡男子站起身,正要命令周围的人将陆樽拿下,大宅的门窗却突然被撞开,由外头闯进数十名灰衣人,将屋内的人团团围住。

    平凡男子死死地盯着其中一名灰衣人,蓦地冷笑起来。“陆子龙,你果然是诈死!你倒是好耐性,儿子女儿都快被我杀了还不愿意露面,若非今日陆樽自投罗网,怕还引不出你来。”

    “自投罗网?本少爷有那么蠢吗?”陆樽忍不住本哝。

    “就你们这等人马,以为奈何得了我?”平凡男子双目一凝,“陆子龙,我这次可是起出了整个北方的势力赶赴京城,只为了百珍谱。既然你出现了,就自己乖乖交出来,否则幽影的刑罚你是知道的,绝对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影主,我已经和你说过,百珍谱只是一本普通的菜谱,上面记载的多是失传的古老食材配方,得到的人若善加利用,借以致富是可能的,但要靠一本菜谱练成天下无敌的武功,或得到十辈子也享用不尽的宝藏,你是痴心妄想。”陆子龙摇了摇头。

    “既然你执意不肯交出来,那就怪不得我了……”

    平凡男子话还没说完,又走进一名白衣人。

    “如果再加上我?”这名白衣人风度翩翩,气质高雅,赫然便是兰书寒。

    “你……”平凡男子呆住了,他看了看兰书寒,又看了看经过简单伪装的陆樽,沉声道:“我怎么不知道陆樽还有变生兄弟?陆子龙,你这一步埋得够深啊……”

    兰书寒却是摇摇头,“我和陆樽不是孪生兄弟,他是陆子龙的义子,而我,是当今皇上的兄长,兰书寒!”

    他手一挥,外头响起了哗啦哗啦的声音,比屋内人多两倍的官兵冲了进来堵住了所有出入口。

    “你……你想做什么?你要替陆子龙出头?”平凡男子露出防备的表情,想退却发现连身后都围满了官兵。

    兰书寒脸色冷沉,一步步走向了平凡男子。“我像忘了告诉你,陆子龙已经为我所用了,我今天来,除了接收你的幽影,成为幽影的新影主之外,更重要的是想替我的女人出一口气。”

    “你的女人?”平凡男子狐疑地皱起眉。

    “陆小鱼,你应该知道是谁吧?”

    说完这些话,兰书寒已经来到平凡男子眼前,手上凭空出现一支特大号的汤勺,二话不说就往平凡男子头上狂敲一顿。

    平凡男子自然想反抗,但抵在他身后的刀让他不妄动,只能让兰书寒打人过瘾,整个人痛到缩在地上,还不住一抽一抽的,只差没口吐白沬了。

    “好啊!打得好!这招是小鱼数你的吧?”陆樽看得兴起,也冲了过来,在身上东摸西摸才想到锅盖已经在刚才发出信号时耍帅扔在地上了。

    他眉头一挑,笑嘻嘻地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双又长又粗的筷子,光看那筷子的大小,根本就是两支短棍,拿来敲锣打鼓绰绰有余了。

    两人连手出击,揍得平凡男子肿得像个猪头,不用说他娘认不出来,就算他祖宗十八代一起爬出来,大家都认不出来。

    陆子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最后忍不住摇头失笑。小鱼若是知道这么多人帮她出气,不晓得会不会愿意现身呢。

    于是,一个掌控了金鹰王国及其周边各国庞大地下情报的杀手组织,就这么兵不血刃地转移到了兰书寒手中。

    反正也没有人知道幽影的统领是谁,加上陆子龙的协助,相信获得了这股势力的兰书寒,很快就可以回到属于他的位置。

    前提是……他的小鱼必须与他共享一切荣耀。

    一样是京城的大河畔,在靠近城墙没有人注意的小角落,有另一家小店几乎与蓬莱饭馆同时开幕。

    小店里没几个座位,老板同样低调,外人只知道似乎是位年轻的女子负责掌厨,而这家小店没有名字,只有块小小的招牌写着“食坊”两字。

    第一个客人带眷好奇心进门了,点了几样小菜,吃了之后惊为天人,光是简单的腌黄瓜都清脆爽口得让他齿颊留香,更别说其它的工夫菜了,走之前还拎了几个食盒,只觉得怎么吃都吃不够。

    慢慢的,小店开始有了更多客人,可是女老板十分有个性,每日只卖五十人份,超出这个数量她就关门。

    有人问她,你的手艺如此高明,明明可以卖多一点,为何每日只卖几个时辰。

    女老板的回答带着淡淡的惆怅,她说,花这几个时辰只是为了糊口,其余的时间她想用来思念。

    思念说起来云淡风轻,但经历过的人就会知道这是多么沉重的字眼,它会关闭人的心灵,囚禁人的灵魂,让思绪只为一个人、一件事而起伏。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女老板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年纪轻轻面上却带着轻愁,让人心疼,却也让人更愿意走进她的食坊。

    而在京城的大街上,陆樽拉着兰书寒急匆匆地往城墙边的大河畔赶,“快点,快跟我来!”

    “你到底有什么事?”兰书寒很无奈,但陆樽一直强调不来他会后悔,他也只好在百忙之中抽空前来。

    “带你来用膳啊!听说你这家伙都不吃饭,是准备当神仙吗?到时候害得我妹伤心难过,我一定跟你拼命。”陆樽硬是将兰书寒推进了会坊内。

    照他所说,都当神仙了还会怕拼命吗?兰书寒白了他一眼,随意选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直到现在,他才有心情打量这家小店。

    店内十分整齐,朴素清雅,让原本百事缠身的兰书寒有了一丝的放松,尤其现在不是用膳的时间,完全没有别的客人,更让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家清净的食坊。

    他们还没点菜,店小二便送上了一壶春茗,虽不是什么上等茶,但茶香缭绕,沁人心肺,搭配着河景及门外吹来的微风,确实是一大享受。

    “这里的店小二不帮人点菜吗?”看着店小二转头离开,连话都没和他多说一句,兰书寒一脸错愕。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陆樽抓了抓头,傻笑起来。

    兰书寒有些无语。“那你硬拉我来做什么?”

    “我吃过这里的食合。”陆樽朝着他眨了眨眼,“听说掌厨的厨师和老板是同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的。”

    女的?兰书寒有些不明白陆樽的暗示,总不可能带他来看美女吧?

    此时,那个不替客人点菜的店小二直接上菜了,而第一道菜就让兰书寒倒抽了一口气。

    “这……这是酱烧肘子?”光是闻香味,不用动筷,兰书寒就已经控制不住,身躯微微颤抖起来。

    上天会对他这么好?他牵挂了老久的人儿就在他眼皮子底?

    或许是怕失望大过于期待,兰书寒居然不敢吃,只是怔怔地看着色泽油亮的酱烧肘子,心中百感交集。

    很快店小二上了第二道菜,不出他所料,是大葱烩鱼,至于第三道菜自然便是干烧鸭头了。

    兰书寒握紧拳头,闭上了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明白兰书寒正沉浸于满满的感动之中,陆樽一边大快朵颐,一边问道:“你不吃吗?啧啧,这丫头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你也吃出来了?”兰书寒的目光转柔,脸上出现了近几个月来第一次的笑意。

    “废话,她跟了我几年啊!”陆樽随口说道,当兰书寒的眼刀射过来,才连忙干笑着改口,“我的意思是,我们相处了十几年,我是拿她当亲妹妹看待,绝对没有别的……”

    兰书寒这才收回目光,激动的情绪持续了好久,一直到陆樽都快把菜吃完了,他仍不能自已,痴痴地望着厨房门口。

    她肯定是知道他来了吧?毕竟她也毫不隐瞒自己就在这里的事实,只是她为什么不出来看看他呢?

    兰书寒蓦地叫住了在旁走动的店小二,“我能见见你们大厨吗?”

    店小二愣了一下,随即回道:“每个来店里的客人都想见我们大厨,不过她从来不见客,客官您吃菜就好了。”

    “不,我认识她,她是我一位很重要的人,你告诉她,我……我很想她。”兰书寒身为皇室中人,却愿意放下身段与一个最底层的平民百姓说话,可想而知他对这件事情有多么的渴望。

    店小二最终还是去问了,但末了,依旧是他一个人走了出来,带着尴尬的苦笑。“这位客官,我们老板很忙呢!可能没办法见你。”

    现在这个时段,一个客人都没有,会很忙?

    陆樽皱起了眉头,“小二,你这借口用得太差了,应该跟哥哥我学学!你说老板扭了手崴了脚撞了头,晕过去了要让大夫救治都好,很忙那就是睁眼说瞎话了,她不来见我们,那我们去见她……”

    “不。”兰书寒蓦地吐出了一个字,接着低声笑了起来,笑声里竟有着浓浓的遗憾与伤感。“是她不想见我,她不想见我啊……”

    笑声持续着,陆樽听了很是难受,但他却不好介入陆小鱼与兰书寒的感情之中。

    只有深爱过的人才能感受到,该有多么重的后悔才能让兰书寒用这种笑容掩饰心酸,又得到多久深的痛,才能让他笑得比哭还揪心。

    “是了,现在的我无法给她任何承诺,也不能给她美好的未来,那么见她做什么?我又有什么资格见她?”兰书寒的笑声终于停了,却是站起身来。

    “要走了?”陆樽有些难以置信,“你就这样放弃了?”

    兰书寒摇了摇头,“我没有放弃,但我绝不会再做任何强迫她的事。”

    陆樽明白了,跟着兰书寒默默地离开了食坊。

    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一个清瘦窈窕的身影才由厨房踱了出来。

    “陆姑娘……”店小二想告诉她方才店里发生的事,却见她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我都看到了。”

    店小二不说话了,他想着,这个清丽无双的女老板,每日闭店后思念的,难道就是方才那个白衣男子?

    陆小鱼幽幽地走到门口,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吸了口气。

    “这两个浑球,没付钱就走了啊……”

    金鹰王国边境陷入战乱,加上皇位更替没多久,朝中人心浮动,派系斗争激烈,许多人都想在兰书殷坐稳前,先坐稳自己的位置。

    大家都知道兰书殷背后其实并没有什么势力,也没听说有什么出众的才智,连他的亲卫都是接收太上皇留下来的人,因此也造就了许多野心勃勃的人,不敢说取而代之,但如果能用各种方式将这个皇帝控制起来,那就等于是金鹰王国的无冕之王。

    朝廷里风起云涌,各式阴谋诡计让兰书殷叫苦连天,兰书寒却是不顾不理,谁叫他这皇弟太蠢,自恋到了极点就成了自大,以为全天下就他这最美丽的人适合当皇帝,现在才知道自己没那个**,坐不好那个位置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兰书寒的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幽影的整合与组织上。

    不出兰书寒所料,他才接管幽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烈熊王国已经派来密探与他的手下接触,提的报酬连神明也会心动。

    烈熊王国想要收集金鹰王国的军事及政治机密,作为他们战争时的情报,并在必要的时候刺杀金鹰王国的重要分子,比如大将军、兵部尚主……还有兰书寒。

    看到自己也是刺杀对象之一,兰书寒哭笑不得,不过至少知道了烈熊王国的下一步计划,那么他也可以动手了。

    没多久,京城开始严严格管控出入的人,不时有官兵至客栈或一般商家盘查,整个京城风声鹤唳,百姓惶惶不安。

    尽避朝廷极力隐瞒消息,仍然传到了民间,原来是一些大臣竟被不知名的势力暗杀了。

    眼看着情势发展越来越糟,最该焦头烂额的兰书殷却越来越高兴,甚至恨不得抓那个不知名势力的头目来亲两口。

    因为被暗杀的都是那些逼宫逼得最勤快,势力最大也最难搞的人,如今这些人被杀,他们的同党群龙无首,很快就会溃散。

    而兰书殷也开始着手清理朝中一些反对派的人马,或者那些尾大不掉的老家伙。

    陆小鱼坐在食坊内,无聊地打着苍蝇,已经三天一个客人都没有了,毕竟在这样的气氛下,百姓没事都躲在家里不出门,免得受到无妄之灾。

    这时候最嚣张的就是京城护卫了,他们打着盘查的名号招摇饼市、欺压百姓的情况不时发生。

    就在这一天,几名护卫大摇大摆的来到了大河畔,骚扰了几家店之后,终于轮到了一向低调的食坊。

    还没进门,他们已经看到坐在店里头清丽的小羑女,皆是眼睛一亮,彼此交换了几个猥琐的眼神之后,十分威风地踏进了食坊。

    带头的护卫长斜睨了陆小鱼一眼,确认的确是长得非常漂亮,心头一喜,但面上仍是摆足了官威。

    “你就是老板娘?”

    他的目光让陆小鱼不太舒服,不过基于民不与官斗的道理,她仍是乖乖地回道:“是的,诸位官爷有事吗?”

    “本将奉命盘查京城的可疑人口,”护卫长光明正大地打量着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出入?”

    “没有。”陆小鱼皱起眉。

    “那你们的住客呢?可别窝藏人犯了。”他左看右看,确定这附近没有别的官兵,也没有任何可以威胁到他的人。

    “小店只供膳食,不是客栈。”陆小鱼耐着性子,这要是在蓬莱镇,光凭他探头探脑不怀好意的样子,她早一锅铲把这个人挥出去了。

    “里面呢?有没有人躲在里面?”那护卫长做了最后确认。

    陆小鱼没好气地走到门旁,拉开了帘子,里头是干净整齐的厨房,甚至可由厨房的后门直接看到外头的城墙。

    “小店就这么丁点大,若要藏人,官爷不可能看不出来。”她淡淡地回。

    几名护卫确认了四周有他们几个,就算这女人呼天抢地也不会有人来救她,交换了眼神后,不善地笑了起来。

    “你这小老百姓问什么都说没有,我看你很可疑呀?”护卫长随口找了个理由,yin笑道:“这个女人很有嫌疑,带走!让官爷我好好审问审问……”

    未料,理应惊慌失措的陆小鱼却是纹风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你确定要带我走?”她十分平静地问。

    “怎么?官爷要抓你还要经过你同意?”那名护卫长挑眉,内心不禁有些迟疑,但怎么都想不到她的倚仗是什么。

    就在这时候,厅里出现了一名灰衣男子,几乎像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挡在了护卫长与陆小鱼之间,让那护卫长吓得倒退了几步。

    “你……你是何人?”

    “你要带她走,不必经过她同意,但要经过我同意。”灰衣男子冷眼看着护卫长,没有拿任何武器,但那气势令人相信,只要他们擅动,绝对是死。

    “你……你是哪根葱?”护卫长色厉内荏地问,连忙挥手叫众人围过来壮胆。

    灰衣男子只是轻巧地往前走一步,也不知道他怎么出手的,就听到几声闷哼,一群护卫全被打趴在地上不停呻吟。

    他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亮出一块金牌,说道:“滚!不准再骚扰这家店!”

    护卫长原本还想着回去后找人帮忙,看到代表皇室的金牌,差点没吓得尿裤子,赶忙连滚带爬地离开,顺便还将地上几人都踢一脚,示意他们跟着一起溜。

    “是是是,小的这就滚……这就滚。”

    待一帮痞子官兵走得一干二净,那灰衣男子连看都没有看陆小鱼一眼,转身要走,却被她轻声唤住。

    “这位大侠请等一下。”待到灰衣男子正眼看她了,陆小鱼在心中挣扎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他……最近好吗?”

    男子知道她在问谁,他是幽影的人,专门被派来保护陆小鱼的,但是组织的规定让他开不了口,只能沉默。

    虽然这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她却不怕他,反而觉得很亲切,因为她爹身上也有类似的气息。

    她朝灰衣男子放松地一笑,“大侠不必为难,我知道你是谁派来的,京城里会这样保护我的也只有他了,我不多问其它,我只问,他好吗?”

    那灰衣男子双眼一眯,像是思索了一番,才简洁地答道:“他很好。”

    陆小鱼却是摇了摇头,以她对那个人的了解,他现在不可能好的,而光是想到他不好,她就感到一阵心痛与酸楚。

    即使如此,她也不会回到他身边、拖他后腿、点据那个不属于她的位置,她只要在人群之中看着他登上高位就够了,而他也知道她想要清净的生活,不想自己的伴侣还需与人争斗才能独享,所以他也尊重她的选择。

    就是这样的一份爱,让两个人明明知道彼此在哪里,却见不得面。

    陆小鱼像是兰书寒就站在眼前一般,目光透过灰衣人,望向了皇宫的地方,“他睡不好,对不对?诸事缠身,内外交逼,以他的性格,没有处理到一个段落,是不会让自己休息的。还有,他也吃不好,他原就挑食,在这种压力下更不会有食欲,只怕就算是廖御厨精心制作的料理,他也食不下咽,我有没有说错?”

    灰衣男子再次哑然,他是少数能直接会见兰书寒的人,自然知道她说的一点都没错。没有一定的了解,如何猜得这么精准,犹如亲眼所见一般,全是因为把对方爱到骨子里了啊。

    陆小鱼淡淡地一笑,朝他说道:“你等我一下。”

    她转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取出来几个食盒。

    “你帮我交给他。”她将食盒递给了灰衣人,脸上有着希冀。

    灰衣人默然接过。当陆小鱼看到他的手心时,瞬间心头一震,难以置信地直盯着他右手虎口上的粗皮疤痕。

    她深吸口气,压抑着颤抖的声音,像是不经意地说:“还有,顺便替我向我爹问好。”那灰衣人本能地点了点头,随即脸色一变,猛地望向了陆小鱼,与陆小鱼了然于心的目光对上。

    灰衣人不禁在心底低咒一声,却也不能对她做什么,只能怪自己太没防备。

    最后,他只是默默带着食盒,走出屋外飞身而去,就像根本没出现过一般,连个脚印都没留下来。

    他最后的神情让陆小鱼的心头微沉,俏脸上满是怒气。

    “果然,都是练一样刀法的手,那几个臭男人居然敢联合起来骗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手拿锅铲打太子最新章节 | 手拿锅铲打太子全文阅读 | 手拿锅铲打太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