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 > 第七章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 第七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七章】

    “小坏蛋,该起床了。”秦渡飞**着凌烟波的**部,声音变得诡魅。

    凌烟波茫茫然的睁开眼,被小脸埋进被子里,“你昨晚把我累坏了。”

    他昨夜像只不知餍足的野兽,把她弄得全身酸疼。

    “该起来了,都日上三竿,我们得赶路。”秦渡飞把被子掀开,眼前的春色让他的眼眸变得深邃。

    在他的催促声中,凌烟波只哪嘟着红唇起身更衣梳洗。

    等到吃完早膳出发,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

    秦渡飞摇摇头,不得不说女人还真是个麻烦,可是这个麻烦是自己招惹来的。

    “我们现在要上哪去?”凌烟波懒洋洋的打个呵欠,吃完早膳后她更想睡。

    “何家庄。”秦渡飞终于公布答案。

    “何家庄?”凌烟波清醒过来,在脑中搜寻何家庄的数据。

    “你知道何家庄?”他好奇的回过头。

    “这么多地方叫何家庄,我怎么知道你说的何家庄是哪一个?”她拼命的摇晃脑袋,眨眨眼睛,一脸无辜。

    事实上,她还真的晓得,他指的何家庄,是江湖上传说以武起家,然后转投入丝绸生意的何家庄吧!听说何家庄与武林盟主私交过密,暗中做过不少交易及金钱往来。

    只是这一次秦渡飞特地跑一趟是为了什么事?

    “秦大侠请坐。”一名中年男子看到秦渡飞时,笑呵呵的迎向前。

    “何庄主客气了,叫小侄渡飞就好,大侠两字,小侄不敢当。”秦渡飞抱拳有礼道。

    “那你也叫我一声伯父吧!叫何庄主太客气了。”何庄主笑着拍拍秦渡飞的肩膀,脸上流露出爱才之情,还叹口气道:“我真是羡慕你们的师父,收了几个好徒儿,之后什么事都能高枕无忧。”

    “何庄主……”在何庄主不满的目光下,秦渡飞立即改口道:“谢谢伯父的夸奖,我们几名小侄也不敢当,伯父也拥有几名好徒儿及子女,师父也十分羡慕。”

    瞧秦渡飞从善如流的模样,凌烟波感到十分不可思议,没想到他也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果然,听秦渡飞这么一说,何庄主笑开怀。

    “渡飞,以后有机会多来我府中走走,我的女儿可是相当想念你,口口声声直嚷嚷着要见你。”何庄主促狭的向秦渡飞调侃道。

    凌烟波听到他的话,不爽的从背后拧着秦渡飞腰上的肉,让秦渡飞苦笑不已。

    这里,何庄主才注意到秦渡飞身后有名小女子的存在,见两人之间似乎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氛,他挑挑眉。

    “请问这位小泵娘是?”

    “她是小侄的朋友。”秦渡飞话说得很含蓄,但聪明人一听就懂。

    何庄主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同时又唉声叹气,“这么说的话,我的女儿可就没机会了。”

    “何庄主……”秦渡飞一脸尴尬。

    “怎么又叫我何庄主?叫我伯父。小泵娘,你过来一下。”何庄主笑着向凌烟波招招手。

    凌烟波表情有些犹豫。

    秦渡飞将她轻推向前,“过去吧!不会有事的。”他向她保证。

    于是,她走了过去。

    何庄主的目光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一番,然后露出和煦的笑容,像个稳重的长辈。

    “没想到渡飞这么快就找到好姑娘,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成亲?”

    被他这么一问,凌烟波的脸红了起来,手足无措。

    秦渡飞轻咳一声,“这个问题还早。”

    “怎么会还早?你也二十有几了?不快点成亲生个娃娃,难不成你在等我女儿吗?”何庄主还不死心的询问。

    凌烟波嘟起红唇,悻悻然的瞪了秦渡飞一眼。

    秦渡飞在心中暗叫苦。

    她脸上的醋意表现得十分清楚,还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伯父,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怎么有这个福气娶你的女儿。”

    “怎么会没福气,我的女儿可是时时念着你的名字,心都被你勾引过去,巴不得你负责。”

    “是呀!你的艳福不浅。”凌烟波冷笑道,有点磨刀霍霍的意味,眼中的杀气十足。

    “我从来没有想过,感谢伯父的厚爱。”秦渡飞觉得何庄主根本是故意陷害他,瞧凌烟波气呼呼的模样,他知道待会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

    “从来没这么想过,可以从现在就开始想,我很看好你。”何庄主拍拍秦渡飞的肩膀。或许是真心想要秦渡飞当他的女婿才会说这种话。

    秦渡飞苦着张脸,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他能感觉到凌烟波打从内心不悦,小脸冷了下来,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伯父……”秦渡飞叹气。

    何庄主故意视而不见,“既然来了,就多住几天吧!你不也是受你师父之托?”

    “是的,小侄——”秦渡飞恢复一脸正经,正要开口,就被何庄主打断。

    “反正来日方长,还不用急着说,我先叫人带你们到房间。你总得见见我女儿,要不然她可坐怪我这个做爹的没有把你留下来。”

    这只老狐狸!秦渡飞嘴角抽搐,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感受过姜还是老的辣的道理。

    “看来你还满受欢迎的,何家大大小小都喜欢你。”凌烟波一脸没好气的表情。

    “你在吃什么醋?”秦渡飞闻到她话里的酸味。

    “谁在吃醋了?我才没有!”她负气冷哼道,摆明不承认自己在吃醋。

    “没吃醋,为何要这么在意?”

    “你……”凌烟波说不出话来,脸儿涨得通红。

    秦渡飞手一伸,勾住她纤细的柳腰,将她抱在怀中。

    她先是在他怀里挣扎,但是他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搂住她,让她无法抵抗,只能气呼呼的窝在他怀中,任由他的体温烫着自己的肌肤。

    “你说,你在外面惹了多少风流账?”

    “什么风流账?”秦渡飞似笑非笑的问道。

    凌烟波看着他,柳眉微挑,“人家的父亲都说他的女儿日日夜夜思念着你,希望你把她娶回家,这不叫风流帐吗?”

    “你根本不晓得怎么回事,怎知道是我故意去招惹人家?”秦渡飞替自己辩驳。

    “你若没招惹,人家会思念你?你最好坦白,我会从宽发落。”凌烟波的手指戳着他的胸口。

    他一把掳住,亲吻她的手指,惹得她脸颊一片嫣红,想抽回手,他却握得好紧,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她的灵魂深处。

    “我承认我是有哄她没有错。”

    他的话一说完,她的小脸马上拉了下来,心里泛酸。

    “你到底惹了多少的风流帐?”虽然知道人都有过去,甚至有些烂桃花也会不惹自来,但她以后得去面对多少外敌?

    “只有你一个。”他在她耳边吐着温热气息。

    “我才不相信!”凌烟波白了他一眼,“何家这一个不就是你留下来的风流帐?”

    “相信我,你看到何家小姐之后,也会不由自主去哄她开心。”

    听到这句话,凌烟波心中醋意横生。

    她自认自己没有多大的宽容心,去听自己喜欢的男人称赞别的女人。

    “既然你这么喜欢哄她开心就去吧!我不会阻止你。”她推开他的胸膛站了起来,摆出高傲的姿势,让秦渡飞偷笑不已。

    “我闻到酸味。”

    凌烟波气得扔下一句话,“我要回我的房间。”

    她的房间与秦渡飞的房间隔着一段距离,想也知道是主人故意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撮合何家小姐与秦渡飞吧!

    想到这里,凌烟波不禁心里咒骂何庄主这只老狐狸。

    他明知道两人的关系,还故意从中作梗,而秦渡飞的态度又教她冒火。

    凌烟波正想冲回房间,独自生闷气,他的手臂从身后揽住她的腰,扣着紧紧不放。

    “你至少听我把话说完。”

    “听你炫耀那女人有多好吗?”凌烟波白了他一眼,嘴里泛着酸味,气恼不已。

    “严格说来,她不算是女人。”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凌烟波停止挣扎,眉蹙了起来。

    不等他回话,两人身后即传来女孩子的尖叫,还大声嚷嚷着。

    “秦哥哥来了吗?秦哥哥!”

    一抹黑影立刻冲进秦渡飞的怀中,凌烟波仔细一瞧,是一个小小人儿窝在他怀里。

    凌烟波愣住,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这名小小人儿正是何家的小姐,何糖书。

    “秦哥哥,你为什么这么久没来?”何糖书从秦渡飞怀中抬起头,晶亮的眼眸写满不悦和谴责,可爱的模样让人想要哄她开心。

    “我现在不就来了吗?”秦渡飞笑着摸摸她的小脑袋,对这名小小人儿的怜爱溢于言表。

    凌烟波看着眼前这一幕,似乎还没有办法回过神。

    何家的小姐是名十二岁的小表头?

    她还以为……

    不等她多想,何糖书就发现她的存在。

    “这个老女人是谁?”

    老女人?凌烟波小嘴圆张,不敢相信这小表竟然叫她是老女人。?

    “小表头你是嫉妒还是羡慕?”凌烟波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秦渡飞看得出来凌烟波眼中凝聚的杀气。

    何糖书高傲的仰起小脑袋,丢给凌烟波鄙夷的目光。

    “我为什么要嫉妒羡慕你这个老女人?”她一边说,一边依偎在秦渡飞的怀中,占有欲十足。

    当何糖书看到凌烟波时,就觉得有股强大的威胁感,她会把秦渡飞给抢走。

    不行!秦哥哥是属于她的,她不不允许任何人抢起秦哥哥。

    瞧何糖书占有欲十足的表情,凌烟波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容,“因为你长不大,你怕你的秦哥哥会被我抢走是不是?”

    “你……你少胡说!秦哥哥才不会被你抢走。”何糖书像个闹脾气的孩子,大声对她怒吼道。

    “既然你不怕,你为什么要把秦渡飞的手臂抱得那么紧?”凌烟波挑衅道

    虽然她还是名小丫头,但看到她抢走自己的位置,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介意及不愉快?

    “我是怕你这名老女人不知玩什么的段,把我的秦哥哥骗走!”何糖书人小表大道。

    “你相不相信,我只要勾勾手指,就能把你的秦哥哥勾引过来?”凌烟波巧笑倩兮道。

    瞧何糖书气急败坏的模样,她竟然有一种欺负人的快感。

    “秦哥哥,这个坏女人欺负我。”何糖书指着她指控道

    “烟波,你别欺负小孩子。”

    “谁教她这么没礼貌,一开口就叫我老女人”凌烟波没好气道。若不是看她长得可爱,秦渡飞又宠她的模样,她才不会这么简单就饶过她。

    “你比我大,当然是老女人,”何糖书不服气的回嘴。

    “那么你的秦哥哥比你在,也是老男人,老女人配老男人,刚刚好。”凌烟波漫不经心道。

    看她瘪着、朱唇,腮帮子鼓起来,样子可爱极了,难怪秦渡飞会想要哄她,她顶多十二岁左右,何庄主那只老狐狸这么想把十二岁的女儿嫁出去吧一?还是他是故意戏弄她与秦渡飞?

    “秦哥哥,她好过分,我们不要理她!”

    “只有小孩子,才会开口闭口不要理人。”

    “我才不是小孩子,”何糖书气得跟她杠上。

    “你几岁了?”

    “我今年十二岁了。”

    “看起来像十岁的小丫头。”

    “什么”何糖书气得挥舞着小拳头。

    看着一大一小在争吵,秦渡飞脸上带着微笑。

    “你们两人的感情真好。”

    “谁跟她感情好了!”一大一小回过头,异口同声道。

    “真是有默契。”秦渡飞拍手叫好。

    两个女人不禁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后,何糖书率先发难。

    “谁教你学我说话?”她像小大人般掐腰质问。

    “谁要学你这名小表说话。”凌烟波丢给她没好气的目光,摆明了对她不屑一顾。

    “你刚明明就学我。”

    “是你学我。”

    两个女人怒目相向。

    “好了、好了、好了,你们别吵。”秦渡飞不得不站出来打圆场,要不然这一大一小继续吵下去,不知道要吵到何时才结束。

    “秦哥哥,你来评评理,是我学她,还是她学我?”何糖书拉着他的手臂,向他撒娇。

    凌烟波也拉着他另一边的手臂,笑容甜美道:“渡飞,你不会让我失望吧?告诉这臭小表是谁在学谁?”

    秦渡飞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你们别闹下去了。”他大翻白眼,看到凌烟波促狭的眼神就知道她根本是在为难他。

    “我哪有闹?”何糖书瘪起朱唇,泪水在眼眶里泛滥,好象随时准备夺眶而出,却因为凌烟波的一句话,她收回眼泪。

    “果然是小孩子,说哭就哭。”

    “谁是小孩子?我才不会哭,”何糖书负气抹去泪痕,一脸倔强。

    “可是我看你眼眶红了起来……”

    “那是因为有沙子跑进去。”何糖书不服气的回嘴。

    秦渡飞见一大一小闹个没完,他叹口气,终于有了动作。

    他突然捉住凌烟波的手臂,用力一拉,让她跌进他的怀里。

    凌烟波还来不及意会他要做什么,他柔软的又唇即覆盖住她的。

    顿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何糖书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她最爱的秦哥们哥与那名讨厌的女人纠缠在一块的身影,她的眼泪涌上来,开始放声大哭。

    “秦哥哥是个大笨蛋。”她哭着跑开。

    何糖书刊号哭泣声惊醒了沉醉在甜蜜又热烈的拥抱中的凌烟波。

    她气喘吁吁,双脚差些瘫软,眼神变得迷蒙,

    “你不去安慰你的小情人?”她喘息道

    “烟波,她只是小孩子,你别与一个孩子计较,”秦渡飞指弹她的额头。

    “把她惹哭的不是我。”她耸耸香肩,表情无辜。

    “是、是、是,我也要负一大半的责任。”

    “知道要负责,怎么还故意把她给惹哭”你明知道小巧玲珑孩子最受不了打击。“凌烟波忍不住抱怨。看到那孩子放声大哭,她竟有种于心不忍的感觉。

    秦渡飞挑挑眉,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你舍不得那孩子哭?”

    凌烟波脸一下变得通红,“我才没有舍不得?”

    “真的吗?”秦渡飞在她的耳边喃喃低声问道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把戏。”凌烟波没好气道。同时丢给他一个大白眼。

    “我在玩什么把戏?”

    “你不想让我欺负那名小女孩,才故意这么做的,是不是?”她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

    秦渡飞微笑,捉住她的手指。

    “烟波真聪明,我在想什么,你都一清二楚。”他在她耳边咬着小耳朵。

    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和体温,她的脑袋变得昏昏沉沉,“你这么心疼她,为什么不过去安慰那名小表?”凌烟波话里酸不溜丢,想到自己竟然吃一名小表的醋,心里顿时五味杂阵。

    “酸味好重。”

    “什么酸味好重?我才没吃醋。”她死也不承认。

    “我也没说你吃醋,你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秦渡飞笑着反问,眼中闪烁着恶意的光芒,笑容看起来很邪恶。

    看着他脸上挂着恶意的笑容,她没好气的别过头,转过身临其境子,往门外而去。

    “你要上哪去?”秦渡飞愣住,她该不会这样就生气了吧?

    “回房间。”

    “你可以留下来。”他诱惑道。现在他的身体正需要她。

    “我才不要给人有任何闲话的机会。”凌烟波嫣然一笑,知道他此刻欲火中烧。

    “我想应该没有人敢说任何话。”既然她是他带来的,,两人的关系就已经不言而喻。

    “嘴巴长在人身上,你管得了别人吗?”凌烟波的笑意不达眼底。

    “好吧,我的房门随时为你敞开。”秦渡飞一脸慵懒,眼眸因欲望变得邃。

    “你慢慢等吧!”凌烟波决定在离开何家庄这前,绝对不让秦渡飞碰他一根寒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最新章节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全文阅读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