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 > 第八章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 第八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八章】

    “伯父,这是师父要我交给你的信。”秦渡飞掏出信交到何庄主手上。

    何庄主漫不经心的接过,看了下内容后,点点头,

    “这一次武林聚会,我会依约前去。”接着何庄主挑挑眉,用诡异的语气道:“你来就只有送信来而已吗?”

    “是的,”秦渡冰面不改色道

    “小子,你少骗我,你师父应该有把我要的东西带来才对。”

    “请问什么东西。?”秦渡飞故装不解的问道。

    “臭小子,你少给我装糊涂,我要的大补丹到底有没有带来?”

    “原来是大补丹,”秦渡飞恍然大悟,脸上闪过促狭的神情,难得看到何庄主脸上闪过一抹暗红。

    大补丹是重振男人雄风的补药,这也是师父的独门配方,就连继承师父医业的大师史也不知道配方是什么做的。

    大补丹替师父赚了不少银两,大部分都是一些大侠们偷偷向师父私下买,秦渡飞没想到何庄主也是爱用者之一。

    “东西到底在哪里?”何庄主表情恶狠狠的问道。

    “在这!”秦渡飞拿出一个小木盒,“这是师父临行前交给我的,说要交到你的手上。”

    “拿来。”何庄主扑向前。

    秦渡飞动作利落的躲开,眼中带着笑意。

    两人你来我往,很快变成拳脚功夫。

    “小侄,你的功夫又进步了。”何庄主眼中有着赞赏,但是依旧没有停止攻势,目标就是秦渡飞手上拿着的小木盒,那里面装着的可是他的宝。

    “这一切都是何庄主承让。”秦渡飞嘴里虽然这样说着,下手却一点都不留情。

    两个拳脚相向,在半空中交会,转瞬间就交手不下数回合。

    “臭小子,说承让,下手却一点都不马虎,”何庄主笑骂道。

    “要是小侄放水的话,岂不是对何庄主不够尊重。?”秦渡飞从善如流,占尽了何庄主的便宜。

    “算了,算了,我不打了。”何庄主停下来。抹着额头的汗水,唉声叹气。“年纪大了,体力真是大不如前。”

    “哪里,何庄主会买大补丹,代表你还是老当益壮。”

    “你小子倒是笑话我起来了。”

    “我不敢”秦渡飞双手抱拳,恭敬道。

    “你小子不敢才怪,”何庄主摇摇头。“是在跟我计较我在你的情人面前兴风作浪?”?

    “没想到何庄主竟然也会知道自己在兴风作浪?”

    “小子,只不过是开个别玩笑,也要计较这么多?”何庄主嘀咕着,“亏我还把你当作女婿看待。”

    “何庄主明知道我把糖书当成妹子看待。”秦渡飞露出无奈的表情。

    “我女儿长大后,可是一名小美人,你真的不要?”何庄主挑动眉峰,一脸忱惜的确良表情。

    “何庄主,请别闹了。”秦渡飞苦笑,知道何庄主在调侃他。

    “我没闹,我是很认真的询问你,我家糖书对你可是死心塌地,你真的不考虑吗?”

    就在他准备推谢何庄主的好意时,外面突然传来女孩子的尖叫声,

    “是糖书”何庄主立刻冲了出去,秦渡飞也马上紧跟在后。

    凌烟波看何糖书在宽广的练武场上手舞着剑虽然才十二岁,却练得有模有样。

    完毕之后,她做个收起的动作。

    凌烟波在一旁鼓掌,“舞得不错。”

    何糖书看是她,冷冷哼了一声,小脸颊还残留着汗水。“你在一旁鬼鬼崇崇的做什么。?”

    “谁说我在一旁鬼鬼崇崇?我可是光明正大站在这里。”凌烟波露出似笑非笑的一表情。

    “偷瞧我练功夫不是鬼崇吗?”

    “我还不晓得不能瞧。”凌烟波耸下香肩。不是很在乎。

    就她所知,何家的确良武功也不是什么多大的秘密,甚至武林开幕都有他们的表演,以增加知名度和声势。

    “我的武功可是我们家的绝学。”何糖书仰起小脸,很得意的道。

    凌烟波忍不住笑了,因为她这个模样看起来像老气横生的小大人,模样逗趣又可爱,难怪秦渡飞会想疼爱她。

    “我根本不会武功,也没有你家的内功心法,就算看也学不来。”

    何糖书一听,似乎有些道理,不过随即蹙起眉头,投给她怀疑的目光,“你不会武功?”

    “是呀!”凌烟波点点头,

    “你知道秦哥哥是什么人吗?”

    “我知道渡飞是个好人就行了,他是什么人重要吗?”凌烟波就算知道也不会说,秦渡飞没有说自己是谁,她又何必承认自己知道他是基本人徒弟,对她而言,这一点都不重要……

    唔!也不是不重要,重点是他是那人的徒弟,她的亲人们应该会放心的把她交给秦渡习负责吧!

    “你难道不知道他的师父是武林盟主吗?”

    何糖书仰起小脸得意洋洋的道。好象与有荣焉般。

    “是武林盟主又如何?”

    “难道你一点心都不惊讶?”何糖书红唇翘得好高,因为凌烟波平淡的反应不骨她预料的讶异之色。

    “秦渡飞是谁的徒弟,与我和他在一起有什么关系吗?凌烟波柔声反问道。

    “秦哥哥是武林盟主的徒弟,所以他娶的女子也应该是武功高强的侠女才对。”

    “是秦渡飞说的吗?”凌烟波脸上带着笑容问道。

    “就……就算秦哥哥不说,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是武林盟主的徒弟,所娶的女子应该是武功高强的侠女是谁规定的?是秦渡飞吗?”凌烟波笑容可掬,眼中带着一抹捉狭。

    “秦哥哥是没有这么说。”何糖书蹙起眉头,似乎不愿意秦渡飞被抹黑。

    “既然没有说,你怎么知道他们需要侠女保护他的安全?”

    “秦哥哥武功高强,才不需要被人保护。”何糖书强力反驳道,像是不喜欢自己心目中景仰的对象被人说得一文不值。

    “既然不需要,为什么硬要当上一名侠女才有资格成为他的妻子呢?”

    “因为有自保的能力,才不会让秦哥哥绑手绑脚。”

    “我当然也有自保的能力,只不过我的能力不在于功夫上。”

    “你有什么自保的能力?”何糖书一副很瞧不起人的模样,目光斜睨了她一眼,

    “这是秘密,”凌烟波故装神秘道。

    何糖书冷哼一声,“我看你根本是骗人。”

    “我为什么要骗你?再说,就算我没有自保的能力,只要秦渡飞不嫌弃就好。”

    “你这样会增加秦哥哥的负担。”何糖书轻斥道,眼中充满谴责。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你好自私。”何糖书钻紧眉头。

    “自私?”凌烟波微微一愣,“我为什么自私?”

    “因为你只会给秦哥哥添麻烦。”何糖书没好气道,目光充满不服气及鄙夷。

    “麻烦是他自己招惹来的,就这么比方吧!假如你秦哥哥并非是什么武林盟主的徒弟,你还会喜欢他吗?”

    “当然会……”这一次,何糖书的语气不是那么确定,她的眼中充满迷惑。“那我会不会武功,也影响不了我在他心中的地位。若是真的喜欢,不管他的身份如何,都会好好珍藏与保护。”

    “你说的道理,我一点都不懂,我只知道我要做一名配得上秦哥哥的侠女。”何糖书高傲的仰着小脸,傲然的决定道。

    “好吧!那你努力吧。”凌烟波知道人各有志,谁也勉强不了谁,更何况她仰慕秦渡飞已久,一直朝着这人目标前进,更不可能因她随便几句话就动摇她的心志。

    说完,凌烟波转身就走。

    何糖书凝视着她的背影,眸中充满困惑。

    虽然她年纪小,但并不是笨蛋,听得出来她言下之意。

    如果真的喜欢那个人,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也是忠贞不移吗?

    这时,何糖书从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的角落突然冲出一名黑衣人,手持着剑往凌烟波身上刺了过去,她想也不想尖叫提醒道:“小心!”

    凌烟波听到何糖书的尖叫声,一回头,便看到一把剑朝自己而来,她立刻扑倒在地。

    一名黑衣人站在不远处,一双眼睛透露出杀气。

    她微愣了下,因为看到黑衣人耳边挂着正是她熟悉的标记。

    怎么可能?

    但刚才如果她没有躲过的话……

    她脸色苍白,瞪大眼睛,眸中写满了茫然。

    他为什么要置她于死地?

    “你在发什么呆?还不快跑?”何糖书气急败坏,她跑了过去,手拉着凌烟波要她赶快起来。

    “他不会伤害我。”

    “你傻了吗?什么不会伤害你?刚才他就拿着剑刺向你。”

    凌烟波眉钻了起来,正想开口时,那名黑衣人持着剑,再次往她身上招呼过来。

    凌烟波的脸色瞬间变成惨白。

    第一次,她可以当作失误,但第二次呢?

    她的心不断往下沉,看着剑离胸口越来越近,她却没办法闪躲……

    突然铿锵一声,何糖书站在她面前,手拿着双剑阻止黑衣人的攻击。

    “还不快点起来?快跑!”

    “我们一起走,你是打不过他的。”凌烟波恢复理智,知道自己就算逃走也会牵连到她。

    她不过是个孩子,怎么样也打不过这名黑衣人。

    凌烟波从怀里掏出一包粉末,然后把那包粉末丢向黑衣人,待粉末横飞,她立刻拉着何糖书的手臂往外跑。

    “闭气,快跑!”

    黑衣人被砸得灰头土脸,还吸了不少粉末。

    他挥了挥,眼神变得阴鸶,望着前言奔跑的一大一小。

    “你丢了什么?”何糖书好奇的问道。

    “只是一些粉末。”凌烟波回答。

    “你为什么不丢一些有用的东西?”何糖书气急败坏,一回头,就看到黑衣人手上的剑往她们两人身上刺过来。

    “啊!”何糖书吓到了,一不小心跌了一跤。

    黑衣人见机不可失,决定先解决小的,再把大的解决掉。

    看着剑往何糖书的胸口刺过来,凌烟波想也不想的扑上何糖书弱小的身子。

    一阵剧烈刺痛从肩后传了过来,凌烟波发出一声哀号。

    何糖书没想到她会救了自己,看着鲜血顺着她纤细的手臂滑下来,将整件衣衫晕开变成一片血红。

    “你……”何糖书的声音卡在喉咙里。

    凌烟波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刚才你救了我,现在我们算互不相欠。”

    何糖书知道她说这句话,是不想增加她对她的内疚,她的眼眶迅速红了起来,声音沙哑不悦的道:“我才不要你救我。”

    黑衣人把剑从凌烟波的肩膀上抽了出来,这时,凌烟波与何糖书听到一个女孩子冷冷的声音。

    “凌烟波,我要你死!”

    凌烟波闷哼一声,眼睁睁看着剑要砍上她的脑袋之际,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道将剑给震开。

    黑衣人低头一看,地上落一颗小石子,有人竟然用一颗小石子就震开她的剑,可见来人武功高强,她根本不是对手。

    黑衣人当机立断,选择放弃。

    以后还有机会。

    黑衣人转身就跑。

    “往哪走!”何庄主气急败坏的挥出一掌。

    黑衣人闷哼一声,像是中招,但仍拖着受伤的身子离去。

    “烟波!”秦渡飞赶到时,见到凌烟波倒在地上,肩上鲜血直流,何糖书瘦小的身子搀扶着她,看起来摇摇欲坠。

    “秦哥哥,怎么办?”何糖书一脸脆弱又无助的问道。

    “我来。”秦渡飞立刻点住凌烟波的穴道止血,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了起来。

    凌烟波痛得呻吟一声。

    “秦哥哥,她好像很痛的样子。”何糖书慌了手脚。

    秦渡飞连忙安抚道:“她不会有事的。糖书,可以帮我个忙吗?请大夫过来。”

    “好。”话一落下,何糖书便跑得无影无踪。

    秦渡飞把凌烟波抱回厢房,动作轻柔将她放在床上,但还是惹来她一阵呻吟,她茫然的睁开双眼。

    “你还好吗?”秦渡飞拂去她脸颊上的冷汗。

    她脸色发白,身体因为疼痛而瑟瑟发抖。

    “我好痛……”凌烟波哽咽道,肩上传来一阵阵麻的痛楚。

    他撕开她的衣服,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

    “没事,我先把血止住,等等大夫就会来了。”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凌烟波睁着迷蒙的眼眸,看到他的脸孔变得认真严肃,黝黑的手掌紧紧握住她的小手。

    “我会一直陪着你。”他声音低沉道。

    她脸上露出笑容,然后又因为疼痛而昏迷过去。

    “小子,她还好吧?”不知何时,何庄主走到他的身后问道。

    秦渡飞怜惜不舍的抚弄着她的小脸,身上浮现杀气。

    “她一点都不好,大夫呢?”

    “糖书去叫了,等等就会过来。”

    “那家伙呢?”

    “跑了。”何庄主简单明了道。

    “跑了?”秦渡飞狠狠皱起眉头,眼中露出一道寒光,嘴角勾起一抹让人看了会头皮发麻的笑容,“很好,等他再来的时候,我会亲手把他给解决。”听着他几近冷酷无情的嗓音,何庄主打了个冷颤,总算体会到床上那名女子对他的重要性。

    凌烟波醒过来时,已经是大半夜了。微弱的烛光照在守护在床边累到睡着的男人身上,在他的黑色头发上染成一片金光。她忍不住伸出手想抚摸他的头发,一股剧烈疼痛传了过来,让她猛然倒抽口气。

    怎么回事?凌烟波回想起早上发生的事,心不断向下沉。她被人攻击了?

    凌烟波脸色苍白,眼中充满迷惑。那名黑衣人不是长老们派来考验她的人吗?他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抢她的信物而已?为什么连她的小命都要取走呢?难不成是长老们和她所说的有出入?

    不可能!凌烟波摇摇头。这只是一个考验,不可能连小命都赔进去,太不划算了。可是……他为什么要自己的小命?凌烟波想起那名黑衣人发出的声音好像是名女子,而且听起来十分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她陷入沉思,没注意到身边的男人醒了过来。

    秦渡飞抬起头,看到她已经醒了过来,但是眼神恍惚,好像陷入沉思里,他用手掌在她眼前挥了挥,仍唤不醒她。他眉头微蹙,不喜欢她茫然的眼神。

    “你醒了,伤口会疼吗?”秦渡飞嗓音放柔,像是怕惊吓到她似的。

    凌烟波幽幽回过神,“不疼,有些凉凉的感觉。”

    “大夫替你上了药,叫你这几天别乱动,让伤口慢慢愈合。”

    “伤口几天才会好?”凌烟波摇着红唇,轻声问道。

    “至少十几天跑不掉吧!”秦渡飞淡淡道。

    “什么?十几天?”她猛然倒抽口气。

    “怎么了?”他微眯起眼眸。

    “我……我还要赶去洛阳城……”凌烟波满脸惊慌道。如果没有在限定的日期回去,她通不过测验,也会让家人对她失望。

    “你都伤成这样了,为为什么还要赶去洛阳?”他不明白她的事真有那么重要吗?

    “一定得赶去。”凌烟波挣扎的想从床上爬起来。

    他马上按住她的身子,阻止她乱动。

    “别动,你的伤口要是再流血,就会恢复不了。不管什么理由,我都不会让你离开。”秦渡飞威胁道。

    他的威胁奏效,凌烟波乖乖的躺回床上。她欲语还休的看着他,似乎在考虑怎么跟他提出要求。

    秦渡飞眯起狭长的眼眸,“你为什么一定要赶去洛阳?有急到连伤口都不顾,自己小命都不要的地步吗?”

    凌烟波拼命点点头,“不管任何,我非得赶去。”

    “为什么?”

    “我有我的理由……”她的声音到最后变得微弱。

    “什么理由?”他脸一沉,俊颜在她的眼前放大,漆黑双眸一瞬也不瞬的凝视着她。

    她的眼神游移不定,有着掩不住的心虚。

    “就是有你不说的理由。”凌烟波低语,快速的扫了他一眼,看到他的脸往下沉,她心想,糟了!

    “这次你会被攻击,该不会跟你不能说的理由有关吧?”

    没想到他的直觉这么准!凌烟波苦恼极了,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好。这一次的考核任务规定不能和任何人说,如果她说了,等于任务失败。

    “你练点头和摇头都不行嘛?”秦渡飞扣住她的下颚往上抬,目光冷冷的注视着她,心中有说不出的恼怒。为什么她就连受伤了也不告诉他原因?

    “我不能说。”凌烟波摇着红唇。

    秦渡飞抿着双唇,一言不语转身离去。

    望着他充满怒火的背影,凌烟波不知所措,最后只能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他应该气个两、三天就没事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最新章节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全文阅读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