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大人,咱俩慢慢撩 > 第四章 拿着银子谈条件

大人,咱俩慢慢撩 第四章 拿着银子谈条件

作者 : 寄秋
    看见女儿急匆匆的从外头走进,脸颊红通通的,木氏感觉有些奇怪的问道:“青琬,你去哪里了?”

    “娘,我刚才在禅房歇了一下却睡不着,便到外面走一走,顺便在桃花林逛了一会儿。半真半假的话最让人信服,单青琬面不改色的哄骗亲娘,几乎是成精了。

    “别走远就好,刚才冬麦才来说你不见了,我正想着要找小沙弥帮着找人,你就出现了。”好在没麻烦人家,不然就太过意不去了。

    “我忘了嘱咐一声,让娘担心了。”让丫鬟们跟着她还怎么溜出去,幸好都交代清楚了,此行并未白来。

    “娘给你求了个平安符,你戴在身上,一会儿去菩萨跟前上个香,谢谢菩萨保佑你有惊无险的度过一劫。”木氏指的是女儿头上的伤。

    原本大夫说了没指望,让他们听天由命,可她那段时间不断向菩萨请求,每天在女儿床边诵念经文,她认为女儿能好起来是菩萨的佛法无边,念念不忘要来上炷香,感谢菩萨的仁慈。

    “好。”咦!怎么少一人?

    “别看了,你弟弟那皮猴玩累了,正在内室睡觉呢!晚一点要走了再叫他起身。”没得在一旁添乱。

    “冬麦,你留下看顾八少爷,别让他睡醒后找不到人急了,我们上完香就回来,让他别乱跑。”以免得到时候又找不到人,耽误了回程,一入夜城门就关上了,他们就得在马车上待一夜。

    “是的,七小姐。”冬麦福身,走进内室替八少爷打扇,七月的天气让人热出一身汗。

    “娘,我们到前殿吧,早一点拜完菩萨早一点回府,这天热得慌,府里有冰消暑。”汗一直流,真不舒服。

    这天热得不寻常,天有异象必有变动,难怪九月的秋天下起雨,还连下了十来天,接着又是大雪漫天。

    “夫人会给我们冰吗?”刚闹了一场,恐怕她正堵着心,想办法要刁难他们娘仨。

    “她不给我们就自己买,还有,要有底气,在气势上别落了下风,她是大夫人,你是二夫人,你们可是平起平坐的。”想从简氏手中夺走中馈是不可能的,但至少能让她不痛快。

    入了正殿,十八罗汉分立两侧,眉心一点红的佛祖正坐史央,佛祖两边是随侍在侧的各路神明。

    木氏将香点燃递给女儿,单青琬拜了三下将香插进香炉,之后又顶礼膜拜,而后挽起娘亲的手往后方的禅房走去。

    “呿!说什么大话,还自己买,娘手里的银子只剩几千两,得省着点用,别养成大手大脚的毛病。”她就是被哥哥们惯坏了,不晓得银子的好用,才会被大夫人拿走嫁妆银子,反倒苦了两个孩子。

    “娘,那两间铺子我租出去了,一年一千两百两的租金,两年是两千四百两,我们有得是银子。”不用看大夫人的脸色,为了几两银子斤斤计较,日子过得辛苦。

    “哎呀!我家青琬真能干,一下子就来钱了。”她一共有十二间陪嫁铺子,才要回两间铺子就有一千多两的租金,若是全要回来不就有一、两万两的入账,她可得盘算盘算怎么买些首饰为女儿妆扮。

    木氏还是想得太天真了,剩下的铺子简氏之所以不还,主要是她已安插上自己人做起生意,可她的人不见得会做生意,有赚有赔,因此一年能收个七、八千两已是高利了。

    对底子已经烂空的武平侯府而言,这笔银子不无小补,所以她让人经营,从中获私,中饱私囊。

    “娘,过几天我还会到庄子走走,看看他们的出息,我怀疑有人动了手脚,一千多亩的土地怎会只有几百两的收益,光是一年二季的粮食就不只这个数,咱们还有冬麦、玉米的出产,还有牲畜,这些全未往上报。”上头不查,下面的人就装聋作哑的全昧了。

    “别太为难人家,也许人家也有难处。”得饶人处且饶人,与人为善。

    “娘,我知道了,不作恶的人我便睁一只眼闭一眼的算了,不过这几个月会有点乱,你尽量别出院子,大夫人问什么你都推说不知道,别让她把你当枪使。”

    十月一过就要开始乱了,一直乱到明年的七、八月,大约一年,到时候她会让单家来求她娘,简氏的好日子不多了。

    “娘该知道什么吗?”这丫头瞒了她不少事,伤了头后反而更古灵精怪,性子也硬气了点。

    也许是出了事才想改变,免得一直受人欺凌。

    单青琬心里暗笑,娘的确什么都不晓得,而且娘太容易心软了,人家一来就什么都答应。“娘,女儿提醒你一句,府里很快就要没银子了,你一定要把你的私房藏好,那是给阿溯读书用的,不能给人,否则阿溯就废了。”

    “不是有你舅舅的十万两……”看见女儿嘴角若隐若现的浅笑,木氏懵了,这个女儿她越看越不明白。

    “我先借用了。”凭什么木家的银子要给单家人用。

    “什么?”木氏大惊。

    “娘,冷静,别一副好像我们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似的,舅舅的银子本来就是给我们的,为什么要喂养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拿着咱们的银子还鄙视咱们出身不正。”商人也是一种行业,至少自食其力,而非等人喂食的蛀虫。

    “你把银子拿去干什么?那不是一笔小钱呀!”这孩子胡涂了,少了这笔银子,府里会过不下去的。

    木氏心里慌得没有头绪,想责备女儿自作主张,又硬不起心,她的所做所为是为了他们母子三人好,可她也担心府中的人会怪罪,到时吃亏的还是他们。

    “娘,你放心,不是坏事,我只是拿回我们该有的,若要落实你平妻的名分就要坚持到底,我们暂时唬住了平日张狂至极的大夫人,但一日未载入家谱,给祖宗上过香,你都不算是平妻。”若非还有阿溯,她一个姑娘家被除籍也无妨,即便嫁个屠夫也好过镇国公府的简英。

    简英是镇国公的次子,三姊的丈夫,也是她重生前的夫婿,为人无所做为,在女色上很是不堪,喜幼女,好yin逸,贪享受,在老国公的余荫下只混个从七品的武骑尉,还常常不应卯的在脂粉堆里混。

    “大夫人真能忍下这口气?”木氏还是觉得有些不可能。

    单青琬目光柔和却坚定。“娘,四哥尚未成亲呢!”

    过个两年也要迎新妇了,今年十九的长兄十六就娶妻了,如今白胖的小侄子也两岁了。

    “什么意思?”木氏的脑子一时转不过来。

    “意思是她还得求着咱们,二哥的婚事没有着落,吊在那儿不上不下的,四哥年岁到了,难道不用挑人?若少了象样的聘礼,人家闺女肯嫁吗?”大夫人缺的是银子。

    之前奢华惯了,老觉得有花不完的银子,吃要精致,衣服的料子要最上等的云锦、丝绸、软烟罗,用的要独一无二,不与人重复,出手阔绰,光是三姊出嫁,就带走大夫人手中大半的家底。

    单青华嫁人不过是一年前的事,所以简氏手上并无太多私房,她等着每年十月木家从江南送银子来,那时她手头就宽松了,可以开始为儿子相看人家。

    为什么是十月送银呢?

    因为九月秋收,收了粮,卖了得银,在年底前送礼才能过个好年,不然哪来的名目给银子。

    木氏原本讶异的神情也渐渐平静下来,有些明了女儿的用意了。“你是说大夫人若没有银子,就会来向我们开口,而我们就能顺理成章地和她谈条件?”

    到时大夫人再怎么不可一世也要妥协,正视她是平妻的事实,不然一个妾室凭啥拿银子贴补公中。

    “娘,不要大夫人一板起脸你就怯弱了,我们有得是底气和她抗冲,你这些年隐忍着任由她耍威风,她早就不拿你当人看了,这种低人一等的日子还要过下去吗?”娘不先拿出态度来,她再多的筹谋也是徒劳无功。

    “我……”她就是怕呀!大夫人积威已久,没脾气的她早已习惯大夫人鼻孔朝天的作派。

    除了地位不如人,银子被拿走,夫妻不同心外,木氏倒没受过什么苦,照样有吃有喝,顶多听几句酸言酸语。

    其实她是个不喜欢变动的人,得过且过,要不然也不会在简氏的yin威下忍气吞声,她不像重生的女儿得知接下来几年会发生的事,因此显得被动、犹豫不决,没有与人一争的魄力,她只想平静过日,啥纷争也不起。

    “娘,姊姊。”虎头虎脑的单长溯醒了,探头一看。

    “阿溯醒了。”

    看到娘亲和娘姊同过回头看自己,他顿时感到安心,咧嘴一笑,一手牵一个走出厢房。

    “我睡饱了,咱们要回去了吗?”他玩累了,想回府吃红烧肉,寺里的素斋没味道。

    “嗯,就快了,再等一等。”木氏和儿子说完话后又抬头看向女儿,“青婉,你要不要去求个签,问问烟缘?”

    “不了,我还小,过两年再说。”她是重生的人,命格已改,再问能问出结果吗?

    “好,那就不问了,明年再来求个平安,趁天色还早,咱们下山吧,赶着日落前入城。”木氏满脸慈爱的看着一儿一女,菩萨还满善待她的,一双儿女如此乖巧。

    出了殿,下了石阶,相偕而行的娘仨往寺庙门口走去,与一名年约七旬的老和尚错身而过,三人合掌向和尚行礼问好。

    蓦地,老和尚开口了,“施主,请留步。”

    三人都是一脸错愕,想着老和尚是在喊谁。

    “多行善事莫为恶,多给人留点后路勿偏执,让人喝口热汤不违天命,乾坤扭转要珍惜,善哉,善哉!”

    “大师在和我说话?”怔然的单青琬问道。

    老和尚目光带着怜悯。“你是好孩子,老天给了你机会,别乱用了,天地正道在一个心字。”

    “心?”单青琬低喃道。

    “他……他是坐禅大师……”难得一遇的得道高僧。

    “坐禅大师?”听到母亲的惊呼声,回过神的单青琬一瞧,僧服简陋的老和尚已然不见了。

    多行善事莫为恶,给人留后路……大师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他看出……摇了摇头,她不再去想,遵从本心做她想做的事,对武平侯府,她已经够厚道了,没想过要鱼死网破,搅得天翻地覆,她只想活得像个人,不再让人拿捏他们母子三人。

    回程中,单青琬靠着车壁假寐,回想着今日发生的种种,有惊、有喜,也有迷惑。她做的事到底对不对呢?

    不过做了就不后悔,她让舅家做了准备,至少在大难来临时可以多救一些百姓,木家也不会因筹粮不足而被地方官员刁难,朝廷也能有效的调度。

    她不认为有错,只觉得不够完善,若能更早重生,她能做更多的事,护着娘和弟弟。

    “单青琬,京里见。”

    一匹快马从马车旁呼啸而过,冥思中的单青琬忽地惊醒,面露讶色的看向车窗外,她只听见远去的马蹄声,却没看见马背上的人,但那道嗓音很熟悉。

    不会是他吧!

    “怎么了,梦魇了?”木氏微凉的手轻覆在女儿的手上。

    “娘,你听见了没?”单青琬很是心慌。

    “听见什么?”木氏笑笑的问道。

    “有人在喊我的名字。”什么京里见,鬼才见他!

    木氏好笑的轻搂女儿的肩。“你作梦了。”

    “梦?”娘没听到吗?

    不,那不是梦,那声音真切的从她耳边掠过,是凤九扬的声音,带着他一贯的张狂。

    可他怎么知她是谁?不过才见过两面……啊!锦衣卫。

    面上生恼的单青琬有一丝不快,原本对锦衣卫头子的恨意化成一股怒气,她只是内院里的小泵娘而已,他大费周章调查她干什么,还旁若无人的留下狂言,好似他们多熟一般,简直欺人太甚。

    “姊姊,你在磨牙吗?”喀喀的咬牙声好清楚。

    单青琬勉强扬唇。“我牙疼。”

    “那你赶找个大夫瞧瞧,我上次也牙疼,大夫拔了我一颗牙。”单长溯张嘴,指着才刚冒出头的新牙。

    “好,听你的。”她现在只想咬下某人一块肉。

    听不出姊姊的取笑话,单长溯乐得直笑,自觉长大了,能担事,是姊姊的靠山,他欢喜的挺起小胸脯。

    马车在官道上跑着,很快的便要到城门了,不知是有人事先交代过还是吉星高照,单家的马车入城时并未受到盘查,顺利地通过,又过了两刻驶到城西羊角巷的武平侯府。

    末等侯府的宅邸,武平侯府是其中一座,紧临着快要降爵的永昌侯府。

    “回来了。”

    阴阳怪气的冷嘲响起,一脸鄙夷的简氏坐在上位,以看蝼蚁的目光瞅着木氏三人,脸上有着明显的不屑。

    “回来了。”木氏一如往常的温顺。

    “胆横了,说出门门就出门,我这当家主母管不住你了是不是?你是打算分院别住了是吗?”一个姨娘也敢在她面前叫嚣,要不是她心存仁厚让她进了门,低贱的商户女也配为高门妾?顶多当个倒茶丫鬟!

    “我……”

    木氏正想弯腰道歉,一旁的单青琬马上手托住她,不让她再低声气。

    “分院别住倒不必,毕竟侯府尚未分家,不过弄个小厨房倒是可行,我们饿了、渴了,不用走得老远去大厨房要。”每回拿回来的饭菜都是凉的,虽未克扣,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贱丫头,这里有你说话的分吗?还不给我滚到一边。”

    一脸嫌弃的简氏将手中的茶盏丢向单青琬,一点也不担心会不会将人砸伤,或者说她就是想伤了她的脸,好让木氏认清谁才是府里当家主事的人,木氏不听话,倒霉的便是她女儿,一只现成的代罪羔羊。

    单青琬没有傻傻的受罪,她头一偏,茶盏从她耳边飞过,砸向后面服侍的丫鬟,她哎叫一声,随即一道血痕从额头滑下脸颊。

    但这事只有心软的木氏稍有不忍,正在对峙的两人并无任何动静,丫鬟也忍着痛站着,夫人没发话,她不敢妄动。

    “大夫人的旺火太旺了,该喝点凉茶降降火,我再贱也是侯府千金,大夫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把三姊也给骂贱了。”同出一脉,妹妹贱,姊姊还能不贱吗?

    “放肆!大夫人是你喊的吗?”简氏眼一眯,怒火翻腾。

    她一大早受的鸟气至今仍未消,就想好好和她们母女算算账。

    “我娘是平妻,喊你大夫人理所当然,我娘是二夫人,生我的亲娘。”单青琬不厌其烦的再提醒,不让简氏再模糊其事。

    “平妻在正室面前也是妾,没人告诉过你吗?一夫无二妻,在我的屋檐底下还是得低头。”真以为她治不了她们吗?她只是一时被唬住了,忘了当朝律法,平妻仍低于正室。

    其实不是简氏忽然开窍了,而是她拨空回了镇国公府一趟,在生母和女儿的点拨下才赫然了悟。

    单青琬眸色微黯,小手紧握成拳,“大夫人所言甚是,不过我娘的院子也该挪挪了吧!就挪到三姊出嫁前的倚澜居,平妻的分例规格和姨娘可不一样,毕竟是要上家谱的。”

    对简氏而言,儿女是她的死穴,谁也碰不得,她不屑地啐道:“办不到,她是什么身分,也敢和我的华儿争。”

    单青琬笑声若莺,轻软娇嫩。“那么我们各退一步,倚澜居不要了,给我们个小厨房吧!”

    七月一过,进入八月,秋高气爽好风光,牛肥羊壮,金浪连天,一片稻黄垂穗饱满,几乎可以收了。

    十五中秋一过,单青琬便找了个借口巡看陪嫁庄子,两大两小的庄子一一走过,花了将近半个月才巡完,顺便整治了不安分的恶奴,逐走大夫人安插的人手,换上她舅舅给她备着的庄稼好手。

    她让人提前收割田里的作物,作风强硬得不理会佃农们的反对,她留下一半的粮食不收佃租,另一半运走,还帮庄子的人修了屋子,补强四壁,这才平息了众怒。

    最后她又将所有粮食运往温泉庄子储放,来时一辆马车,回去时后头跟了五辆马车,载满了蔬果、腌熏食物,以及几百斤的白面、玉米面、米粮、干货等杂食。

    她抵达家门口正是八月的最后一天,天空有些阴沉沉的,眼看就要下雨了,她连忙让人把马车上的东西搬进木氏的小院。

    不大的小厨房新砌成,有炉有灶,锅碗瓢盆也不缺,不过油、盐、醋、酱等调料简氏不给,她连柴都只给了一捆。

    不过木氏另外叫人买了,花自己的银子,她还买了葱、姜、花椒等辛香料,煮饭才多点味道。

    九月的第一天,开始下起小雨,连续下了三天,起先大家不以为然,当是秋雨,想着放晴了就能下田了,把今年的口粮收回来,打了谷,收入仓,一年也就过去了。

    殊不知到了第四天,雨势转强,庭院都淹水了,行走不便。

    到了第八天、第九天,已经有人急了,连忙全家出动,冒雨抢收,宁可冒险收回湿稻也不能烂在田里。

    第十二天豪雨成灾,想收也收不了,慢了一步的人家只能捶胸顿足,整片金黄的稻田在水里,水深有半人高,淹过稻子,连片吐子都瞧不见。

    下了二十天的大雨,终于停了。

    然而之前的雨势冲刷河床和山脉,带来大量的泥沙,脚一踩下去竟有一尺深的于泥,掩盖住了田地,光是清泥就要花上个把月。

    更严重的是无粮,正是秋收时节,百姓们手中的陈米早就吃完了,原本就等着这一季的新米,不过更苦的还在后头,田里的淤泥刚清干净,初雪随即跟着落下,因为不大,也就被人忽视了。

    之后的日子时而放晴,时而下雪,地面已积了寸高的积雪,冬麦不能种了,雪会把种子冻死。

    雪,还在下着。

    十二月腊冬一至,准备过年的简氏始坐立难安了,也显得特别焦虑,不时问身边的嬷嬷:“来了没?来了没?”

    跟她一样不安的张婆子、李嬷嬷伸直了脖子,还是等不到来自江南的马车,“送礼”的人今年居然迟到了。

    “夫人,没来。”真是急死人了,年货还没买,也不知赶不赶得上年节,木家的人是怎么回事,不是每年都会送好几车江南特产做为年礼吗?为何今年晚了大半个月。

    木府通常在十月底、十一月初就会送几大车的礼来,随行的管事还会送上一只梨花木小匣,里面装了一迭银票,但如今已是腊月,早该送到府里的银子却还没到,是道路难行还是木府给忘了?

    下人急,简氏更急,天天叫人在门口等着,人一到就赶紧带进府,她急着用钱,没银子什么也做不了。

    “去把木氏叫来,本夫人有事问她。”简氏猜想许是她暗中搞鬼,断自己财路。

    “是的,夫人。”一脸刻薄相的李嬷嬷扭着粗腰,气冲冲走向木氏母女的院落去叫人。

    只是不只木氏来了,越见娇色的单青琬也跟在身旁,她似乎长高了,胸前微微隆起,小脸也略微长开,眉眼如画,细肤玉颊,水懒得有如正在绽放的花儿。

    “大夫人找我来有什么急事,李嬷嬷催得紧。”这天冷得教人不想动弹,只想窝在被窝里打发漫漫长日。

    “你还在睡!”看到木氏海棠春睡般的娇媚慵懒,一副刚被人吵醒的模样,简氏的心火直往上窜。

    “外头下着雪,人出不了屋子,不睡上一会儿能干啥?总不能整天坐在榻上发呆。”这人是越睡越困,老是醒不起来,沾了枕就累,只想一觉到天亮。

    雪,下得细细绵绵,将原本的雪地又覆上厚厚一层,即使下人一日三回地扫雪,地面仍是一片银白。

    继水患之后,持续不停的雪又让朝廷头疼不已,才一个多月,各地就传来灾情,还有人被塌落的厚雪给埋了,每日上呈的奏章快把皇上给淹没。

    要人、要钱、要粮……皇上上哪儿筹措去?先是淤泥封路,后有大雪挡路,路都走不了,要怎么援求?就算有赈灾物资也送不到灾区,百姓还是只能挨饿受冻。

    “府里出大事了你还只顾着闲适的睡大觉,没把自已当武侯府的人是不是?”简氏毫不留情地劈头痛骂。

    木氏一脸迷惘。“府里有事不是有你担着,几时轮到我们后院女子开口?”

    “哼!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也不看看咱们府中多少主子,又有多少人等着领月银,就连你的月例也是从我手中领取,这么大的开销还不愁死人。”她是管钱的,但是银子呢,谁缴了一文半两?

    “所以呢?”木氏的表情依旧茫然,完全不知简氏在说什么。

    见她不解的模样,简氏更加气恼了,觉得她在装傻,嘲笑当家的没本事,她干脆愤恨的直接伸手讨银子。“拿来,别给我藏着,别以为弄个平妻名目就能和我平起平坐。”

    “拿什么?”没头没脑谁听得懂。

    “银子。”

    “银子?”想到自己仅剩的压箱银,木氏也有丝不悦,她的嫁妆银子都被拿走了,大夫人还贪得无厌地想搜括干净。

    “你敢说木家今年送来的银子不是你收的?居然敢背着我使手段,好个木婉清,你那颗黑心到底有多恶毒!”那是她的银子,她的钱,谁敢动用。

    那么一大笔银子,她本收得有些心虚,但后来见木氏无动于衷,不放在心上,她也就越收越顺手了,把人家宠妹的银子当是孝敬她的。

    一次、两次……次数一多,她被银子晃花了眼,木家没二话就当是自己的,拿得毫不愧疚,还认为是人家该给的,武平侯府帮木家养女儿,不拿出一点象话吗?

    胃口被养大了,她也把这些银子视为是自己该得的,从没想过是她抢来的,那原本是木氏的银子,与她简明月无关。

    “你说木家的银子……”木氏眉头一皱,想着兄长们是该送银子来了,但是袖子被女儿轻扯了一下,她蓦地想到那笔银子已经被女儿挪用了,不免有些心虚。

    “大夫人,咱们家姓单不姓木,木家凭什么给你银子?”单青琬很早就想这么说了,凭什么,又不是乞丐要人施舍。

    烂船也有三斤钉子,武平侯府虽然家底已空,掏不出几两银子,但是明面上还有几间铺子和庄子,加上朝廷发的俸金,不铺张浪费的话,一家老小还是能吃个温饱。

    可简氏和单天易是好面子的人,又讲究排场,出手十两、二十两的赏银,还挥霍成性,真要粗茶淡饭,没好衣服穿,他俩是决计不肯的,想办法也要弄得体体面面。

    但真的没钱了,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两人坐困愁城,抱着头发愁银子打哪来,春日宴又要开始了。

    这时李嬷嬷说了一句,隔壁永昌侯府娶了新媳妇,有十里红妆,这下可发了,好多的银子。

    好多的银子……就是这句话给了两人启发,打定主意弄个有钱的女人入侯府,他们便不愁没银子花用了。

    只是单天易已有妻妾,儿子也生了,这是京里人都晓得的事,他们上哪找来个甘愿上当的傻子?

    于是他们将目光拉远,锁定江南。

    木家是南方首富,又正好有待嫁闺女,见到人儿娇又俏,人财都心动的单天易便使出浑身解数诱人上钩。

    说是骗婚一点也不为过,他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自己有家室,三媒六聘照礼数走,谎称家中有事急归,草草地行了婚礼,又怕东窗事发带不走庞大的嫁妆,连哄带骗的提早带木氏启程回京。

    年后木家兄弟才辗转得知骗局,怒不可遏的上京理论,但木已成舟,又添了外甥女,他们气归气,也莫可奈何。

    此后每年木家都会派人上京,看看木氏过得好不好,后又晓得她的嫁妆被骗得快空了,才又给她银子傍身,希望她在深门宅院过得好,别缺衣少食,喝口热茶都没有。

    已经享受了木家几十年来的喂养习惯了的简氏和单天易,叫他们再回去过斤斤计较用钱的日子,他们哪那里会愿意!

    “凭什么?凭你们是我养的,没有银子哪来的吃喝?你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哪一样不是花我的银子买的?小贱货还想翻天了不成?”简氏说得大言不惭。

    “大夫人这话真是可笑,我舅舅的银子是给我娘的,几时变成你的了?难不成你改姓木,认了我舅舅做兄弟?”无耻也要有点底线,拿着别人的银子作威作福,还反呛别人不够孝敬。

    好似被狠打了一巴掌的简氏气得胀红了脸,下垂的颊肉抖一抖的。“你娘也是府里的人,拿她的银子有什么不对?不然你们母女俩吃什么,用什么?”

    “那么春姨娘、孙姨娘、周姨娘呢?她们不用拿出银子吗?各自也有儿女,吃吃喝喝也要银子。”难道他们不是人,餐风饮露就能活?

    “她们没银子…”简氏不耐烦的挥手,为了手中无银她特别暴躁,一股无明火烧得正旺。

    “原谅女儿以小犯大,敢问大夫人又拿出多少银子养家?以你镇国公府千金的出身,想必缺不了银两,一位正室夫人有必要向平妻伸手吗?掌中馈的可不是我娘,她没责任以自身私房养侯府上下。”

    单青琬这是在暗示简氏,要不让出掌家的位置,让她娘来当,大家照常过日子,有吃有喝有银子拿,反之就自个儿想法子,她舅家的银子不给就是不给,有本事去江南抢。

    “你……”简氏气得双目瞪大。

    她最不禁挖的就是家底,她看似嫁得风光,七十八抬嫁妆塞得满满的,其实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号称五万两的压箱银子才七千多两而已,还是她姨娘七凑八凑凑来的。

    因此当她看见木氏搬了一天还搬不完的嫁妆,她真的眼红了,恨到骨子里,想着把木氏的钱财都变成她的。

    后来她成功了,顺利拿到大半的银子,只是银子不是自己的,来得快也去得快,娘家人得知她有这笔钱,嫡母来要走二十万两,生母又拿走十万两,嫡兄、庶弟轮流上门讨钱,再加上儿子的聘礼、女儿的嫁妆……不用养个败家子,她自个儿就败光了。

    等到没银子花用了,木家兄弟又及时雨的送来每年十万两银票,至此她没再缺过钱,直到今日。

    “大夫人什么时候承认我娘也是妻室,与你齐名上了家谱,并让出一半中馈权力,我舅舅就什么时候给你送上银子。”单青琬估算她还能撑上一段时日,等开春了,舅舅帮她卖粮的银子才会回来。

    又是水患,又是雪灾,外头的粮价已开始上涨,原本二十文一斤的白米要四十文才买得到,涨幅两倍;但粮价还会继续涨,明年二月是高峰期,因为大家储藏的粮食都吃光了,而地里的野菜尚未长出来。

    “你作梦!”简氏大吼。

    “是不是作梦,大夫人自个儿掂量掂量,这雪不知道要下到何时,府里的炭火也该添了,我爹虽凡事都听你的,可冻着了他,他也是会生气的。”那才是个大钱坑,花钱如流水。

    “单青琬!”简氏突然觉得她太小看这个小丫头了。

    “娘,咱们走了,天冷路滑,你小心别滑了脚,我们屋里的银霜炭用完了没,没了再叫人去买……”

    烧着次等炭的简氏一听,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恨恨的瞪着相携而去的木氏母女。    (快捷键 ←)585179.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8709.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人,咱俩慢慢撩最新章节 | 大人,咱俩慢慢撩全文阅读 | 大人,咱俩慢慢撩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