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每天都是小怦然 > 第三章 她走来

每天都是小怦然 第三章 她走来

作者 : 辛雨
    第三回见面,夏晓阳应曾敏慧之约,来到百货公司采买M夫人的行头。

    她们之前已经到曾敏慧相熟的店订制假发,今天就能拿到成品,不久之后她将会有崭新的造型,而且还是由她来打造出M夫人的模样,光想象夏晓阳就禁不住的开心,那些紧张怀疑什么的通通忘掉,超期待这趟愉快的购物之旅。

    万万想不到的是,曾敏慧没有出现,来赴约的人竟是……杜威?!

    杜威今儿个交稿给快递人员时,同时收到曾敏慧附来的便条纸,内容大概是说他不能老是宅在家,应该趁周东明睡觉的时候多去户外走走、呼吸新鲜空气……

    他知她意图,总之就是一句话—— 你替我去陪夏晓阳购物。

    而他不能拒绝,若不照办,之后他恐怕会被她碎碎念的功力烦到死。可她忘了他是夜猫子吗?居然要他中午就得打起精神出门,飚车赶到约定地点,想逼死谁啊!

    看到杜威微喘着气跑过来的模样,夏晓阳傻眼了,再见他一头乱发压在连帽的运动外套下,戴着口罩刻意躲开广场边的监视器……他这是什么意思啊?又不是小偷怕被拍到。

    她望着他穿得一身黑压压的,他瞥了她洗到泛白的布鞋一眼,两人尴尬的杵在原地。

    夏晓阳忽然想起周东明,想问那天她和曾敏慧离开后,杜威跟他怎么了,可她不敢问。

    杜威睡眠不足,很难有好心情,打算速战速决,“曾总编在忙工作,临时抽不出空,就让我代替她过来了。走吧,我们抓紧时间尽早处理完待办事项,第一个先去拿妳的假发。”

    “喔,好……”夏晓阳只能应声,快快跟上男人疾走的脚步。

    两人按照曾敏慧给的地址,进入假发店,店长看过订单编号,随即从抽屉取出棕带点红的直亮长发,解说如何使用和保养,也帮客人试戴。

    “哇!我第一次看到自己有这么长的头发,摸起来质感好好喔……”

    “夏小姐戴很好看耶,现在科技进步,假发也能做成跟真发一样,特别是我们每一顶假发都是纯手工制作,轻盈、透气、贴合头型不乱移动,非常适合妳随时改变头发长短,也能变换不同的心情。”

    杜威闲在一旁打呵欠,没怎么在听两个女人叽叽喳喳。

    夏晓阳从来没有留过长及背部的头发,此刻感觉自己像公主一样,顿时少女心爆发,欢乐地说:“我要学洗发精广告那样优美的甩头。”

    说完,她将长长的发丝一甩,甩出大弧度——

    在杜威眼中却如同扫把横扫而过,他躲都来不及躲就被长发甩到脸面,不悦的出声,“喂,妳打到我了!”

    “不好意思……”夏晓阳忙道歉,伸手想要拿掉假发,可想着还没买衣服,干脆继续戴着,也好在选服装和配件时看看跟头发搭不搭配。她走去收银柜台,见杜威不动,她故意咳两声。

    “妳干么?”杜威瞥着她奇怪的动作。

    夏晓阳实在不想讲白了,但也不得不提醒他,“你……是不是应该去付钱?”

    杜威一听就明白,曾敏慧的便条纸也写了,请人家来做他的替身,若有支出开销当然是他出钱,于是也不啰唆,掏皮夹拿出现金。

    “谢谢,假发戴得喜欢的话,欢迎再来光临。”店长一面说一面结账,同时忍不住好奇心,多瞧了以连衣帽和口罩遮脸的高大男人。

    很怪吧?夏晓阳瞄着杜威,不禁替他向店长解释说:“他戴口罩是预防脏空气……”还没说完,就见他掉头就走,完全没有等她。

    她忙追上去,“你生气了?”

    “没有。”

    “你一定在生气,因为我刚才随便说你戴口罩是防脏空气,可我根本不知道你好好的为什么要一直戴口罩,帽子也是,好像很想遮住自己的脸……”

    杜威顿住脚步,回头瞅着差点撞上他的女孩,“没错,我很想遮住自己,远离这个充满监视器的公共场所,如果妳能节省时间尽快采购完毕,让我回家休息,我想我的心情会好很多。”

    虽然他被口罩遮着看不清楚脸,但她猜他一定是一脸生气的表情,她非常抱歉,“对不起喔,是我占用你的休息时间。”

    杜威察觉到她的沮丧,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对夏晓阳说:“妳的头发弄好了,接着去买衣服吧。”

    在衣服方面,曾敏慧既知夏晓阳心目中的M夫人是什么样子,便事先列出几间服饰店好让去夏晓阳挑选,杜威便依照曾敏慧写下的店址,带她去挑衣服。

    当夏晓阳踏入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进来的精品店时,不禁惊呼连连,“这好看耶!”两眼瞧着展示衣架上的搭配。

    “这个也很好看!”她又过去衣杆那边直盯挂着的几件裙子。

    刚刚还在沮丧的女孩一站到镜子前比着服装,马上开心得跟什么似的……杜威不禁觉得好笑。

    接下来,他发现她跟谁都能聊天,之前假发店的店长也是,现在服饰店的人员也是,她讲什么都可以逗得她们笑呵呵的,一头长发随她肢体动作而晃动,加上那张苹果脸,总是让他想到松鼠……对,她就像动来动去没停歇的小松鼠。

    夏晓阳开心的两手各拎一套洋装,不知应该先穿哪件,很自然地问杜威,“你觉得哪一件比较好……”可一回头才发现自己对着一团空气说话,他又闪得老远,站在监视器可照到的范围之外,唉!她只好自己选了件洋装进去试衣间。

    店员等到她穿好了出来,连连赞美,可惜那双破旧的布鞋太不搭了,于是建议,“夏小姐,要不试试这双鞋?”

    虽然有些距离,杜威还是能清楚看到店员拿了双红色高跟鞋让夏晓阳换上。她穿着附了细皮带的白色衣裙,搭一件圆领无扣的红色小外套,穿上高跟鞋走路时,长到膝盖上方的裙襬摇摇,露出修长美腿,一头长发飘飘,衬得她无比娇柔。

    女人啊,换了发型和服装就不一样了。杜威喃喃低语,“她选的服装还不错,可我挑的长发颜色更好看。”伸手比出取景框,他注视夏晓阳即将变成“M夫人”,这感觉满奇妙的。

    忽然间,她就像站在舞台正中央,四面八方的灯光全聚焦在她身上,女主角迎着风吹,发飞裙子飘逸,不知为何,他脑中浮出小蹦声、刷下电吉他,轻快跃动的前奏响起,接着Van Halen主唱的歌曲好似也在耳边轻唱道——

    Pretty woman, walking down the street(漂亮女人,走在街上)

    Pretty woman, I couldn-t help but see(漂亮女人,我忍不住看看)

    可是在夏晓阳眼里,看着站得老远直盯着她的男人,她却解读成—— 我不想等了,妳还要试多久?可不可以快点结束快点走人?

    “夏小姐穿得还喜欢吗?”

    店员的声音让夏晓阳回过神来,说:“喜欢,这一套也包了,我要结账。”除了她穿在身上的,拿在手里的洋装也要,这样就能互相调换来穿。

    只是她越想越不对,她也是牺牲她的休息时间耶,还得跟人家调班挪开工作才能够到这边,杜威是在不耐烦什么?况且她是在帮他,若没有她,他去哪里找M夫人的替身?

    一股不悦由夏晓阳心底窜出来,尤其见杜威总是闪得老远,依她看,躲监视器都是借口吧,他讨厌她才是真的,亏她那么爱M夫人,哼。

    她不禁恶作剧心起,告诉店员,“妳能帮我叫那个人过来付钱吗?”店员疑惑地问那人是谁,她随口胡扯道:“他呀,是我家里的司机老王,明明是派来服侍我这位大小姐的,却跩得很,工作态度有够差的,没有仆人的自觉,叫他做点小事也得三催四请。”

    “这样啊,那么是妳家仆人不对。”

    店员的响应让夏晓阳有一种恶作剧成功的小小满足,满意的看着店员当真替她去叫“老王”过来柜台付钱。

    杜威又付了两套服装和一双高跟鞋的钱,注意到店员用奇怪的眼光瞧他,还讲出奇怪的话——

    “老王先生,既然你的职责是服侍你家大小姐,就该拿出敬业精神,人家说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别让你的雇主不开心。”

    老王?雇主?谁又是大小姐?杜威满头问号,反问店员,“我听不懂妳在说什么,请解释一下。”

    夏晓阳一听,怕恶作剧会露馅,赶紧催促,“走啦,你不是要我快点采购完,那还不快去下一家店买墨镜和帽子……”说着,一并拿走衣服鞋子提袋、扯着他衣袖直往店门外。

    杜威冷不防被她拉着走,距离一接近,她的气息与体温也袭来,Van Halen大唱着Pretty woman的歌声一直回荡在他脑中,他莫名的慌了,逼他得讲些什么摆脱这心慌意乱的情绪——

    “刚才那个结账的店员有点怪,什么老王、雇主、大小姐的,我完全听不懂,妳是不是对人家说我的坏话?”

    “哪有说坏话呀,你疑心病真重!”夏晓阳绝不认账,索性跑到眼镜专柜前,转移话题地说:“这墨镜好酷喔!”

    杜威专注地评估她的脸型和长发,下了结论,“这副妳戴不好看,试试看这个。”

    他突然靠近拿掉她戴在脸上的墨镜,换上另一副,夏晓阳看看镜中的自己,真的比刚才那副墨镜适更合她,不过……奇怪,他怎么会这么热心的帮她挑选墨镜,不用离她远远的吗?

    “墨镜已经买了,去看看帽子。”

    听他用低沉嗓音对着她说话,似乎不再拉远距离了,夏晓阳心中不由得起了奇异的感受。自从要常跑医院照顾父亲跟兼差之后,她就没什么异性缘了,即使交过男朋友,一旦对方知道她家里的状况,感情也很难再维持下去。

    像今天这样,有个人陪伴她逛街,还是一个又高又帅的男人,而且付钱干脆不啰唆,是她之前绝对想不到的。

    “我和他走在一起逛街买东西,看起来就像是情侣约会,等一下他会请我喝下午茶吗?如果他开口,我要答应吗?还是体贴的说,喔,下午茶就不用了,杜先生的时间宝贵,还是请你早早回家休息……可他要是问了,我要怎么办?好难回答哦!”夏晓阳一边幻想,一边喃喃自语着。

    可惜想象与事实不符,只见杜威催她快点过去看帽子,他越走越快,完全没考虑到她穿的是高跟鞋。

    夏晓阳很久没穿高跟鞋了,新鞋又磨脚,实在不适合穿着逛街。其实她该换回布鞋,但这样就跟洋装不搭,就算想换回原本的衣服鞋子似乎也应该等配了帽子、整体造型完成后再换掉。对,还是再坚持一下下就好了……

    夏晓阳脑海中不断的帮自己加油加油加油,忍住新鞋磨脚的不舒服,继续随杜威走入帽子店。

    可惜,她脚痛到实在是不想逛了,干脆伸手拿离自己最近的一顶帽子来戴,想交差了事。

    “妳又不是海贼王鲁夫,干么选这种的草帽。”

    杜威很有意见的一把收走她头上帽子,她只好另选一顶,他还是嫌不好看,她蹙眉再顺手拿起身旁柜上的帽子,他又有话说——

    “妳是怎样?我看妳根本没有好好的挑选。”

    夏晓阳傻了,没想到杜威这会儿的意见比她挑选服装时还多。为了她的双脚,她抽回被他拿走的帽子再次戴上,“哎呀,就帽子啊,OK的就可以了,不必这么严格挑选,你不是说要回家?我是在节省时间让你快点回家……”

    “我人都在这边了,没差这几分钟。”杜威打断她说话,再抽走不搭配的帽子,“难道是这家店的帽子样式不吸引妳?没关系,楼上还有卖帽子的店,我们去看,好好选一顶能配上妳这身造型的帽子。”

    “别看了吧,我脚痛,不想再走路了!”夏晓阳忍不住低叹,杜威却没听到似的掉头往手扶梯走,她连叫他等一下的时间都没有,想去追他又觉得好累,干脆放弃了,她僵着两脚就近找个长椅坐下来。

    搭上手扶梯的杜威也不知自己是哪根筋不对了,为了一顶女人的帽子那么坚持,可当他看着逐渐成形的“M夫人”时,不知为何很想完成“她”,不愿最后的帽子成为败笔。

    “我认为有些缎带或是雪纺纱点缀的帽子应该还不错,米白色帽子搭配妳现在穿的服装会很好看……”没听到夏晓阳应声,回头一看这才发现她不在他后面。“人呢?”杜威找不到她,急得又搭着往下的手扶梯下楼,到处张望,终于在离手扶梯不远处的休息椅找到她。

    夏晓阳脱下了设计漂亮却让她疼痛的高跟鞋,光着脚丫子休息一会,心知杜威不见她便会回头来找她,果然不到几分钟他就出现了,而且一开口就没有好话——

    “妳这家伙真是……不去看帽子吗?还敢浪费我的时间,闲闲坐在这里?”

    夏晓阳瞪着他遮脸的口罩就生气,“我没想要浪费你的时间。我刚刚都说脚痛不想再走路了,是你没听见就一个人上楼。”

    “那现在怎么办?既然脚痛妳就换回布鞋走啊,要抓紧时间去买帽子。”

    “可我现在不想走路,只想坐着休息几分钟。”

    “几分钟到底是多久?”

    “五分……不对,我要休息六分钟。”

    “多一分钟有差吗?”

    “一分钟就是六十秒,当然有差!”

    她跟他大眼瞪小眼瞪的,都听出彼此的语调带着火气。

    杜威试图缓和心情,瞥见她脱了高跟鞋,心想,真的会穿到脚痛吗?不禁皱眉道:“既然这鞋不好穿,那就退掉它。”

    “不行,不能退。”夏晓阳忙摇头摆手说:“它虽然不好穿,走没多久就会磨脚,可它的型很漂亮,我还是要它。”

    “穿它会让妳脚痛,妳却还是要它,妳自虐吗?我真不懂妳这女人在想什么。”

    “不只我,很多女人都是这样的,鞋柜里面总会有一双让她们痛并快乐的高跟鞋……倒是你这位M夫人,难道不了解我们看待高跟鞋的意义吗?”

    杜威一愣,撇嘴出声,“好啊,一个读者也学会对作家呛声了,很好啊。”

    夏晓阳脸一红,自知失礼了,本想道歉却见杜威连等六分钟的耐性都没有,他不停看手表,且时不时的问她休息够了没?能换布鞋提早起来走路了吧?当下对他的抱歉全部消失,故意说:“去选帽子之前,我觉得应该再买双鞋子和现在的高跟鞋做替换,但是这里的商店绝对不能找到舒服又好穿的高跟鞋,所以我想在网络上订购。”

    “网络?”

    “就这个。”夏晓阳拿出手机连上网,秀给杜威看,再说:“专利研发静音鞋底,超好穿的真皮气垫高跟鞋,团购价比市价便宜将近一千元,简直就是物超所值。”

    杜威瞥着“M夫人分享区”上下左右全加挂了不同的商品讯息,不禁怀疑网页在吸引他的粉丝的同时,也在赚取厂商广告费,而这些全由夏晓阳一个人主导。他冷哼道:“这静音什么的高跟鞋不就是妳发起的团购吗?”

    “是啊。”

    “妳不觉得有点本末倒置?”

    “本末倒置……什么意思?”

    “意思是,百货公司里卖鞋子的专柜那么多,妳不去挑选,偏偏要买网络上的鞋子。我不想管妳弄不弄团购的,就算妳图利自己订了鞋,也要等寄货的时间,不能立即穿上,岂不是本末倒置?”

    “不会啊,好穿的高跟鞋值得等,反正现在我可以穿回自己的布鞋,再说了,我开团购赚的都是良心钱,能拿到厂商折扣又能把好东西介绍给大家,利己也利人,我有信心这双鞋铁定强过百货公司里卖的,高贵又价格不贵。”

    杜威瞅着对方如此理直气壮,他也懒得多讲了,只道一声,“随便妳,穿鞋的是妳,妳爱在哪里买就买吧,我该付多少钱?”

    夏晓阳见他打开皮夹拿出现金,发现他似乎除了躲监视器,还不使用信用卡、手机,网络服务也一律不用,难道他排斥科技产品?

    再看他一副有钱不在乎花多少的跩样,只会叫她快点弄完网络订购,快点起来去买帽子,惹得她不满,脱口而出,“不好意思,麻烦你付八双的钱。”

    “八双?!为什么买这么多?”杜威瞪眼。

    “还好吧。”夏晓阳先前瞄过他皮夹里剩的钞票,这才故意说:“网络卖的八双鞋,跟我现在脚上这双红色高跟鞋的价格差不多……当然了,要是你的钱带不够也不必勉强。”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妳一次能穿八双鞋子吗?妳是蜈蚣吗?”

    夏晓阳憋住笑瞧着男人大惊小敝,她只是随便说说打算整整他,心里冷哼一声,他现金不足一定很窘,哈哈。

    没想到,杜威竟是个哆啦A梦,皮夹的钱不够了,就从衣服口袋又变出一迭钞票,吓到夏晓阳急说不要,可他硬将八双鞋子的钱塞给她,还盯着她完成网络订购步骤,这下子换她窘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每天都是小怦然最新章节 | 每天都是小怦然全文阅读 | 每天都是小怦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