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每天都是小怦然 > 第二章 禁用令

每天都是小怦然 第二章 禁用令

作者 : 辛雨
    “是幻觉,对,一定是我太兴奋能见到偶像,所以乐疯了,脑子才会产生M夫人变成男人的幻觉。M夫人写出那么好看的爱情小说和文章为女性发声,她怎么可能是男人,这象话吗?一定是我眼睛有问题,对,是幻觉……”夏晓阳喃喃低语。

    此刻,她双脚已安然踏在地上,说完,紧闭的眼睛再度张开,心想一切幻觉都会消失,但并没有,她崇拜喜爱的M夫人还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她身高一六八,以女性来说并不算矮,可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还高出她半个头!

    曾敏慧瞧她目瞪口呆,似乎被M夫人的真实身分吓着了,她忙出声缓颊道:“晓阳,我来给妳介绍,这一位就是笔名M夫人的杜威。”

    杜威今年二十八岁,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国外生活,目前居住台湾,会变成畅销作家完全是无心插柳……夏晓阳听到曾敏慧的介绍,再看看眼前男人,还是没法将他和她的偶像联想在一块,忍不住说:“杜威……M夫人?你是男的,怎么会取女性的笔名?”

    “是谁规定男人不可以取女性笔名?用M夫人搭配爱情文字满好的。”杜威斜眼打量着她,撇嘴说:“倒是妳,不但乱用我的娱乐室设备,还偷拍我家?”

    “我、我……”夏晓阳自知理亏无可辩解,羞窘得满脸涨红。刚刚在他注视下,她手忙脚乱的降到地面拆掉身上的攀岩绳索时,他却走上前捡起她的手机,滑一下就看到她拍的照片,铁证如山啊啊啊,简直糗到爆炸!

    说起照片的事,杜威皱眉直接向曾敏慧抱怨,“妳没告诉她,在我这里禁止使用手机或拍照、也不准网络联机?”

    “我没有用网络联机,我拍照是自己收藏的,绝对不会Po上网……”夏晓阳被人家瞪得声音越来越小,他立即删除她刚才的拍照,她也无话可说。

    “不好意思,我事先忘了提醒晓阳。”曾敏慧还是不习惯杜威对电子产品的严格限制,因此也忘了说,不禁对夏晓阳感到抱歉。

    这不应该是我和M夫人的第一次相见啊啊啊—— 夏晓阳在心底悲惨吶喊。之前还幻想M夫人会热情招呼她,在灯光美气氛佳的地方请她吃小蛋糕、喝杯花茶,然后握住她的手,感激她的义气相挺和帮忙。

    怎知完全不是这样的,她只看到一个臭脸男人睥睨着她,好像一家之主活逮闯空门的小偷,删完她手机的照片,再拉开她的背包翻来覆去仔细检查。

    “你……”

    “妳听好了,这里绝对禁止手机、拍照、网络联机。”杜威径自说出,确定夏晓阳的背包里面没有其他电子产品,这才连同已关机的手机一并还给她。

    “我……”

    “我知道妳叫夏晓阳,是我的忠实粉丝,所以妳不必再介绍自己。”杜威瞥了她愣呆的表情一眼,继续说:“我知道妳有个住院的父亲,妳还接下父亲的工作来挣钱付医疗费,妳寄去出版社的信我都看了,妳在每封信里描述的心情、读了我的书有什么感想,还有月经不顺的时候,躺着看我的小说会变得好过些、帮我成立网页、弄团购,这些我都知道。

    “现在,妳既然已经签了保密条款,愿意做我的替身,那么我们别再浪费时间,赶快跟曾总编一起讨论怎么塑造M夫人的形象,好在众人面前现身吧。”

    他不用打草稿,流畅到不行的一串话,听得夏晓阳瞠目结舌,完全插不上嘴,那些充满崇拜、喜爱心情的粉丝信件、女性私密悄悄话被他直白的摊开来讲,令她羞到好想把头埋入马里亚纳海沟里面!

    若没有曾敏慧说服她,若没有先答应了帮忙,夏晓阳真的很想毁约,M夫人的替身……不对,是当一个男人的替身,她真的做不到啊!

    “吼!我们的晓阳同学厉害喔,我全程看完了,妳根本就是今天M夫人读书会直播的灵魂,带动场子热闹的灵魂啊,不愧是M夫人的铁粉,学妹妳最厉害!”

    竖起两个大拇指夸赞夏晓阳的是乔治,大夏晓阳两届的同校学姊兼死党。乔治非本名,是外号,因为交了个小她五岁的女友玛丽,帅气海派的乔治与富家娇娇女玛丽的蕾丝边恋情纠来缠去的,是一对时常分分合合的冤家,已在学校内出了名。

    乔治无论是跟玛丽吵架、分手又再复合,都会找夏晓阳倾诉和出主意。相同的,夏晓阳不管是开心或有烦恼也会来找乔治聊一聊。

    乔治在天火娱乐公司上班,天火SkyFire,简称S.F.,出品单机游戏、网络游戏、也有VR虚拟和实体游乐场地,拜乔治在直营旗舰店担任宣传组长的福,夏晓阳可以拿员工证混进S.F.游乐场地玩免费的实体或虚拟游戏,解压放轻松。

    只是现在夏晓阳因M夫人替身之事烦得不得了,又签下保密约定,无法如实的告诉乔治,还要听乔治讲她是M夫人的铁粉、最挺M夫人什么的……

    没错,她是最挺M夫人,可她不爱男的M夫人,一想到她寄了好多写满私事的信件,却是由一个男人看到,而不是她以为能谈心的亲切温柔大姊姊时,她一颗玻璃心就大受打击,又丢脸又害羞。

    她不禁回想曾敏慧小心翼翼的要她保密,还有在M夫人家中看见的一切,阳刚的家具布置、攀岩壁、沙包,全无女性的浪漫,她就该意识到不对劲了。之后,由于那个杜威再三强调,她才注意到他家真的没有手机、市内电话。

    而现在她也懂了,在医院的时候,那个不良于行的家伙为什么能丢掉M夫人签名书,因为那就是他朋友杜威签的啊,只是……那个坐轮椅的人又是谁?为什么丢书?

    “学妹……怎么不讲话?今天出版社完成读书会直播、妳的网页点击也冲高不少,这多少有帮助M夫人消减恶意谣言,妳应该很高兴吧?可我看妳愁眉苦脸,就像蹲马桶却便秘大不出来一样,妳怎么啦?”

    乔治拉回夏晓阳飘走的心神,她不答反问,“学姊,妳有没有想过M夫人这么红、作品卖得这么好,为什么坚持不露面?明明只要站出来说句话,那些网络酸民就不会一直质疑M夫人是捏造出来的人,害出版社还要费力澄清,妳不觉得奇怪吗?会不会是M夫人有什么问题才不肯露面?”

    “这有啥问题,妳看之前那个网络图文作家原本赚得好好的,跑去演个电影在荧光幕前亮相就吸引狗仔队追踪、跟拍,结果拍到她跟别的男人外遇,令她形象崩坏收入锐减。还有啊,那个很红的小说家,风趣、能言善道,还跨行当导演自己拍片,各路年轻美眉们如滔滔江水不绝的涌向他,他还不是没法把持住男**望,背着论及婚嫁的女友偷偷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给周刊记者活逮……”

    乔治啧啧出声道:“所以啊,名人露面有啥好的,我反倒觉得M夫人躲起来默默狠赚最聪明,没人见过她,她也能轻松自在的逛大街、做任何事情,不用怕狗仔队来盯她。”

    夏晓阳愣了愣,叹了一口气,“学姊妳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

    想想,若被大家知道M夫人是男性,那该有多震撼!虽然他长得是满帅的,但是男性……她实在不懂杜威一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揣摩女性心理?怎么写出那些感动人的爱情文字?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说到奇怪,我觉得我们公司比M夫人更怪,妳看看,有哪家公司的标帜像我们的这么奇怪?”

    夏晓阳听到乔治讲的,看对方身上公司制服,黑色T恤正面被超大的浅红图案占满,说图案也不尽然,比较像图与文字的结合,中央是“天火”的象形文字,周围有佛教的卍字、天主教的十字架、还有用阿拉伯文书写的可兰经,环着中央的天火形成一圆圈,好似把世界三大宗教通通收纳进来,这公司标帜真是怪得有点嚣张。

    她不得不说:“是满奇怪的……不对,这不叫怪,应该叫有特色,很有特色,很有一种……呃,一种万流归宗的fu。”

    “万流归宗?切,我还佛山无影脚、叶问咏春拳咧。”乔治一脸不以为然,要不是非得穿制服上班,这么大的怪图案,她真心的不想碰这件衣服。

    “我们公司标帜全是董事长依赖的刘天师一手设计出来的,董事长是移民华侨第二代,国外长大的,总公司也在美国挂牌上市,各国都有分公司,他本人超级迷信东方风水、命理,不管公或私,大大小小事情都要找刘天师算过才行。”

    “原来你们公司的怪标帜是给一个风水师设计的,我都不知道。”夏晓阳惊讶。

    “我没有告诉妳吗?想不想听更八卦的?”乔治见学妹猛点头,直接说:“我们董事长的公司不只做电玩、经营游戏场,还涉足到人造卫星的运用。”

    “人造卫星?”夏晓阳不懂。“是发射到太空中的那种卫星?”

    “没错,正是那种小企业也没办法投资开发的太空卫星,这东西能把地面的目标物影像收集起来,配合大数据数据分析,精准地找出主要和潜在客户日常的消费行为,再做出更加符合大众想要的娱乐商品。妳也知道我们S.F.出的游戏就是比别家的好玩吧,全球会员人数也最多。”

    “对啊。”夏晓阳点头说:“不只我是会员,周围的朋友也是一玩就迷上了。”

    乔治继续说:“因为S.F.做的每一款游戏背后,都有针对各种年龄层的庞大数据运算分析做参考,让创意部门设计出会让人们愿意掏钱买的商品。还吸引到美国军方和FBI来谈项目合作,为他们设计各式各样的情境关卡,在S.F.提供的游戏场地训练士兵、探员的应变能力。”

    “美国士兵和探员……在S.F.的场地做训练?真的假的?”夏晓阳瞪大两眼。

    “是真的。”乔治接着爆料,“别以为S.F.就是一个娱乐公司这么简单,他们有自己的卫星,也接受美国军方和FBI的案子,只是客户群敏感,所以并不张扬……而S.F.能跟美国军方、FBI这样的大客户接上线,或是选谁做创意部门的负责人,听说全是刘天师算出来的,这位天师也是让S.F.拓展成跨国大企业的功臣。”

    “哇,我都不知道,这真是大八卦!”夏晓阳咋舌。

    此时有客人来问VR头盔怎么戴,乔治帮忙解决了,送客人回到虚拟场地区继续游玩,她再接着告诉夏晓阳,“可是有一好就没两好,虽然事业正旺,董事长家里却不太平。我们公司内部都在流传,天火的企业体质阳气过重,又接下军方战斗训练这种生意,阳气损阴,不利家族男性婚姻,所以董事长的几个儿子不是感情不顺就是跟另一半离婚,连七十岁董事长自己都是五结五离,不久前才娶了第六任的二十七岁嫩妻。

    “比起嫩妻还没怀孕生子,董事长更烦恼他膝下无孙儿孙女,儿子们的感情也毫无着落,变成家里都是男的,留不住女人,也不知董事长的第六任嫩妻能待多久。听说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化解阳气损阴,消除董事长家里坏运……”

    “什么方法?”夏晓阳充满好奇。

    “我哪知道什么方法。”乔治瞅了学妹一眼。“我想只有董事长还有刘天师知道。”

    没有得到解答,夏晓阳有点失望,像是打怪只差一步过关却突然停电,唉!原来她在玩的游戏,公司有这种故事。

    “嘿,妳过来这边,不是说要试看看我们最新推出的入场券包含哪些好康的游戏?”

    夏晓阳被乔治拉回注意力,拍了拍头直说:“对啊,妳刚才讲的八卦太劲爆了,我差点忘记今天来干么。”

    夏晓阳拜访好友不忘赚钱,今日是来试玩游戏套餐,在套餐里面,她觉得“由我作主”这个游戏满有趣的,分男女双模式,女生用玩具枪射在肥胖目标上面,打中的区块会像除去脂肪般的地消肿,射击的时候,还得顾到两脚踩在摇晃的游戏横木上,增加平衡难度兼运动全身,最后可看见模拟玩家样貌的目标,被玩具枪打击得由胖子变成瘦子,加上场地逼真、刺激的声光效果,好像她自己在减肥一样,很好玩。

    “好玩吧,男生模式是仿真丛林野战,抢救陷入敌军的战友。”

    夏晓阳听乔治的口吻,应该是比较喜欢男生模式,她笑道:“男生的很刺激啊,我认为这次入场券的套餐设计,『由我作主』是最好的,我会在网站推荐一定要玩。”

    “妳也这么觉得吧,偷偷告诉妳。”乔治透露,“『由我作主』这小品游戏是W.D.负责主要创意,只是让公司团队亮相推出,没有挂W.D.自己的名字。”

    “这真的W.D.主创?”夏晓阳惊喜地道:“难怪我觉得特别好玩,我发现我买回家的游戏也都是W.D.主创的,学姊,要不是W.D.有新品上市时妳都帮我留一套,我不知道要在店面排预购排多久,再等到货来,都不晓得何年何月了。”

    “感恩吧。”乔治笑看学妹拜大神似的给她鞠躬行礼,忍不住要说:“那我再爆另一个八卦,我们公司最厉害的游戏天才写手W.D.,也是刘天师算出该放在创意部门做负责人,果然W.D.创造出了最强的销售量,董事长也是听了刘天师建议,带W.D.去军方与FBI宽提科训练基地做简报,才能够促成这两笔生意大赚钱。”

    “哇!”夏晓阳惊叹,没听学姊爆料还真不知道,“不管你们董事长有多迷信,至少这个刘天师还满准的,我也觉得W.D.是天才。”

    “可惜总公司那边好不容易签到美国政府的合约,现在却面临W.D.身体不适在休假,其负责的所有案子延后,甚至引起FBI和军方关切,董事长快急死了。”乔治一面说一面扶着学妹离开游戏的平衡木。

    “W.D.身体不适在休假?”夏晓阳听到意外消息,但愿W.D.早日恢复健康。突然想到那个男的M夫人也和她一样,有玩W.D.做的游戏,下次他们见面的时候,或许她可以聊聊电玩,拉近彼此距离,好弥补上一回他对她留下不好的印象。

    此时,玛丽两手拎着晚餐和饮料来找乔治,却撞见乔治跟夏晓阳在一块,还贴得好近,惹得她醋劲爆发!

    “妳可以再跟我老公靠近一点啊,当我是空气不存在好了。”

    乔治发现玛丽的时候,人家已走到她面前狠狠瞪她了,“老婆妳、妳什么时候来的?”吓得她放开夏晓阳的胳膊,急忙对玛丽解释。“妳别误会,学妹刚刚在试玩游戏,之后要做团购优惠券用的,我只是怕她摔倒,扶她一下……”

    “扶她一下?妳早不扶晚不扶,我过来的时候才扶她,妳骗谁啊妳?”

    “老婆,我真的没有骗妳……”

    “妳就会骗我!我刚认识妳的时候,妳说我是妳的唯一,没有交往过其他女生,后来我才知道妳的前女友多着咧,那些妳叫干妹妹、学妹的还没有算进来,多到就像莲花池底下的莲藕,纠缠不清!”

    “莲花池底下的莲藕?”夏晓阳噗嗤笑说:“这形容满贴切呢,玛丽妳真会比喻。”

    “学妹别再添乱了。”乔治苦着脸,一边拉着玛丽以防晚餐、饮料砸了,通通报销。

    “老婆宝贝,我以前交往的女朋友确实多了些,可我发誓,自从遇见妳之后,妳就是我的唯一,妳就像小王子最珍爱的那朵玫瑰花,是全世界唯一的一朵,其他前女友、学妹、干妹妹什么的都不算数,都是不值得提起的杂草……”

    夏晓阳又忍不住笑了,见乔治甜言蜜语发挥功用,一面安抚玛丽,一面朝她挤眉弄眼的暗示—— 妳快走吧,S.F.入场券团购的人数,我会搞定。

    “先谢啦,我们再电话联络。”夏晓阳向乔治丢出唇语,比一比手机表示她会等通知。又被玛丽误会成她跟乔治在眉目传情,打翻的醋坛子也更呛了,她吐了吐舌,别破坏人家的感情,快快离开为上。

    杜威开了窗,让曾敏慧能在阳台抽烟。

    虽然他已戒烟,可还是会犯烟瘾,只能站在上风处避开烟味,不禁要说:“夏晓阳可信吗?妳真是的……为什么非要带她来我家?”

    “不来你家,难道去出版社?”曾敏慧吸一口烟,瞅着他。“约在我家里,你嫌电子产品太多不安全,出去户外,你又在嫌街道和商店装有监视器,你顾忌这么多,我想来想去,就你住的地方最适合了。而且夏晓阳来做替身,你总得让她知道M夫人创作的环境,熟悉你喜欢或讨厌的事物,以后她才可以应对自如,替你出去面对群众。

    “你要消灭M夫人是虚拟人物的问题、让中国金主答应投资拍电视剧,这些都得靠夏晓阳帮助才行,你懂吗?我好不容易说服她,她愿意签下合约没有逃跑,已经十分难得,我拜托你对她的态度好一点,人家是你的死忠粉丝,看到M夫人是个男的已经饱受惊吓,你还对她那么凶。”

    “我哪里凶了?我对那家伙的态度很正常。”说完,杜威马上收到曾敏慧丢来的斜眼瞪视。

    都怪夏晓阳那天乱拍照片、乱碰他的东西,他就不能不爽吗?

    但显然曾敏慧不认同,一直说夏晓阳的好话。

    他听烦了,随口应声,“好啦,我知道了,下次见面我会和夏晓阳好好相处,讨论事情……”瞅着曾敏慧吞云吐雾,一根很快就抽光了,准备再抽第二根,他提醒她,“吸烟有害健康,妳少抽一点,否则以后妳的肺会黑掉,太不养生了。”

    “养生?阿威,你以前可不会这么说,抽的量跟我差不多呢。”曾敏慧笑出来,随即想到杜威戒烟的理由,不禁板着脸瞥向屋内另一头说:“你为了那个佛地魔戒烟,抛开一切选了这地方住下来,把佛地魔伺候得好好的,人家有感谢一句吗?”

    闻言,杜威只有苦笑的分。

    忽地,搁在屋内的无线电对讲机发出命令的声音。

    “噢,不会吧,才说到佛地魔,那个爱刷存在感的佛地魔就来了。”

    “妳别乱取绰号,人家也没有怎样,只不过是需要我的帮助……我要忙了,妳也该回去了,什么时候约夏晓阳来这里见面,妳再告诉我,我就不送妳了。”杜威匆匆丢下话,就拿起对讲机一面赶去雕花大门那端的屋里。

    这确实能够替代手机或市内电话……曾敏慧叹气,连自己跟他之间通讯或拿稿子也是透过固定的快递人员,不然就等他的公用电话,当然他会利用变声器隐藏真实嗓音,笔记本电脑则是借用她出版社职员的名义申请无线网络,给他公共场所的wifi上网浏览他要的数据、或是在紧急之时联系她。

    将仅剩三分之一的烟蒂弄熄在水杯里,她知道杜威如此大费周章的消除电子痕迹隐匿自己,不单只是顾及M夫人性别,真正的原因是防止被那个人找到……

    第二次跟着曾敏慧来M夫人……不对,是杜威的家,夏晓阳决定诚心诚意的、努力给他好印象。

    这一回她记住了,关掉手机、一定要说好话做好事,来个逆转胜,可惜话一出口就被他打枪——

    “W.D.监制的游戏?哦,放在娱乐室的那个东西啊,那是别人送的,不是我买的,我也没怎么在碰,与其浪费时间打电玩,不如用在工作上。”

    “呃……”夏晓阳瞪眼张嘴,想不到用心准备的电玩话题被男人一句就打发掉了,害她有点尴尬。

    她想到,他拿到的游戏盒组及附加赠品可是VIP会员才有的,一般预购或到店买都没有的福利,连乔治都拿不到,杜威他这么轻松容易的拥有了,既然不玩,那游戏机和赠品能给她吗?

    夏晓阳急摇头赶跑胡思乱想,她不该分心的,今日来是要认识他以及他的创作啊,可见他两手抱胸一副难接近的模样,她小心提问:“呃……那个……我、我可以问一下吗?”得到他同意,她才敢继续说:“请问,你是男人,为什么想写女人看的爱情小说?你平常的作息时间如何?写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习惯动作?故事灵感从哪里来?有没有最喜欢的片段?若有机会和读者见面,你会想说什么?啊,还有—— ”

    “妳一次问太多了,我怎么回答?”杜威冷言打断对方连珠炮似的问题,发现曾敏慧在一旁盯他,好像在说:态度,注意你的态度,对人家好一点,不要让我看见替身计划失败!

    感受到总编辑强大气场逼来,杜威不得不调整态度,抽动嘴角,微笑响应夏晓阳所问。

    夏晓阳被杜威一秒变和善的态度惊到,不敢相信他竟然对着她笑,跟之前差好多啊,见他一个一个回答她的问题,她急忙拿出纸笔记重点。

    原来他像蝙蝠,白天睡觉晚上活动;拒答为何要写女性看的爱情小说;想剧情的时候,会习惯性的咬铅笔杆,所以书桌有一大堆铅笔;便利贴是他的好帮手,协助他在故事推进的过程,注意每位角色的性格、每个章节大纲;故事灵感来自身旁朋友或时事新闻;一直在创作中,所以没有最喜欢的片段,应该说每次写出的都喜欢……

    夏晓阳忙着记笔记,头一回听见作者本尊回答,难掩兴奋之情。

    “我看过上次的读书会直播,我想喜欢M夫人文字和故事的大部分是女性,我希望女性多爱自己,不管婚前还是婚后都可以做自己的主人,要随时充实自己,别让自己跟这社会脱节了,不要变成依赖丈夫的无知家庭主妇、只会伸手讨家用,或是被婆媳关系自我设限。

    “妳以为自己待在舒适圈,其实那里充满窒碍苦痛。妳不能脱离,因为妳已经习惯视而不见,压抑一切的情绪故作若无其事。这是错的,妳被困住了,却没有人能了解和帮助妳,只有妳能够帮助自己离开囚困自己的牢房,钥匙就在妳手上,现在就打开锁,勇敢走出去……夏晓阳,我在网络上看过妳念这一段文字,我自己也满喜欢这一段的。”

    哇啊,他声音好好听喔,低沉的像深山寺庙徐缓安稳的晨钟,又像流动的泉水,清澈婉转。夏晓阳—— 当那低沉好听的嗓音念出她的名字,她突然觉得他温柔磁性的嗓子好适合说这些话啊,不愧是M夫人。

    “夏晓阳……喂,夏晓阳妳听见没有?还有问题就快点问,我不想浪费时间看妳发呆,要是没问题就结束了。”

    可惜男人语调突然不耐烦,一下子恢复冷脸,没了刚才的笑容与温柔,害她幻想泡泡又破灭了,被瞪得僵住,脑袋空白,瞬间忘掉她还要问什么。

    曾敏慧见杜威不耐,不顾客人就自己走掉了,她忙阻止他回卧房,提醒他还没开始讨论M夫人的服装造型,接着赶他去客厅,也拉着夏晓阳道歉。“抱歉啊,他只要没睡饱就是这副讨人厌的脾气,妳多见谅。”庆幸夏晓阳脾气好、不在意,她随即带人到客厅坐下,对懒散斜靠在沙发上的杜威说:“你不给客人倒杯饮料?”

    杜威挑眉瞅了夏晓阳一眼道:“餐桌那边有茶包、咖啡包和开水,妳自便。”若非曾敏慧视线像飞弹射过来,他才又问了一次夏晓阳要喝什么,起身去拿。

    等到杜威递上夏晓阳要的温开水,两人面对面坐着,曾敏慧便说,这次会面她只陪伴一旁,M夫人的事情交给他们自己谈。

    杜威先说:“我希望露面的M夫人还是保有神秘感,像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要有特色,辨识度要够高,像是墨镜、遮脸的大沿帽还不错,再弄个长发。”

    “长头发?”夏晓阳不禁摸摸还没到肩膀的头发,有记忆以来,她还没留过长发。

    “我看妳的肤色,适合搭配棕带点红的长发。”杜威两手比出取景框,对一脸困惑的夏晓阳解释道:“只要妳戴上假发、墨镜、大沿帽、服装再乔一下,就会跟妳现在的样子截然不同,也就不必顾虑那些在读书会或网络直播看过妳的人认出来。”

    夏晓阳经过提醒才猛地想起,“对耶,我真要好好的改变造型,声调也该假装一下,绝不能给别人认出来。”她一面笔记一面询问:“那么,什么衣服颜色最能够代表M夫人?我觉得是……”

    “热情的红色与纯真的白色。”

    曾敏慧瞧着两人不约而同的出声,忍不住笑说:“你们对M夫人的代表色意见倒是满一致的。”

    闻言,夏晓阳不由得瞄了杜威一眼,发现他也在盯着她,她脸一热,视线忙移往别处。

    可惜她和他只有对衣服颜色达成共识,对于M夫人造型却是完全的天壤之别——

    他想要的是艳丽性感,布料能少就少,最好贴合身躯,才可以把**、翘臀强调出来,就像经营实境秀的社交名媛金-卡塔尔夏。

    她一听就摇头无法认同,她所理解的M夫人该是优雅而智慧的,像奥黛莉赫本或是英国的凯特王妃,绝不会随便暴露身体。

    “M夫人的文字呈现出一种聪慧优雅的知性,所以她的造型应该符合她写出的温柔浪漫,要表里如一。”

    “表里如一多无趣啊。”杜威嗤之以鼻道:“既然写浪漫温柔,本尊站出来就要sexy,艳光四射自信满满的,才能够营造文字和作者的反差效果,M夫人就是爱情的赢家。”

    “M夫人才不是爱情的赢家,该是在情路上遭受波折,才可以写出《情囚》那样的内容,对婚姻、对不忠的丈夫……”夏晓阳直言她对M夫人作品的感想,“她道出一般人都会碰上的难处,吸引读者去看女主角如何面对问题,也带给读者勇气去正视他们的现实生活,她应该是爱情的学习者,跟我们一样也会跌跌撞撞,也有现实生活的困难,并非赢家!”

    一番话听得曾敏慧诧异。

    夏晓阳发现不只曾敏慧,杜威也静默的瞅她,令她惊觉自己失礼了,急道:“呃,我是说,这是我对M夫人的看法,当然你才是M夫人本尊……”

    “妳也知道我是谁啊,怎么我觉得妳叽哩呱啦讲一堆,妳很了解M夫人吗?”杜威盯着她尴尬的表情,撇嘴说:“总之,我要的M夫人是艳丽性感的风格。”

    “我做不了艳丽性感的M夫人。”夏晓阳猛摇头。

    “为什么做不了?我看妳又不是没身材,是在意胸部?这问题不大,穿个调整型内衣多塞垫子就有了。”

    “什、什么胸部……你非要这么直白吗?根本就不是身材的问题,是M夫人的形象不应该这样!”

    “夏小姐,妳又忘了谁才是M夫人本尊,我讲什么,妳照做就对了,别那么多意见。”

    “我做不到……”

    “妳已经签约答应做M夫人的替身,就要做到。”

    “可合约内容没有规定非要我穿着暴露……”

    “那就再多加一条上去。而且不是暴露,是造型,现在是在讨论M夫人的服装造型,我要金-卡塔尔夏的路线。”

    “不,不行,我不喜欢金-卡塔尔夏,我真的做不到!”

    曾敏慧原本在一旁看得有趣,见两人为了M夫人的服装僵持不下,最终还是帮忙裁判,“阿威,关于M夫人的形象,我也赞成晓阳的看法,毕竟女性观点更加准确,而且是晓阳去面对读者,你也该让她心甘情愿啊,否则你要她穿她不喜欢的衣服,怎么会有好心情去扮演你的替身?”

    “曾总编妳说得太对了。”夏晓阳点头如捣蒜。

    杜威瞅着两个女人竟然站在同一阵线,到底谁才是M夫人?不该是他这个作者有决定权吗?

    但最后,他选择尊重曾敏慧的想法,就不在服装上坚持己见了。

    “那么,M夫人的服装造型就让晓阳来挑选。”

    “好啊,没问题,谢谢曾总编。我真心觉得M夫人应该走凯特王妃或是奥黛莉赫本的型,金-卡塔尔夏那样的太不适合了,而且……”

    杜威打量着夏晓阳顶着一张苹果脸,喜孜孜的讲个没完,中乐透吗?有这么高兴吗?轻哼一声,他继续与她讨论M夫人的事情,未注意到手边无线电对讲机的灯亮了许久。

    直到走廊尽头紧闭的雕花大门突然打开,一名男子转动轮椅过来,惊得杜威不自觉从沙发上弹起身,冲去轮椅那边。

    “明,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你不接对讲机是打算无视我?”

    “不是的,我正在谈工作,疏忽了……”

    “疏忽?哼,你就继续疏忽吧,也别再偷偷摸摸把这些废纸放我那边,别假惺惺的装作好人!”

    轮椅男将揉成一团的纸张用力砸向杜威脸上,此举害夏晓阳吓一跳,同时纳闷杜威非但没发火,反而对那男的充满愧疚、低声下气,这跟对待她的态度差太多了吧?

    至于那个坐轮椅的男子,竟是她在医院阻止对方丢书的恶劣男,他也住这里?不会吧?她不禁低呼,“他是……”

    “住在对门的佛地魔。”曾敏慧应声,随即起身走向杜威,帮忙捡起纸团,摊开来看到医院复健科相关的内容,也知他最近都在忙处理佛地魔回诊治疗双腿的事,当然会搞到睡眠不足。眼看杜威还要去追甩门远离的小子,她伸手拦他,叫他别再管那个佛地魔。

    “我不能不管明……”杜威喃喃的格开她的拦阻,只挂念明想要他做什么。他无心于工作,脱口而出,“今天就这样吧,请妳们先离开。”

    “蛤?”夏晓阳听得一头雾水,M夫人替身的事情还没谈完啊,她可是努力挪开了打工时间才能过来,还聊不到多久就要离开?转眼却见曾敏慧没有半句抱怨,搁下纸张,真的就这么走了。

    越过客厅,出了大门,搭着电梯直往一楼下去……夏晓阳跟着曾敏慧一起走,脑海疑问越来越多,想的都是杜威和轮椅男,他们俩住棒壁?轮椅男像主人趾高气扬的,杜威却像仆人似的没敢大声讲话,完全不像她认识的杜威,他们是什么关系?难道是、是……

    曾敏慧察觉身旁一双眼睛直直的瞅她,活像小狈儿般好奇得要命,她不禁叹气,注视夏晓阳说:“妳想问什么就问吧。”

    获得许可,夏晓阳再也忍不住地询问:“妳说的佛地魔……那个坐轮椅的,他跟杜威住在一起?他们是什么关系?”她回想两个男人之间的互动,一个主一个从,一个嚣张一个忍受,她自然地联想到某种关系,“还是说,他们是同性恋……杜威该不会是受吧,连笔名都取成M夫人,他是做受的吧?”

    丰富的想象力让曾敏慧先是一愣,旋即笑出来,“不是的,阿威当然不是同性恋,妳不要误会。”可想着该如何解释佛地魔,她不自觉紧蹙眉头地说:“妳刚才看到行动不便的,他叫周东明,其实阿威的弟弟杜武跟周东明才是一对情侣,三年前阿武因故身亡,周东明悲痛的时候干了傻事,不幸重伤到双腿,以后也无法再正常的走路……”

    杜威的弟弟跟周东明是一对情侣?!

    “天啊!”夏晓阳听得瞪大眼睛,意外知道了更多关于M夫人的私事。

    “阿威觉得他有责任要照顾好弟弟的情人,才会选择能自由调配时间的文字工作,一直把周东明带在身边。可我认为他没有必要牺牲自己又花钱顾着周东明,况且周东明也不领这个情,三年来,周东明只会任性的拿阿武当借口,不停折磨阿威,我劝阿威他也不听,非要让周东明住在这里,唉!”

    夏晓阳不由得随着感叹道:“要不是我亲眼看见,我也不相信有人可以对杜威大小声,还能折磨到他……”她忽地想起来。“这么说来,上次我在医院碰到周东明把M夫人的签名书丢掉,也就不奇怪了。”

    “妳之前见过周东明?”曾敏慧惊讶。

    “嗯,见过。”夏晓阳点头说:“就在我父亲住的医院里,当时杜威还帮周东明推轮椅。”

    “是吗?阿威带周东明看诊的医院……竟然这么巧跟妳父亲在同一家?”曾敏慧这才知道。杜威辛苦的带周东明去医院看诊,还要避开公共场所的监视装置,这很不容易,加上周东明十分无礼,她对周东明更是没有一丝好感。

    因为信任,曾敏慧告诉夏晓阳,“总之,周东明就是个麻烦精,专门来克阿威,阿威被那小子折腾到连觉都睡不好,劝也劝不动。我对妳说这些只是想提醒妳,以后再来阿威这边,切记远离周东明,那个麻烦精能不见面是最好的,妳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夏晓阳点头答应,但她被曾敏慧严肃的模样搞到很紧张,不禁又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适合做M夫人的替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每天都是小怦然最新章节 | 每天都是小怦然全文阅读 | 每天都是小怦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