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最强诈妻术 > 第八章

最强诈妻术 第八章

作者 : 蕾丝糖
    【第四章】

    早晨,余小雨穿着睡衣在浴室洗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不禁想起唐恩豪说的自证预言。

    从明天起,你每天对着自己说,我能得到幸福,有一天,你就能找到Mr.right。

    她直盯着镜子里短发乱翘,眼神有些忐忑的自己,精神喊话一直说不出口。

    对自己预言这种事情,实在很难为情。

    若是其他人对她说这种话,她是不会信的。可是那是唐恩豪,他真诚的眼神和表情,让她愿意去相信他的话,就算是被骗也没关系。

    如果她不去尝试,对不起他说服她的用意和温柔。

    “我能得到幸福。”第一次开口,声如蚊呐,她的脸热辣地涨红。

    不行,这真的太羞耻了!

    她焦躁地抓着发,此时,他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你一定要去相信,否则无法成真。

    她来回踱步,等压下那阵难为情后,才鼓起勇气,深吸口气再次面对镜子里的自己。

    “我能幸福,找到对的人。”这次,她口气坚定了些,且不知为何,觉得自己说的是能实现的事情。

    望着镜子里眼神熠熠生辉的自己,她觉得很不错,嘴角微扬。

    刷牙换衣服后,用电棒卷将头发弄好,她关上房门下楼去。

    她母亲何美丽已经出门工作,不见人影,而父亲余景松正手持吸尘器在打扫,看见她下楼,扬声道:“你的表片我泡好了,放在厨房。”

    “好,谢谢爸。”她脚步不停顿地直冲厨房。

    一吃完早餐,她就打开放扫具的柜子拿清扫用具,还探头问父亲,“爸,恩豪起床了没?”她记得他昨晚睡在客房。

    “他早醒了,已经回隔壁了。”

    “他居然没叫我!”她语气很不满。两手抓着扫把、畚箕及垃圾袋走出来。

    “他说让你休息日多睡一点,他先自己清扫。”余景松对唐恩豪的体贴有几分满意。

    “真是的,干么这么客气!”她咕哝抱怨,到玄关穿上鞋就跑到他家去。

    他的家门是大开着的,仿佛是在邀请她进入。

    她踏入时,闻到沉闷潮湿的空气,即使四面的窗户都是开着的,还是无法完全去除那股因为多年没人住而产生的气味,放眼望去,斑驳脱落的壁漆,加上那些老旧脆弱的木制家具、发霉的沙发,看起来有几分苍凉感。

    难以想象,这里曾经住着一家很幸福的家庭。

    看着这副景象,她眼前忍不住闪过一幕幕以前来他家玩时,他们一家欢声笑语的画面。

    过去的快乐,对照现在的凄凉,连她都有几分心揪了,何况是唐恩豪?

    这么一想后,她高声喊,“恩豪,你在哪里?!”

    楼上传来了沙哑的应声,“……姊,我在楼上,我的房间。”

    她觉得他的声音怪怪的,连忙快步走上楼。

    他房间的白木门是大开着的,可以从外看见唐恩豪坐在木床边,他低垂的脸让她看不见表情,但她能强烈地感觉到他陷入低气压中,身边笼罩着一片黑雾。

    她走进他房间,房内空荡荡的没什么物品,仅有的书柜和木床架都破破烂烂的,很明显被虫蛀过,不能用了。看这样子,恐怕大部分家具都要扔了,等屋子清理完要叫资源回收车来收……她连忙拉回心神,这些该处理的家具待会再烦恼,他的状况看起来很不对劲。

    她站在他面前,担忧地问:“你怎么了?”

    他没有抬头,沉默了几秒后,哑声开口,“姊,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她着急地想搞清楚他的问题所在,依言问:“什么事?”

    下一分钟,他的回答,重重地撞击她的心,让她为之鼻酸――

    “永远都在我身边,不要像我父母一样离开我。”

    果然,重新踏入这个家,勾起他很多心伤的回忆吧!

    “笨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下一刻,余小雨伸臂抱紧他,仿佛怕他会漏听一个字地大声在他耳边宣告,“就算你厌烦我,我也一直都会在的!绝对不可能离开你的!”

    他没说话,只是用力回抱住她,眼泪默默沾湿她的衣领。

    她为他的眼泪心酸得几乎要一起哭了。

    正因为清楚唐恩豪的父母有多疼他,她完全能够明白那份难以抹灭的沉痛。

    不管过了多少年,失去亲人的遗憾都很难被完全抚平。

    她忍不住在他耳边低喃,安慰着他,“恩豪,你很勇敢,所以你回来了……姊真的替你感到骄傲,相信你父母在天之灵,也是为你开心的……”

    他没回答,呼吸和身躯都是颤抖的,好一会儿才平稳了情绪,微微推开她,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我没事了,抱歉让你担心了。”

    她看见他的表情仍残留着阴郁,明明还无法释怀,顿时脑子一热,脱口说:“我跟你一起住在这个家!”

    唐恩豪惊愕地看着她。

    他的表情害她有点结巴,“我、我们交情这么久,情同家人吧,让你一个人住这,我不放心,我朋友都说,让男人一个人住,会臭死饿死脏死……当然我爸除外。”

    他听完她的解释后,微微一笑,“谢谢姊,那就麻烦你照顾我了。”

    她颔首收下道谢,“话不多说,你整理到哪了,我帮你。”

    他告诉她,房内电器都坏掉了,应该是受潮的关系,他正准备打包起来,连同坏掉的家具都搬出去,但是搬东西的粗活他自己来,她帮忙打扫就好。他转身搬运东西时,余小雨望着他的背影。

    在他还没真正走出伤痛前,她放心不下让他自己住。

    他一个人待着肯定容易触景伤情,有她在,至少能让他在重新适应这个空荡的家时,不会寂寞、无人陪伴。

    夜晚,唐恩豪还是在她家借宿,躺在床上,他回想着这一天。

    多年没住的房子,家具、电器几乎坏光,连房间的木门都被蛀成空心,墙漆掉了大半,水管也生锈,需要整个大整修,在没整修完前,他无法住进去。

    忙了大半天将家具和电器让资源回收车载走后,行动派的余小雨除了替他找好信赖的装潢师傅和水电师傅,晚上还抓他去家具行选一些必要家具。

    他几乎都要忍不住赞叹一句,有姊万事足。

    而余小雨决定有阵子要住他家一事,她父母不太赞同,不过在她坚持之下,她父母改为在私下威胁他不能随便乱来。

    其实,他猜得出来她为何决定要住在他家。

    他没有想要在她面前露出那么狼狈的一面,那是意外。

    他以为自己做好心理准备能够面对阴影,其实不然。

    她像是浮木一样出现,让他依赖,逃离痛苦。可她不知道,他瞒了她一件事情……一件说不出口的事情。

    他抬臂遮住自己酸涩发热的眼睛。

    有一天他能说出来吗?他不知道……

    花了一整个礼拜的时间,唐家总算重新装潢好,新的家具、电器、摆设、新漆和一些木作装潢的修补,都让它有不同的风貌。

    余小雨很喜欢这种崭新的味道,和他一起住进他家那晚选了他隔壁房睡,隔天醒来还有点不适应家具摆设的位置和房间格局。

    然而,当她发现唐恩豪是可以自理生活的男人时,她非常惊讶。

    下楼时,早餐他已经料理好,贴心的替她泡好一杯表片,让她不用进厨房自己弄,而他则替自己做了一份英式早餐。

    她大开眼界,见证传说中英国人的早餐。

    他盘子上装满食物,烤土司、烤蕃茄、炒蛋、香肠、蘑菇、咸肉,再配上一杯香醇的英式鲜奶茶。他还说,偶尔他也会做派或是可颂。她这才知道,他上大学就搬出去租房子住,下厨、烘焙什么的都难不倒他。

    她喝完麦片,还被他以尝手艺的理由,多喂了一片土司和一块香肠。

    他煮的都不油,让早餐习惯吃清淡的她没有反胃。

    令她惊喜的是,他的厨艺的确好,跟她爸这种长年下厨的男人有得拼。

    她问他怎么会下厨,他的回答是因为一个人生活,会做菜可以省钱,所以学了几手。

    他跟她一起出门去雨恋咖啡店上班前,他还拿了一条围巾系在她脖子上,说气象报导说冷气团早上就来报到,他怕她冷到。

    她觉得有点尴尬,自己住进来的理由是照顾他,却反而被他照顾。

    既然他有自理能力,怎么答应让她住进来啊……难道他怕孤单?

    这么一想后,就觉得很有可能,她不禁偷笑。

    走去雨恋咖啡店的路上,他牵起她的手,将之放在他的大衣口袋,说这样她的手才不会冰。

    她觉得被他牵着手,不只手温暖了,似乎连心也是。

    两人像情侣一样将手牵着放在口袋里的行为,被差不多时间到店门口的欧婷婷撞见,欧婷婷调侃她嘴上说两人只有姊弟关系,结果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尴尬得无从解释。她只是不想拂了他的好意而已……结果变成只要他冲着她笑,再说几句贴心话,她就什么都顺他的意了。

    今天是唐恩豪第一天上班,而他也很机灵,穿上制服后间了一些比较基本的事顶,就开始工作了。

    “好在我们另外给他添购置制服,而不是直接给他我们的围裙。”欧婷婷赞赏地看着正在擦玻璃的唐恩豪。

    确定新店员是唐恩豪后,她们惊觉亮橘色的全身围裙不太适合男性,尤其是唐恩豪这样腿长个子高的男人。之前都是女性店员倒是没这个困扰。

    于是,她们给他添购的制服,完全是配合他的外型来选,白衬衫搭黑背心,下身系着咖啡色半身围裙配西装裤,配上他那张笑容亲切的俊脸,简直就是偶像剧走出来的咖啡店王子。欧婷婷敢肯定,唐恩豪那看起来厚实的胸膛、及一双长腿、阳光般的笑容,不输韩国欧巴。

    “合身很好啊。”余小雨只瞄了一眼,就继续研磨昨日就烘焙好的咖啡豆。

    欧婷婷真不敢相信她竟然如此无动于衷,“小雨,你看不出来阿豪的魅力?”

    “我管他有什么魅力,你赶快去做蛋糕和面包!”余小雨叉腰怒目以对。她们每天的烘焙品都是新鲜当日做,不卖隔夜,欧靖筹再不去工作,难道橱窗要给它空着?

    欧婷婷吐舌头,赶紧躲进烘焙房里忙碌,省得被念。

    余小雨直到店里开始营业,才懂欧婷婷口中的“魅力”是怎么回事。

    唐恩豪聪明好教,店内的桌号和位置说一遍就记得很清楚,和客人的应对进退也是教一次就懂,于是她让他在外场服务。

    拜他出色的外表所赐,内用的女客人倍增,她们不是掉汤匙,就是要求咖啡续杯,一逮到机会就搭讪他。

    余小雨看在眼底很不爽。那些女人把咖啡店当什么地方了,唐恩豪是她们觊觎得起的对象吗?也不回家照照镜子,看自己的样子!

    她很想大声喊,像她弟这样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的男人,得要是极好的女人才配得起!

    不过她还是选择闷不吭声,省得得罪客人,心里不禁有点后悔答应让他来工作。

    唐恩豪再次回到吧台要替客人续杯时,正好瞧见她在生闷气。

    他眼底闪过笑意,将咖啡杯放到她面前,吩咐要续一杯焦糖玛奇朵后,忽然摆出无奈的脸,叹一口气,“姊,怎么办……”

    余小雨正在着手做焦糖玛奇朵,抬眼问:“怎么了?”

    唐恩豪从裤子和背心口袋掏出一堆被硬塞的纸条,上面都是电话号码,“有人说想包养我,也有人说想跟我来一夜情,还有人想请客,约我下班去看电影……”

    余小雨越听脸色越黑,二话不说将那些纸条都抢过来,一把撕成碎片,“那些女人不正经,都不是好女人,你绝对不可以接受这种邀约,知道吗?”

    “嗯,知道了。”他嘴角微勾。

    她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肃穆着一张脸交代,“收起你的笑容,不准对任何客人笑!尤其对刚才乱塞电话给你的客人,你的态度要更冷若冰霜,让她们不敢再骚扰你,要是她们有任何人有意见,就叫她们来找我,我来打发!”

    “好,都听你的。”他表情真诚地说,“之后我只会对姊你一个人笑,其他女人我不理的。”

    “呃……”她愣了愣。这句话好像对又好像不对……怎么听起来很暧昧?

    “我有哪里说错吗?”他很无辜地问。

    “……也不是。”她只能告诉自己是错觉,计时器响起,她关掉煮咖啡的瓦斯,凝神专注工作,萃取浓缩咖啡并倒入杯子里,再倒入一小杯糠桨揽拌,最后才倒入打好的奶泡,在奶泡上用焦糠酱画图案,交给唐恩景。

    唐恩豪接过的同时,又说,“姊,面对这么多女客人,我发现一件事情。”

    “什么事?”

    “果然还是姊最漂亮,最入我的眼了。”他笑着扔下这句话,端着那杯焦糠玛奇朵离开吧台。

    她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脸一点一滴的发烫起来。

    这时,欧婷婷从烘焙房走出来,将刚烤好的蜂蜜蛋糕放入橱窗,抬头时注意到余小雨在发呆,不禁好奇地问:“小雨,你怎么脸这么红啊?”

    “哪有!你看错了!”她大声回答,却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赶紧低头装忙,洗起碗盘杯子来。

    她真是莫名其妙,在害臊什么啊?她知道自己不算美女,他说她漂亮,只是无心说的吧……

    在她内心乱糟糟时,欧婷婷凑过来,笑嘻嘻地说:“小雨,我今天带了很多漫画和小说要给你喔。”

    “啊?给我干么?”余小雨一脸问号。

    “之前我们聊天时你不是提过,阿豪告诉你自证预言的理论,让你实践,但是啊,我想了想,要是你对未来的对象没有一个轮廓,就算预言自己会找到,那也会没有方向吧,所以我这几天从我的藏书中找出一些我觉得很经典的故事,男主角都各有特色,这样你肯定可以从中找到自己喜欢的类型。”欧婷婷握拳,眼中燃烧热情的火焰。

    她这一提,余小雨才惊觉到一件事情,她确实没有一个确切的方向,只知道前男友的类型她敬谢不敏,而以前在公司共事的男人们也都没有让她看得上眼的。

    从故事中找想要的特质,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方法。

    得知欧婷婷为她的事情如此费心,余小雨露出微笑,“谢谢。”

    “没什么,不过你真的不直接考虑阿豪吗?我看他对你很好……好好,当我没说过,我去忙我的了。”欧婷婷一被瞪,就立刻结束话题,快闪溜回烘焙房去。

    恢复清静的余小雨擦拭着洗好的杯盘,却不禁从吧台后偷看唐恩豪。

    他真的如她的吩咐不对客人笑,此时的他变得高贵冷傲,不多言,她第一次看见他这一面。

    虽然那些绕在他身上的爱慕眼光不减反增,但客人们的态度收敛了些。

    余小雨突然想起他说的那句“之后我只对姊你一个人笑”,心情不禁热烫了起来,有一种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感觉。

    糟糕,她不可能真的对他有感觉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最强诈妻术最新章节 | 最强诈妻术全文阅读 | 最强诈妻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