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最强诈妻术 > 第七章

最强诈妻术 第七章

作者 : 蕾丝糖
    余小雨将帐本阖上,今日的营收放进一个袋子里,准备明天拿去存,而找零的钱放入收银机。

    进员工室将围巾和头巾挂好后,她披上外套,打开收纳柜,拿出自己的包包。

    包包内的礼物盒一角,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差点忘了,上班前唐恩豪有塞给她生日礼物,她忙到现在还没有时间拆呢!

    她拿出粉红色的小礼物盒,解开绑着的银色缎带,打开时,她愣住。

    里面塞着一层黑绒,黑绒上躺着戒指项链。

    他从未送过她饰品之类的东西,而项链上的戒指,很明显不像是市面上卖的。

    那是造型特别的钻石戒指,像是欧式古典花纹编织成的不规则花圈,镶着钻石的中央像绽放的梅花,花心是钻石,而尾端则有着钥匙一样的突出形状。

    这……该不会是他自己做的?

    虽然她不是行家,无法判断上面镶的钻石几克拉价值多少,但光从造型来评论,她不觉得他是没有才华的珠宝设计师。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流线优美、形状艺术、品味高雅的作品。

    他的工作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她困惑不已,怎么样都想不通。

    算了,晚点再问他。

    盒子里没有卡片,她无法得知这款设计特别的作品是否有名字,不过她是越看越喜欢,直接戴上脖子。

    巡了一圈店内,她关上所有电灯,拿出钥匙锁门。

    锁完门,她转身准备往回家的方向走时,却因为眼前一个站在街灯下的身影,而错愕地止住步伐,与对方对望。

    唐恩豪看见她的表情,笑出声,几个大步就走到她面前。

    冬天的夜晚很冷,他穿着卡其色中长版风衣外套,双排扣的外套有两片大翻领,充满英伦气息,腰带系出他性感的腰身,下身穿着的黑色合身有管裤,衬托得他修长的腿更醒目突出,整体的搭配让他看起来非常时尚迷人。

    隐约有些湿的发梢,以及他身上隐约传来的香皂味,让她猜想他应该是洗完澡后才过来的。

    他眼神温润,笑容如阳,“姊,你怎么一脸见鬼的样子。”

    她回神,“你怎么在这?”

    他理所当然地答,“陪你走回家啊。”

    “我没有要你陪我,这时间你该休息。”她不认同地皱眉。他时差都不知道有没有调过来。

    “让你晚上一个人回家,不安全。”

    “我天天这样走,从没出事过。”

    “但我会担心。”他突然牵起她的手,“姊,你是我重要的人,万一你晚归出事,我会难过的,你接受我的关心好吗?”

    他诚挚的眼神,有些委屈的语气,狠狠撞击她的心。

    她在干么?竟然没察觉到自己一个劲地推拒他的好意。

    她垂眸,有些别扭地道:“……那好,一起回家吧。”

    “嗯!”唐恩豪开心的应声,对她露出灿烂的笑靥。

    她的脸有些发热,说不出话来,也不晓得自己在不好意思什么。

    他没松开她的手,反而顺势牵着走在人行道上。

    他的手很大,可以整个包里住她的手,温暖的体温传递过来,让她的心起了微妙的感觉。

    从没人像他这样,这么晚了还特地来接她,稳稳牵着她,像是怕她离开身边一样。

    她想抽回手,他却握得更牢,“姊,怎么了?”

    “我们……不必牵手吧,又不是小时候。”她不自在地道。

    “但是晚上的风冷,我怕你冷到。”

    “我不冷。”

    他又露出有些委屈的表情,“你的手明明是冰的……姊,难道你对我很见外吗?温暖你的手会让你觉得困扰?”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尴尬地揺另一只手否认。

    “那是什么意思?”

    他像被欺负的小狈一样瞅着她,她被他盯得冷汗淋漓,被罪恶感淹没。

    “没、没什么……你……你继续牵。”她胡言乱语,无法直视他。

    “好!”他又恢复笑容。

    他的笑容闪亮得让她忍不住垂下脸,隐瞒自己有如万马奔腾的内心。

    师奶杀手啊!

    他小时候,她只觉得他萌,后来他上高中时,闹别扭的样子让她每次想起都莞尔。然而现在他的笑容爽朗迷人,几句贴心话就能融化人心,绝对有吃遍男女老少的资质!

    “姊,我给你的生日礼物还喜欢吗?”他的声音从她头上落下。

    她回神,连忙从领口拉出自己颈间的项链,“很喜欢,这好漂亮喔,是你做的吧?”

    “是啊,姊真厉害,一看就知道。”

    “这个款式那么特别,我怎么可能看出不来啊。”她没好气地睨他一眼,“有名字吗?”

    他笑眸弯弯,看得出来心情很好,“真心之钥。”

    “真美的名字!”她再次看着项链上的戒指,越看越觉得这名字很适合这个作品。

    “那你知道这个名字的意思吗?”

    她愕然,“呃……有含意的?”她以为戒指的名字都是取好听的而已。

    他突然止步,伸出手抚摸那枚戒指,意有所指地说:“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拥有某个人的真心,这就是他那颗心的钥匙,如果你发现了,就能将戒指戴上,它会守护你的幸福,让那个男人这辈子只能爱你一个。”

    他低喃的声音,宛如能让人迷醉的美酒,让她觉得有些晕眩。

    而他摸着戒指的手指,上面温度仿佛借着项链窜烧到她脸上,她连忙将戒指夺回来,“别随便碰啦,这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他没生气,只是眼底的笑意变深。

    她耳根微红,不必他开口说什么,她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幼稚。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别扭,轻易地因为他比较亲昵的举动就反应过度。

    她又望了一眼戒指,咕哝道:“这含意太梦幻了,有点不适合我,但还是谢谢你。”

    他没有反驳她,只是笑着说:“姊,我以前曾读过一本书,内容说到有个美国社会学者提出『自证预言』的理论,大意就是人们会不经意之间,自己让自己的预言成真。”

    “什么意思?”

    他凝睇着她,缓缓说道:“当你觉得你值得、你做得到,你就能够得到,这是一种信念和行为之间的相互影响。”

    她觉得有趣地笑着说:“想不到,你还会读这类的书籍啊。”

    “当我找不到画设计图的灵感时,我不会只是对着设计图发呆,我会看几本富有有趣理论的书籍阅读,充实自己的心灵,或是上街走走,看街上的树,广场的喷水池,天空的鸟,开阔自己的心胸。”

    听着他提及前份工作的事情,她不平地说:“我觉得你的前公司不该开除你。”

    “嗯?”

    “虽然我不是行家,但我觉得你设计的戒指,造型精美有艺术感,含意也很特别,是有灵魂的作品。”她抬眼认真地说道,“你是个有才华的人,你同事一定有哪里误会了!”

    他神色柔和地说:“这是我专为你设计的生日礼物,你喜欢它,我很开心,但是,如果一个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一天能画出象样的作品,还算是有才华吗?”

    “这个……”她一时语塞。

    他微笑道:“至少我很开心,送给你的礼物,是成功的作品。”

    望着他没有任何不甘心,很恰然自得的表情,她忍不住反握住他的手,传递支持的力量。

    “姊?”他有些困惑地看着她。

    “你是最棒的,在我心中。”她铿锵有力地说,仿佛怕他没听进心里一样。

    他微愣过后,露出非常柔和的表情,“我知道。”从她特地跑来英国给他一个拥抱时,他就知道了。

    无论他多自暴自弃,她都不会放弃他,就算他没有成就,一无所有,她也不会嫌弃他。

    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她。

    “姊,记得我刚说的自证预言吗?”

    “记得,怎么了?”

    “从明天起,你每天对着自己说,我能得到幸福,有一天,你就能找到Mr.right。”

    “矣欠,可是我是独身主义者。”

    他挑高一边的朗眉,“你就是因为这样想,所以这些年没有对象。”

    她不甚在意地回答,“一个人没什么不好。”

    “一个人,不会孤单吗?”他低声问。

    “很自由,什么事情自己决定就好。”她闪避他的问题,口吻有些强硬,仿佛也是在说服自己。

    他却不容她闪避,犀利地开口,“也不会受伤、失望,对吧?”

    被他一语中的,余小雨的脸色很臭,“我选择单身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的意见。”

    “因为一个烂人害怕谈感情,是一件愚蠢的事情。”看似温和的他,此时的口气听起来竟然有几分冷凉。

    “我又不是因为他!”她像是炸了毛的猫,怒瞪他,“唐恩豪,你现在是想找我吵架吗?”

    “当然不是。”唐恩豪耸肩,“我觉得姊是值得拥有幸福的人,应该要给自己机会。”

    他的回答让她降了火气,他只是为她着想而已,她却对他剑拔弩张-

    再开口时,她的口气和缓了许多,“我很容易因为工作忽略男朋友,实在不太适合……”

    他打断她的话,“你不去找他,他就不来找你,那是那个男人的问题,不是你的,你需要的是真正懂你、宠你的男人。”

    她不确定地问道:“难道按照你说的方法自我说服就会有用?”

    见她态度松动,他再接再厉,微笑道:“还要有行动,你必须要打开你的心,去接纳一切的可能,不去抗拒。”

    “喔……”她半信半疑地答。

    “姊,你不相信我?”

    “不是这样讲,感情这种事情,不是信念配合行动就可以实现的预言吧。”

    “你一定要去相信,否则无法成真。”他认真看入她的眼底,“你就当作被我骗一次吧。”

    她思量了一下,说:“如果要一直期许下去,不就没有尽头吗?不然设个年限好了,没有发生就放弃。”

    唐恩豪噗哧一笑,“你其实满麻烦的,很难说服你耶。”

    她被亏得脸微红,“啰唆!”

    “那好,我跟你约定一个期限,一年内,你对自己预言你能找到另一半,我保证,他会出现。”

    他肯定的言语,温柔的脸庞,鼓舞着她的眼神,都在引诱着她答应。

    忍不住的,她点了头。

    自证预言吗……偶尔信一次,应该也没差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最强诈妻术最新章节 | 最强诈妻术全文阅读 | 最强诈妻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