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狐王(上) 第十六章

作者 : 雷恩那

她脐下丹田蓦地突跳,涌着一股异样热气。

她讶呼一声低眸去看,有光隐隐穿透血肉而出,光是流动的,带着暖热正缓慢坚定地铺上她的肤。

被她轻捧在手心的那颗狐狸脑袋动了动,原是紧闭的长目徐缓掀开。

“白凛,我、我你的内丹是了,你的内丹在我肚里,是你的内丹在发亮,你听见我说话了吗?你懂我的话是吧?你说话啊”忽觉自己着实蠢笨,巫族之术修个半吊子,若无太婆们灌注心血的入符图纹护身,若无竹姨和湘儿炼制的刺磷粉相帮,她根本连只无魂无魄的精魅都打不赢。

好不容易掀倒结界将白凛拖出来,又什么都不会,还希冀被打回原形的他能出声告诉她

她沮丧到不行,对上那双异美的黑蓝狐眼,心头又狠撞一记,他看她看得专注,瞬也不瞬,透出的冷火异辉似要迷惑她。

他头靠过来,开始皱着鼻头往她肚腹摩挲,隔着衣物用力嗅闻那光源,似受伤野兽本能地寻求疗治。

“你知道该怎么做的,是吗?”秋笃静任由那毛茸茸的狐首蹭闻,腰带遭咬扯,一下子扯掉,襟口和裤头全松垮垮。

他的真身约有普通成狐的三倍,拖在后头的九尾,每根尾巴皆较一个成年男子还高,九根合在一起张扬,便如巨幕般的孔雀开屏。

秋笃静没承住他的重量,被他扑倒仰躺。

她劲装散开、单衣松敞,温暖皮毛挲过luo|露出来的肌肤,伴随温热兽息往来逡巡,她蓦然才觉似乎不太对!

“等等!白凛你想做什么?你、你”

她挣扎起身欲揽住狐首,灵动的狐身突然缠上来,再加上九尾的包裹与压制,她根本像跌进毛茸蓬松的穴,又像困在绵软软的茧里。

丹田气海波荡,暖光从她肤上漫向他,将巨大的九尾与狐身全都镶透。

以古怪姿态交缠的一人一狐,就这么润在内丹金光中好半晌。

秋笃静能感受到狐的心律,闭眸凝神,她发现竟能清晰抓到内丹催发的那股血气,神识穿透,引她进入他的感知中。

她看到一面月下镜湖,周遭薄雾冰蓝,那是灵寂澄净之境。

九尾雪天狐低头饮湖水,湖上倒映出狐的模样骤然间,镜湖碎裂,狐的倒影亦碎成千万片!

她气息一冲,浑身大震。

那是白凛的幻身虚元,竟碎得无法修补?!

而他却把真元内丹渡进她体内隐隐约约像明白了什么,但实不知该不该深想,从把他拖出阗暗结界,他亲她、缠她、解她衣裤,她光是担忧他已花掉大部分心神,竟直到现下才晓得知羞,面红耳赤得很慢,却非常彻底。

身上的纠缠轻了些,她倏地张眸,瞥见垂在她耳侧的雪发脑勺。

“白凛白凛!”知他是蓄了些灵力才变回来,她心一喜,紧声唤,下一刻便发觉他是变回人身了,但九条狐尾并未收起,该制住她的力道也没松懈。

一头雪丝迤逦,一张透白俊颜转向她,需要汲取包多养命气似,他长目半掩,嘴已凑近,在她耳畔和颈窝一阵乱蹭,最后寻到她的唇,那才是他想要的,一缠黏上就没打算放过,深进再深进,痴迷无比。

树心当中,他神炼的秘密之地,破碎不堪的虚元,而真元内丹在她腹中他半句不语,但所做的事令她约莫猜出,他这是要借她的丹田血气、借她这具半巫半仙的肉身,双修助他。

此际才生出怀疑,也许当年他闭关神炼,她神识时不时受他召唤进入树心,很可能已是某种简单的双修依存。

血与气从来神妙,以怎样的方式融合壮大,有时是悄悄渗骨透魂,一点一滴无形润养,在那当下不会立即得知,直到出了眼下这般状况,她接受他的内丹,行气毫无滞碍,他给予再汲取,顺畅通行,彷佛她的肉身为他所有。

他向来强大,在她眼中一直是最最强大,今次却绝对是生死交关。

骄傲如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对她求援。

救?不救?

踌瞎徘徊之思并未在她内心盘桓,仅如飞鸿踏雪泥一掠而过,他救她从不曾挟恩索报,见他落难,她岂会袖手旁观?

她心仪他,十载相往,极自然喜爱上,而今二十有二还闹单相思,发狠些去做,双修就双修,豪迈些来看,她得不到他的心还能得到他的身而且,豁出去了,管他是人是狐,抱了就是!

豪情壮志一涌,被扑倒的她开始回应和反击。

双腿被捆得不好动,她两手就勾住他的素腰,还乱抓乱扯地撩高他的宽袍。

指尖与手心底下,触到的是绸缎般光滑的雪肤,清凉无汗似玉温润,真如他自己曾说的,全身上下就一件薄袍遮掩,里头光溜溜的好真诚,除这一具劲瘦优美的**,再无其它。

至于双修该如何进行,她习巫时是听过太婆们提及一二,当时的她不求甚解,听得昏昏欲睡,根本不觉这样的事有一天真会碰上,实没什么把握但,两具身子亲近再亲近,以最最亲密的方式贴在一块儿准没错的,因为润在两人肤上的光越来越盛,丹田沉而热,血气熟成,证明她没有做错。

她气息随他变得浓灼,四片唇时轻时重吸黏在一块儿,唾津濡湿彼此,银涎溢出嘴角。

他的发覆在她身子上像有自个儿意识,从她松开的单衣钻进,贴着她的肌肤,就如那长而有力的九根狐尾,它们不仅制着她,更上上下下来回摩挲她已然**的大腿和小腿肚儿。

很热,体内一直有血气生成,多的汇向寡的,盛的滋养弱的,自然而然寻求制衡,她源源不绝由着他吸食。

她所做的只是抱他、摸他、贴紧他,一切顺其发展。

然后不经意的,真的、真的绝非故意,她抚摸的手往下探,迷迷糊糊滑过他的腰线,贴上他两瓣削瘦精实的臀,她的指触到一小块所在,伏在她身上的男子瞬间如遭雷击,背脊抽直,双臂绷起,事实上他全身筋理皆绷得死紧,骤然仰首间,喉中滚出似痛似苦又似尝遍极乐的嗄吼。

秋笃静怔住,脑子里空白一瞬,乍然才意会出,她方才所碰的是他九尾下端与脊柱尾骨相连的那块所在,许是人的肌肤与狐尾间的异变始端,因此相当嫩弱,亦格外易感。

她被他的嗄吼震得心尖直颤,脐下热潮转成某种难以言喻的酸软,泄出的不再仅是无形血气,而是真真实实的蜜流,淌得湿漉漉都乱成一团了,像越做越偏离正心,低呜一声,她本能就想合紧双腿。

可她的腿动弹不得。

虽无法看清,却知是被他两根长而雪白的狐尾分别缠住。

他垂首看她,任发丝散着她半身,他却用臂膀霸道地压住她的发。

幽光弥漫,树心内似荡开点点飞萤,他俊美无俦的面庞半是阗黑、半在光明。

他薄唇淡抿,一双狐狸美目再现睥睨神气,只是这般盯紧她时,冷肃迫人,峻意侵心,没有她一直以来熟悉的嘲讽神情。

“白凛”他是他,又彷佛不是,虚元破碎的他如何也拼不完整似。她眸底一潮,抬起一手想抚他冷冽颊面,指尖甫触及,见他瞳色骤深。

她两只脚踝忽被他的长尾卷住拉开,高高悬吊在半空,身下陡凉。

然眨眼间,凉意已被劈破。

银刃滚过灼火生生烧进,他以真实的真元刺穿她的处子之地。

无丝毫迟滞和怜惜,挺入的深处如此接近脐下丹田,他厚实顶端抵着她细嫩内壁不住抽跳,于是埋在她体内的内丹回应般颤动了,剧烈颤动,震得她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是痛是麻是钻骨蚀心的搔痒难耐。

泪从瞠圆的眼角渗出,秋笃静实不知是挨不住痛,抑或挨不住他的狠。

他狠。她也可以。

闭眸挺高腰肢,让自己细幼的嫩处将他纳得更深,小手再次往下,狠狠撩拨他尾与臀相交的那个点。

如她所愿,树心中又一次响起男性似痛似乐的嗄叫,所有的光点瞬间激发,四周亮得像同时点燃上百根烛火。

而她隐隐才觉自个儿终于扳回一城,唇角模糊的笑方起,一下子又被他反击的力道震得身心发麻,泪湿双睫,全然不能自已。

在失去神识前,她只记得映入泪眸中的是满满灿亮的润辉,润潮包裹着她,更滋润了他,领着两具深交缠绵的肉身在虚空中荡漾啊荡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美狐王(上)最新章节 | 美狐王(上)全文阅读 | 美狐王(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