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狐王(上) 第十七章

作者 : 雷恩那

【第七章】

白凛我最爱的使徒。

他内心冷笑连连,黑寒刹气似成千上万的臭蛆钻进血脉中,他以虚元为盾,以神行之气为刃,一寸寸逼退、击散。

我得以续命,元灵醒觉后头一个想到的便是你咱们不能好好叙旧吗?

狐族的柔媚天性不只展现在女狐身上,男狐亦然,尤其刻意操弄时,低柔似叹的言语也能媚得没边,像是多柔情密意。

许是见多了这一套手法,厌恶至极,矫枉过正下才造成他异于狐族男女的淡漠脾性,媚惑之姿并非没有,而是藏得甚深,得相往够久才能窥见到。

遭偷袭被扯进敌方地盘,天时、地利、人和,无一样得利,他攻守间耗掉一波又一波真气,如此消耗,败局可见,只能一鼓作气以虚元作赌,冒险将结界震出缝隙

他催动术法,真气几倾巢而出。

他一使强,周遭黑气随之加强,所以必须得快,较对方快,抢在黑气尚未追上的瞬间,击破幻界。

虚元如镜,吸纳黑气困于镜中。

黑气强占狠攻,无丁点止势,一道猛过一道,一波狠过一波!

他终是听到虚元碎裂声——

砰磅——轰隆——

结界巨震!

然而啊然而,就差那么毫厘之距,少那么一点点的螳臂之力啊

谁能助他一狂风?!

骤然间,一束箭光射入,若干旱大地渴求的那场及时雨,裂开的光口成为他翻转挪腾之钥!

真元冲顶,激光灿盛如命火最后的返照,一举令他摆脱阗暗牢笼。

白凛先是嗅到那饱满火热的香气,才掀睫将秋笃静看进瞳底、心里。

寻常时候不会渴求若斯,即使知她灵气纯厚,灵香饱溢但虚元耗尽的他闻到她的气味,真元猛烈躁动,腹中如置冰炭,于是他的内丹主宰一切,为受创且虚乏的他开启一条活路,叫嚣着欲埋进气血相融的那人体内。

他渡给她内丹,虽是借她的肉身和气血润养他的元神,说到底是把千年的命和魂魄交到她手中。

直觉为之,没有迟疑。

眼前是她,秋笃静,正因是她,所以毫无踌躇、不须盘算。

本能的驱使在此际强过所有,催促他往她那份暖处靠近,在那里,力量唾手可得,只要抱住、攀紧,浸润在满溢的香息中,元灵自能修补。

两具身子交缠成一个,直到深深埋进,元阳触发沛然血气,被紧密包含,他彷佛在这穿过金脉玉峡、生死叩关之刻,才彻底悟出他揪住她究竟做了什么。

没有退路,亦不能悔。

他冰凉兽瞳燃起星火,垂首注视身下女人时,星火似燎原而过。

光是瞧着他、听着他说话,都要脸红心跳

她心跳得好快,脉动激烈,他全感受到。

她不仅脸蛋红欲渗血,颈子、胸ru、腰肢和双腿皆被红潮漫过,那潮涌也在她眸子里轻动。

秋笃静他没唤出,心上却一遍遍盘过这个名字。

千年内丹在她腹内发光,他顶到那个点,将自己完完全全没入,无形的火瞬间嘶嘶作燃,两人紧连的身子镀上一层茸毛般的火色流金。

巨震,从里到外,从她体内荡向他,神行后又从他体内回向于她。

两双眼睛一直相望,她的手抚上他的脸,环住他的颈,他看到泪水从她眼角溢流,濡湿她的耳、她的发

于他而言,这般缠动紧连无关情爱,只是借她肉身去达成一件事,他明明知道,但胸中却滚过道不清、辨不明的波动,让他冷凉意绪忽而寻回了些温度。

他低叫、嗄吼,九尾根部的下端一次又一次遭她轻捏刮抚,抵进她腹内的玉茎锁关不成,颤栗倾泄。

他没料到会是这样,应触而不泄,再还精于气才是尽美,此时泄在她体内对他元神修补虽无阻,但那毕竟是女子宫囊,天狐男子与半巫半仙体的女子在一块儿,还是有着孕的可能。

他倏地抽出,身下的她因他略粗鲁的举动而抽颤。

迷惑着,不能确定,他面色淡凝,目光怔然,待觑见她腿心渗出的精与血,雪般俊颊才禁不住般略现晕红。

到底是有些血色,不若未做之前苍灰濒死的模样。秋笃静苦笑暗想。

“不能一直做,你该停下休息我也需要的”

紧紧交缠了多久,她实也分不出,但心下却明白,若他元阳怒而不歇一直深埋在她体内,双修的循环便不会停止。

太多的气循需缕清,她有些追不上他。

轻喘说着,她撑了两下才坐起,将敞开的外衣和内单收拢,底下里裤已尽脱,她仅能夹起双腿侧坐,勉强用上衣下摆遮掩至臀下。

只是看似简单之举,拢紧双腿时还是令她眉心一蹙,咬唇仍泄出哼声。

白凛仍紧盯她瞧。

不知是否吞了他内丹之因,淌在两人肤上的流火已消失,巨大树心内应是暗淡无光,她目力却异样的好,依旧能将他看清。

九根硕长的狐尾已收敛不见,男子优美匀净的身形袒裎在前,除那一头几已及膝的雪丝披覆而下,他完全赤|luo,且半点欲穿衣遮掩的意图皆无,他惯穿的雪色宽袍自脱离他的身躯后,便像化进虚空当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尽避他的发多少挡住腿间**,秋笃静仍没办法直视他太久,遂淡淡撇开脸,轻咳两声故作镇定。

“我是半夜惊梦,想想有些怪才跑回来一趟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眼前男人是她熟悉的,却又有些不同,好似冷然又直坦了些,不跟她拐弯抹角,没有嘲笑作弄,所有情绪皆直来直往。

这是虚元碎裂的结果吗?

将他性情中的某部分销了去,刮掉一小块心魂?

她芳心一悸,止不住发苦疼痛。

就在以为等不到答复时,白凛突然出声,语调干净疏淡——

“红缳趁我疏神,偷袭得手,拽我进一道幻境。”

“红缳”是啊,她在梦中对上的就是那头赤狐异变的妖眸。“她是你拾得的,你救了她不是吗?她跟着你好些年了,怎么”

“她早已有主。”轻漠一句,淡淡然,好似这样便说明了一切。

秋笃静犹自闷疼的心一阵紧缩。

“我以为红缳是喜欢你的?”而他也是喜欢小赤狐,才会选中少女,打算学着飞蛾扑火将她扑进情爱里啊!

“渡劫”这一关非得尝尝情爱滋味不可的话,那就来试,你问我待如何,我也挺好奇将何如。

他说的话言犹在耳,然现下这般,他心里指不定有多难受

莫非红缳真是他的“渡劫”?

才会令他甫动情起念,劫随之而来,赔了虚元不说,还现出原形?

“红缳的主子为何要害你?”

他抿唇不答,像打算将她看到天荒地老。

秋笃静暗叹了声,只好稳着气息继续追问。“你与对方相识是吗?是许久以前结下的恩怨?那人寻仇来了?”

“他不是寻仇。”白凛说得平静,除略染霞红的颊色,面上无多大表情。“他叫玄宿,出身狐族,千年前曾是最受狐族崇拜的侍天监掌,地位远在族长之上,狐族在他庇护下有过一段极长、极安乐的太平日子在他走火入魔之前。”

秋笃静不敢打断他的叙述,几是屏息倾听。

白凛又道:“修炼最终是“大乘升天”,升天之前的“渡劫”全看机缘,有时需数十年、数百年的等待,才知所渡的劫究竟为何,而时日一久,变量自然多,玄宿在他的“渡劫”里经历了什么,旁人无法得知,亦不清楚他是否冲关成功,只知他之后易道而行,不再侍天奉地。”

他微乎其微蹙动眉间,长目淡敛,似记起不甚愉快的事。

周遭静下半晌,秋笃静踌躇了会儿终是出声——

“你曾说,修炼者层层冲关,道行术法越修越高,但最后关头是要成仙抑或入魔,仍回归己身之决,而那个叫玄宿的大狐最终择了魔道,是吗?”

白泉雪发也成树心内的光源似,随白凛颔首之举曳出淡薄银辉。

他语音幽然。“玄宿入魔,狐族无谁能与之抗衡,族长遂应他所提条件,以族中少男少女献之。送到玄宿手中的狐男狐女们元神受制、心魂入黑刹之气,以供玄宿一人操使。”

“便如红缳那般!”她顿悟般眸子忽瞠。

“便如红缳那般。”他静静重复她的话,顿了顿又道:“既是他的使徒亦是他的『炉鼎』。”

待听明白了,秋笃静气息陡岔,不禁咳起。

咳得眼角都闪泪花,她努力缓住,扬睫见他又在看她,那俊面冷漠淡然,美目中专注的力道实让人难以招架。

他徐声接着说:“不管男狐、女狐,只消玄宿喜爱,皆能成他的『炉鼎』。”

唔,也就是说玄宿大魔男女通吃,瞧着好的就用等等!

有什么刷过秋笃静脑海中,思绪弹动,砰地跃出——

“白凛,为何你知晓这些事?你当时就在那里是吗?送到玄宿手中的狐族少男少女,你正是其中一个是不是?玄宿他、他”

“我方才说了,他不是来寻仇。”略顿。“他是来寻我。”

“寻你?寻你?!他来寻你?!天啊,姓白名凛的天狐大人,你怎么还能这么冷静自持?那个家伙臭家伙那个混蛋他那样欺负你,怎么可以?!可恶!怎么可以啊?!”

既惊且怒,瞬间气到快命绝,恨声嚷嚷的同时,她也顾不得腿酸腰痛,迅速蹭了两下蹭到他跟前,近到膝盖都碰到他了,继续龇牙咧嘴——

“下次带上我,我帮你揍他,把以往他欺负你的分全讨回来,别小瞧咱巫族,用来收拾大妖大魔的阵术和器物多如牛毛,我跟你斩妖除魔去!”

白凛略歪着头看她,虚元碎裂让他对周遭所有生出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连带眼前的她他知她,知自己信任她,知她可以被他所用,她亦会心甘情愿任他利用,至于更深一些的感受,有什么呢?

然后她突然气红脸,眸子生火。

她不再闪躲他的注视,而是直勾勾迎来,占满他眼界。

耳中轰隆隆传进她火恼话音,面上骤然一麻,像重重被撮了一巴掌,连瞳仁儿都震得发疼他更似拔不开眼,瞬也不瞬看她生气勃勃的脸。

“你说话啊!”秋笃静攥紧拳头,一想到他过往遭遇,心酸到真想掉泪。

“我没被玄宿欺负,不是你以为的那样。”面无表情,但仍留颊靥淡淡红。

“啥啊?!”傻愣。

他喜欢瞧她出糗的模样。

傻乎乎,张牙舞爪后发现事情想错了,等着被他糗。

白凛又记起关于她这样的事,便像此一时际落在他眼前的这样的她

胸内略掀波动,狐狸目不动声色地在她脸上徐徐掠过,好一会儿才道——

“无父无母的年少孤狐全被族长送献,我确实是其中之一。但不知因何,玄宿的元神入咒术以及黑刹之气,用在我身上难以收长久之效。我同样会虚弱、神识浮动,但仅是暂时之状,待静心入定便能自解。”

“所以?”她听得心肝一惊一乍的。

“所以我,堂堂九尾雪天狐,从未真正向谁低头过。”

他语气虽静,这话却颇有白凛大人惯然的风骨,话一出,他俊美五官忽而玉凝,彷佛又寻回些些熟悉的味道,正自微惑中。

秋笃静亦是轻怔,随即冲他绽开笑意,笑得那样明媚好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美狐王(上)最新章节 | 美狐王(上)全文阅读 | 美狐王(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