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全职前夫 > 第六章

全职前夫 第六章

作者 : 季雨凉
    于是以那天的告白为导火线,乔安妮对宿盛阳的追求彷佛被点燃了的鞭炮一样,一路劈里啪啦地闹得人尽皆知,她不仅没有如宿盛阳所言那样不再出现在他的课堂上,反而像三秒胶似的黏住了他。

    而在其他人眼中,虽然宿盛阳身材好、长得帅,但性格太古板强势,像乔安妮那样直截了当、随兴张扬的性格,真的可以忍受得了宿盛阳?绝大多数人可都不这样认为,尤其是乔安妮的追求者们。

    在乔安妮众多追求者中,唯一能和她说得上话的只有廖辰,他是乔安妮的同系学长,虽说算不上校草,但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文艺青年,拥有令人迷醉的歌声,当他自弹自唱的时候,没有女生可以抗拒他。

    但乔安妮看中的是他温和的性格,她觉得和廖辰聊天时比较放松,也感觉不到那种被人追求、纠缠的厌恶感,所以她愿意和廖辰做朋友,但做情侣却不行。

    廖辰看着这些日子乔安妮的种种举动,忍不住劝她,“安妮,妳和他真的不适合。”

    乔安妮有些傲慢地扬起下巴,“我觉得我和他比我和你更适合,廖辰,我一定会和宿盛阳在一起,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要嫁给他。”她的目光越过廖辰看向别的地方,后半句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你们等着瞧吧。”

    廖辰只是灰溜溜地碰了钉子,其余的追求者待遇更加凄惨,乔安妮连解释都懒得解释,直接丢给对方一句,“走开,我只要宿盛阳做我男朋友。”

    在乔安妮自己的努力与旁观者的加油添醋下,校花女神爱上魔鬼教授的消息立刻就传得沸沸扬扬,一直保持无视态度的宿盛阳也有些坐不住了,他有种被人反抗的不悦感,因为他明明记得自己告诉过乔安妮不要再继续,可她不仅不听话,反而闹得越来越大。

    宿盛阳坐在家里不悦地想着,思绪却被突兀响起的门铃声打断,他起身走到门口,在视讯门铃的屏幕上看到了那张秀美的小脸,她的脸贴得很近,大眼睛凑到镜头前眨巴个不停,似乎可以透过镜头看到房子里面。

    宿盛阳后退了一步,脸色凝重地环起胸,没有立刻响应,一分钟后,门铃声停了,乔安妮一脸疑惑地从镜头前走开,这反倒让宿盛阳觉得有些奇怪,这就走了?

    在他上前一步的时候,那张脸嗖的一下又冒了出来,“宿教授,我知道你在家!”

    宿盛阳这回确实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抽了口气。

    屏幕上的乔安妮举起了几本书给宿盛阳看,“宿教授,我是来请教你问题的哦。”

    宿盛阳冷静下来,又沉默了一会,然后直接开门下楼,他所住的公寓格局大、住户少,安全管理做得十分严密,不仅每户都有安装视讯门铃,大厅处还有警卫室,所以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他和警卫打了招呼后走出大门,看到乔安妮正抱著书对着没了动静的门铃视讯机自言自语,他情不自禁地开始打量她的背影。

    她的四肢匀称修长,整个人看起来很高挑,她的黑发也很美,未经过任何染烫,看起来随性又自然,还有她纤细的腰肢和紧翘的……宿盛阳迅速抬起目光,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

    听到动静后的乔安妮转过身,微微一愣,接着朝着他走过来,“你怎么出来了?”

    宿盛阳懒得和她多说,直接说:“乔同学,我是不会和妳交往的。”

    乔安妮这次倒是没惊讶,似乎对他的反应一点儿也不奇怪,“为什么啊?”

    宿盛阳因为她的态度而有些不快,脸色更沉,“妳多大?”

    乔安妮勾唇一笑,“怎么,拿年龄差距当借口啊?”在他发飙前,她乖乖地说:“我今年二十岁,不过宿教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二十九岁吧?九岁的差距根本就不是差距啊,你不知道吗,七岁的年龄差是最合适的,虽然我们之间多出了两岁,不过这……”

    宿盛阳冷冷打断她的话,“我不是在问妳的年龄。”目光大胆地在她胸前一扫,然后环起手臂说:“太小了,我不喜欢。”

    他本意确实是说年龄的问题,但乔安妮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令宿盛阳很不快,下意识地想要刁难她一下,于是脑子一热就想到了这上面,这个问题似乎和他大学教授、军人后代的身分太不匹配,不过看到她涨红的小脸后,他觉得自己一点也没做错,反倒欣赏着她的尴尬,继续说:“其次,我是不会和学生交往的。”

    乔安妮憋红了一张小脸,愤愤地看着他。

    宿盛阳倒显得自在极了,“就这两点来说,妳并不合我的胃口。”

    不是不适合,而是不合胃口?他的口气还真是自大得可以,乔安妮的好胜心又被激起,忍不住扬起下巴,忍着羞愤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小,我……我特意藏起来的,因为太大会很累赘!”她说完之后脸红得厉害,但一双明眸却亮得惊人,毫不畏惧地直视着他。

    “是……吗?”宿盛阳刻意拉长尾音。

    “是。”乔安妮咬了咬牙,“就、就是很大!”

    “好吧,即便如此,我也是不会和学生交往的。”宿盛阳忍住继续逗她的欲望,决定速战速决,“所以妳还是放弃吧。”

    见他转身要走,乔安妮急忙道:“那等我毕业了呢?”

    宿盛阳看她一眼,“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妳做过我的学生就不行。”

    乔安妮有些急了,过去一把扯住宿盛阳的袖子,“你根本就是不讲理,我不管,反正我一定要追到你,你不是不和学生交往吗?那好,我明天就去办理退学。”

    宿盛阳轻易地把她的小手拂开,“随便妳。”说着就头也不回地走进公寓。

    乔安妮气冲冲地想要追过去,却被警卫给拦了下来,宿盛阳缓步走入电梯,电梯门在她眼前缓缓阖上,乔安妮知道他在看着自己,而且她发誓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挑衅!

    电梯门阖上后,乔安妮狠狠地跺了下脚,她没有发觉此刻她的胜负欲已经远远大过了对宿盛阳的喜欢,此刻的她更像是把他当成了敌人,她对他的追求就是一场战争,而他决定一定要战胜宿盛阳!

    她下定决心后,呕着气在大厅里的沙发上坐下,气鼓鼓地环着手臂、嘟着嘴,一副铁了心要继续耗下去的架势,当她保持这种状态等了两个小时之后,警卫忍不住打了电话给宿盛阳。

    “宿先生,那位小姐还在等您。”

    “让她……”宿盛阳本想说让她等着吧,但稍一犹豫后又狠心道:“把她赶出大厅。”

    此时已经将近傍晚,五月份的天气还是稍冷,估计乔安妮撑不下去就会回去了,如果让她继续在大厅里等着,也不知道她会等到什么时候。

    挂了电话之后,宿盛阳心不在焉地晃荡了一会便去冲了个澡,冲过澡后,他再次把乔安妮的事抛诸脑后开始看书,直到听见外面的雨声才从书中抽身回神,连日大雨对台湾来说是再寻常不过的了,宿盛阳看着窗外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色,心想雨季已经到了,夜幕如布,玻璃彷佛一面镜子,将他的轮廓映得清晰,他收回目光后继续看书。

    第二次打扰他的是再次响起的电话声,他合上书,略有些不耐地接起电话,先是听到了警卫的道歉,“不要意思,再次打扰您。”

    “什么事?”

    “先生,刚刚等您的那位小姐还在雨中等着,您是不是……”

    公寓的警卫职业素养非常高,他既然已经知道宿盛阳不想让乔安妮进来就一定会顺从宿盛阳的意愿,如今竟然打电话进来,肯定是乔安妮已经在外面淋了很久的雨,连他都于心不忍了。

    宿盛阳暗咒了一句,真不知道该说警卫敬业还是死板,他为什么不在乔安妮刚开始淋雨时就通知呢,“麻烦你把她接进来。”

    宿盛阳叹着气挂断了电话,接着去拿了条大浴巾就下了楼。

    电梯门再度打开时,宿盛阳一眼就瞧见缩在大厅沙发上哆哆嗦嗦的乔安妮,她浑身都湿透了,狼狈得像一只小猫。

    看到他出现后,乔安妮并没有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反而气呼呼地将脸别了过去,宿盛阳也别开目光,先是去和警卫打了个招呼、道了谢,然后才走到她面前将浴巾递给她。

    乔安妮瞥了浴巾一眼,又别开脸。

    宿盛阳抬了抬手腕,“不要我就拿走了。”

    乔安妮切了一声,但当宿盛阳作势收回手时,她却迅速地把浴巾夺了过去,一边气呼呼地把浴巾披在身上,一边噘着嘴嘀咕道:“哼,假好心。”

    宿盛阳环起手臂,“既然如此,我想妳肯定不想去假好心的人家里坐坐。”

    乔安妮眼珠一转,披着浴巾站起来,冷着一张小脸道:“说话算数啊。”说完就生怕他反悔似的,迅速地朝电梯走过去。

    宿盛阳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也缓步跟了上去,在电梯里两人离得远远的,宿盛阳面无表情地看着不断变化的红色数字,耳边是乔安妮清晰的牙齿打架声,看样子她真的冻坏了。

    宿盛阳忍不住侧头看了她一眼,她用力地拽着浴巾,明明抖得厉害,但却还一脸倔强地硬撑着。

    “怎、怎么忽然……良心发现了?”乔安妮的牙齿哒哒哒地响。

    “既然这么冷就不要开口了。”

    电梯叮的一声响,宿盛阳伸手挡住电梯门,对她使了个眼色。

    乔安妮挺直了腰板,哆哆嗦嗦地走了出去,宿盛阳跟在她身后,当她在门边站定时靠过去按了密码,接着替她打开了门。

    乔安妮依旧是哆哆嗦嗦地走了进去,但却在玄关处站定,瞄了眼自己湿漉漉的鞋子,又看了看客厅里铺着的豪华地毯,犹豫了一会就打定了主意,哼,他把她丢在雨里不闻不问,她又为什么要去担心他家的地毯会不会被弄脏?于是她挺起胸膛,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宿盛阳无奈地看了眼地上的一排湿脚印。

    乔安妮裹着浴巾,一**坐进那张柔软的大沙发里,还不怀好意地扭了几下。

    宿盛阳换了鞋走进来,径自走进主卧室,一分钟后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出来,然后轻轻地扔到她身边,“换件衣服,我送妳回家。”说完便转身往书房走去,走到一半又停下,转过身对着一个方向一指,“妳可以去浴室换衣服,想要……”他顿了顿,显得有些不情愿,“想要洗澡也可以。”说完就走进书房工作了。

    被丢在客厅的乔安妮眨了眨眼,这就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职前夫最新章节 | 全职前夫全文阅读 | 全职前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