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主子 第七章

作者 : 朱映徽

夏茉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心情难过极了。

一回想起云问浪和绿袖故意在她面前亲热温存的画面,她的心就有如刀割,疼痛难当。

这种痛不可遏的感受,是她过去从不曾经历的,她不是很愿意承认,可心里却很明白——和云问浪所打的那个赌,自己是输得彻底!

难道,这是她的宿命?

难道,她注定要走上和娘一样的路,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一辈子活在悲伤与绝望之中?

或许是此刻房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不再需要强忍悲痛,因此她伤心地趴在床上,任由泪水不断地自眼眶浦落。

她从小就目睹娘的处境,因此很清楚爱情是会带来痛苦的,而她也因为总是见娘如此伤心,所以一直引以为诫,提醒自己绝对不要步上娘的後尘。

怎么知道,当爱情要发生的时候,是怎么样也阻挡不了的!

她不是不曾提醒过自己千万要小心,不能对云问浪那个风流多情的男子动心,可再多的提醒又有什么用?结果还不是一样!

她的心,最後还是抵挡不了云问浪有心的撩拨与诱引。

她终究还是在这场爱情的游戏中输得彻底,不但赔了自己的身子,就连心也毫无保留地奉上!

夏茉儿愈想愈伤心,决堤的泪水很快就沾湿了枕头。

早知道负气离家会失落了自己的心,她又何必走这一遭?而现在的她,又该怎么办呢?

她是该对云问浪承认自己输了这场赌局,然後履行先前的承诺,一辈子留在「奥云山庄」里吗?

若真是那样的话,她肯定必须眼睁睁地看著他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看著他一天天地冶淡、疏远自己……

不!要是真的必须面对那样的情景,她肯定会心碎而死的!

夏茉儿想像著未来可能将面对的情景,泪水不禁落得更急、更凶了。

就在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哭了多久,整个人有些疲倦昏沈之际,忽然听见一阵敲门声。

「茉儿?」

一听出是云问浪的声音,夏茉儿的心更加纷乱,犹豫著不知道该不该去开门。

「茉儿,快开门!」

听出云问浪语气中的坚持,她知道自己若不开门,他是不会罢休的,说不定还会乾脆破门而入,所以她只好赶紧擦乾眼泪,前去开门。

当房门一开,看见他高大俊挺的身影就在眼前时,一股想哭的冲动瞬间又涌上了心头。

夏茉儿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想在云问浪的面前掉眼泪,然而她忧伤的神情和红肿的双眼,怎么可能瞒得过云问浪?

「你刚刚在哭?」

云问浪的浓眉皱了起来,心里泛起阵阵怜惜与下舍。

这个倔强美丽的小女人,就是有本事让他疼惜不已,让他只想将她捧在手掌心里细细地呵护疼宠。

说也奇怪,女人对他来说,原本只是生活中的一项调剂品,从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触动他的心,可眼前这个小女人却不一样。

他不只异常关心她、在乎她、怜惜她,甚至还任由她进驻从未有任何女人进驻过的心。

望著夏茉儿那张美丽动人的容颜,云问浪顿时发现原来他其实一直在寻找一个能真正触动心灵的女子,而如今终於让他找到了。

「茉儿,我答应你,从此不再和艳红、绿袖或是其他女人在一起,这样你可以别再哭了吗?」

夏茉儿原本是想要佯装若无其事的模样,可是一听见他这番话,眼泪又忍不住扑簌簌地落下。

「怎么又哭了?」云问浪的眉心皱得更紧了。

原本他以为这番话能让她笑逐颜开,怎知道却造成了反效果,难道他哪里说错了吗?

夏茉儿摇了摇头。「我只是……想不到你会这么说……」

「小儍瓜,只要能够让你不再伤心,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云问浪由衷地说,并伸手为她拭去泪水。

「够了,别再这样对我了,我承认我输了总可以吧?你不要再说这种话来撩拨我了……」夏茉儿语带哽咽地说。

「你说什么?」云问浪诧异地愣了愣,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们的赌局……我承认我输了……」夏茉儿的神情哀戚、语气沈痛,仿佛在宣告著自己的死刑。

听见她的话,云问浪一阵愕然。

虽然他早就感觉得出她的心已沈溺在他的撩拨之下,可却没想到一向倔强的她竟然会亲口承认这个事实,他原本以为他们之间还有得僵持呢!

云问浪凝望著她那张带泪的容颜,薄唇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

其实,这场赌局很难说是谁输谁赢,因为他在撩拨她的过程中,也让她走进了自己的心扉。

不过,他并不打算让她知道这个小秘密,如此一来,主动认输的她自然就该履行当初的承诺,一辈子留在他的身边。

一想到未来的日子里,天天都将有她陪伴,云问浪的心情就愉悦极了。

「愿赌服输,你可别忘了当初的承诺啊!」

「我没忘……」夏茉儿低垂的眼眸藏著一抹浓浓的忧伤。

「好了,别难过了,爱上我又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惨剧,不是吗?」他轻抚著她的脸,柔声安慰。

夏茉儿牵动嘴角,扬起一抹有点勉强的微笑,眼中忽然掠过一抹决心。

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她抬起头来望著云问浪,眼神异常的专注,像是要将他的形影相貌深深地烙印在脑海里,好让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今晚……你可以留下来吗?」她的俏脸微红,轻声地说。

云问浪愣了愣,诧异地挑起眉楷。

「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

「当然,难道你不想留下来陪我?」夏茉儿的神情和语气都有些幽怨。

「我当然想,我只是想不到你会这么要求。」

一向冷淡不驯,对他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儿,这会儿突然主动开口要求他的陪伴,也难怪他一时间会觉得不习惯。

「愿赌服输,我已经承认输了,就该履行约定留下来,既然如此,我当然就得尽心服侍你呀!」

「儍瓜!」云问浪宠溺地抚著她的颊,说道:「我不要你的服侍,只要拥有你的真心,我就满足了。」

「真的吗?」夏茉儿不禁深深地凝望著他。

他这番话听起来多令人感动,只是……那真的是他的肺腑之言吗?

「当然是真的。茉儿,留在我身边,永远也别离开了,好吗?」

「……好。」

她的回答让云问浪的心霎时充满了感动,他情不自禁地将她搂进怀里,轻柔地吻著她。

夏茉儿闭上双眼,全心地回应他的亲吻,而她难得的主动配合虽然让云问浪隐约觉得有一点怪,可瞬间窜起的欲望却让他无暇去想那么多。

他一边继续著令两人心跳加速的热吻,一边迅速褪除两人的衣衫,很快地,他们已luo裎相对。

「茉儿,你真的好美!」望著她赤luo的胴体,云问浪的黑眸瞬间燃起两簇高温的火焰。

他将她抱上床,自己也随之欺压上去。在她柔顺热情的回应下,他几乎等不及吻遍她的每一寸肌肤,烧灼的欲望就迫不及待地进入她的身体里。

**的火焰高高窜起,将他们包围其中,他们紧紧地相拥,肢体交缠,共享著属於恋人的极致欢愉。

在这一刻,夏茉儿相信他们是相爱的……

欢爱过後,云问浪温柔地拥著夏茉儿,心里盈满的踏实与满足感,让他不禁微笑,也不禁将她美丽的身子搂得更紧。

他低头望著她美丽的容颜,心里有一股强烈的情感激荡著。

「茉儿,我要娶你为妻,让你当我的夫人。」

夏茉儿诧异得愣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这么说,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只能怔怔地望著他。

「将来,我会独宠你一个,不会再有艳红、绿袖或是其他女人了。」

「真的吗?」夏茉儿的眸子蓦然浮现一层泪光。

「当然是真的,你不高兴吗?」

「没有啊!」夏茉儿摇头。

「那为什么你会露出一脸的忧伤?」

「我……」夏茉儿轻叹了口气,轻声问道:「你要专宠我一个人,我当然高兴,只是……你真的做得到吗?」

「怎么,不相信我?」

夏茉儿摇了摇头,坦白说道:「应该说是……我根本就不相信男人。」

「为什么?」云问浪忍不住追问,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她的心对情爱产生畏怯与排斥。

夏茉儿犹豫了会儿,终於开口说道:「我答应过,若是这场赌局输给了你,就要告诉你关於我的一切。」

「嗯,我在等著听呢!」

回想起那段没有半点愉悦的过往,夏茉儿的眉心不禁蹙了起来,一声幽幽的叹息也自她的唇闾逸出。

「从小,我就住在杭州,我爹经营菸草生意相当成功,因此在街坊邻居的眼中,我们算是不折不扣的富裕之家。」她娓娓地述说著。

「那你应该很幸福才对。」云问浪依照常理来推断。

听见他的话,夏茉儿不禁扬起一抹苦涩的微笑。

「几乎所有不知道内情的人,都会这么认为,但事实正好相反,我不但一点儿也不觉得幸福,甚至从小就不开心,也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开怀大笑。」夏茉儿低垂著眼眸,语气因为那些不愉快的往事而显得沈重。

「为什么?」云问浪怜惜地问。

像她这样俏丽的美人儿,应该要常常笑才对呀!

「因为我爹是个风流花心的男人,他有了我娘还不满足,从小,我就不只一次地撞见爹背著娘偷腥,到後来爹甚至连避也不避,毫无顾忌地就将外头的女人带回家中。」

「那你娘岂不是很伤心?」

夏茉儿点了点头,忍不住又叹气了。

「我常发现我娘一个人在暗自哭泣,更过分的是,在我十六岁生日那天,爹竟然带了个娼妓回家,让娘难堪极了!」

云问浪皱紧了眉头,对於她爹的行为实在无法苟同。

过去他虽然风流多情,拥有的女人不计其数,可却从不曾刻意做出让他身边的女人难堪伤心的事情。

对他来说,女人柔情似水,是让人疼爱怜惜而不是去狠心伤害的。

「那你娘……还好吗?」他关心地问。

夏茉儿摇了摇头,说道:「一点儿也不好,娘当晚羞愤难堪得意图自尽,串好发现得早,才能保住一命。」

「那……令尊有因此悔改吗?」

听见他的问话,夏茉儿忍不住发出嘲讽的笑声。

「他大概一点儿也不在乎吧!我实在想不透,为什么他能那样毫不在意地伤害娘?我不相信他从不曾发现娘的难堪与悲伤,可他却还是依然故我,只在乎自己的享乐,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死活!」

对於爹,夏茉儿充满了怨怼,在她的心里,早已认为那样无情无义的男人根本不配当她爹!

「真是难为你了。」云问浪怜惜地将她搂进怀里。

从她所说的话以及语气,他可以想像过去的她有多么不快乐。

他也总算明白,为什么她会对男人——尤其是风流多情的男人如此深恶痛绝、避之唯恐不及了。

「那你娘呢?你离家出走之後,你娘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岂不是更孤单?」他关心地问。

「我娘她……一颗心已经冷透、死绝了,她对红尘俗世不再有任何的期待,所以削发为尼了。」

回想起她前去尼姑庵求娘回家,娘却不为所动的情景,夏茉儿的心里就蓦然涌上一阵酸楚。

「至於我爹……他根本就不在乎娘,甚至在娘出家後没多久,竟然让那名娼妓登堂入室!」

「所以你就忍无可忍地负气离家,对不对?」云问浪猜出了她的心思。

「嗯。」夏茉儿点了点头。「那个家,没了娘,又多了爹和那个娼妓,我是一点儿也不想回去了!」

「既然这样,那就别回去,永远留在我的身边,让我做你的家人,一辈子不分开,这样可好?」

「你是真心的?」夏茉儿抬起头,一瞬也不瞬地凝望他的俊脸。

「那当然。」

「真好。」夏茉儿的心里一阵感动,主动倚偎在他的怀中。

「茉儿,我会让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听见他信誓旦旦的话,夏茉儿的红唇一弯,扬起一抹微笑,但那笑容里却透著一丝苦涩、一丝酸楚,甚至是一丝……离别前的难过与不舍……

天还没亮,夏茉儿就醒了……正确的说法是,她根本彻夜未眠。

昨天一整个晚上,她静静地倚偎在云问浪的怀里,细细地感受著他的拥抱、感受著他的体温。

她之所以不睡,是为了要丰牢记住这一晚的亲昵与美好,同时也牢牢记住置身於他温暖怀抱之中的感受。

夏茉儿仰著头,望著身边男人那张熟睡中的俊脸,美丽的眼眸顿时盈满了依依不舍的离情。

她在心里幽幽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窗外,就见灰蒙蒙的天色仍未被清晨的曙光给驱散。

她知道,该是她行动的时候,否则若是迟了,她就走不掉了。

没错,她要走,她要离开「奥云山庄」,离开云问浪。

虽然她知道自己爱上了他,也相信此刻他的确是爱著自己的,然而对於爱情,她根本没有半点信心。

对她来说,男女之情简直北天气还要变幻莫测,纵使这一刻他对她甜蜜热情,可谁知道明天他会不会突然栘情别恋地爱上其他女子?

与其等待著心碎绝望的那天来临,她宁可选择离开,宁可独自一个人品尝思念与孤寂,也好过承受他无情的打击与伤害。

并不是她要这么懦弱,只是从小爹的风流无情和娘的伤心痛楚她全看在眼里,那情景已在她的心底划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

她不希望步上娘的後尘,更不想要过著那种日日夜夜伤心绝望的生活。

思前想後,唯一的办法只有离开了!

虽然她不告而别,等於是不遵守她和云问浪之间的那个赌约,但她实在无法顾及那么多了。

她要走,非走不可!

趁著天色未亮而云问浪仍在熟睡,夏茉儿轻悄悄地下了床,小心翼翼地穿著衣裳,就怕会将睡梦中的男人扰醒。

穿好衣服之後,她回头望著云问浪,眼里盈满了不舍。

她很想再度投入他的怀抱,也很想偷偷地凑上前去亲吻他的唇,可又怕这么做会将他惊醒,因此,最後她还是什么也没做。

深深凝望了云问浪最後一眼之後,夏茉儿不给自己再有迟疑的机会,毅然决然地转身走出房间。

由於此刻时候尚早,借大的山庄里头几乎没有人走动,因此地一路顺畅地走著,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就在她以为自己可以顺利离开的时候,伫立在大门口的两名守卫却让她不禁蹙起了眉心。

「糟了,守卫这一关,我该怎么过呢?」

她并不会轻功,没办法飞檐走壁,该怎么经过大门而不被守卫发现呢?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呀!

还是说……制造一些奇怪的声响,将那两名守卫引走?

不,这样也不行,这绝对不是个好主意。

要是她真的那么做,只怕会引来更多的守卫,说不定到时连云问浪也会被惊动,那她根本就别想走了。

夏茉儿沈重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明白自己这次必须成功溜走才行,否则若是让云问浪知道她有下告而别的意图,大概从此会派人随时随地盯住她,那她就算是插翅也难飞了。

正当夏茉儿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之际,突然发现门口的守卫竟转身离开,她惊讶地愣了愣,随即猜想或许是到了守卫交班轮替的时候。

「这肯定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趁著守卫离开的短暂空档,夏茉儿不再犹豫,轻悄悄地溜了出去。

当地踏出「奥云山庄」的刹那,胸口就蓦然传来猛烈的疼痛,而当她每走远一步,她的心就仿佛被人狠狠地捅了一刀,那痛楚几乎让她承受不住。

然而,就算再怎么难受、就算再怎么不舍,她终究还是离开了「奥云山庄」,离开了……云问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多情主子最新章节 | 多情主子全文阅读 | 多情主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