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主子 第六章

作者 : 朱映徽

一种浑身不适的感觉,将夏茉儿从睡梦中扰醒。

她蹙眉轻吟了声,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思绪混沌问,隐约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过了好一会儿,当她的意识逐渐清明,总算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时,差点忍不住发出惊呼声。

天、天、天哪!她竟然和云问浪同床共枕地躺在一块儿,而且两个人还都一丝不挂!

这是怎么回事?

震惊之余,昨晚在书房里的情景一幕幕地浮现脑海,让夏茉儿的双颊在瞬间烧红发烫。

她咬了咬唇,心里懊悔莫及。

昨晚她本来是想要主动出击,将云问浪迷得晕头转向之後扬长而去的,谁知道结果不但不如原先所预期的,她反倒还被这个邪恶的男人给「吃乾抹净」了!

呜呜……这下子她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哪!

怎么会这样呢?她愈是想要早点和云问浪划清界线,似乎就愈是会和他纠缠在一起,这个结究竟该怎么解开才好?

一想到昨晚竟然和她一向最厌恶的风流男人做了……做了「那件事」,夏茉儿就懊恼得想要敲打自己的脑袋。

她实在无法原谅昨晚的自己,那时的她竟然毫无招架能力地被云问浪撩拨得晕头转向,才会让他顺利地对她做出比以往更邪恶的侵犯。

夏茉儿不愿去回想昨晚的情景,可那些画面却偏偏要和她唱反调似的,不断地浮现脑海……

过去她从来就不曾爱上任何一个男人,因此根本就不知道男女之间的肌肤之亲是那么的震撼而强烈。

在那一刻,她根本无法思考,也无力抗拒,只能任由自己无助地陷入那场震慑心魂的**风暴……

但,就算当时的她无力抗拒、无法思考,可如今一觉醒来,她却不得不去面对已经发生的事实。

在经过昨夜的一切之後,她不可能还在云问浪的面前像个没事人似的,可……她该怎么面对他呢?

夏茉儿望著云问浪熟睡的脸,那张俊美平静的脸孔仿佛具有魔力,让她一瞬也不瞬地凝望著他,几乎忘了自己原本正在烦恼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发现云问浪似乎有醒来的迹象时,夏茉儿才恍似如梦初醒,眼底掠过一抹无措。

她根本就还没有做好面对他的心理准备,可现在想要逃开也已经来不及了。匆忙间,她只能选择闭上眼睛,假装自己还在睡梦中。

一会儿之後,云问浪醒了过来,他一睁开双眼,就看见夏茉儿静静地躺在他的身旁。

望著她那张美量的容颇,他的心里忽然涌现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与充实感,仿佛空悬了许久的心,刹那间被一股暖意给填满了。

这种感受对他来说相当陌生,是他过去所不曾经历的。

他凝望著夏茉儿,黑眸深处浮现一抹困惑。

风流多情的他,身边来来去去的女人不少,可却从没有任何女子像她一样,能让他产生这样的感受,他甚至有股冲动想要地就这么一辈子待在他的怀里。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云问浪不禁暗自思忖。

是因为她太特别、太倔强不驯,所以在拥有了她之後,才会感到特别满足?抑或还有著其他的因素呢?

云问浪的心里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可怀中那美丽赤luo的人儿却让他的欲望蓦地窜了起来。

男人在清晨时原本就宛如睡醒的雄狮般蓄势待发,而他的身边恰巧又有一个娇艳无双的女子,更是天时、地利、人和,让他非要她不可。

他低下头,恣意品尝她柔嫩的红唇,却意外地发现她竟然浑身僵硬,一点儿也不像熟睡时候的放松。

呵!原来她早就已经醒了,却还故意装睡吗?

「茉儿?」他试探性地轻唤了声。

夏茉儿故意装作没听见他的低喊,继续装睡。

「还没醒呀?既然这样……嘿嘿,那我可就要乘机偷香喽!」

听见他的话,夏茉儿蓦然一惊,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中。

怎么办?她要现在「立刻清醒」过来吗?可是那样肯定会被这男人识破她刚才是故意在装睡的。

正当夏茉儿进退两难的时候,云问浪已开始朝她伸出「魔爪」。

她慌慌张张地抓住他的手,不让他继续邪恶的探索。

「咦?原来你已经醒啦?」云问浪笑。

「你……」夏茉儿本欲质问他想做什么,又怕一问之後反而让他以「实际行动」来回答,於是只好硬生生地改变话题,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昨天你在我怀中昏了过去,是我把你抱过来的。」

听见他的回答,夏茉儿的双颊蓦然发烫,昨夜那一幕幕煽情的画面也无法控制地浮现脑海。

「既……既然现在都已经天亮了,那我也该……该走了……」

「要走也不急於一时吧!」

「不走要做什么?」这个问题才刚脱口而出,夏茉儿就懊恼得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相信这个邪恶的男人肯定会借题发挥的!

果然,就见云问浪似笑非笑地扬起嘴角,说道:「要做什么?不就是做些让你感到欢愉的事嘛!」

他的话才刚说完,就蓦然翻了个身,将夏茉儿赤luo的身子困在床杨与他的胸膛之间。

「不……」夏茉儿心慌意乱地摇头。

「别说不,你明明也喜欢的。」

「我才没有!」夏茉儿红著脸反驳。

「没有吗?我可是记得你昨天娇吟的声音有多么悦耳,还有你沈浸在激情当中的神情有多么诱人。」

「住口!别再胡说八道了!」

「是不是胡说八道,等等就知道了。」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开口反驳的时候,他竟突然进入了她的身体里,让她的抗议顿时化为一声娇喘……

云雨过後,急促的喘息声回荡在偌大的房间里。

夏茉儿娇喘吁吁地躺在云问浪的怀里,整个人显得娇弱乏力。

云问浪凝望著她,忍不住伸手轻抚著她绋红的脸颊,黑眸深处有著不自觉的温柔与专注。

眼看娇佣的她像只猫儿似的,下意识地以脸颊摩挲他的掌心,他的眼底不禁浮现一抹笑意。

「美丽的茉儿,是不是爱上我了?」

这个问题宛如一道雷,陡然劈散了夏茉儿脑中意乱情迷的感受。

她羞愤地挥开他的手,像只刺帽似的,充满敌意地瞪著他。

「我才没有爱上你!你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绝对没有、也绝对不会爱上你!」

她斩钉截铁的回答,让云问浪的浓眉不禁皱起来,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挫折与懊恼。

明明她的身子已经被他给驯服了,为什么她的心却执意抗拒到底?

不过,这倔强的小女人实在太不明白男人的劣根性了,她愈是表现出不驯的模样,就愈是让他想要强悍地征服她!

最终,她的身心肯定都会属於他的!

「没有吗?」云问浪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可真是糟糕,因为我好像对你有一点动心了。」

听见他的话,夏茉儿诧异地瞪大了眼。

她惊愕地望著云问浪,想判断他这番话的真假。

见他表情严肃、眼神认真,夏茉儿的心跳蓦然加速,但她很快就挥开心底那股异样的感受。

就算此刻的云问浪看起来相当真诚,但肯定只是故意在她的面前装模作样,想要用甜言蜜语来哄骗她罢了,她才不会上当!

「你对我有一点动心了?那很好,你就等著将『奥云山庄』拱手让给我吧!」

云问浪轻笑了声,说道:「咱们约定的期限还没到,最後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怎么会不一定?输的人肯定是你,你还是趁早认清这个事实,准备将『奥云山庄』让给我吧!」

云问浪仿佛没听见她的话似的,忽然掀开被子下床。

夏茉儿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乍见他赤luo的身体,一张俏脸顿时红烫似火,她心慌意乱地匆忙别开目光,那模样让云问浪忍不住放声一笑。

「哎,虽然你实在诱人,但我还有要事必须处理,可不能一整天都跟你在床上厮磨呢!」他刻意用著好遗憾的声音说。

「谁要跟你厮磨了!」夏茉儿红著脸啐道。

「那我走了,你可别太想我啊!」

「放心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你不是有事情要处理吗?还不快走!」夏茉儿似乎忘了她并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竟开口对他下起了逐客令。

云问浪不以为忤地笑著离开,而当房里总算只剩下夏茉儿一个人後,她赶紧起身,找到了被云问浪搁在一旁的衣裳穿上。

在离开房间前,她不知为何突然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

看著那张她才刚与云问浪翻云覆雨过的床杨,夏茉儿的心蓦然陷入极度的纷乱中,久久无法平复……

夏茉儿的心绪异常纷乱,根本没办法静静地待在房间里。

为了转移注意力,她索性走出房间,一个人到偌大的花林间随意走动,然而她的目光虽是落在缤纷盛开的花儿上,脑中却浮现一张俊美无俦的脸,甚至就连他所说的话也一直回荡在脑海中……

那可真是糟糕,因为我好像对你有一点动心了。

他的这句话,就是撩乱她心弦的最大元凶!

虽然她一再地在心里告诉自己,当时云问浪那么说的时候绝对没有半点真心,可却无法制止那句话下断地在脑中回荡。

「真是的,我干么要把那句话记得那么牢呀?」

夏茉儿一边懊恼地嘀咕,一边漫无目的地走著。

她很努力地命令自己不要再去想著那句话,然而那魔咒似的话语虽然暂时被她驱出了脑海,可另一句问话却又冶不防地浮上心头——

美丽的茉儿,是不是爱上我了?

为什么云问浪会这么问?难道是她给了他什么奇怪的错觉,让他认为自己爱上了他吗?

夏茉儿一边蹙著眉心,一边想著,漫无目的地在花林间晃了好一会儿後,她突然脸色骤变地停下脚步。

她忽然发现到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自己竟让云问浪占据了所有的思绪!打从今天一醒来,她就无时无刻不在想著他!

「我到底是怎么搞的?」她震愕地低语。

倘若她真如自己所以为的那么厌恶云问浪,又怎么会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满脑子都是他说过的话、满脑子都是他的表情?

难道她的心在下知不觉中,已渐渐受到他的撩拨而沈溺了?

「不!不!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

这些年来,娘一个人偷偷哭泣的情景仍让她记忆犹新,娘意图寻死的情景仍让她心惊胆跳,而娘寒透了心决意出家的举动更是让她难过极了。

有了娘这么悲惨的前车之监,她怎么还能重蹈娘的覆辙?

不行!她可不想在爱上不该爱的男人之後,因为他的无情而遍体鳞伤、哀痛欲绝!

对此刻的她来说,眼前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了。一条是努力克制自己的心,另一条则是当个怯懦的潜逃者,悄悄离开「奥云山庄」。

「我该怎么做才好呢?」夏茉儿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

她心绪纷乱地任意走动著,直到感觉附近似乎有人,她才停下脚步,不经意地抬头一看,岂料,眼前的景象让她整个人如遭雷殛地僵在原地!

她看见云问浪坐在前方的亭子里,而绿袖则在一旁服侍著他。

早上他离开房间时,明明说有重要的事情必须处理,怎么这会儿却在花林间享受美人的殷勤伺候?

难道他所谓要紧的事……就是和绿袖嬉笑调情?

看著眼前的景象,夏茉儿的心冷不防地泛起一阵疼痛,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拿了一把烧红的利刃捅进她的心窝。

一股难以承受的痛楚蓦然自心底蔓延开来,那让她脸色发白,同时也让她发现自己陷入的程度,似乎比她愿意承认的还多!

难道这场赌局……她真的输了吗?

就在夏茉儿震惊地瞪著云问浪和绿袖时,云问浪也诧异地挑起眉楷。

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他早上外出办事时,心里一直悬念著这个小女人,於是匆匆地把事情处理完之後就立刻回来了。

当他一抵达「奥云山庄」,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去找夏茉儿,可却在半路遇到了绿袖。

绿袖一看见他,便殷勤地邀他在亭子里乘凉赏花,还说要唱曲子给他听。

一向不忍心让女人伤心失望的他,只好暂时停下脚步,心想听绿袖唱个一、两曲之後再去找夏茉儿好了。

只不过,他发现自己虽是留下来了,却根本没认真在听绿袖唱曲子,因为他的心早就飞到夏茉儿身上,而他也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对夏茉儿的在意远超过任何女人。

正当他盘算著等绿袖这一曲唱到一个段落之後,就要去找夏茉儿时,想不到她倒是先出现了。

看著她那双震惊的眼眸,云问浪的黑瞳闪过一抹精光。

看来,这小女人是真的对他动了心,只是她始终嘴硬不肯承认罢了。

既然如此,他何不趁此机会,让她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心情?

打定主意之後,云问浪故意一把将绿袖揽进怀里,笑著对绿袖说:「绿袖,你的歌声真是甜美,只怕天底下没人唱得比你更好了。」

「多谢主子的赞美。」绿袖笑得灿烂极了。

原本她看见夏茉儿出现时,以为主子会立刻弃她而去的,想不到主子不但没有离开她,甚至还当著夏茉儿的面搂住自己。

绿袖顺势倚偎在云问浪宽阔的胸膛上,眼角朝夏茉儿瞟了一眼,神情有著掩饰不住的得意。

看著这情景,夏茉儿心里的那阵疼痛变得更加强烈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不希望被云问浪看出来,然而她那不自在的神情,却早已落入云问浪的眼底。

「怎么?你吃醋了?」他刻意问得轻佻。

「我才没有!」夏茉儿立刻激动地反驳。「你要我说多少次?我一点儿都没有对你动心,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会吃醋呢?」

「是吗?那不管我对绿袖做什么,你都不会有什么感觉喽?」

「那当然!」

她嘴硬的回答让云问浪不禁眯起了黑眸。看来要逼她诚实面对自己的心情,得要下一点猛药才行了。

「既然你不会介意那就好,我可不希望我和绿袖在亲热的时候,你在一旁护火中烧地阻止。」云问浪的话一说完,便低头亲吻绿袖。

看著眼前的画面,夏茉儿的脸色倏地苍白,不自觉地握紧拳头,细细的指尖掐入她的掌心,那痛楚却远不及心里疼痛的万分之一。

她不知道云问浪为什么要故意在她的面前亲吻绿袖,只知道自己的心疼痛得仿佛在淌血,可为了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她强迫自己站在原地,看著他们之间的亲热温存。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样也好,看清楚这男人的风流滥情也好,如此一来,她就可以对他彻底的死心了。

就像人的身上若是生了毒疮,要将它剜除掉必定是痛楚难当的,但是为了长久的健康著想,那阵短暂的剧痛是必须承受的。

只是……未免也太痛了吧……

夏茉儿咬著唇,用力地眨了眨眼,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心里忽然涌上一股欲泪的酸楚,而她一点儿也不想在他们的面前落泪。

云问浪一边亲吻著绿袖,一边观察著夏茉儿的反应,他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能沈得住气!

明明她那苍白的脸色、痛楚的眼眸,都已经泄漏了她的情绪,为什么她还要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可……若她不来阻止他的举动,难道他还要继续下去?但此刻的他其实一点儿也不想碰绿袖呀!

云问浪拧起了浓眉,低头看著绿袖荡漾的眼波,再抬头望著夏茉儿那一脸痛楚的神情,忽然间觉得自己好残酷,同时伤害了两个女人,尤其是夏茉儿那苍白的脸色更是让他心疼极了。

这场戏,他是演不下去了。

他顾不得绿袖的错愕与失望,蓦然放开了她,说道:「我突然想到有一件重要的事,得出门去办一下。」

扔下这句话之後,云问浪迳自转身离开,留下了各自沈浸在自己心绪中的两个女人。

一阵风声忽然在耳边呼啸,像极了为她们而发出的忧伤叹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多情主子最新章节 | 多情主子全文阅读 | 多情主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