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娘子偷香 > 第六章

娘子偷香 第六章

作者 : 朱映徽
    佟湘儿奔进了船舱,急忙想关上木门,然而却慢了一步。

    在门被完全关上之前,韩少磊的大掌扳住了门板,强硬地推门而入。为了不让她再有机会逃避,他反手关上舶舱的门,落了闩。

    佟湘儿一惊,本想要自己一个人好好地静一静,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心乱痛苦的模样,没想到这会儿却反而困住自己了。

    “湘儿,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不,先别说好吗?我现在……我现在什么都没办法想……”

    佟湘儿转身想离他远一点,韩少磊却不愿让她闪躲,将她轻推到墙边,双臂一左一右地搭在她的两侧,不让她再有机会逃避。

    “你……别这样……”佟湘儿软弱地低语。这样的姿态实在太过暧眛,让她红了脸。

    “那你就好好听我把话说完,湘儿。我们韩家和李家认识了十多年,我和雪梅也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所以虽然从未正式谈论过婚事,两家长辈却一直是期望可以成为一家人。我也曾经认为自己会这样顺其自然地娶了她,直到遇见你,一切都不同了。”

    佟湘儿听着他的话,泪水再度在眼眶中打转。

    “在遇见你之前,我原本以为即使两个人之间没有强烈的情感,也可以平静安稳地过下去;但是遇见你、喜欢上你之后,我完全没办法想像和其他女人共度一生。湘儿,爱上你之后,我怎么可能还去娶别的女人?”他一边说,一边无限爱怜地抚着她的脸。

    望着他的黑眸,佟湘儿的心几乎快被他眼底浓烈的情意给融化了。

    “可……可是……”

    “可是什么?湘儿,难道你不相信我是真心的?我绝对没有脚踏两条船,我可以对天发誓。”

    “不……我不是不相信你……”她从未怀疑过他是虚情假意的。“可是……可是……听见她说我是破坏她幸福的凶手,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说到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哽咽落泪。

    原来如此,韩少磊懂了。

    这个太过善良的人儿,内心怕是正因为不必要的自责而煎熬着。

    他蓦地低头,吻住她的唇,给她一个几乎快让她喘不过气的亲吻。

    “湘儿,你一点都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破坏任何人的幸福呀!”

    “嗄?可是……”

    “湘儿,嫁给我吧!这辈子我唯一想娶的女人,就是你。”

    听见他开口求亲,佟湘儿的心瞬间跳得有如擂鼓,然而在感到喜悦感动的同时,心中那股罪恶感也挥之不去。

    “可是……雪梅小姐那边……”

    “别担心,湘儿,我会跟她把话说清楚,你心里一点都不需要感到愧疚,说起来,我和她反倒都应该要感谢你才对。”

    “感谢……我?”佟湘儿不明白地望着他。

    韩少磊抚着她的脸,在她的唇上印下轻轻一吻之后,才又接着说道:“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跟她很可能就在并不相爱的情况下成亲了,在那种情况下,你认为她就会幸福吗?你能想像和一个并不相爰的人共度一生吗?

    “呃……这……”

    想像着他所说的那种情景,佟湘儿不禁打了个冷颤。

    倘若在几个月前问她这个问题,她肯定无法感同身受,然而现在因为心中正热烈地爱着一个人,所以她完全能想像那种无爱的生活是多么的可怕。

    这么一想,佟湘儿的心里终于释怀了.

    是啊!或许现在李雪梅会因为多年来的憧憬突然幻灭而感到痛苦,但是一时的失望、难过,总好过勉强要完全不爱她的韩少磊与她成亲,那样跟本不会有人得到真正的幸福,包括李雪梅自己。

    “我明白了,谢谢你。”

    听她这么说,韩少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明白了就好。记住,湘儿,你只要爱着我、并且被我爰着就够了,其他的事情你完全不需要去烦恼,知道吗?”

    佟湘儿点点头,一颗心瞬间被甜蜜与感动给淹没。

    “那么,刚才那个问题,你的回答呢?你愿意嫁给我,当我的妻子吗?”

    佟湘儿的俏脸一热,娇羞地低垂眼睫,轻声道:“我得先跟奶娘说一声,不然肯定会吓到她的。”

    “所以你是答应了?”韩少磊追问。他当然听得出她话中的意思,但他就是想要听她亲口答覆。

    “我……我愿意……”佟湘儿轻声回答之后,白皙的脸蛋早已布满红晕。

    “那真是太好了。”

    韩少磊感动地搂着她,再度低头覆上她的唇。

    佟湘儿虽然不胜害羞,但是胸中满溢的情意胜过了一切,让她也抛开矜持,毫不保留地回应他。

    热烈而缠绵的亲吻,让他们两人的身体都为之发烫,尤其是韩少磊,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体内的欲望被撩起,那就像是一头沉睡的猛兽被喚醒,再也无法按捺与控制。

    缠绵过后,韩少磊又带着佟湘儿游了一会儿的湖。

    为了怕她初尝云雨的身子负荷不了更多的劳累,游完湖之后他没让她回饭馆,而是将她送回了住处。

    他自己也没有前去饭馆,而是直接返家,打算和爹好好地谈一谈,想不到却看见李雪梅也在。

    一想到李雪梅对佟湘儿说的那些话,韩少磊就不禁沉下了脸色。

    李雪梅从他的神情反应,隐约猜出他已经知道了她做的事,而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佟湘儿说的,那让她心里对佟湘儿更加恼恨了。

    “少磊,你回来得正好。”韩威祥开口句:“我听说,新雇的一个奴仆昨日偷窃了饭馆的香料?”

    韩少磊一怔,眉头皱得更紧。

    很显然,李雪梅是特地来向爹告状的。

    明明他昨日都已经告诉了她原因,也明确地表示过自己不会追究这件事,她却还跑来告诉爹这件事,显然是故意要破坏爹对湘儿的观感。

    他的心里有些恼火,沉着脸说:“她会那样做是有原因的,我了解、接受并且也答应过不追究了。”

    “不管什么原因,偷窃就是不对。”韩威祥的语气有些严厉。

    罢才一听说那个叫湘儿的姑娘竟然窃取香料,他就已相当不悦,又听说那女人似乎成天缠着少磊,更是让他大为光火。

    在他的心里,早已经将李雪梅视为来来的儿媳妇,因此当然是完全站在李雪梅那一边。

    “少磊,立刻把那个女人给辞退了,别再跟她往來。还有,我打算尽快把你的婚事办一办。”

    李雪梅闻言双颊一热,心中暗喜不已。太好了!有了伯父撑腰,她应该可以顺利踢开佟湘儿那颗绊脚石,如愿地和少磊哥拜堂成亲了!

    “伯父,雪梅先告辞了。”她脸红地说,毕竟身为一个姑娘家,谈婚事时在场也太羞人了。

    版退之后,李雪梅转身离开,却听见身后传来韩少磊的声音——

    “我原本就没打算让湘儿在饭馆工作太久,要尽快举办婚事我也不反对,但我想娶的人是湘儿。”

    这番话传进李雪梅的耳里,让她僵住,脸色苍白地快步离开。

    韩威祥皱紧了眉头,叱道:“什么?你疯了不成?一个偷儿怎么可以娶进门?没将她送入官府就不错了!”

    “湘儿不是心怀不轨的人,事实上,她很单纯、善良。”

    “单纯善良的人会偷东西?”韩威祥嗤之以鼻。

    “没错,她确实拿了些香料,但那分暈只够做一道菜。她会那么做,也只是想让病中的奶娘尝尝怀念渴望的滋味。她娘在多年前就去世了,而她娘还在世时,总会在她们生病时做那道料理,为了满足她奶娘的心愿,她才会——”韩少磊解释到最后,心里忽然打了个突。

    等等!先前他满脑子只想着要安慰她,根本无暇思忖其他的事情,但是此刻仔细想想,似乎隐约透露出些什么不寻常之处……

    以她的厨艺,要做出美味的料理根本不难,但是她大费周章地來到饭馆,不惜承担被逮着的风险,也想取得饭馆的香料,不就表示香料对那道料理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吗?

    但问题是,饭馆的香料是不外传的独家配方,其他饭馆即使试了各种方法也调配不出来,为什么她娘却有办法做出这样的味道?

    难道……难道……

    韩威祥本来还满脸不以为然地听着,直到看见儿子震惊思索的表情,这才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

    “你说,她要做的那道料理,是她娘做过的?她娘去世了很多年?那么她爹呢?她爹还在吗?”

    “她爹……我没听她提起过,她家中也只有她和奶娘两个人。”

    韩威祥一听,又立刻追问:“那她从小就住在江南吗?是在杭州出生的?”

    “不,她说她在杭州住了十年……”

    “十年?”

    韩威祥又是一惊,父子俩相视一眼,脑中都闪过同样的念头——佟湘儿极有可能就是他们想找的人!

    “快!少磊,把她找來——不,还是我去见她好了!现在就带我过去!”

    如果那个孩子真是义妹的女儿,那就太好了!

    “湘儿,你还是别去那间饭馆工作了吧!”

    用完膳后,佟湘儿正要收拾碗盘,奶娘却突然开口这么说。

    “为什么?”

    “奶娘舍不得你这么辛苦”“不会的,奶娘放心,我不觉得辛苦。”

    见奶娘皱起眉头,还想要劝阻的样子,佟湘儿笑着说道:“放心吧!湘儿应付得來的,况且我也想要多挣点钱,好帮奶娘添些新衣呀!”

    “奶娘没有新衣也没关系的,奶娘只是担心——”

    佟湘儿摇头打断奶娘的话,说道:“湘儿是真的想去才去的,所以奶娘就别为我担心了。

    既然用完了午膳,奶娘就进房歇会儿吧!奶娘的病才刚痊愈,还是多多歇息比较好。”

    “好、好。”吕宝凤转身走进寝房。

    佟湘儿收拾完碗盘之后,转身走出屋外,打算将已经晾干的衣物收进来。

    在暖暖的日阳下,迎着拂面的微风,她不禁想起了稍早与韩少磊游湖的事,同时也想起了两人的缠绵欢爱。

    那些画面让她的双頰烫红,不仅心跳剧烈,身体也仿佛还残存着被他触碰、被他亲吻、被他占有时的感党……

    就在她因为想起那些事而脸红心跳之际,远远瞥见一辆马车驶了过来。

    才正想着怎么会有豪华的马车到这里來的时候,那辆马车竟一路驶到她的面前,而韩少磊和一名约莫五十來岁的中年男子下了马车,伫立在她的眼前。

    “湘儿,这位是我爹。爹,她就是湘儿。”

    “啊!见、见过韩老爷。”佟湘儿的心跳加快,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见到他爹,让她有点手足无措。

    “湘儿姑娘,方便进屋一谈吗?”韩威祥开口问道。

    “当然,请进。”

    进屋之后,佟湘儿帮他们父子俩倒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抱歉,只是很普通的茶。”

    “无妨。”

    韩威祥仔细地端详她的脸孔,眼神有些激动。

    眼前这个姑娘的神情轮廓,和他义妹确实有几分神似,再加上她的年纪以及来到杭州的时间全都相符,应该错不了。

    “湘儿姑娘,冒昧一问,令堂是否叫柳凤仪?”韩威祥直接地问道。

    “咦?”

    原本佟湘儿还因为韩老爷的盯视而感到不自在,这会儿听见他的话,她不禁讶异地瞪了眼。

    “韩老爷怎么会知道我娘的名字?”

    她的疑问等于是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让韩烕祥的神情激动,就连韩少磊也不禁惊叹一切真是太巧了。

    “真的是你!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韩威祥激动地起身,轻握住佟湘儿的肩头。“好孩子,你这些年辛苦了。”

    “韩……韩老爷?”

    佟湘儿的心中又惊又疑,不明白韩老爷的情绪为什么会这么激动,还说终于找到她了?

    她困惑地转头望向韩少磊,就见韩少磊给她一抹温暖的微笑,说道——

    “真想不到,原來我们费尽心思想找到的人就是你。”“费尽心思……找我?”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佟湘儿愈听愈迷糊。

    “你娘是我的义妹呀!”韩威祥激动地说。

    “什么?”佟湘儿闻言,惊诧地瞪大了眼。

    韩老爷是娘的义兄?这……这是真的吗?

    “你娘不曾提过有我这个义兄吗?”韩威祥疑惑地问。照理说,义妹没必要隐瞒这件事啊!

    “不,不是的,娘有提过,只不过那是十年前的事情,当时我才八岁,很多事赙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只不过,即便她早已忘了娘那位义兄的名字,却还记得奶娘带她到江南后,告诉过她,娘的义兄已经不在了,所以她们才会到这里定居下來的。

    她一直以为所谓的“不在”,是指娘的义兄己经去世了,为什么这会儿又突然冒出来了?

    佟湘儿的思绪陷入混乱,而就在这个时候,吕宝凤从寝房走了出來。

    罢才她正打算入睡,却意外听见了他们的交谈声,将刚才那些对话一宇不漏地听进了耳里。

    吕宝凤望着韩威祥,缓缓行了个礼。

    “奴婢见过老爷。”

    听见奶娘的话,佟湘儿震惊极了。

    这么说来,韩老爷真的是娘的义兄?奶娘真的骗了她?

    但……这是为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偷香最新章节 | 娘子偷香全文阅读 | 娘子偷香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