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娘子偷香 > 第五章

娘子偷香 第五章

作者 : 朱映徽
    韩少磊送佟湘儿返回她在近郊的住处,此刻他正坐在狭小的厅中,佟湘儿则进入奶娘的寝房去探视奶娘。

    望着这间简朴小巧的屋子,韩少磊不免感到有些心疼,心中那股想要好好呵护宠爱她、让她过好日子的念头,也愈来愈强烈了。

    一会儿后,佟湘儿从奶娘的寝房走了出來。

    “奶娘正在睡呢!瞧她睡得沈,我就没有喊醒她了。”

    “让她多歇着吧!我下次再來拜访她也无妨。”韩少磊说道,本來他是想趁此机会拜访一下她的奶娘。

    “嗯,谢谢少爷特地送我回来。”

    佟湘儿倒了杯茶水给他,韩少磊没有接过杯子,反而握住她的手。

    “不是说了,别喊我少爷吗?”

    佟湘儿的俏脸一热,光中被他握着手,就让她心跳加快。

    “可是……我只是个下人,本來就该喊少爷的呀!”

    “在我的心里,并没有将你当成下人。”韩少磊语气认真地说。

    “那……”他将她当成什么?

    佟湘儿想问,却又不敢问,然而即使她什么也没说,她那藏不住情绪的俏脸也己经透露了她的心思。

    韩少磊的黑眸闪动着温柔的光芒。她会想知道这个问题,表示她的心里也同样很在意他吧!

    回想起亲吻时,她情不自禁的回应以及意乱情迷的神情,他的心里就更加确定了这一点,那让他胸口瞬间被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给涨满。

    原來,情投意合是一件如此令人愉悦的事情,仿佛世间的一切瞬间变得更加美好,就只因为心爱的人儿在自己身边。

    他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说道:“对我而言,你不是下人,而是我的心上人。”

    心上人!

    这三个字,让佟湘儿又喜又羞地胀红了脸。

    “可是……我……怎么配得上少爷呢?”

    “怎么配不上?你单纯、善良、热诚、孝顺、温柔、善解人意……这些美好的性情是如此的珍贵,有生以來,唯一让我心动的姑娘就只有你一个。”

    他的神情和语气是如此的真挚,仿佛在他的心里,她真的有如宝物般值得他珍惜,让佟湘儿感动得泫然欲泣。

    那泛着泪光的眸子太过美丽迷人,韩少磊情不自禁地起身将她拥入怀中,低头吻住她的唇。

    佟湘儿虽然害羞极了,但在他温柔又有耐心的吮吻、撩拨下,终子还是为他分开唇齿,与他火烫的舌缱绻交缠。

    缠绵的吻结束后,韩少磊仍亲匿地拥着她,说道:“湘儿,别再到饭馆去工作了吧!”

    “啊?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舍不得你那么辛苦啊!”他语气怜惜地说。

    昨日她接替何师傅的工作,一整天下来的辛苦劳累他全看在眼里,他怎舍得自己喜爱的人儿如此疲累?

    他的话虽然让佟湘儿心底一甜,但她却摇了摇头。

    “在灶房工作虽然称不上轻松,但也不会太辛苦的,能够帮上大家的忙,我觉得很开心。况且……我也希望能够亲自向大家道歉,关于香料的事……”

    听出她心中的罪恶感与自责,韩少磊怜惜地轻抚着她的面颊.

    “不是都说了吗?别再为香料的事情道歉了,我会帮你向大伙儿解释清楚,不会让他们对你有所误会的。”

    “可是……不管我的原因是什么,总是背着大家做出偷偷摸摸的事情……辜负了大家对我的信任……如果不亲口向大伙儿道歉,我怎么过意得去?再说,这阵子灶房那么忙碌,我也是真心想要帮忙的。”

    看着她那一脸认真的表情,韩少磊明白她是真心想这么做,也知道要是不让她回去灶房,她恐怕会一直耿耿于怀,被自己心中的罪恶感给折磨。

    “好吧!我知道了,那你今日先在家中好好歇息、陪陪你奶娘,明天再回饭馆吧!”韩少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可没打算让她在灶房做太久。

    尽避她到饭馆的灶房去帮忙的话,他每日都能见到她,但是一來他可舍不得她太疲累,二來他更希望她以另一种身分陪在他的身边。

    下个月底,‘凤祥饭馆’就要举办比试会了,希望到时候能顺利找到爹的义妹流落在外的女儿,毕竟唯有先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爹娘才有心思和余裕来筹办婚事吧!

    韩少磊凝望着佟湘儿,目光专注而热烈。

    既然此刻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心意,确定对她动了心,他当然渴望能将这个美好的人儿永远留在身边。

    他在心里暗暗盘算着,决定先等他把自己的打算告诉爹娘,让他们明白他想娶的妻子不是李雪梅而是佟湘儿之后,就要开口向她求亲。

    “我也该回饭馆去了,你就趁你奶娘熟睡的时候,动手做她想尝的那道料理,等她醒来之后给她一个惊喜吧!”

    “嗯,我正有这打算呢!”佟湘儿笑吟吟地说。

    在韩少磊离开之后,佟湘儿立刻进入灶房,开始准备动手做娘自创的那道鲜蔬杂烩。

    她卷起衣袖,一一清洗等会儿用得上的蔬菜,脑中却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刚才亲吻拥抱的画面,那让她的脸儿烫红,胸口那剧烈的怦动更是久久无法平息……

    韩少磊返回‘凤祥饭馆’后,在饭馆门外看见了李雪梅。

    一看见她,他就不由得想起她打佟湘儿的那一耳光,那让他的浓眉皱起,不愉快的情绪在胸口翻涌。

    倘若不是佟湘儿一再地阻止,他肯定会要李雪梅开口道歉的。

    “少磊哥,那个女人呢?有没有将她送交官府?”李雪梅追问,想知道这件事情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韩少磊的眉心皱得更紧,答道:“我送她回家了。”“什……什么?”李雪梅的表情一僵。

    没将佟湘儿送进官府也就罢了,竟然还亲自送那个女人回家少磊哥也未免太过偏袒那个偷儿了吧!

    李雪梅蹙起了眉头,不甘心地暗暗咬牙。

    罢才她私下问过饭馆的奴仆,得知那个女人名叫佟湘儿,是前阵子才新雇用的灶房帮手。

    她和少磊哥认识了这么多年,他对她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两人之间仿佛总隔着一定的距离。

    她原本以为他天生就是这样的个性,所以也没那么介意,然而那个才刚出现不久,并且还是个下人的女子,为什么可以得到少磊哥的关心?

    想到少磊哥拉着那女人的手离开,想到他对那女人明显的偏袒,李雪梅心里的危机意识不禁升到了最高点。

    这么多年來,她的心里只有少磊哥一个人,一直期盼能够成为他的妻。

    原本以为凭借两家多年的交情,以及双方长辈们的乐见其成,他们应该会顺其自然地成为夫妻的,可是现在……

    心底那股不好的预感是那么的强烈,而那全都是因为少磊哥对佟湘儿超乎寻常的在意。

    “少磊哥,那女人偷了饭馆的香料呀!你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放过她?”李雪梅有些激动地问。

    “湘儿会那么做,自然有她的原因,那是她对她奶娘的一片孝心,而不是受到任何人的指使,所以我不但没打算追究,还将那些香料送给了她。”

    “什么?”

    听见他亲匿地喊那女人的名宇,李雪梅的脸色愈来愈难看。

    “少磊哥,难道……”她心里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难道你喜欢上那个女人了?”

    韩少磊虽然没料到李雪梅会问得这么直接,不过他也没打算要隐瞒自己对佟湘儿的情意。

    “是,我是喜欢她。更正确一点來说,我对她不仅仅是喜欢而已。”幹少磊语气肯定地说。

    他想要将那个美好的人儿留在身边,想要竭尽所能地宠爱她、呵护她,想要她当他的妻子。

    李雪梅望着韩少磊,眼底闪动着震惊、不甘的光芒。

    仅仅只是因为想起了佟湘儿,他的脸上就泛起了一丝温柔的笑意,而那神情是她这么多年来从未见过的!

    她的表情僵硬如石,心里受了严重的打击。

    难道……难道光凭这么多年的交情,她在少磊哥心目中的地位还远比不上一个才认识不久的女人?

    “雪梅,我跟你之间——”

    “够了,别说了!”李雪梅忽然开口打断他的话,就怕从他口中听见无法挽回的话来。

    此刻的她只想要逃避,仿佛只要不听见她不想听的话,就可以假装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不曾改变。

    “我……我突然想到家中还有点事情,必须先走了。”扔下这句话之后,李雪梅便匆忙转身离开了。

    韩少磊望着她仓皇离去的背影,浓眉不禁一皱。

    他不是感觉不出李雪梅对他的情意以及对婚事的期待,只不过,既然他的心里已有了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儿,那么与其让李雪梅继续怀着不可能实现的期待,倒不如早点让她认清事实吧!

    棒日,佟湘儿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來到‘凤祥饭馆’。

    一进灶房,她正想要开口道歉,想不到大伙儿竟反过來安慰她、要她别介意,甚至还纷纷称赞她对奶娘的孝心。

    原来,经过先前几日的相处,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勤快热心的姑娘,豆豆小说阅读网而昨日听少爷说明了事情的缘由之后,不仅全都能够谅解,甚至还因为她的一片孝心而更喜欢她了。

    佟湘儿松了一口气,但是大家的体谅宽容,让她对于自己先前鬼祟的行动更感愧疚,于是暗暗决定要加倍认真地工作來弥补。

    然而,今日灶房里却多了个跟她年纪相当的奴仆,名叫小翠。小翠总在她的身旁,抢着帮她分摊手边的工作。

    “小翠,这边交给我就行了,你可以去帮其他的人没关系。”

    “是少爷吩咐小翠,要小翠帮着你的呀!”小翌轻声答道,没让其他人听见,显然这也是韩少磊的吩咐。

    “啊?”佟湘儿惊说地愣了愣,白皙的双颊蓦地染上一抹红晕。

    他……特别派了个人帮她分摊工作,就怕她太累了吗?

    那份体贴的心意,让佟湘儿在感动的同时,不禁想起了昨日的亲吻,想着两人气息交融,火烫的唇舌亲匿地交缠的画面。她的芳心蓦地剧烈地怦动,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撞击她的胸口。

    你不是下人,而是我的心上人。

    想起他昨日的低语,佟湘儿的心底就升起一股甜蜜的暖意,眼角眉梢都透露出掩不住的娇羞喜悦。

    “湘儿,什么事这么开心呀?瞧你一个劲儿地傻笑!”周师傅瞥了她一眼,笑呵呵地问。

    “啊?没、没有啊……,,

    佟湘儿的俏脸瞬间胀得通红,就怕被人看穿她的心思。要是被察觉她和韩少磊之间做的“好事”、被察觉自己一直想着韩少磊,那岂不是羞死人了吗?

    “我……我是因为……因为想到昨日奶娘尝了料理,心情一好,病也仿佛都好了,所以才感到高兴的……”她结结巴巴地解释,这其实也不算是谎话。

    昨日奶娘尝了她做的鲜蔬杂烩之后,情绪激动地落泪,频频追问她怎么做得出这么相近的味道,她才终于将自己是为了取得香料而到‘凤祥饭馆’工作的事情说了出来。

    奶娘听了之后脸色微变,她猜想奶娘可能是担心她惹上麻烦,所以赶紧解释香料是饭馆的少东家答应送她的,奶娘才没再说什么。

    一想到奶娘终于如愿地尝到了那道鲜蔬杂烩,佟湘儿就觉得高兴极了。

    开心之余,她真迫不及待想见到韩少磊,想要告诉他这件事,他肯定会为她感到高兴吧?

    扁是想像那俊朗的脸孔对她扬起笑意,佟湘儿就不由得心跳加快,脸上的红晕也更深了。

    正当她脸红心跳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瞥见一抹身影走进灶房。

    她急切地转头一看,脸上甚至已经浮现欣喜的微笑,却发现来的人不是韩少磊,而是李雪梅。

    一看见她,佟湘儿就不禁想起了昨日的耳光和那些斥责,不仅脸上的笑意霎时隐没,心里也觉得尴尬极了,就不知道李雪梅是否也己听说她拿取香料是为了奶娘的事?

    “雪梅小姐,昨日您误会湘儿了,她不是别的饭馆派来的。”周师傅也看见了李雪梅,立刻开口帮佟湘儿说话。

    “是啊、是啊!”何师傅也附和地笑道:“咱们的湘儿可真是一个孝顺的好姑娘哪!”

    咱们的湘儿?这种“自己人”的说法,让李雪梅暗暗地咬了咬牙。

    真是太可恶了!这个叫佟湘儿的女人究竟耍了什么样的手段,竟让所有人全都站在她那边?

    尽避情绪恶劣,李雪梅仍故作从容镇定地说:“我知道,那件事情我昨天已经听少磊哥说了。”

    “那就好、那就好。”周师傅说着,又继续手边的工作。

    李雪梅板着脸,走到佟湘儿面前,开口道:“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啊?可是我的工作……”

    “交给其他奴仆做不就得了?你真以为自己是那么不可或缺的吗?”李雪梅冷冷地轻哼。

    佟湘儿的心一揪。看来,李姑娘是真的很厌恶她呀!“你跟我来。”

    李雪梅又说了一遍之后,不给她开口拒绝的机会,迳自转身走出灶房,佟湘儿只好和周师傅打了声招呼,快步跟了出去。李雪梅来到饭馆里的庭院中,在一株花树旁停下。

    或许是这会儿周遭没有其他人在,因此李雪梅毫不掩饰地用充满敌意与怒气的目光瞪着佟湘儿。

    佟湘儿等了一会儿没见她说话,只好主动问道:“雪梅小姐刚才不是说有事情要跟我说?”

    李雪梅瞪着她,开口道:“你或许听说了,我们李家和韩家的关系很好,不仅是多年的邻居,在事业上更是密切往來,两家的长辈也都是深交多年的好友。”

    “这我确实听说了……”

    “这么多年來,我和少磊哥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说我们是一对青梅竹马也不为过,我们彼此熟悉,早已像真正的一家人一样。事实上,我们本来打算过一阵子就要成亲了!”李雪梅嚷道。

    佟湘儿闻言倒抽一口气,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成……成亲?”

    “没错!我们两家人本来早有这样的默契,只是因为饭馆要举办比试会的事情,婚事才拖延了下来。”

    “这……我……可是……”

    佟湘儿的思绪纷乱,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虽然听说了他们两家人的交情深厚,也知道韩少磊和李雪梅相识多年,但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竟打算要成亲!

    这……是真的吗?

    如果……如果这是真的,那他为什么……为什么要拥抱她、亲吻她,还说她是他的心上人?

    不!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韩少磊是个有了成亲的对象后,还会去撩拨其他女人的风流男子。可是,李雪梅说他们要成亲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雪梅目光含恨地盯着她,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来,我的眼里只有少磊哥,心里也只有他,一心一意期盼着要当他的娘子,眼看就要成真了,你却突然冒了出來,抢走他的所有注意,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

    “我……我……”佟湘儿一时答不出话來。

    李雪梅的这番话,虽然让她明白韩少磊并没有脚踏两只船,但是面对这样的质问,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从來就没有想要抢夺韩少磊的注意,他们之间的一切是自然而然地发生,况且她先前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呀!

    李雪梅恼怒地瞪着她,咬牙低喝:“你给我离少磊哥远一点行吗?不要当破坏别人幸福的凶手!”

    破坏别人幸福的凶手?

    这个严重的罪名让佟湘儿的脸色一白,宛如有人扼住她的咽喉,让她快要不能呼息,又像是胸口压了块巨石,压得她心情沉重。

    “可……可是……我从來没有刻意抢夺他的注意,没有故意接近他……”她试着替自己辩驳。

    言下之意,是韩少磊主动的?这让李雪梅更是妒恨不已。

    这么多年來,藉由两家的交情之便,她时常找各种机会主动接近少磊哥,努力想吸引他注目关爱的眼神,但他却一直是不冷不热的态度。

    然而这个可恨的女人,凭什么不费吹灰之力就独占了少磊哥的心?这世上还有天理吗?

    “如果你硬是要破坏我们的婚事,我会恨你一辈子的!抢走别人的幸福,难道你真的能心安理得?你良心能安吗?”

    这一连串咄咄逼人的质问,让佟湘儿难以招架。她心乱如麻,忍不住以颤抖的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再听下去。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善良的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去伤害任何人,可是现在却……

    如果韩少磊和李雪梅本來确实有成亲的计划,那她是不是真的在无意中成了别人幸福的破坏者?

    可是……就算没有她的出现,就算他们真的成亲了,李雪梅就会从此幸福吗?两个并不相爱的人共度一生,这样是好的吗?

    佟湘儿的心绪混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也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对的。

    李雪梅看出佟湘儿的动摇,一把扯下她捂耳的手。

    “请你离开饭馆,离开少磊哥的身边,把少磊哥还给我!”

    “可是……我……”

    佟湘儿的心狠狠地揪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在这时,她瞥见韩少磊从另一头走了过来。

    见她的表情有异,李雪梅转头一看,也见着了韩少磊。

    李雪梅立刻压低了嗓音提醒道:“你最好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要是你再继续纠缠少磊哥、破坏我的幸福,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撂下最后的警告之后,李雪梅转身从另一头匆匆离去,不想让韩少磊当场撞见她和佟湘儿交谈的画面。

    佟湘儿僵在原地不知所措之际,韩少磊已发现她并走了过来。

    “湘儿,你怎么在这里?”他问道,黑眸远远地瞥见了李雪梅的身影。

    “呃……我……那是因为……”

    佟湘儿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完整的话來,甚至因为情绪太过混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便一直低着头,没有勇气抬头望着他。

    韩少磊望着她不太寻常的神色,眉头一皱,黑眸若有所思。

    半晌后,他忽然说道:“今日天气不错,咱们出去透透气吧!”

    “啊?”佟湘儿一阵错愕,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可是……”韩少磊不是没看出她的犹豫,但他可没打算给她拒绝的机会。

    “走吧!”

    韩少磊带着佟湘儿去游湖,为了不让任何人打扰他们的相处,他不仅没有带任何随从,还包下一艘画舫。

    暖阳下、微风中,他们并肩伫立在船头。

    眼前的美景如诗如画,佟湘儿却无心欣赏,满脑子都是刚才李雪梅所说的话。

    她好想开口问他,想知道他是不是原本有和李雪梅成亲的打算,可却又矛盾得问不出口。

    如果……如果是真的,那她该怎么办?

    扁是想像从他口中听见肯定的答案,佟湘儿的心就狠狠纠结,胸口那份痛楚让她更是一个字都问不出口了。

    韩少磊望着她那心事重重的模样,不禁皱起了眉头。

    “湘儿,刚才在饭馆的庭园里,你和——”

    佟湘儿的心一惊,不仅佯装没听见他的话,甚至还匆匆用刻意装出的愉快嗓音打断他的话。

    “湖上的景致真美!虽然我已经在杭州住了十年,但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游湖呢!”她努力挤出雀跃的表情,美眸却不敢看向韩少磊,心里暗暗希望他能够因此转移话题。

    咦?在杭州住了十年?那她十年之前是住在哪儿呢?尽避这个问题在韩少磊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此刻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先弄清楚才行。

    “湘儿,刚才你和雪梅在说什么?

    他开门见山的询问,让佟湘儿一僵。

    原来,他看见了她和李雪梅交谈的画面,但他应该什么都没听见吧?

    “没……也没有什么呀!”佟湘儿不自在地别开脸,下意识地回避他那仿佛能看穿一切的黑眸。

    这个答案让韩少磊的眉心皱得更紧了,一点也不相信她的否认。

    她那张藏不住情绪的小脸,明白显示出她正为着某件事情陷入烦恼,可她却硬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

    是不想让他担心?还是怕会造成他的困扰?不管原因是什么,她闷着不说只会让他更担忧,而且完全解决不了问题呀!

    “湘儿,她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真……真的没有什么呀!”佟湘儿语气僵硬地回答,想要回避他的注视,但才一转身就立刻被他拉了回来。

    韩少磊扳住她的肩头,不许她逃避。

    “别骗我,湘儿,你明明心里有事。”见她低下头,他伸手轻抬起她的下巴,黑眸一瞬也不瞬地注视着她的脸。

    在他的凝视下,佟湘儿无助极了,脑中回荡着李雪梅的话,想着李雪梅求她别当碰坏幸福的凶手,她的眼眶不禁逐渐泛红。

    那泪光闪动的模样,让韩少磊好生不忍,真希望能帮她分担心里的痛苦,但问题是她什么都不说,让他想要分担也无从分担起。

    “如果你这么难启齿,我也不勉强你,我直接去找她问个清楚吧!”

    佟湘儿闻言一惊,慌忙扯着他的衣袖。

    “不!不要!你千万别这么做!”要是他真的去问了,恐怕李雪梅更要觉得她是在故意挑拨、搞破坏了。

    “既然如此,那就告诉我,你究竟在烦恼什么?”

    “我……别问了好吗?算我求你……别问了……”她咬着唇儿,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

    “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你。”韩少磊轻捧着她的小脸,语气温柔地说:“湘儿,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你自己一个人痛苦、烦恼,我做不到。不管到底出了什么事,有我在,我会陪着你一起面对的。”

    他深情的低语让佟湘儿感动落泪,而从他温柔却坚定的态度,她知道自已是没办法再隐瞒下去了。

    “雪梅小姐说……如果不是我的出现,你们……你们两人本來很有可能会成亲。这件事……是真的吗?”

    韩少磊闻言皱起眉头心里虽然很不高兴李雪梅擅自找她说这件事,但他并不想骗她。

    “她说的没错,原本确实是那样。”

    这个回答让佟湘儿的脸色苍白,一阵剧烈的痛楚自心口蔓延开來。

    原來李雪梅说的都是真的!原來她真的成了破坏别人幸福的凶手!

    一股强烈的罪恶感涌上心头,让她心痛得更不知所措了。

    怎么办?现在她该怎么做才对?她是不是不应该再和他纠缠不清了?

    “湘儿,你听我把话说完——”韩少磊靠了过去,轻轻扳住她的肩头,打算好好跟她说清楚。

    “不!别说了!”

    佟湘儿激动地打断他的话,急欲躲开他好让自己一个人静一静,然而此刻他们人在画舫上,她又能往哪儿躲?总不能往湖里跳呀!

    对了,船舱!

    佟湘儿蓦地推开韩少磊,转身朝船舱奔去,打算将自己关起来,一个人好好地整理紊乱沉痛的心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偷香最新章节 | 娘子偷香全文阅读 | 娘子偷香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