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娘子偷香 > 第二章

娘子偷香 第二章

作者 : 朱映徽
    为了下个月底即将举办的比试会以及应付在那之前必然的忙碌,‘凤祥饭馆’的确决定多聘雇些人手。

    佟湘儿在主动毛遂自荐,并且通过一些处理食材的实际测试之后,俐落熟练的表现让她如愿地被雇用了。

    从今日开始,她在‘凤祥饭馆’的灶房里帮忙,随时听候大家的差遣,做任何需要她帮忙的事情。

    “湘儿,那些笋子要切丝。”

    “是!

    “湘儿,把这一篓菜洗干净。”

    “好!”

    “湘儿,快把这些皮削好。”

    “来了!”

    佟湘儿听从一个又一个的吩咐,认真地做着每一件事情,一整个上午几平没有半点休息的空档。

    倒也不是别人刻意欺负她这个刚來的新手,恶意将事情全扔给她做,而是每个人都如此忙碌。

    佟湘儿并不介意自己一直有忙不完的工作,因为这些事情她做起來得心应手,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况且,能够与大伙儿分工合作,让事情进行得更加顺利,让她感到开心又满足,做起事情也更带劲了。

    幸好奶娘的病不算太严重,除了犯咳时比较难受之外,并不需要她时时刻刻守在一旁伺候,她才得以安心地待在这里。

    对于她到‘凤祥饭馆’的事,她并没有对奶娘吐露实情,只说城里有间客栈临时需要聘雇几名帮手,而她想趁此机会多挣些银子.

    尽避瞒骗奶娘让佟湘儿的心里有些愧疚,但她也是不得已的。

    毕竟,她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如愿地从这里取得些许香料回去,万一先告诉奶娘,让奶娘心生期待,最后却还是没办法做出那道鲜蔬杂烩的话,岂不是会让奶娘大感失望吗?

    娘在暍粥的时候又不经意地提起了娘的鲜蔬杂烩,那让她更加坚定要替奶娘实现愿望的决心。

    “湘儿,那边弄完之后,过来帮我把这些萝卜切丁!”

    “好!马上过来!”

    佟湘儿收敛心思,继续认真地做着毎一项工作。

    宽敞的灶房里,弥漫着各神食物的气味,毎个人都全神贯注地做着手边的工作,没有多余的闲聊与谈笑,直到过了午膳最忙碌的时候,他们才终于能够停下来喘口气。

    “呼!大家辛苦了!”

    身材圆滚滚的周师傅是饭馆的掌勺大厨,他坐下來歇会儿,说道:“下个月底咱们饭馆要举办比试会,在此之前肯定会有愈來愈多的客人来光顾,往后只会愈來愈忙,大家加油吧!”

    “幸好多了湘儿这么个勤快的小泵娘,一个早上帮了不少忙哩!”何师傅笑咪咪地说道,他也是一名厨子,负责一些比较不费工的料理。

    听着何师傅的赞,佟湘儿的开心全写在脸上。

    “我只是尽力做好师傅们交代的事,这是我分内的工作,如果有什么做不好的地方,还请师傅们不吝指教。”

    她谦虛的态度还有那甜美灿烂的笑脸,立刻嬴得了所有人的喜爱,大伙儿都很喜欢这个新來的小泵娘。

    “我來洗这些碗盘,各位先歇着吧!”

    “这样太累了吧?湘儿,你要不要先歇一会儿?”周师傅开口说道,就怕把这个小泵娘给累坏了。

    “不会的,跟师傅们相比,我一点也不累的。”佟湘儿由衷地说道。

    “那好吧!我们就先喘口气,晚些又要开始忙了。”

    师傅们坐在掎子上喝茶、休息,几个大婶则在角落整理蔬菜,比起刚才灶房里的嘈杂热闹,这会儿安静多了。

    佟湘儿认真洗着成堆的碗盘,动作利落却不马虎,很快就把每一个碗盘都洗得干干净净。

    好了!还有没有漏掉的碗盘呢?

    佟湘儿左右张望,看见周师傅所使用的灶旁还有两个大碗,便走过去要收拾,结果目光不经意地瞧见一旁好几个装放佐料的陶罐。

    调味佐料!

    佟湘儿的眼睛一亮,目光迅速在那几个陶罐上游移,最后落在中间那只最大的陶罐上。

    应该就是它了吧!那暗红的色泽、那颗粒的大小,确实都和记忆中娘所调配出来的很像。

    佟湘儿的目光紧盯着那香料,一颗心忽然擂鼓般地剧烈跳动。渴望得到的香料。

    就在眼前,叫她如何能不激动?

    现在,她该怎么做?

    倘若她开口询问,师傅们肯定不会答应分给她一些的,筚竟先前掌柜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

    那么,现在她该做的,应该就是依照她先前所想的计划,趁着现在这个机会悄悄动手。

    她只需要舀取一丁点儿的分量,藏放在她随身带着的小布囊里,就可以将这番料带回去,炖煮奶娘魂牵棼萦的鲜蔬杂烩了。

    尽避她的心里知道不告而取是一件要不得的事情,但是在心中涌上罪恶感的同时,想起了奶娘病中对那道料理的念念不忘,她便顾不了那么多了。

    佟湘儿在心中安慰自己,她并不是要将调味香料拿去做坏事,况且只是拿取非常少的分量,饭馆不会有什么损失的,而她也会加倍认真地工作,就算是多少弥补一下自己所做的事情。

    找了这么多理由压抑住心头的罪恶感之后,佟湘儿屏住气息,悄悄的,缓缓地伸出手——

    “你在做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低沉的询问声,吓了佟湘儿一大跳。

    她大惊失色地收回手,匆忙转过身,想不到竟是韩少磊,那让她原本紧张的心情着实更加慌乱了。

    “少……少爷……”

    韩少磊愣了愣,很快地认出她就是前两天到饭馆來,尝了口“雪菜鱼片”就忍不住掉下眼泪的那个姑娘。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佟湘儿低着头,心里七上八下的,没有勇气望向他。

    他刚才看见她伸出手,想要拿取调味香料了吗?

    他猜出她的意图了吗?

    怎么办?她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我……我刚才……我只是……”

    由于心绪太过慌乱,佟湘儿涨红着一张俏脸,支支吾吾了老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糟了,她此刻的反应这么怪异,神情看起來肯定很心虛,就算少爷原本没有多想,现在恐怕也要觉得她十分可疑了吧!

    韩少磊确实将她的脸红慌张看在眼里,心底不禁浮上一丝疑惑。

    刚才他进灶房來看看,就见大伙儿几乎都抓紧忙碌完的空档在休息,却有个姑娘还在忙碌着。

    他随口问了一句,其实也没别的用意,可她怎地看起來好像十分紧张不安?出了什么事吗?

    “只是什么?”韩少磊忍不住追问,想弄清楚她究竟怎么了。

    “我……我……”

    “哈哈!我看八成是小泵娘刚才在专心做事,被少爷突然冒出的声音给吓着了吧!”豆豆小说阅读网周师傅随口猜测,正好帮佟湘儿解了围。

    一旁的何师傅也接口道:“少爷,这个小泵娘名叫湘儿,是今日开始到灶房来帮忙的。”

    “社掌拒刚才有说今日來了新的帮手,原來是你。”韩少磊望向佟湘儿,关心地问:“灶房的工作还做得来吗?”

    不知怎地,他有点担心她负荷不了灶房这些粗重的活儿,毕竟她看起来是那么的纤细柔弱。

    “回少爷,没问题的。”佟湘儿恭敬地回答,心里暗暗庆幸两位师傅帮忙转務了话题。

    不过即使稍微松了一口气,她胸中那股忐忑不安的情绪仍旧没有散去,就怕即便已转移了话题,他心里会不会还是怀疑着她刚才可疑的举动?

    “少爷放心,别看这小泵娘年纪轻轻的,她的本事倒是很不错,事情做得又快又好,刚才还主动洗碗盘,真是个既勤快又认真的丫头呢!”何师傅对她是满口的称赞。

    “就是啊!人家小泵娘刚才原本正认真地工作,结果少爷突然开口吓到了她,这会儿还把人家都给盯得羞了,哈哈哈!”周师傅是个爰开玩笑的人,再加上年纪和韩少磊的爹差不多,所以说起话來比较口没遮拦一些。

    佟湘儿闻言一阵尴尬,原本就泛红的双颊,被周师傅这么一说,脸红心跳的反应更是完全掩饰不了,那让她几乎连抬起头望向韩少磊的勇气都没有了。

    “这……这边还有几个没洗到的碗,我……我得赶紧继续才行……”她匆忙接着那几只碗,怏步转身走开。

    佟湘儿一边洗着碗,一边忍不住悄悄朝韩少磊望去,就见他原本在和师傅们谈笑,却像是感觉了她的目光,忽然朝她望过来。

    糟!被发现她在偷看他了吗?

    佟湘儿的心一惊,赶紧移回视线,脸红心跳地继续洗碗,但即使没再望过去,她却感觉韩少磊的目光不时地朝她投来。

    他……他为什么要盯着她?该不会他真的觉得她很可疑吧?

    惨了惨了,她知道自己—向很难藏住心中真实的情绪,而他那双深邃的黑眸又仿佛能够轻易地洞穿人心,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在他的眼皮底下搞鬼,好像很困雉哪……

    接下来的几日,果然如预期地愈来愈忙碌。

    每天一早來到饭馆,佟湘儿就开始全力以赴地协助师傅们处理备种准备要烹煮的食材。

    由于太过忙碌,再加上灶房总有人在,她也只能远远望着渴望又得不到的调味香料,在心中暗暗収息。

    再这样下去,该不会她连一丁点儿的香料也弄不到吧?经过了几日的时间,奶娘的风寒仍未完全痊愈,虽然精神和体力都已好转,但就是仍咳得凶。

    真希望能够早点让奶娘尝到念念不忘的滋味,到时候奶娘心情一振,肯定很快就会完全病愈了。

    “唉……”佟湘儿忍不住发出无奈的轻叹。

    除了等待机会悄悄取走一些调味香料之外,难道就没有其他能够完成奶娘心愿的办法了吗?

    待在‘凤祥饭馆’的这几天,她和大伙儿都处得不错,掌勺的周师傅和何师傅都是性情爽朗直率的长辈,待她也挺亲切的。

    如果她直接向他们开口,请他们帮忙烹煮料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答应?

    每当这个念头浮上脑海,她都差点按捺不住地说出口,但是一想到两

    位师傅每天光应付愈来愈多的客人就已经够劳累辛苦了,她就实在开不了口,就怕会增加师傅们的负担。

    就在佟湘儿陷入烦恼的时候,身后突然传來“砰”的一声巨响,吓到了她。

    “怎么了?”

    她惊愕地回头一看,赫然看见何师傅昏倒在地,灶房里的人看见这一幕,全都关心地围了过去。

    “何师傅?何师傅?醒醒啊!你怎么了?”一名奴仆动手轻摇。何师傅虽然很快就苏醒过来,但脸色看起来很差。

    “唔……我是怎么了……啊,别担心……我没事……”

    “何师傅,该不是这些天累坏了吧?”奴仆动手想将何师傅扶起,一碰到他的手,立刻惊讶地嚷道:“唉呀!何师傅在发焼,好烫哪!

    “啊?发焼……难怪脑子昏昏沉沈、全身无力……”何师傅自个儿伸手摸着额头,确实烫手。

    “怕是昨夜不小心染上了风寒吧……真糟……”

    佟湘儿一听,关心地说:“何师傅,染了风寒得赶紧请大夫來看病,好好躺着歇息才行啊!”

    “不行啊……我怎么可以歇息……”何师傅的责任心重,勉强想要站起,却因为浑身无力,差点又跌趴在地。

    两名奴仆赶紧手忙脚乱地将他扶到一旁的椅子上,让他好好坐着歇息。

    佟湘儿见状,忍不住又劝道:“何师傅,您还是歇着吧!强撑下去,只会让病情变得更严重呀!”

    “可是……都已经是这种时候了,我怎么可以撒手不管……周师傅会忙不过来的……”何师傅实在没办法安心休息。

    周师傅闻言,也皱紧了眉心,神情有些凝重。

    若是以往,灶房少了何师傅,虽然会稍微拖延出菜的时间,但他勉强还应付得來,只要店小二和客人婉言说一声,多等个一会儿大家都能体谅的。

    可问题是,这几日饭馆的客人倍增,他自己都忙得没有停手的时间了,要他再多担下原本该何师傅负责的部分,实在是分身乏术。

    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不只是让客人多等“一会儿”而已,要是客人们久等不耐,对饭馆的名声可是会有所损害呀!

    众人都明白这一点,因此脸色和心情都相当凝重。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我看……我还是撑一下吧……应该可以的……”何师傅嘴上虽然这么说,整个人却昏昏沉沉的,看起來随时都会再度倒下。

    看着何师傅有气无力的模样,看着众人脸上难掩的担忧,佟湘儿忍不住冲口说道:“何师傅,请让我暂时代替您吧!”

    听见她的话,所有人全都诧异地望着她。

    “你?你行吗?湘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周师傅问道。

    佟湘儿用力地点点头,神情异営认真。

    “绝对不是开玩笑,我相信我可以的。”

    她的年纪虽轻,也没有两位师傅这么长久的掌勺经验,但是自幼娘只要进灶房,就会将她带在身边,不厌其烦地指点她烹煮料理的一切细节与诀窍。

    娘总称赞她很有天分,还开玩笑似地说将來她说不定能开一间小饭馆呢!由于天赋加上兴趣,她对自己的厨艺相当有信心。

    她那认真坚定的表情,让周师傅也严肃谨慎地考虑了起来。

    想着这几天以來她所做的各种工作,不论是刨丝、切丁,她都做得又快又好,俐落熟练的程度令人赞赏。

    或许他可以相信她的能力,让她试试看,毕竟眼前也实在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你确定你可以?”周师傅又问了一次。佟湘儿再度点头,神色坚定。

    “虽然我不敢说一定能够比得上何师傅的手艺,但我会全力以赴,相信不会让客人们失望的。”“好吧!眼前情况紧迫,得快点准备做菜了,不过你做好每一道料理之后,得先让我试过味道,我说行之后才能出菜,知道吗?”周师傅开口叮嘱。身为饭馆的掌勺大厨,他必须为送出去的每一道菜好好地把关。

    “是,我知道了。”

    何师傅有气无力地道歉。“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

    “何师傅别这么说,没有人愿意生病的,您快点去看大夫、早点歇息,才能尽快病愈呀!”佟湘儿开口安慰。“好吧……那湘儿,今天就麻烦你了……我回去好好歇一天,希望明日就可以正常工作……”

    一名奴仆送何师傅去看大夫,其佘人则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

    由于少了何师傅,大伙儿心知肚明今日肯定会更加忙碌,于是便更加专注地做着自己分内的工作,谁都不想让情况变得更糟、更乱。

    正当佟湘儿刚炒好一份木耳炒笋丝的时候,一抹高大的身影忽然闯进灶房里。

    “周师傅,我听说何师傅突然病倒了?”韩少磊神色担忧地问。

    他刚才一到饭馆,杜掌柜就立刻向他禀告这件事。

    是啊!突然就昏倒,好像是昨夜染上风寒所以发烧了,真是把大家都吓坏了。”周师傅答道。

    “那今天出菜怎么办?何师傅的部分……你一个人应付得来吗?”韩少磊担忧地问,很清楚这几日灶房的忙碌程度倍增。

    “何师傅的部分,今天暂时就由湘儿来代替。”

    “什么?丨”

    韩少磊诧异地愣住,一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刚才他一心担忧着何师傅的情况,一进灶房就找周师傅询问详情,直到这时候才注意到在灶前忙碌的那抹娇小身影。

    由她來代替何师傅的部分?她……她行吗?再怎么说,何师傅也是有着近二十年经验的厨子啊!

    佟湘儿将刚完成的木耳炒笋丝盛盘,一对上他那惊诧的眼神,她的俏颊立刻染上淡淡的红晕。

    “对不起,少爷,是我主动开口希望能够代替何师傅的,我只是想帮忙……”她低着头,满脸通红地道歉,真担心他会动怒。

    她想,以他身为‘凤祥饭馆’少东的立场,恐怕会觉得她这么做太胡闹、太擅作主张了吧!

    韩少磊沉默着,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工作上,他一向要求严谨与完美,尤其‘凤祥饭馆’这么多年的招牌,他可不能轻易给砸了。

    倘若她做出的料理不合客人的喜好,坏了‘凤祥饭馆’的好口碑,那可是会有严重的后果。

    但……或许是察觉出她真心诚意想要帮忙的那份心意,他连一句责备的话都说不出口。

    “少爷,湘儿说她对自己的手艺有信心,我才让她试试看的,不过送出去的每一道菜,我都会先试过味道的。湘儿,你刚才不是炒好了一道菜吗?现在就端过来给少爷和我试试看吧!”

    “是。”

    佟湘儿立刻将炒好的那盘木耳炒笋丝端了过來,恭敬地说:“请少爷和周师傅尝尝。”

    韩少磊和周师傅立刻举筷试吃,佟湘儿伫立在一旁静静地屏息等待,忍不住悄悄注意着韩少磊的表情。

    虽然她对于自已的厨艺有信心,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等待他的评价让她情绪紧张,就盼能够得到他的认可与赞美。

    为什么……她会这么介意他的想法?

    佟湘儿也不太明白,只知道那份渴望得到他赞赏、认同的心情,强烈得让她想忽略也难。

    韩少磊和周师傅各自尝了一口之后,彼此交换一记目光,两人的眼底都有着惊讶与赞赏。

    “好家伙!真是不容易啊!”周师傅爽朗地笑着称赞。“想不到你这丫头年纪轻轻,却有这么好的手艺,真是难得!炳哈!我可以放心,真是太好了。

    周师傅的称赞让佟湘儿开心得眉眼弯弯,不过虽然已得到了周师傅的认可,她还是忍不住悄悄望向韩少磊,心中更想听听他怎么说。

    韩少磊的目光和她对上,给她一抹称许的微笑。

    “做得不错。”

    听见他的话,佟湘儿的美眸都亮了起来。

    虽然和周师傅一连串的赞美相比之下,他只说了短短四个字,但却让她雀跃万分,仿佛得到了什么极为珍贵的礼物。

    佟湘儿是个藏不住情绪的人,此刻她的开心全写在脸上,而那甜美的笑颜让韩少磊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他发现,虽然她泛着泪光的眼眸、楚楚可怜的神情,莫名地勾动他的心,但是此刻她那灿烂美丽的笑颜,却更是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光是这么看着她,他的胸口就掀起一阵阵异样的骚动,那是他从前不曾有过的感觉。

    周师傅听见少爷这么说,便知道少爷认可了由佟湘儿來暂时取代何师傅的工作。

    他对佟湘儿开口道:“湘儿,那今天就有劳你了,接受何师傅的工作肯定会很辛苦的,加油了!”

    “好的。”佟湘儿活力十足地回应,笑吟吟地对周师傅说:“周师傅请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做好每一道菜的!”

    “好、好,真是个认真又勤快的好丫头,那咱们开始吧!”

    “是!”

    在周师傅的吆喝下,灶房里的人全动了起來,开始认真地做着各自分内的工作。

    韩少磊在一旁望着那抹娇小却仿佛拥有无比活力的身影,见她认真专注地做着每一件事情。不管再怎么忙,她嫣润的唇上始终噙着一丝愉悦的笑容,不难感觉到她的好心

    尽避本來打算到何师傅家去探病,但此刻他却只想静静地伫立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那抹美丽迷人的身影,不想移开视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偷香最新章节 | 娘子偷香全文阅读 | 娘子偷香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