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娘子偷香 > 第一章

娘子偷香 第一章

作者 : 朱映徽
    杭州近郊的山脚下,有个纯朴的小村落。

    十多户人家比邻而居,虽然都只是简陋的屋子,生活称不上宽裕,但却有着依山傍水的无价美景。

    位在最角落的那幢木屋,虽然房舍看起来和邻居差不多,但因为屋旁养着几只鸡,屋后又种了一些瓜果蔬菜,显得格外生气勃勃。

    清晨,一抹娇小纤细的身影正在这幢木屋外忙碌着。

    柔煦的朝阳下,她的秀发闪耀着黑瀑般的光泽,白皙的肌肤宛如凝脂,标致的瓜子脸上有着俏丽的五官。

    此刻她嫣红的唇儿噙着一丝浅笑,正在喂食那些鸡。

    忙完之后,她转身进屋,从水缸里取了一盆清水,再放入一条干净的布巾,走进其中一间寝房。

    床榻上,躺着一名四十多岁的妇人,气色看起来不太好,不时地咳着。

    “奶娘,今天有好一点吗?”佟湘儿一边关心地问,一边伺候奶娘洗脸。

    “咳咳……别担心,奶娘只是一点小病……咳咳……没事的……”吕宝凤一边咳一边回答。

    “小病也是病呀!瞧您咳得厉害,今天也得多休息才行。”

    前两日奶娘不小心染上了风寒,虽然情况并不是太严重,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奶娘每回染上风寒,总要咳个十天半个月才能痊愈,而听见奶娘止不住的咳嗽声,总让她觉得心疼。

    她爹在她尚未出世时就因为意外而丧命,娘也在她八岁那年被人害死,从那个时候起,她和奶娘就一直相依为命,至今已经过了十年。

    想起了悲伤的过往,佟湘儿的心不禁狠狠一揪。

    她赶紧背对奶娘装忙,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就藏不住情绪,而她不希望因此影响了奶娘的心情。

    “奶娘,我先把水端出去了,等会儿就帮您送早膳过来。”

    佟湘儿捧着水盆走出屋外,用那些水来浇菜,接着走进灶房。在准备早膳的同时,过往的回忆如潮水般涌上,让她的唇间轻轻逸出一声轻叹。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十年就过去了,但无论过了多久,她还是好想念娘、好想念她真正的故乡——西域。

    尽避在杭州近郊住了整整十年了,但其实她是在千里之外的西域出世的。

    在她年幼时,曾听娘提起过当年的事情,据说娘本来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幸好被一户好心的人家收养,从此有了疼爱、照顾她的义父、义母和义兄。

    听说娘的义父开了一间小饭馆,后来义兄继承了家业,一心希望能将小饭馆经营成江南一带知名的大饭馆。

    由于娘拥有天生的绝佳嗅觉、味觉和调味的天赋,为了帮助义兄完成心愿,娘一听说西域一带有各式独特的调味香料,便主动表示要前去看看。

    果然在那里,娘找到了几种特殊的香料,再加上精心的调配,成为独一无二的烹调佐料,能让菜肴更加生香。

    娘调配好了一车的佐味香料,请几名仆从运送回江南,让义兄饭馆的厨子试试,结果加了特殊香料的菜肴大受客倌们欢迎,而从那个时候起,小饭馆几乎每日都座无虚席,很快就有了扩展规模的打算。

    当时,娘一来为了取得香料上的方便,二来因为爱上了西域的风土民情,便决定要定居下来,而就在那个时候,娘遇见了爹。

    或许是因为同样自幼父母双亡,两人格外的相惜、相爱,原本都有了成亲的打算,想不到爹却忽然染了重病去世,而那时娘已怀了身孕。

    由于不想给义兄添麻烦,再加上不愿离开与爹相遇、相恋的地方,所以娘并没有让人把她怀孕的事情传回江南,选择继续留在西域。

    这样的日子过了八年,原本以为她们会这样继续平静安定地过下去,想不到却发生了一场可怕的劫难——娘与生俱来的天赋虽然顺利帮助了娘的义兄,却也引来其它饭馆的觊觎。

    某一日,有两个男人前来交涉,想要娘将调味香料的秘方告诉他们,尽避娘明确地拒绝了,对方却不放弃,不断地利诱、劝说。

    随着娘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们的态度也愈来愈凶恶,甚至还语出威胁,撂话若是娘再不肯答应,就要毁了一切。

    娘察觉到危险,动了迁居的念头,想不到还没来得及搬家,在某个娘再次拒绝了那两人的当天夜里,家中突然发生大火。

    那一夜,烈火熊熊,娘本来已经脱困了,却为了救出仍在寝房中的她,又冲了回来,结果被倒塌的梁柱给砸中,重伤呕血,无法脱困。

    临终前,娘将匆忙带在身上的一只珠宝匣交给了奶娘,叮嘱奶娘带她到江南去投靠义兄。

    然而,千里迢迢来到江南之后,奶娘四处去打探,才得知原来娘的义兄早已经不在了。

    无处投靠的她们,便在杭州近郊的这座小村落定居下来。

    这些年来,她们自己种菜、养鸡,不仅自给自足,多出来的新鲜蔬菜还能卖给其它的村民们,再加上她有时还会帮人洗衣挣钱,因此生活虽然称不上富裕,但也还算衣食无缺,没有什么好烦心的。

    只是有时候,她忍不住会想起当年的事情,想起娘还没有遇害时,她们那幸福愉快的日子……

    佟湘儿轻叹口气,拉回心思。她先深吸口气,整理好情绪之后,才将早膳送进奶娘房里。

    “奶娘,早膳来了。”

    佟湘儿扶着奶娘下床,两人一块儿坐下来用膳。

    吕宝凤动筷尝了几口之后,忽然皱起眉头,幽幽地叹气。

    “怎么了?”佟湘儿担心地问:“奶娘,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要不要我再去请大夫来一趟?”

    “不,不是……咳咳……只是每回生病,总会想起你娘……咳咳……”

    佟湘儿闻言心一揪,不知道该怎么答腔,就怕不管她说了什么,都会让奶娘的情绪更加低落。

    吕宝凤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幽然叹道:“还记得吗?以前不管是谁生了病,你娘总会做她最拿手的那道料理……咳咳咳……吃了之后全身暖呼呼的,就算原先再怎么虚弱,也觉得立刻恢复了不少元气……咳咳……如果能再尝尝那道料理,我的病肯定能立刻好起来,只可惜……唉……咳咳……”

    听着奶娘的话,佟湘儿也想起了那道充满温暖关爱的料理。

    那是娘自创的一道鲜蔬杂烩,由多种新鲜的蔬食加上娘独家调配的香料,小火熬煮两个时辰,味道清甜甘润、美味至极,只要尝上一口,不仅齿颊留香,更让身子立刻热暖起来。

    或许就是因为每当奶娘染了病,总不禁回想起那些往事,使得情绪格外低迷,连带影响了病况,才会总要拖个十天、半个月以上才能复原。

    “唉……奶娘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再尝尝你娘的那道鲜蔬杂烩呀……咳咳咳……”

    佟湘儿闻言,一颗心狠狠揪紧,胸口泛起了疼痛。

    其实,别说是奶娘,就连她也很怀念娘亲手烹调的料理啊……

    眼看奶娘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的模样,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做那道娘的自创料理给奶娘尝尝,无奈她根本办不到。

    倒也不是她不会做,毕竟从小娘就带着她熟悉灶房的一切,甚至还称赞她拥有跟娘一样的绝佳天赋。

    对于那道料理该使用的食材和烹煮方式,她记得很清楚;可问题是,娘亲手调配的香料是不可或缺的。少了调味香料,炖煮出来的杂烩就是完全不同的味道了。

    看来有生之年,想要再尝到熟悉怀念的滋味是不可能了,毕竟她们此刻人在杭州,根本没法儿取得那些香料来调配呀!

    唉……要是能找到相似的调味就好了,即使没办法做出一模一样的味道,但相近的滋味应该多少也能抚慰一下奶娘思念的心情吧?

    可问题是……该上哪儿去找呢?即便是相近的滋味,也没那么容易寻找吧!

    佟湘儿暗暗地思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对了!前阵子她听附近的大婶提过,城里“凤祥饭馆”里的菜肴有着别于其它饭馆的特殊风味,似乎有独门的调味佐料,或许她该找个机会去试试。

    她不奢望“凤祥饭馆”的菜肴滋味和使用了娘独门香料做出来的味道相同,只求有些相似,那就够了。

    **

    “凤祥饭馆”位于杭州城东,是江南一带最大的饭馆,生意极为兴隆。

    每日一开张,客人就会不断地涌入,各地的茶楼饭馆甚至还会不定时地派人前来“凤祥饭馆”品尝、观摩。

    它之所以会如此成功,除了拥有厨艺精湛的掌勺大厨之外,更因为他们拥有独门不外传的香料配方,能让烹调出来的菜肴别具一番风味,让客人们垂涎三尺、食指大动。

    正午时分,是一天之中饭馆最忙碌的时候。

    几名店小二不断地来回穿梭,热络地招呼、伺候每一位上门的贵客,而满座的客人则是大快朵颐、高声谈笑。

    闹哄哄的饭馆中,一抹挺拔的身影伫立在角落。

    他是“凤祥饭馆”的少东韩少磊,今年二十三岁,预计明年就要完全接掌这间饭馆。

    高大挺拔的他,身穿一袭丈青衣袍,轮廓分明的脸孔上,有着让姑娘们怦然心动的深邃五官。

    然而,此刻他的浓眉不自觉地皱着,墨黑的眼眸更是若有所思地望着正在柜台边和杜掌柜热络谈话的姑娘。

    她是李家的千金,李雪梅,她爹李建安是“如意酒庄”的老板,而他们饭馆的酒全都是由李家供应的。

    过去这十多年来,韩、李两家不仅事业上有着密切的关系,更因为比邻而居,私底下也有着相当不错的情谊。

    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和李雪梅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将来若是成为夫妻,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这个问题浮上心头,让韩少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知道两家的长辈本来就有着结为亲家的期望,随着李雪梅今年满十八,那种打算为他俩办婚事的念头似乎也更强烈了。

    他会娶李雪梅吗?

    如果他没有坚决反对,任由事情顺其自然地发展下去的话,这是很有可能的,但……他真的想娶她吗?

    韩少磊陷入一阵沉思,就连他也不太确定这问题的答案。

    尽避他和李雪梅相识了这么多年,对彼此的一切再熟悉不过,但他总觉得光是这样还不够。倘若两个人真要共度一生,似乎应该要有其它更多、更强烈、更坚定的情绪才对……

    “少爷。”

    一声叫唤,拉回了韩少磊的思绪。

    他望着眼前的奴仆,问道:“什么事?”

    “少爷,您吩咐的告示一早已经贴出去了,客人们都议论纷纷,看起来很感兴趣,相信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开了。”

    “是吗?那很好。”他满意地点点头。

    下个月底,他决定在“凤祥饭馆”举办一场盛大的比试会。

    比试的规则是,如果有人能准确说出饭馆所准备的每一道菜肴用了哪些食材和调味佐料,最后的获胜者除了可以赢得百两银子之外,更能够在“凤祥饭馆”里一整年用膳都免费。

    “凤祥饭馆”原本就远近驰名,这会儿又将举办这场奖赏丰厚的比试,肯定会成为江南一带热闹谈论的大事,而这就是他想要得到的效果。

    正当韩少磊打算进灶房去看看的时候,李雪梅走了过来,她身边的仆从手里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坛酒。

    “少磊哥,今日咱们酒庄出了一批好酒,我特地送了一坛过来,要给你尝一尝。”李雪梅笑道。

    “谢谢。”韩少磊示意一旁的店小二将那坛酒收下。

    “少磊哥别客气。对了,我看到了外头那张告示,下个月底要举办比试会,我想这段期间到饭馆来的客人肯定会更多了吧!”

    看着李雪梅的笑脸,韩少磊心里再度浮现不久前才暗自思忖的问题。

    论容貌,李雪梅虽然称不上沈鱼落雁,但也还算秀气;论家世、论交情,更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但为什么一想到或许两人即将成亲,他的心底就不断浮现质疑的声音?

    “到比试会结束之前,饭馆肯定会异常忙碌吧?希望一切可以进行得很顺利。”李雪梅望着他,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少磊哥肯定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吧?我就不打扰,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

    韩少磊目送李雪梅离去之后,将心思拉回到下个月初将举办的比试会上。

    其实,以“凤祥饭馆”目前的名气和规模,根本就不需要办任何的比试来拉抬声势。他之所以会决定这么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完成他爹韩威祥交给他的一个任务。

    当年,爹有个感情甚笃的义妹柳凤仪,为了协助爹实现扩展饭馆的梦想,千里迢迢地远赴西域,精心调配出独一无二的调味香料,也就是现在“凤祥饭馆”所使用的独门香料。

    只不过,听说当年柳凤仪为了保守香料的秘密,不幸遇害了,葬身在一场大火之中。

    这么多年来,“凤祥饭馆”之所以还能一直有源源不绝的香料可供使用,全赖先前深受柳凤仪信赖的一名伙计大约知道她使用了哪几种香料来混合,在经过无数次的反复尝试之后,终于勉强调配出相近的香料。尽避味道稍有不同,但也不至于逊色太多。

    那件不幸的事情迄今过了十年,虽然已是陈年往事,但爹的心里一直耿耿于怀,认为若不是柳凤仪一心要保护家中的饭馆,也不会遭受恶徒的毒手。

    原本爹以为一辈子都将怀着这份无法弥补的愧疚,想不到前阵子却听说柳凤仪当年生了个女儿。

    或许是因为不希望未婚生女的事情惹来非议,也或许是不想给远在江南的爹添麻烦,柳凤仪一直瞒着这件事情。

    在刻意低调的情况下,很少人知道柳凤仪有个女儿,即使看见了那个孩子,也都直觉地认为只是某个奴婢的女儿。

    这件事情会在十年之后传进爹的耳里,全是因为当初负责运送香料的伙计,前阵子奉爹之命去了趟西域,想不到却意外听见当年险受大火波及的柳家邻居和人提起往事。

    由于曾和柳凤仪当了八、九年的邻居,对方不仅曾见过柳凤仪大腹便便的模样、曾听见那个小女孩喊柳凤仪“娘”,甚至还曾听柳凤仪称赞那个女孩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天赋才能。

    那场夺命大火的隔日,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屋子中只找到了柳凤仪的尸首,没看见那个名叫宝凤的奴婢和小女孩的身影,而有人说前天夜里曾有个妇人带了个女孩行色匆匆地雇了辆马车离开,很可能就是她们俩。

    由于事隔十年,想打听消息实属不易,即便找到了当年载着她们连夜离开的车夫,也只因为那是他头一回载到要千里迢迢从西域赶赴江南的客人,才勉强残留一些记忆,但是关于她们当时究竟去了哪里,也早就不记得了。

    既然知道柳凤仪的女儿很可能正流落在外,爹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管;只是尽避有心想寻觅,却因为素未谋面又缺乏线索,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想找人简直有如大海捞针。

    为了找出那个如今应已十八岁的姑娘,他才决定在下个月底举办一场盛大的比试会。

    以“凤祥饭馆”的名气加上丰厚的奖赏,他相信比试会的消息肯定很快就会流传出去,如果能引起那个姑娘的兴趣,让她到饭馆来一试,那就太好了。

    倘若那个姑娘真有和柳凤仪同样的天赋本领,肯定能够轻松从这场比试中胜出。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消息传开,看她会不会自己送上门来了。

    **

    隔日用完午膳,佟湘儿趁着奶娘上床歇息的时候,匆匆地进城,来到了“凤祥饭馆”。

    由于已在家中用过餐,只是要来试试味道而已,为了不浪费多余的银子,她只点了一道“雪菜鱼片”。

    菜肴很快地送了上来,不仅瞧上去非常可口,闻起来更是香味四溢。

    “哇!看起来真棒,难怪生意这么兴隆。”

    佟湘儿兴致勃勃地举起筷子,挟了块鱼片送进口中,由衷希望能尝到一丝和她记忆中相近的味道。

    “咦?!”

    当鱼片一入口,她整个人就怔住了。

    “这……这味道……”

    佟湘儿惊讶地瞪圆了眼,美眸闪动着不敢置信的光芒。

    她细细品尝着鱼片的滋味,惊诧不已地再尝了一块,熟悉的滋味又一次在口腔中蔓延开来。

    一种激动的情绪在她的胸口翻涌,让她的眼眶中霎时蓄满了泪水。

    这……这怎么可能呢?

    虽然不是完全相同,但也实在太像了……她所熟悉、怀念的味道,怎么会在距离西域千里之外的江南尝到?

    佟湘儿沉浸在震惊激动的情绪之中,久久不能自已。

    韩少磊伫立在柜台边,好奇地望着这个陌生的姑娘。

    打从刚才她发出“咦”的一声时,他就注意到了这个姑娘,目光也忍不住在她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他之所以会多看她几眼,倒也不是因为她过人的美貌,而是这间饭馆很少有姑娘自己单独一个人前来用膳,又只点了一道菜,实在与众不同。除此之外,他更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她感到惊讶。

    见她才尝了几口“雪菜鱼片”,就露出怪异的神色,彷佛受到了什么强烈的震撼,他心中的疑惑不禁更深了。

    难道是那道菜肴的味道有什么问题?

    这个想法才刚闪过脑海,想不到却看见她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少磊皱紧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那陌生姑娘泫然欲泣的模样让他的胸口一紧,某种陌生的情绪隐约在心底荡漾。

    犹豫了片刻后,韩少磊迈开步伐走了过去。

    “姑娘?你没事吧?”

    “啊?”

    听见这个声音在她身边响起,佟湘儿反射性地抬起头来,一颗晶莹的泪水就这么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落泪神情,韩少磊的胸口一紧,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冲动地伸手为她拭去泪水。

    尽避他并没有真的那么做,但目光却不知怎地无法从她的脸上移开。

    佟湘儿没想到一抬头会看见一张俊朗不凡的脸孔,他那双墨黑的瞳眸宛如两泓深不可测的幽潭,让她在与他目光交会的刹那,脑中蓦地陷入一片空白,除了怔怔地望着他之外,没办法做出任何反应。

    两人不自觉地凝视了片刻后,韩少磊首先回过神来。

    “姑娘,你没事吧?”他再度开口询问。

    “呃?啊!我、我……”佟湘儿直到这时候,才终于惊觉自己默默掉泪的模样被人瞧见了!

    她困窘得双颊胀红,手忙脚乱地匆匆抹去颊上的眼泪。

    “我没事……只是因为突然想起去世的亲人,情绪一时过于激动,才会……”一想到娘,佟湘儿的喉头就一阵梗塞,美眸也再度泛起了泪光。

    韩少磊一怔,不知道该怎么接腔。

    尽避他的双亲健在,但也不难想象失去亲人是多么难过的一件事。她肯定是因为太过伤心,才会忍不住落泪吧!

    这么一想,韩少磊的心底就涌上一阵怜惜。

    见他没有答腔,佟湘儿困窘地道歉。“对不起,我失态了,我不该这么激动的。”她难为情地低下头。

    “没事的,姑娘不用放在心上。”

    韩少磊还想说些什么时,一名奴仆前来禀告道:“少爷,老爷有事找您,请您返家一趟。”

    “知道了。”韩少磊应了声,再度转头望着佟湘儿。“姑娘慢用,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尽避吩咐店小二。”

    佟湘儿点点头,见他和掌柜交谈了几句之后,才转身离开饭馆。

    一想到自己默默掉泪的模样被瞧见,她就觉得困窘极了,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她是个古怪的姑娘?

    刚才那名奴仆喊他“少爷”,又见掌柜和店小二都对他恭敬有加,这么说来,他应该就是“凤祥饭馆”的少东韩少磊了?

    虽然这是她第一次到“凤祥饭馆”来,但倒是曾在附近大婶们的闲聊间听见了一些关于他的事。

    早在见到他本人之前,她就知道“凤祥饭馆”的少东是个俊朗不凡的男子,今日一见,果然印证了大婶们的形容。

    一想到刚才他们目光短暂交会的情景,佟湘儿的俏颊就蓦地染上红晕,一颗心也不知怎地跳得飞快……

    哎呀!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一意识到自己竟不断地在想着一个男人,佟湘儿脸上的红晕就更深了。性情单纯的她,总是没办法藏住自己真实的情绪反应。

    她赶紧拉回心思,继续品尝盘中的雪菜鱼片,细细咀嚼着那熟悉的滋味,心情还是激动不已。

    无限的怀念与感伤宛如潮水般涌来,差一点又要化为泪水,自眼眶溢出,但是这一回佟湘儿拚命地压抑住,因为她可不想再度当众掉泪了。

    “想不到,这里的菜肴味道竟和娘烹调出来的那么像。”

    只可惜,奶娘渴望尝到的那道鲜蔬杂烩是娘的自创料理,外头没得买,否则就可以直接带奶娘来这儿品尝了。

    “要是能够取得一些香料回去,那我就可以亲手做那道鲜蔬杂烩给奶娘品尝了。”

    一想到奶娘尝到那道料理时会有多么惊喜感动,佟湘儿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下厨了。

    **

    在激动的情绪中品尝完“雪菜鱼片”之后,佟湘儿趁着支付银子的机会,开口对掌柜说:“抱歉,请问一下……”

    “姑娘有何指教?”杜掌柜微笑地问。

    “是这样的,因为我的奶娘病了,病中很渴望品尝一道怀念的料理,无奈贵店并没有这样一道菜,所以我想……不知道能否请贵店卖一些调味香料给我?”佟湘儿鼓起勇气地问,她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是为了奶娘,她还是得试试看。

    听见她的话,杜掌柜收起了笑容,连连摆手。

    “不行不行,咱们饭馆的香料是不卖的!”

    过去也曾有其它饭馆开出高价,想要购买他们的独门香料,但都被拒绝了。那可是他们饭馆的独门秘方,怎么可以卖呢?

    “这……可是我要的不多,能够让我做一道料理的分量就行了,能不能特别通融一下?我——”

    “都说了不行,不管你想要的分量是多还少都一样,还请姑娘多多体谅。”

    既然掌柜都这么说了,佟湘儿也不好为难,只好退而求其次地问:“那不知道能不能请贵店帮我做一道料理?只要一道就行了,所有的食材我可以自行准备,我也会付银子的。”

    看着她满怀期待的神情,杜掌柜皱起眉头,叹了一大口气。

    “姑娘啊,你这不是在为难咱们掌勺的厨子吗?要是每个客人都提出这样的要求,那咱们怎么应付得完呢?”

    每天前来用膳的客人,都让他们快要忙翻天了,哪有那个闲工夫特地为单一的客人做料理?

    “这……但我是因为……”

    佟湘儿试着再说明一次自己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希望杜掌柜能够谅解、通融,只可惜杜掌柜根本不想再听下去。

    “真是对不住啊!泵娘,不管什么原因,不行就是不行,你还是请回吧!”杜掌柜这番话虽然说得还算委婉,但是态度和语气却明确地显示出不论她再怎么恳求,也绝对不可能通融的。

    佟湘儿垮下肩头,心里好生失望。

    要是滋味不同也就罢了,此刻既然让她发现这里的调味香料和娘当年调配出来的极为相似,要她放弃,她实在做不到呀!

    虽然她也可以带奶娘到这间饭馆来尝尝怀念的滋味,但她可没忘了病中的奶娘一心想尝到的是娘的鲜蔬杂烩。

    倘若尝到的是其它菜肴,说不定反而会让奶娘更加想念娘的那道自创料理,心中渴望却又无法如愿,岂不是会让奶娘的情绪更加低落?

    要是因此影响了病情,让奶娘又得拖上更久的时日才能痊愈,那岂不是弄巧成拙了吗?

    但……她该怎么做呢?

    掌柜既不肯将香料卖给她,也无法请灶房厨子帮忙烹煮料理,她还有什么法子能够取得一些香料,来替奶娘做出魂牵梦萦的那道菜?

    佟湘儿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因为想得太过专心,不自觉地停在“凤祥饭馆”的门外,正好店小二送一名熟识的客人出来,两人就在门口闲聊了几句。

    “咦?你们饭馆要举办比试会啊?”客人看见了张贴出来的告示。

    “是啊!有兴趣的话,到时候不妨来试试。”店小二笑着邀约。

    “哈!算了吧!我可没那个好本事,肯定赢不了的。不过,我想冲着这么丰厚的奖赏,一定会有很多人特地从外地来参加吧?这下子在比试会之前,你们饭馆肯定会涌入比平时更多的客人,你会忙不过来吧?”

    “比平时更忙那是一定的了,不过今儿一早听少爷和掌柜提过,这两天会多聘雇一些人手帮忙,所以应该还应付得来吧!”

    聘雇人手?

    听见这个消息,佟湘儿的美眸一亮。

    太好了,她忽然想到一个或许可行的方法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偷香最新章节 | 娘子偷香全文阅读 | 娘子偷香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