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掳到财神夫 > 第九章

掳到财神夫 第九章

作者 : 艾佟
    虽然没办法惬意的在山上定居,可是白宇棠承诺在这住上一个礼拜再回台北,章家君当然是开心得不得了。

    不过,才住没几天,白宇棠的手机就开始一直响个没完,章家君也只好开始收拾行李。如果他们继续待下去,说不定还没回到台北,他家的人就已经杀过来了,她可不希望这个美好的假期在这种纷扰的情况下落幕。

    一回到台北,她立即被家人团团围绕一阵逼供。

    当然,下班后不直接回家,反而突然说要去台中度假,若不给个交代,难免教家人紧张,因此她那天在电话中,老实道出此趟旅程有白宇棠相陪,至于细节,待她从台中回来在报告。

    关于白宇棠的事,章家乐再清楚不过,用不着等她报告,便抢着向家人解释,章家其他人得知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忍不住对她的未来充满期待,就待她亲口说明他们进展到说明阶段。

    “我们没有进展到结婚阶段,只是确定彼此想守护对方的心。”

    她原本是想降低家人的期待,不过,显然失败了,他们甚至还迫不及待的哼起结婚进行曲,真是教人哭笑不得!

    无所谓,她是她,他们是他们,父母教导她要脚踏实地的生活,不要不切实际的做白日梦,她当然是继续过原来的日子,继续等待白家的人找上门,当然,还有继续跟心爱的男人甜甜蜜蜜的约会。

    “今天不要再吃大餐了,不过才几天,我已经多出一公斤的肥肉了。”章家君一坐上车便大声宣告。

    “肥肉多在什么地方?”白宇棠一副很好色的将视线移至她的胸前,立刻招来她的拳头,击向他的肚子,他发出惨叫,“老婆谋杀老公,这像话吗?”

    "你又在胡言乱语了!”她娇羞的一瞪。这个男人最近老是把“老公”,“老婆”挂在嘴边,旁人听了总是投以羡慕的目光,但她可是难为情到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我有说错话吗?老婆本来就要疼爱老公,这时天经地义的事。”

    “你在胡言乱语,我不理你了!”

    “你可不能不理我,待会儿我们要见的人很大牌,若不是他瞧顺眼的人,别想穿上他设计的衣服,若非你老公跟他是好友,你连他服装店的门都走不进去。”

    章家君半信半疑的挑起眉。“莫非他嫌赚的钱太多了,否则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没有人会嫌自己的钱太多了,只能说他性格古怪,就像武侠小说里面那些医术高明,却见死不救的神医。”

    “他是不是生错时代?”

    闻言,他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可是很享受现代的文明和进步。”

    “这么说,他应该不是那种不修边幅的邋遢鬼。”

    “虽然他老爱自称‘流浪服装设计师’,可是身为服装设计师,若不修边幅,哪有人会对他设计的衣服感兴趣?”他摇了摇头,笑着又到:“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世上没有像他这么爱漂亮的男人,看到他,你会很讶异,说不定还会以为我弄错他的性别,认为他是个女人。”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不过,是“讶异”,而不是“吓到说不出话”那就好了。

    说真的,她是在无法再脑海中描绘此人的模样——古怪,却又很有美感,这不是很矛盾吗?不过什么模样,如果她因此惊吓得变成哑巴,那就太失礼了。

    终于,白宇棠的车子驶进一家名为“Imagine"的咖啡厅附设的停车场,章家君不解的转头看他,他遂而解释,“一楼是咖啡厅,二楼是服装店。”

    “这个组合还真是奇怪。”

    “服装店的客人通常有预约,若是早到了,或是没有预约突然想来这闲逛,可以先待在一楼的咖啡厅享用美食,等候服装店的员工提供服务。以一般人的标准来看,这里的餐饮贵了点,不过绝对值得品尝。”

    “看样子,这个人其实很会做生意嘛。”

    “他学过经营管理,当然有做生意的概念。”

    “他不是服装设计师吗?”

    “他学过不少东西,服装设计只是其中的一项。”

    不用见到人,她现在就讶异得说不出话来了。那个男人是天才吗?

    白宇棠率先解开安全带走下车,然后绕过车头帮她卡开车门,她跟着下车,抬头看了一眼两层楼高的建筑物,觉得这里看起来比较像是高档的西餐厅。

    他们走进咖啡厅,只见眼前座无虚席,章家君吓了一跳。难道这些人都等着上二楼买衣服吗?

    瞧出她眼中的疑问,白宇棠低声道:“我不是说了,这的咖啡美食是贵了点,可是绝对值得品尝,不少人是单纯来这喝咖啡品尝美食。”

    此时,有个穿着制服的女人从楼梯走下来,来到他们面前,笑容灿烂的欠身行礼。“白先生,晚安,老板已经在等你了。”她说完转身上楼在前方领路。

    进到二楼,章家君还来不及找那个古怪又很有美感的男人,就被天花板垂落的华丽水晶吊灯怔住了。这里是服装店吗?根本是宴会厅嘛!

    “再不出现,我就要走人了。”言聿曦手握着一杯红酒从角落紧靠这玻璃帷幕的贵妃椅站起来。

    "你想见我心爱的女人应该多一点耐心。”白宇棠笑道。

    言聿曦蒋手上的红酒摆在一旁的圆形玻璃茶几上,迈开优雅的脚步走向他们,原本隐藏在阴暗的身影渐渐曝露在灯光下,那张精致白皙的俊颜正是时下所谓的花美男,任何人见了都不禁要说:男人生得这么漂亮真是太过分了。

    “正是为了见你心爱的女人,要不,你认为我会有耐性吗?”他绅士的牵起章家君的右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你好,我是言聿曦,白宇棠一年联络不到三次的好友。”

    白宇棠见了他的举动忍不住皱眉,不过真正教他无法接受的是心爱女人此刻的表情——张口结舌的直瞪着言聿曦。

    章家君终于体会到他先前的警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男人?

    忍无可忍,白宇棠抓起她的手一路冲进更衣间,门帘一拉,两人可以独处了。

    他没有要兴师问罪,反而要狠狠地吻她,提醒她,她的男人是他,她不可以看别的男人!

    当她终于离开他热情如火的唇舌,差一点喘不过起来。“……你疯了吗?”

    “你怎么可以对别的男人露出那种表情?”

    “我只是很讶异世上有这么美的男人,难道你第一次遇到他,没有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吗?”

    “他不算什么,有一个男人比他更……这不是重点,明明是男人却长得像个女人,我一点都不羡慕!”他在国外读书时,认识的朋友当中不乏美男子,言聿曦不是最美的,而是最娘的,至少他第一眼印象如此。当时他一点也不想跟他打交道,没想到他排斥的目光放而让言聿曦印象深刻,一副很大牌的跑来对他说:“我愿意跟你做朋友。”他听了忍不住翻白眼,才明白这个家伙不是很娘,而是很自恋。

    “是啊,不羡慕,只是嫉妒。”章家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一瞪,再次蛮横的吻住她的唇。

    许久,白宇棠终于心满意足走出更衣间,而言聿曦指示早就准备好衣服等在一旁的员工进更衣间服务客人。

    白宇棠在他旁边的沙发坐下,他没好气的撇了撇嘴。“她对我的反应已经很含蓄了,你有必要当着我的面上演限制级画面吗?”

    “我又没叫你看。”

    “你这人的礼貌还是很差劲!”言聿曦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吧,你带她来这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好笑的挑了挑眉,“我有什么目的?难道不能为心爱的女人添几件大牌设计师的衣服吗?”

    “少来了,不知道是谁老嫌弃我这里的铜臭味比品味还重?”

    “没错,这里的铜臭味确实比品味还重,可是你设计的衣服在我的圈子里偏偏很受欢迎,我也只能接受现实。”

    “你这人每天与钱为伍,想着怎么赚取利益,铜臭味再重对你来说根本无所谓,真正令你在意的是,上这可以‘一不小心’遇到你母亲或她那些贵妇朋友。”言聿曦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这就是你的目的吧?”

    他淡然一笑。“我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这种事怎么可能算得准?”

    “你不需要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只要赌赌看,这次没遇上,下次再接再厉,反正那些贵妇人已将楼下的咖啡厅当成她们的交谊中心,总会遇上。不过你真的很厉害,此刻楼下就有一位你母亲的朋友,你没看见吗?”

    “那还真是巧合。”

    巧合?这个家伙真不会演戏,若真是巧合,他就该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算了,这种喜怒哀乐不行于色的人,就是缺乏演戏的细胞。

    “很快的,你带女人来这的消息就会传回家。”

    “若是如此,那也只能忍了。”

    “少装了,这根本是正合你意。”

    “我现在让她曝光有什么好处?”

    “曝了光,接下来就可以讨论终身大事了。”

    “曝了光,爷爷很可能会想办法阻挠,我们不一定可以顺利结婚。”

    “只要确定你的新娘子不会落跑,其他的麻烦你都会想办法一一摆平。”

    没错,当初决定抓住这个女人,他就很清楚会引发家庭风暴,但这从来不是他最关心的,真正令人不安定的是,章家君会不会被他的家人吓跑了?不过确认彼此的心意之后,他对她的不安渐渐放下了,他们的关系当然可以浮上台面了。

    “据说你是白家的长孙,可是白爷爷挑你当接班人实在不够聪明,你这个人最不擅长的就是——听话。”

    “爷爷在乎的是天骏集团的未来,并非他的接班人是不是乖宝宝。”

    “他很快就会后悔了,你会害他每天晚上做噩梦。”

    “他老人家一向很懂得照顾自己,用不着你替他担心。”

    言聿曦饶富兴味的一笑。“我还真想看到两虎相斗的画面。”

    这时,更衣间的帘子终于打开,白宇棠丢下一句“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便连忙起身走过去。

    她早就准备好面对找上门的白家人,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白家会派出这么一号人物——白宇静——白宇棠口中那位白家最独特的人。

    白宇静确实是个很独特的人,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贵气,却有一种令人温暖舒服的感觉,完全不像她印象中的那些名媛千金。

    章家君默默打量白宇静的同时,她也仔细的观察她。

    过了一会儿,白宇静举起前面的咖啡喝了一口,笑盈盈地道:“看你的表情,我弟弟想必在你面前提过我。”

    “是,他说白姐姐早就搬到外面独立生活,平时少有机会见上一面。”

    “没错,不过,这不代表我可以就此摆脱白家这个包袱,当他们认为我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我还是白家的一分子,属于我的责任永远无法逃避。”

    这样的家人真是令人讨厌。“如果是我,根本不会理他们。”

    “不理会,他们只会一直缠着不放,我只好接受这任务,而且我也想看看你,想知道什么样的女人可以掳获他的心。”

    她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我自己也很好奇,他怎么会看上我这么普通又强悍的女孩子?只能说,这大概是上天注定的吧。”若是掳人之前他们没有那三次的相遇,或许今日就会有不同的结果了。

    “见了你之后,我倒是明白了。我要谢谢你,我很喜欢他现在这个样子,喜怒哀乐变得直率多了,看起来比较有人情味,这应该是受你的影响。”

    “大概是我老是惹他不开心,才会让他越来越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想起前些天在言聿曦服装店发生的事,她不禁脸红。

    “你尽避刺激他,太过压抑会很容易生病。”

    “他老是抱怨我不听话。”她伤脑筋的做了一个鬼脸。

    “他就是这个样子,习惯了别人配合他,可是他心里其实很清楚,你就是你,你不需要为了他委屈自己。”

    章家君明白的点点头。如果爱一个人必须委屈自己,那份爱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化成埋怨,爱一个人是适度的修正自己,包容对方的不足。

    “我今天约你见面的目的,你心里有数。白家的人不懂礼貌,可是又喜欢装模作样,不想蒙上欺负弱小的恶名,总是先礼后兵,我是礼,后面就是兵,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我已经答应宇棠了,要当打不死的蟑螂,不知道白姐姐有什么意见吗?”

    白宇静闻言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原来那个小子已经帮你打了预防针!”

    “我对白家人的作风略有耳闻,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成为他们攻击的对象。”

    “既然打过预防针,你应该已经做好面对他们的准备。”

    章家君无奈的苦笑。“虽然知道自己可能面临的困境,但我还是没做好面对他们的准备……不,应该说,不管如何准备,我都达不到他们的标准,只好顺其自然了。”

    “我不是在安慰你,其实白家人也不是太难应付,关键就在我爷爷身上,只要他点个头,没有人敢在你面前摆脸色。”白宇静打开皮包,取出一张精致的白色请柬,放在她面前。“爷爷下了一道命令,若你不接受我的好言相劝,主动离开白宇棠,你就必须按照这请函上面指示的时间和地点赴约。”

    她拿起来打开一看,时间安排在一个礼拜后。看样子,白家这位老大是刻意给她时间考虑。

    “你会告诉我弟弟这件事吗?”

    怔了一下,章家君很老实的说:“我不知道,白爷爷当然不乐意我跑去打小报告,惊动宇棠,可是你应该很了解,不告诉他,那个男人肯定会不高兴。”

    “你不用在意别人的想法,重要的是你自己觉得如何让面对比较妥当。”

    这道理她当然明白。这是她和白家人之间的战争,不应该扯上宇棠,可是不管面对什么事,她都希望他陪在身边。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他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我真希望我们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见。待你和爷爷见过面之后,我再正式请你吃饭。”

    “白姐姐今天无功而返,不知道会不会挨骂?”

    “如果爷爷对我抱任何期待,他就不会让我带邀请函来。说的再明白一点,我只是负责传达爷爷态度的最佳工具。”白家人的眼睛都长在头顶上,只会比较谁的态度更恶劣,他们只适合当‘兵’,不适合当‘礼’,而这正是爷爷让她出面的原因。

    “那我就放心了,我不想造成白姐姐的困扰。”

    “你不用替我担心,我知道如何跟自家人周旋,可是你不同,现在你只要做好面对我爷爷的心理准备。”

    是啊,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好面对白爷爷的心理准备……但有用吗?面对一个只会在报章媒体上看见的大人物,做再多的准备,还是免不了心存畏惧,不如顺其自然,见机行事。

    她是不是应该将白爷爷送来邀请函的事告诉宇棠?

    说了,恐怕会因此让白家人陷入狂风暴雨中,如此她的心一刻都没办法安宁,毕竟谁都不喜欢成为破坏人家家庭和睦的元凶;可是不说,她又觉得对不起宇棠,今天换做是她被蒙在鼓里,她也会不开心。

    章家君抬头瞥了对面的白宇棠一眼。她是说,还是不说呢?真是伤脑筋!

    甩了甩头,暂时不想了,要不,她的脑袋肯定会爆炸……吓!

    赫然发现那张近在咫尺的怒容,她反射的往后一跳,背脊撞到椅背,痛的倒抽了口气。

    “撞到哪了?”白宇棠连忙丢下满肚子的怒火,起身来到她旁边坐下。伸手揉了揉她被撞到的背。

    “你干嘛吓人?”她娇嗔的一瞪。

    “我不是说过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的眼中只能有我。”

    “我又没有看别人。”

    “你看着我,心却飞到其他的地方。”

    她好笑的昵了他一眼。“你怎么那么爱吃醋?”

    “没错,我就是爱吃醋,所以你的心思只能全部摆在我身上,就是连睡觉都要梦到我。”他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瓜。

    “晚上做什么梦,那是我可以做主的?”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如果你老是惦记着我,晚上就会梦到我。”

    “是吗?”她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读书的时候,我天天惦记着要考试,可是我每天晚上还是一觉到天亮,却从来没梦过考试的事,倒是出了社会之后,老是梦到书没有读完,还有不小心睡过头,赶不上考试。”

    “如果你真的摆在心上,一定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看啊,你根本是存心找我麻烦。”

    他不发一语的招来服务生结账,然后拉着她离开西餐厅。来到附近的公园,找个没人的一角,紧紧将她搂进怀里。

    怔了一下,章家君好笑的问:“你在干嘛?”

    “这几天我一直觉得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从言聿曦那里回来后,他就一直等着白家的人找上她,可是她至今没有向他求救,也没有告诉他有人上门找她,难道是爷爷还未采取行动吗?

    那天,他确实看见母亲的朋友坐在咖啡厅,她也看见他了,而且两眼瞪大,惊吓不小,相信那天晚上母亲就得到消息,说不定当天晚上就像爷爷报告了。而爷爷从来不是很有耐性的人,怎么可能至今一点动作都没有呢?

    “……有什么事要发生?”

    “如果知道是什么事,我就不会心神不宁了。”

    “……我看你是工作太累了,今天早一点回家睡觉,明天就会恢复正常。”她推开他,拉着他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我是个很懂得用人的主管,不会将责任全压在身上,把自己操的半死。”他的手转而跟她十指相扣。“更重要的是,如果累死自己,哪有力气盯着你?”

    “你干嘛盯着我?我又不会落跑。”

    “是啊,可是不赶紧将你娶回家,我心里总觉得不安。”

    “你知道我跑步的速度很慢、耐力也不好吗?八百公尺跑到最后只能用走的,你根本不用担心。”

    啧!他伤脑筋的摇头。“没想到你这么重看不中用,我还以为你很会跑步。”

    “我是老大,凡事都要挡在妹妹的面前,跑步的速度怎么会快呢?”

    闻言,他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论调,好像很有道理。”

    “这是真的,因为跑步的速度太慢了,只好训练自己变得勇敢一点。”略微一顿,她意有所指的接着道:“遇到困难,我绝对不会当逃兵。”

    “你忘了自己有过一次不良的记录吗?”

    “……你干嘛老是记着过去的事?当时情况不一样,我那是不确定你的心意。但现在不同了,我很清楚你的心意,知道你爱我就像我爱你一样。”

    他猛然停下脚步,她只好赶紧跟着踩刹车,只见他转身用双手握住她的肩膀,一脸严肃地道:“再说一遍。”

    她困惑的眨了眨眼睛。“什么再说一遍?”

    “你爱我。”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章家君温柔的笑了,飞快的踮起脚尖,靠过去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回应他,“我爱你,白宇棠。”

    这一刻,他终于感觉到纷乱的心平静下来了。

    原来,他一直在等她这句话……

    是啊,她总是被动的接受他的感情,对他来说,“她爱他”好像是很理所当然的事,可是内心深处却又很清楚他们之间始终不平衡。爱一个人若没有得到相对的回应,这样的爱就会欠缺安全感。

    “虽然你已经知道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爱你。自从我懂事以后,就不曾对爱有任何可望,爱在我生长的环境中只是一种愚蠢的负担,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爱一个人,因为你,我学会如何用心付出,这种感觉很幸福。”

    她了解他的心情,也不管他们此刻身在何处,周遭是否有观众,激动地伸手将他一抱。“以后,我会每天告诉你,我爱你。”

    “谢谢你。”白宇棠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住她的唇,无视四周的目光,深情缠绵,眼中只有她。

    夜深了,回到家,章家君看到摆在书桌上的邀请函,不禁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这样也好,凭自己的坚持和努力取得白爷爷的认同,总比在白家掀起狂风暴雨来得好,不是吗?

    她轻声为自己喊了三声“加油”,不管明天白爷爷如何攻击刁难,她都不会退缩。这不只是为了她自己,更是为了宇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到财神夫最新章节 | 掳到财神夫全文阅读 | 掳到财神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