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甩你的规矩 > 第二章

不甩你的规矩 第二章

作者 : 艾蜜莉
    “MS投资管理公司”是全球闻名的投资金融企业,总公司位于美国西雅图,在全球设有三十二个据点,在亚洲主要从事企业融资、购并咨询、债券资金募集、房地产金融、私人财富管理等等营利项目。

    “MS投资管理公司”台湾分公司位于信义计划区的商业大楼上,每个部门分散在不同的楼层之中,而施洛静任职的“私人财富管理”部门位在第十二层楼。

    所谓的“私人财富管理”是私人银行服务的一种,专门向富有阶级、富豪、或流动资产超过一百万元美金的顾客,提供个人理财投资服务、家族信托基金、节税和金融服务等等服务。

    施洛静手提着公事包,踩着高跟鞋,走过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搭乘电梯一路直达十二楼的办公室。

    当!

    镜面钢板滑开,她跨离电梯,走进办公室里,扑鼻而来的是一阵浓郁的玫瑰花香气。

    定睛一看,她发现自己的办公室座位笼罩在一团娇艳似火的玫瑰花簇之中,一群女同事围在桌边,热络地讨论着。

    “洛静,你现在简直就是我们‘仙女级相亲团’的荣誉成员!连康达尔都拜倒在你的魅力之下,看来你脱团嫁入豪门的日子不远了!”李雅诗一看见她,立即兴奋地扬声说道。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洛静一脸疑惑,瞟了玫瑰花海一眼。

    “美国‘DW’连锁超市的小开康达尔,个人资产超过三百亿,在全球有一百二十三个大型连锁卖场──”张兰黛朗诵着送花男子康达尔的个人资料。

    “等等!”洛静打断她的话。“他是我的顾客,我当然知道这些。问题是,他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拜托!”担任楼层清洁员的张嫂也加入八卦行列。“小静啊,你是真不懂还是在装害羞?那个康达尔跟组长问说你能不能请假,他想带你去英国坐什么摩天轮,喝那个香槟……”

    “对对对,就是那个素有求婚之旅的摩天轮行程!我刚上网查过了,光在摩天轮上喝香槟就要花上三万块钱耶!”李雅诗一脸欣羡。

    张嫂啧啧称奇。“三万块?比我这个欧巴桑一个月的薪水还要多喔?看来那个康达尔真的很有钱耶!小静,如果你嫁入豪门发达了,不能忘记我喔,我每天都嘛把你的桌上擦得很干净……”

    张嫂说着说着,马上拿出稳洁,在她的桌面喷两下,然后拿起抹布用力地擦拭着。

    “你们想太多了,我跟康达尔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他只是我众多顾客之一。”也是她众多追求者之一。

    “他完全符合‘三记标准’──学历高、薪水高、身高也够高,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张兰黛把她桌面上的卷宗当椅垫,大方地坐下聊着八卦。

    “他人是很好,不管是财富、职业还是家世背景,都比我想像中还要完美……”她的语气透着一丝无奈。

    “那个康达尔是华裔,住在西雅图,如果你和他结婚,就可以把你家那个天才弟弟送去美国念书,搞不好几年之后,可以变成什么医学博士,还拿诺贝尔奖呢!”张嫂精明地替她盘算出路。

    “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忘记咱们这票姊妹,一定要叫康达尔介绍一些青年‘财’俊让我们认识喔!”张兰黛暧昧地眨眨眼。

    “你们说到哪儿去了?我对康达尔根本没有那个意思。”她烦躁地瞪着桌边碍事的玫瑰花。

    不知道是康达尔热烈的追求手法教她心烦,还是玫瑰花的浓郁香气太过招摇,她滞闷不开心,一点儿也感觉不到恋爱的喜悦。

    “拜托!康达尔条件这么好,完全符合你那套‘未婚夫评分表’的标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李雅诗问。

    要不是碍于两人深厚的姊妹情谊,她真想把友情道义摆两旁,不顾一切把康达尔这个金龟婿钓上手!

    洛静偏着头,瞟了娇艳的玫瑰花一眼,心里漾起了一抹空虚感。

    “也不是对他这个人有什么不满意啦,老实说,他的条件真的很优秀,人品也很好,对人又温柔大方……”她轻逸出一声叹息声。一乍看之下,好像完美得没有一丝缺点,可是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她垮着俏丽的脸庞说:“你们知道吗?我看到他时居然觉得很冷静,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就是我一直感觉不到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也没有想嫁给他的冲动。”

    “要是心脏没有扑通扑通的跳动,就叫他替你做一下‘人工呼吸’嘛,包准你心跳马上遽增到一百二十下!”李雅诗暧昧地调侃她。

    “你们在说什么啦!我是说,我看到他都没有恋爱和心动的感觉啦!”她嗔怨道。

    “这种金龟婿你都不满意,要不然你有遇见谁曾经给你那种心脏扑通扑通一直跳的感觉吗?”张嫂佯装忙碌地擦着她身后的书柜。

    蓦地,施洛静的脑海中掠过一张俊美阴柔的脸庞,那双深邃灿亮的黑眸教她的心炽热了起来,一股强烈的悸动在她胸臆间涌动。

    她下意识地摇摇头,努力要把今晨在咖啡店里那段小小的插曲,从记忆里移除。那种纯粹感官和视觉上悸动的男人,不是她理想的伴侣。

    “拜托!对康达尔没有心动的感觉没关系,只要对钱心动就好。他个人身价高达三百亿台币,简直就是一部‘人体印钞机’啊!”张兰黛世故地下结论。

    “听张嫂一句话,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也许你现在还没有那么喜欢康达尔,但相处久了也会有感情。”张嫂宠溺地拍拍她的肩头。“小静,一个女人的青春有限,遇到好男人就要抓紧机会。”

    “是啊!你不是常说要把握黄金时期吗?女人最佳怀孕时间是二十五岁,这个年纪不管是思想上或生理上都已经成熟,所孕育出来的孩子资质最佳,而且你家又有天才基因,你弟小奇是个智商一百八十的天才……”李雅诗也加入游说行列。

    “……对啊,要不是小奇年纪太小,我就进行‘美少男养成计划’,把他教导成一个好男人,现在就不用组什么‘仙女级相亲团’,陪着你们南征北讨,四处联谊,以嫁入豪门为终极目标了。”面对漫长的联谊餐会,张兰黛已经出现疲态。

    三个女人热烈地讨论着,视她的婚姻幸福为己任,弃公事于一旁,就怕她错过康达尔这个钻石级的单身汉。

    “拜托!”洛静终于受不了她们的聒噪,扬声抗议。“我又还没有和康达尔交往,他也没有向我求婚,你们会不会说得太远了?”

    “都暗示得那么明显了,不仅送一百朵玫瑰花来,还问组长你可不可以请假,这种在你的‘未婚夫评分表’上,每一项都是满分的优质单身汉,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张兰黛娇声低吼,责备她身在福中不知福。

    “哪有每一项都满分,在心动指数上只有58%,连及格都没有……”她委屈地瘪着嘴。

    她只想遇上一位能符合她的择偶标准,又能教她心动的男人而已。

    “剩下的48%,就用培养的嘛!”李雅诗说。

    “小静,张嫂说一句不中听的,你本身是个单亲家庭出身的孩子,既要养家又得负担弟弟的学费,要不是你生得漂亮又聪明,你觉得自己有本事嫁入豪门吗?你想嫁入豪门的目的是什么?说穿了还不是个钱字?有钱就可以送弟弟去美国受最好的教育,有钱就可以让你母亲不用那么辛苦,不是吗?”张嫂慈祥地抚着她柔顺的长发,给予中肯的建议。

    洛静若有所思地垂下姣好的面容。

    大学时她放弃了最爱的美术,选择财经系就读,不就是为了想攒大钱吗?

    她吃足了钱的苦头,心酸地了解到在这个世界上,钱虽然不是万能,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

    所以,她努力念书,在百名应征者中脱颖而出,挣得了现在这个“私人财富管理部门”的职位,为的就是想嫁入豪门。

    她深知美丽是自己仅有的筹码,而爱情则是她一生的赌注,选错男人就像是买错股票,轻则套牢股票变壁纸,重则人财两失,教她如何能不慎重呢?

    所以,不及格的心动指数又如何?

    如果幸福安稳的生活,可以填补心里那份悸动的缺憾,那么她何不敞开心胸,放弃一点点的自我坚持,试着接受康达尔的追求呢?

    “小静啊,听我这个过来人一句话,再激烈的爱情也有烧退的一天,找个能疼你、养你的男人比较实际。”张嫂拍拍她的肩头。

    “是啊!男人帅没有用,心动也没有用,有人性,懂得顾家才实际。”张兰黛世故地做出结论。

    洛静昂起纤巧的下颚,瞟了她们一眼,笑道:“那个康达尔是给了你们多少好处,为什么你们处处替他说好话?”

    张嫂干笑了两声,老实地承认。“也没有多少好处啦,就给我们每人一万元的‘DW’超市礼券嘛……”

    雅诗和兰黛马上窝回自己的座位上,故作忙禄地翻阅着报表。

    “我就知道!你们这些见利忘友的家伙──”她娇睨了三人一眼。

    此时,一串悦耳的熟悉铃声中断了她的训话。

    她弯下腰,从皮包里掏出手机,接听。

    雅诗和兰黛马上滑动座椅围在她的身边,竖起耳朵,聆听有没有什么八卦讯息。

    “您好,我是‘MS投资管理公司’私人财富规划师──施洛静,很高兴接到您的来电,我将以专业诚恳的态度为您服务。”洛静俐落地说出开场白,侧耳等待对方的回音。

    “谁?是不是康达尔?”三个女人眼睛瞪得大大的,以唇语问道。

    洛静耸耸肩,仔细聆听。

    “你好,我是让施洛静小姐有百分之九十九心动指数的梁景岩,很高兴能与你通上电话,我将以最宽容的姿态接受你的道歉。”

    当对方低沉醇厚的嗓音透过电话线回荡在她的耳畔时,竟使得她的心莫名地怦动着,仿佛有一股热流奔向她的体内,教她的耳朵灼烫了起来。

    “你是谁?”她疑惑地瞠大水眸。

    “我以为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梁景岩低笑道,把玩着施洛静不小心遗留下来的PDA。他从里面找到她的联络方式,当然也无礼地窥视了那一长串的“未婚夫备取名单”。

    洛静懊恼地皱着眉心想着,但就是不记得自己曾经认识一个叫梁什么的男人,倒是他低沉的声线唤醒了她的记忆。

    “啊!你是那个……那个被我弄脏衬衫的男人!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谁?”在场的三个女人,好奇地拉长耳朵,倾听他们的对话。

    “我怎么知道你的手机号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梁景岩提醒着。

    她侧着脸,夹住手机,弯下腰掏出皮包,检查是否有遗失的物品。

    糟糕!她的PDA……

    方才她那么无礼地拒绝他的邀约,现在却要请他归还自己的物品,真是糗大了!

    “梁先生,谢谢你拾获我的PDA,不晓得你现在人在何处?我方便过去找你吗?”洛静放低姿态,语气甜软得足以融化每个男人的心。

    “我目前人还在咖啡店。”

    “那我马上过去!”她拿起皮包,站起身,准备离开办公室。

    “可是我就要离开了,你从上班的地方赶过来时,恐怕我已经走了。”梁景岩语气狡黠,就像只戏鼠的猫似的,故意逗弄着她玩。

    “没关系,要不然你把PDA托给店长,请他代为保管一下,我马上就去取回。”她跨出的脚步停顿在半空中,努力与他周旋着。

    “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觉得还是当面交给你比较妥当。”梁景岩一边聊着手机,一边走出咖啡店。

    “那请问一下,你今天的行程是怎么安排的?我可以和你约时间见面吗?”

    梁景岩一派闲适地走到骑楼下,扬手招来计程车,准备前往“关聿企业”,与关行漠商讨“就星珠宝”的代理权和合作方案。

    他捂住手机,低声向司机说出目的地,完全无视于她的焦急。

    “美丽又繁忙的施洛静小姐,如果你记忆力够好的话,应该记得自己的约会已经排到圣诞节了,怎么可能会有时间与我见面,拿回PDA呢?”梁景岩坏坏地刁难她。

    他几乎可以想像她那性感红润的双唇正抿得紧紧的,拚命压抑住责备他的冲动。

    哈!他梁景岩是什么人,居然无视于他的魅力与风采,敢向他发号码牌,现在他就要她主动来“追”他!

    洛静抡拳,在心里咒骂他。

    可恶!这家伙竟耍起无赖,摆明了是想耍弄她嘛!

    “梁先生,关于今天早上在咖啡店的事,我深感抱歉,为此,我正打算去买一件新的衬衫赔偿你呢!请问你今晚有空吗?”她深吸口气,压抑住满腔的闷气,软软地央求着。

    “施小姐这是在约我吗?”梁景岩憋着笑。

    “是的。希望你能挪出时间与我共进晚餐,顺便把PDA带来还给我。”她恨恨地从唇缝中迸出话来。

    “我这样算不算插队?会不会打乱你既定的行程呢?”他戏谑地低笑着。

    “不会。能和你共进晚餐是我的荣幸。”她话说得好谄媚,但额际已经冒起愤怒的青筋。

    她施洛静是何许人也?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早已囊括“十二星座”,甚至可以组成“百家姓”了,现在居然得卑躬屈膝地“约”一个男人吃饭,这传出去实在是有损她的约会行情!她郁闷地垮下双肩。

    “那今晚七点钟,我在XX路上的“花溆餐厅”等你,不见不散。”他匆匆收线,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喂……”洛静气愤地瞪视着断讯的手机。这个梁XX根本就是个无赖!

    亏她方才还为他而悸动,现在她整个人根本激动不已,巴不得飞奔过去一掌打飞他脸上嚣邪的笑容!

    “气死我了!”她收起手机,气得牙痒痒的。

    兰黛好奇地凑向前,看着她胀红的娇颜。

    “你到底是约谁吃饭啊?”兰黛问。

    “一个让我很‘激动’又捡走我PDA的无赖男子。”洛静泄气道。

    现在,她早已分不清楚胸臆中急遽怦动的心跳是因为怒气,还是对他残存的一点点好感。

    “唉呀!看来那个男人的本领很大呢,居然能够让我们美丽又拘谨的施洛静小姐露出真面目来!”雅诗顽皮地调侃她。

    施洛静凝视着掌心里的手机,不由自主地由他的嗓音回想起他俊美的脸庞,一丝甜蜜又复杂的情绪就这么萦绕在她的心坎,久久不散……

    梁景岩下了计程车,来到“关聿企业”位于信义计划区的商业大楼。

    “关聿企业”雄踞台湾百货业界近四十余年,集团经营的事业涵盖了百货流通、国际贸易、纺织和眼饰品牌代理等。

    近几年来,“关聿企业”又将触角延伸到婚纱经营上,第三代继承者关行漠以独特的眼光网罗了欧洲知名的设计师,成立了专属的婚纱品牌──“玫瑰婚事”。他誓言打造一座专属的婚纱百货,不仅专为顾客量身订作独一无二的婚纱礼服,还包括整套的彩妆造型、摄影、婚礼宴会规划等等。

    现在关行漠又展现个人的商业手腕,取得了时尚名媛和影视巨星最爱的“景星珠宝”亚洲独家代理权,再度扩展企业版图,几乎并吞了北区的婚纱市场。

    梁景岩走过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在柜台小姐的带领之下,搭乘电梯一路直达三十二楼的总裁办公室。

    “梁先生,您好。”吴秘书站在电梯外的大厅迎接他。

    “好久不见,吴秘书。”梁景岩微笑道。

    吴秘书瞟了他白色衬衫上的污渍一眼。

    “梁先生,需要我为您准备一件新的衬衫吗?”吴秘书体贴地询问。

    “太感谢了。”他温尔一笑。

    “请跟我来,我们休息室里备有几款‘关聿’旗下代理的男性服饰,您可以挑选一款适合的。”吴秘书说。

    她深知他与总裁是旧识,两人私交甚笃,所以对他格外恭敬礼遇。

    梁景岩在吴秘书的带领之下,进入休息室,换上一件新的黑色衬衫,精致的手工剪裁衬出他俊雅英挺的气质。

    接着,吴秘书带他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得到关行漠的允诺后,马上请他进入。

    关行漠从成堆的卷夹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问道:“听说你从法国回来后还找不到长住的地方,需要我将名下的一栋公寓借你吗?”

    梁景岩一派闲适地走到酒柜前,挑了一瓶红酒。

    “不用了,我暂时住在木册的老公寓里。”他拿出开瓶器,打开红酒,又取出两个玻璃杯,注满酒。

    “木栅的老公寓?难不成是你们全家人移民前住的房子?”关行漠接过红酒,问道。

    “没错。”他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端起红酒,轻啜一口。

    “住在木栅太偏远了,我名下有几间屋子是在信义计划区上,生活机能和交通都比较便利,你要不要搬过去?”

    “不用了,我是故意选择住在木栅的。”话甫落,他俊美的脸庞即扬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难不成你已经见过传说中的‘宅男界’女神──施洛静?”关行漠会意过来,朗朗地笑道:“怎么样,满意我们替你挑选的女主角吗?”

    “还不错。”他勾唇一笑。

    “听说她挑选男友的条件极为严苛,约会规则多得要命,连跟她吃顿饭都要领号码牌呢!你排到几号?”关行漠好奇地问道。

    “如果连和她吃饭都要领号码牌,那我跟那些登门求援的‘宅男’有什么分别?当然是她主动来约我吃饭,配合我的时间啊!”他狂傲地说。

    一想起今晚就可以再见到施洛静,他内心不只期待,还有点兴奋。

    施洛静的外表靓丽秀净,气质优雅,宛如仙女般不沾惹一丝尘气,结果骨子里却是一个聪颖又精明的财富规划师,天天与钞票为伍不说,连爱情都要一一评估盈亏风险。

    这样的女人不只有趣,还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教他恶质地扮演起放荡不驯的男子,挑战她的择偶标准。

    关行漠站起身,走到他对面的牛皮沙发,坐下。

    “你故意选住在木栅那栋老公寓,是不想告知她你的身份与身价吗?”关行漠抚着下颚,思忖着他是想用什么方式驯服她?

    “当然不能说,说了这游戏就不好玩了。”他摇晃着杯中暗红的酒液,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我倒要看看是金钱的诱惑力大,还是我的个人魅力比较吸引她。”

    “看来你似乎挺有把握的。”

    梁景岩笑得极为神秘,仰头,饮干杯里的红酒。

    关行漠放下酒杯,走到办公桌旁抽起一份卷宗,放置在他的面前。

    “余兴节目聊完了,来谈谈正事吧。”关行漠说。

    梁景岩拿起桌上的卷宗,仔细观看。

    “这是我特地请阿烈绘制的‘景星珠宝’平面设计图。我预计将‘玫瑰婚事’的一楼改建为柜点,二楼才是婚纱展示中心。你看看整体的设计与构思符不符合你的要求,还有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关行漠解释道。阿烈是知名的室内设计师,也是他们“型男事务所”的成员之一。

    梁景岩边听边翻阅着他所说的设计图,大致浏览了一下。

    “底下这份是行销方案的企划书,公关部希望在开幕当天举办一个酒宴,邀请时尚名媛和影视明星一同参加造势。如果方便的话,希望你能担任神秘嘉宾……”关行漠说着企划内容。

    半晌后,梁景岩合上卷宗和设计图。

    “平面设计图的部分大致上没有什么问题,至于你谈到的担任开幕酒宴的神秘嘉宾一事……”他抚着下颚,顿了一会儿。“我考虑看看,等到快开幕时再给你答案。”

    “不急,反正还有一段时间。倒是你在台湾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避提出来。对了,要不要我替你聘一位私人管家打点生活?”

    “私人管家不需要,倒是要跟你借部车子来开开。”他走到酒柜前,看着玻璃柜上摆放着的各式各样跑车模型和钥匙。

    “自己选部喜欢的开走吧,就当是你这项‘委托案’的酬劳。”关行漠大方地说。

    “那就这辆吧!”梁景岩随意抽了一把钥匙。

    “车子放在地下室,钥匙上有车牌号码,等会儿我会请秘书向警卫通知一声,你直接开走就成了。”

    “那我先去忙了,改天再见。”

    梁景岩扬了扬手中的钥匙,推开沉重的木门,跨出总裁办公室,搭着电梯直达地下室三楼,开走了一部银色的凌志跑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甩你的规矩最新章节 | 不甩你的规矩全文阅读 | 不甩你的规矩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