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甩你的规矩 > 第一章

不甩你的规矩 第一章

作者 : 艾蜜莉
    盛夏的台北盆地,燠热得仿佛是一座巨大的暖炉,将路上的行人晒出一身黏腻的汗水。

    此时,隐身在绿荫长巷中、一向走低调路线的“型男事务所”,骑楼下却聚集了一群身着白色衬衫配上蓝色牛仔裤的群众。他们拉起红布条,在艳阳下高调地进行抗议活动,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他们是由一群自称领有“好人共和国民身份证”的工程师所组成的,高喊“解救卡奴大作战”,要求“型男事务所”的所长关行漠出面负责调解,否则绝不撤退。

    活动发起人郝仁义提出几点诉求,希望能与关行漠进行一场“爱与和平”的会谈,并且要求关行漠接受他们的委托案,否则下排除长期静坐,甚至研拟更激烈的抗争手段。

    关行漠在不堪其扰、以及不愿引起附近居民的抗议和投诉的情况之下,只好请活动发起人郝仁义上楼,了解他们抗议的目的和委托的内容是什么。

    光洁敞亮的办公室里,长桌的两侧分别坐着两方人马,一侧是俊帅双人组关行漠和韩司拓,而另一端则是此次活动的发起人──郝仁义。

    关行漠气势傲然地坐在皮椅上,缓缓地眯起睿智的黑眸,打量着坐在对面的郝仁义。他方正的国字脸上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额头上则系着一条红布条,写着“解救卡奴”。

    “要怎么样,你们才愿意结束抗议活动,主动解散?”关行漠深邃的黑眸疾射出两道犀利的冷光,瞪得郝仁义头皮发麻、冷汗直飙。

    不行,他可是肩负着上百位团员的命运,一定要拿出身为“好人联盟”团长的魄力与实力,绝对不能轻言退缩,要勇敢奋战!

    “我、我们希望关先生能够插手负责这件事,不要再让卡奴人数激增,我们已经受不了无限制地被发卡……”郝仁义稳住心跳,冒着被轰出去的危险,勇敢地提出诉求。

    “也就是说,你们全都是一群卡奴?”关行漠努力想弄清楚这群人的来历与目的。

    “没错。”郝仁义硬着头皮承认。

    关行漠沉下俊脸,语气冷硬地说道:“如果你们背负了庞大的卡债,导致经济困难,应该向行政院金管会申请债务协商,而不是找我抗议。”

    “不是的!此卡奴非彼卡奴,我们不是积欠银行太多卡债的‘卡奴’,而是被女人发了太多‘好人卡’,导致身心灵严重受挫的‘卡奴’!”郝仁义连忙解释。

    郝仁义看着眼前俊美无俦的两个人,觉得身后仿佛卷起了一道自卑的冷风,打击着他残存的勇气。

    唉!像他们这种长得又高又帅的男人,根本不了解身为“宅男”的悲哀与痛苦。

    “……‘好人卡’?”关行漠黝黑的眸底浮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身处于财富与权势的顶端,对于社会中下阶层的活动并不熟悉,所以一直处于状况之外。

    此时,韩司拓打破沉默,低声向他解释。

    “现在的女生如果对于示爱的男子不喜欢,想拒绝的话,就会用‘对不起,你是好人……’或是‘你真是一个好人,我相信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女生……’诸如此类的话来拒绝男子的追求,而这些被拒的男子统称为‘好人’。”

    韩司拓补述道:“总而言之,对一个女人付出心力,但却告白被拒,统称为被发‘好人卡’,这是从网路上所衍生出来的文化。”

    关行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但是,我还是不了解,你们被发卡与‘型男事务所’有什么关联?为什么你们非得集结在楼下抗议,要求与我会谈呢?”关行漠抚着刚毅的下颚,打量他。

    “是这样的……”郝仁义回想起被发卡的惨痛经验,挫败地垮下肩膀。“我们并不是受不了女人的拒绝,所以想挟怨报复,而是因为遇上了一个发卡不手软的‘卡神’。从她手中发出去的卡超过百张,拒绝人的理由超过一百种……”

    关行漠的眼底掠过一抹兴味,淡淡地说道:“也就是说,你们都被同一个女人拒绝了?”

    “没错。”郝仁义的眼角淌下了两行清泪,颤巍巍地说道:“如果只被发‘好人卡’也就算了,没想到那个女人还发给我一张‘残障卡’……”

    呜~~现下受挫的不只是他的纯真之心,自尊也连带受辱了。

    “残障卡?”关行漠一脸疑惑。“我看你四肢健全、谈吐清晰,不像是残障人士啊!”

    郝仁义霍然起身。“她说身高未达一百七十公分的男性属于半残阶段,身高未达一百六十五公分就是全残。而我身高一百六十四点四三,所以被她发了一张‘残障卡’,而且她还不准我无条件进位,浮报自己的身高!”郝仁义将广大的“卡奴”使命摆中间,置个人尊严于度外。

    “听起来是有点毒呢!”晾在一旁观戏已久的韩司拓啧啧称奇。

    “这还不是最狠的,她还发给我一张‘人畜无害卡’……”郝仁义承受不住打击,失控地趴在桌上痛哭起来。

    “‘人畜无害卡’?”这女人拒绝男人的花样还真多。

    郝仁义拾起涕泪纵横的脸庞,说道:“意指长相平庸,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关行漠忍俊不禁,朗朗地笑开来。郝仁义口中发卡不手软的女人,成功地挑起他的兴趣了。

    “而且她平均每天都发出五点六张卡,因此造就了现在的‘卡奴效应’……”郝仁义的表情既哀怨又凄凉。

    “也就是说,每天都有五个以上的男人跟她告白?”关行漠锐利的黑眸中闪烁着思考的光芒,臆测着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男人前仆后继,抱着自信心受挫的危险,也要得到她的青睐?

    “没错!”郝仁义用力地点点头。回想起“她”美丽的姿容,嘴角就不自觉地溢出垂涎的唾沫。

    “那你们这群人来此的目的是什么?”说了老半天,关行漠还是不了解郝仁义与“好人联盟”的诉求与委托。

    “我们是希望‘型男事务所’能够接受此委托案,设法导正她的爱情和择友观,让她不要再无止尽地发卡给仰慕她的男人了……”郝仁义嗫嚅道。

    “她拒绝了你们的追求,大不了你们不要理她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组成‘好人联盟’,要求我们出面导正她的观念呢?”韩司拓对于这群人的执念感到十分疑惑。

    一般来说,男人若被女人拒绝,多半会碍于男性尊严而羞于启齿,他还没见过有人像他们一样大张旗鼓地成立后援会,还外加抗议和静坐。

    “因为她不是一般的女人,是我们心目中的女神……”郝仁义的脸庞隐现出一股情窦初开的腼腆红潮。

    “女神?”关行漠和韩司拓两人面面相觑。

    “这是她的照片和个人资料,看过之后,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女神了!”郝仁义从背包里拿出一只卷夹,递给他。

    关行汉好奇地打开卷夹,抽出文件,里面的资料翔实记载了“女神”施洛静的个人档案和工作经历,还附上一帧照片。

    照片里的女人让关行漠瞳眸一亮,嘴角扬起饶富兴味的笑容。

    韩司拓凑上前,盯着他们口中的“女神”看。照片里的女人美丽中带着一股沉静优雅的气质,恍若从古希腊神话里走出来的维纳斯女神一般,凝脂似雪,仙姿翩然,那明艳无俦的模样的确有本钱让男人折服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两人的眸光相触,俊脸皆闪过一抹狡猾又邪恶的笑容。

    “这个委托案我接了。三个月后,你们‘好人联盟’将会看到一个全新的施洛静,我们会彻底改变她的爱情观,让她高喊‘浪漫无罪、爱情万岁’。”关行漠掩上卷夹,眼底深处掠过一抹贼到骨子里的笑意。

    郝仁义得到他们的允诺之后,紧绷的情绪终于可以松懈下来,方正的国字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我代表整个‘好人联盟’向你们致上最高的敬意,感谢你们接受本联盟的委托。我们将会在双方拟定合约之后快速解散,造成你们的不便与困扰,深感抱歉。”郝仁义起身向他们敬礼,以表达心中的谢意。

    双方拟定合约之后,郝仁义马上信守承诺,下楼,引领着“好人联盟”迅速离开,让长巷恢复原有的清幽与宁静。

    事务所内,关行漠翻着委托案,长指轻敲桌面,盘算着该把这个棘手又富有挑战性的任务委派给谁?

    成员里仅剩韩司拓与梁景岩是单身,这选择性是少了一点……

    韩司拓触及他思忖的眸光,阴险的笑容全浮上脸,一派热络地建议道:“梁景岩下星期会从法国回来,我想这是送给他最好的‘见面礼’了。”

    关行漠会意过来,朗朗地笑了两声。“你倒是挺会陷害同伴的。”

    “彼此彼此!”韩司拓笑得贼兮兮的。

    “一个是‘宅男界’的女神,一个是电力超强的美男子,这两个人的组合既养眼又令人期待啊!”关行漠笑着咧开性感的薄唇。

    韩司拓狗腿地附议道:“没错,这简直可以说是本年度最幸福的委托案了!”

    关行漠将“她”的个人资料放进卷宗里,在档案夹上写着──

    委托编号:910306

    委托者:好人联盟

    执行者:梁景岩

    委托内容:挑战规则女郎施洛静,让她扬弃唯物主义的爱情观,击垮她“联谊有理、发卡无罪”的信念,改而高喊“浪漫有理、真爱万岁”。

    东区街头,晨光穿过绿荫翠竹,迤逦洒落在街角一间美式咖啡店里。一波波的人群与车潮涌上街,为着忙碌又紧凑的一天掀开序幕。

    一抹娇纤的身影避开迎面而来的人群,俐落地推开玻璃门,走进咖啡店里,霎时间,空气中除了飘散着一股浓郁的咖啡香气外,还隐约散发出一股致命的吸引力,攫住在场每个人的目光。

    女子有着一张教男人恋慕、女人嫉妒的靓丽脸庞,颦笑之间都足以撩拨起现场每位男士胸臆间的心火。

    她纤细的身躯穿着一袭合身的CalvinKlein套装,素雅简洁的风格衬托出时尚都会女性的迷人风采,尤其是那双白皙修长的美腿,简直要让所有男士的嘴角淌下垂涎的口水了。

    如果她纤丽颈项下的衬衫钮扣再多解开个两颗,露出性感的丘壑,恐怕真会教在场的男性体内血液横流,身体99%面积虚软,仅剩1%的雄伟部位。

    她走近柜台排队等待点餐,对于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爱慕眼神早习以为常。

    “早安,施小姐!”咖啡店里的店长亲切地笑道。

    “早安。”她粉嫩的嘴角浅含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施小姐,要点些什么?”

    “一杯黑咖啡、一份阳光三明治,谢谢。”她嫣红的唇瓣逸出一道低柔的嗓音,低下头掏着钱包。

    “施小姐,本店推出新产品熏鸡三明治搭配拿铁,正在做特惠,要不要试看看?”店长逮住机会,努力和美女攀谈。

    “不了。”她微笑拒绝。

    熏鸡不健康,拿铁热量太高,是减肥大忌。还是黑咖啡好,不仅低卡路里,又能促进心血管的回圈,是美容兼健康的圣品。

    她站在柜台前,等待着服务人员准备餐点。

    蓦地,玻璃门又被推开,一双颀长的腿跨进门槛。整间咖啡店内吵杂喧腾的交谈声渐渐地停了下来,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般,室内笼罩在一股奇异的电流中。

    服务生呆愣地倒着茶,完全没注意水已经漫出杯缘,流淌一地;女性顾客的眼睛只差没有爆出两颗心型的爱心;而男人们则是嫉妒地磨着齿根,愤恨不已。

    施洛静优雅地拢拢长发,免费奉送大家一抹迷人的笑容。

    她款款地移动脚步,准备拿取餐点,却发现大伙儿的目光还是定在原地,并没有随着她的身影移动。

    不对!

    她心中的“美丽警铃”大作,对这一切不寻常的异象感到纳闷。况且,男人怎么可能用仇恨的目光瞪视着她呢?

    她娉婷转身,循着大家的视线望去,不期然地对上了一张俊美阴柔的脸庞,那深邃细长的眼眸,有一种慑人的力量,让她的心在胸腔里沉笃笃地怦动着。

    “帅”这个广泛通俗的字眼,已经不足以形容眼前这位男子的魅力。

    他清朗的眉宇泛着一股英毅的神采,衬着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拼凑成一张颠倒众生的俊美面容,简直比任何一位偶像明星还要有魅力。

    虽然男子的长相偏向阴柔,但是配上了俐落简洁的短发,以及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英挺身材,反而有着一种阳刚斯文的气质,令在场每位女性的心融得一场糊涂。

    两道眸光相锁,疾射出百万伏特的电力,电晕了在场的一票男女。

    施洛静顿住半晌后,才缓缓地收回目光。眼前这位电力超强的美男子,给她一种棋逢敌手的感觉。

    她风情万种地别过头,佯装无视于他足以魅惑人心的电眼攻势。

    梁景岩灼热且精亮的眼神定定地落在她美丽的娇颜上。施洛静不愧是“宅男界”的女神,果真美得令人屏息。

    他倒要看看是这位“宅男界”的女神魅力惊人,还是他这个集俊雅与才华于一身的美男子电力够强。

    半晌,店长从他足以倾城倾国的“男色”中回过神来,热络地招呼着。

    “先生,要点些什么?”店长将菜单递给他。

    “一份熏鸡三明治,一杯卡布奇诺。”梁景岩俊逸的脸庞漾着浅笑。

    在他点餐的同时,服务生已经将施洛静的餐点放进托盘,她款款地移动脚步,在角落里找到一张空着的小圆桌,拉开椅子坐下,准备用餐。

    正当她拿起三明治要送入口中时,一道低沉醇厚的嗓音在她的头顶上响起──

    “抱歉,这里的位子全都客满了,我可以和你并桌用餐吗?”梁景岩手持托盘,居高临下地睇着她。

    “可以。”她顿了一下,腾出一个空间让他放托盘。

    梁景严放下餐盘,拉开椅子,与她对面而坐。

    他高大挺拔的身躯缩进小小的圆桌,一双长腿不经意地碰触施洛静的膝盖,教她浑身一颤。

    “抱歉,桌子太小了。”他绅士地道歉。

    “没关系,用餐时段人潮比较多,大家将就一点。”她咧开一抹客套性的笑容,膝盖暧昧地抵触在他结实的大腿间,令她的心跳微微地失控着。

    她漫不经心地啜饮着咖啡,偷偷抬起眼眸瞄着他俊美的脸庞。

    好帅!

    施洛静忍不住从Chloe的锁头包里掏出PDA,进入“未婚夫评分表”的选项里,对他评头论足一番。

    长相:优。

    身材:优。

    品味:优。

    她身为“MS投资管理公司”的私人财富规划师,这个职业成为她嫁入豪门的捷径,因为她都周旋在达官富商之间,认识的男人不是年薪破数百万的工程师,就是站在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企业小开,眼前这位电力十足的“三优”男子,要是财力也同外表一般耀眼,那就足以堪称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了。

    她身为财富规划师,深谙资产调配与平衡投资风险,在业界以专业细心的形象博得顾客的好感与信任,同样的,她也把这套理论应用在爱情上。

    爱情就像投资一样,具有风险,所以她特地设计了一套“未婚夫评分表”,将遇见的男人一一进行评分,寻找着百分之百的未婚夫人选。

    只可惜,每天有多如过江之鲫的男人拜倒在她的明艳风采之下,但却没有一个人完全符合她的择友标准。

    唉,她在心里哀怜起自己的命运。她只不过是想找一个完全符合她择偶条件的男人,怎么会如此困难呢?

    现在,她把希望放在眼前这位优质美男子身上,希望能尽快与他搭起“友谊的桥梁”,了解他的身家背景。

    光这样透过杯缘觑着他俊美的脸庞,就教她心口发烫,仿佛爱情的烈焰烧上了她的身般。她迫不及待地想展开搭讪攻势,与他进行“第一次亲密接触”了。

    她佯装不小心地将咖啡溅洒到他白色的丝质衬衫上,深色的水渍晕染开来,黏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唉呀!”她柔媚地惊呼着。“先生,真不好意思,都怪我一时手滑,才会将咖啡溅到你的衣服上……”

    她黑白分明的美眸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让他一眼就看穿了她的伎俩。

    “没关系。”梁景岩佯装困扰地皱了一下眉头。

    “我帮你擦干净……”她抽起桌上的面纸,倾身,靠近他的胸膛,擦拭着沾满一行渍的白色衬衫。“唉呀,怎么办?好像擦不干净……”

    “没关系,只是一件衬衫而已……”他扬眸,眼睛的视线恰巧落在她胸前诱人的浑圆上,鼻腔里盈满她芳菲迷人的馨香,直直地扑进他的胸臆间,骚得他的心痒痒的。

    虽然她的搭讪伎俩十分老套,但是却成功地攫住了他的心,尤其当她拿起纸巾温柔地触及他的胸膛时,他竟滋生出一股醺醺然的幸福感,压根儿不忍苛责她的“有心之过”。

    她退回自己的座位,佯装歉意十足地攒起眉宇。

    “真是对不起,我绝对不是故意的。”而是刻意。她在心里补述着。“要不然就让我赔你一件衬衫好了。你赶着去上班吗?在哪儿高就呢?我等会儿买一件新的衬衫送到你的公司去好吗?”

    以她过去的搭讪经验来看,这招百分之百可以取得对方的资料,进而分析他的财富指数。

    她非常有效率地拿着PDA准备登录他的姓名、公司行号和职业。

    “不用这么麻烦──”

    她连忙抢白。“不不不,穿这样去上班,会让别人对你的印象扣分的!没关系,你告诉我,在哪儿上班,我有认识的朋友是开男装店的,可以马上替你找到一件新的衬衫送过去。”她努力要问出他的职业。

    “不必费心了,我等会儿不用上班。”

    “不用上班?那你今天是……休假喽?”

    “我自由业。”

    “自……由业?”她顿了一下。

    所谓的自由业就是收入不稳定、经济没保障。

    财富:劣。施洛静悄悄地在“未婚夫评分表”里写下。

    她心头那把爱的热火,当场灭了三分。

    “我是设计师。”梁景岩说。

    他说得很保留,刻意隐瞒自己是享誉时尚界的“景星珠宝”创办人兼设计师,也绝口不提自己所设计出来的珠宝是名媛淑女、影视明星皆指定配戴的饰品,更是一般平民百姓梦寐以求的“梦幻逸品”。

    “那在台湾看得到你的作品吗?”她微笑问道。

    “目前还看不到。”

    此次,他回国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在台湾成立据点,让所有喜欢“景星珠宝”设计的顾客,不用再千里迢迢地搭机到国外选焙。

    “呵……难怪你的穿着品味这么好,弄脏了你的衬衫我真的很抱歉……”她敷衍地微笑着,心里燃起的火苗,渐渐地变得微弱。

    唉!台湾是文化沙漠,十个搞艺术的有九个负债,也就是毫无积蓄。

    职业:劣。

    “谢谢你的赞美。”他低首,轻啜一口咖啡。“如果你真的想道歉的话,不如和我吃顿饭,怎么样?”

    “如果有时间的话。”她的眉心渐渐地兜拢过来,眼底的眸光黯了几分。

    唉!她只不过是想找一位“财貌兼具”的青年才俊当老公,为什么爱的路上既遥远又坎坷呢?

    “不如,今天我去接你下班,然后一起用餐,怎么样?”梁景岩墨黑的眼眸,散发出真挚诚恳的眸光,明亮得像是暗夜里的星辰,幽幽地魅惑着她坠入他爱的圈套里。

    他缓缓地眯起深邃的眼眸,使出“电眼攻势”,企图要电晕她的心,击溃她的理智。

    她垂眸,佯装对他的一电力”免疫,轻啜一口咖啡。

    “你住在哪里?顺路吗?”她娇笑着,点阅着PDA,将“未婚夫评分表”按到身家背景的栏位。

    如果他投胎前懂得慎选家庭,八字生得够好,丰厚的家产倒是可以弥补他在职业和收入上的缺失。

    “木栅。”

    “木栅?”她愣了一下。据她的研究,台湾的企业豪门不是住在风光明媚的阳明山,要不然就是生活机能便利的信义计划区……

    “我刚从法国回来,暂住在木栅附近。”

    闻言,施洛静的心又往下沉了几分。好不容易遇到一位电眼帅哥,可惜却是个无壳蜗牛。

    资产:劣。

    “木栅离我上班的地方有点远,这样会不会太不方便了?”她淡淡地敷衍着。

    根据统计,全台湾资产超过一亿的人数明明就高达五十万人,为什么在这些人里找不到一位能完全符合她“择偶标准”的男人呢?

    “不会,现在搭捷运很方便。”

    他性感的薄唇噙着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可惜“电”不到她。

    现下,她一颗心全系在PDA的“未婚夫评分表”上所核算出来的数据──

    心动指数:99%。

    爱情风险:87%。

    幸福指数:29%。

    穷困指数:72%。

    对施洛静而言,爱情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课题,错爱一个人轻则葬送一生的幸福,重则连累家人。眼看两人的爱情风险高达87%,这就像有一盆冷水兜头淋下般,瞬间浇熄了她胸臆间那把熊熊燃烧的爱火,也冷却了她发烫的心。

    梁景岩凝睇着她表情丰富的脸蛋,从一开始妩媚热络得教人心动,到现在听到他可能是个“无产阶级”时的面罩寒霜、一派疏离。

    她靓丽拘谨的形象之下,隐藏着世故精明的本性,而这挑起了他的猎艳之心,完全诱发出他的征服欲。

    他要让她彻底折服在他的魅力之下,顺从感觉和他谈一场恋爱,扬弃自己的择友观和偏执的爱情理论。

    施洛静不着痕迹地挪动椅背,与他拉开一段距离,对他那双电死人不偿命的“电眼”视若无睹,优雅地吃起早餐。

    “我工作很繁忙,又要让你拨空从木栅跑来,这样我会很过意不去的,所以,我想吃饭的事就不必了。”她软软地拒绝,努力和他划清界线。

    “没关系,我最近很有空,可以配合你的时间。”

    “可是我真的很忙……”她佯装懊恼地皱起双眉,点阅着PDA,用着楚楚可怜的表情望着他。“目前我的约会已经排到圣诞节去了,如果想和我吃饭的话,可能要领取号码排,排队预约时间喔!”

    “美女的约会总是特别多,这点我可以体谅。”梁景岩俊脸上满是笑容,努力压抑不悦的情绪。

    这女人是被那群“宅男”捧上天了,还是以为自己是银行柜台啊?居然还要发号码牌给他?!

    拜托!他可是集魅力与帅气于一身的梁景岩,拜倒在他电眼下的女人不知凡几,他还需要领号码牌排队等待约会吗?

    “可是我真的挪不出时间和你一起吃饭耶!弄脏你的衬衫,真的很对不起,我愿意负担送洗费用。”她清艳的面容漾着一抹美丽的笑容,甜甜地婉拒他的要求,从皮包里掏出一张五百元大钞放置在桌上。

    青春就是时间,时间就是金钱,既然眼前这位帅哥不符合她的择偶标准,也不用浪费彼此的心力,玩着无聊的暧昧游戏了。

    “这钱算是衬衫的清洗费用。”她站起身,拎着名牌包准备离开。

    “小姐……”梁景岩扣住她纤细的手腕,难以置信居然有人能抗拒得了他的“电眼攻势”。

    她不留情面的拒绝,对梁景岩而言根本是奇耻大辱,个人尊严与魅力严重受到挫折。

    而且……他俊美的脸皮微微地抽动着,难以置信她居然用五百元打发他!

    “抱歉。不用再联络了。”她敛起笑容,用力地抽回手,踩着高跟鞋,优雅地推开玻璃门。

    施洛静揣着一颗悸动的芳心,走入浮动的人群里,努力遗忘方才与他擦出的一小簇火花。

    她刻意忽略玻璃帷幕后方那双跟着她身影移动的邃亮瞳眸,把这小小的暧昧插曲抛至九霄云外。为了栽培弟弟出国念书,她得努力寻找一位能令她心动,又完全符合她择偶标准的人才行。

    梁景岩受挫地垂下眼眸,却意外地在桌面上发现她不小心遗留下来的PDA。

    这个发现冲淡了适才的沮丧,他嘴角噙着笑容,拿起桌上的PDA,进入作业系统,看着小巧萤幕里所呈现出来的数据,笑得十分狡猾。

    心动指数:99%。

    也就是说,他只要击垮她心中那1%的坚持,就能教她沉沦进爱情的深渊,陷溺在他既霸道、又温柔的爱情陷阱里了。

    爱情,是最野蛮的狩猎。

    而此刻的他就像一头苏醒的豹,披着绅士的外衣,优雅地朝猎物伸出利爪,准备展开一场原始又激情的狩猎游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甩你的规矩最新章节 | 不甩你的规矩全文阅读 | 不甩你的规矩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