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极恶律师 > 第七章

极恶律师 第七章

作者 : 伊东葵
    阎锋难得中午回家,顺便带了一家餐厅的千层面给谷芙兰,却见到桌上纸条,他想她急忙出门,可能是饭店里熟识的人要她帮忙。只是她的手才快好,他可不希望她因此又弄伤了,最怕她忍着手痛也要帮到底,他愈想愈担心,便搭最快的一班高铁来到这儿。

    “这不是大律师阎锋吗?”同学们窃窃私语。

    “是阎锋耶,没想到他本人比照片好看很多,好有气魄喔!”

    施维青以为他是来找自己的,“阎律师,有什么事说一声就好,何必亲自跑来呢?”他刻意在大家面前装得跟阎锋很熟。

    阎锋却对他的话充耳不闻,眼中只有谷芙兰,担忧中略带责怪的对她说:“我难得带午餐回家给你,你却不在。”

    “所以你专程从台北找到这里来?”她瞪大眼难以置信的问。

    “最好我那么无聊。你应该是来这里帮谁工作的吧?你的手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保护,好不容易快好了,可不要为了无聊的人情功亏一篑,齐柏明的药膏可是用钱也买不到的。”阎锋口气强硬的训她。

    “只是帮忙督导端盘而已,不会碰到水……”想到他的细心,她真为自己的莽撞有些歉疚。

    “我不是说过了,我不可能让跟我同居的女人出去工作吗?你居然自个儿偷跑来。”

    谷芙兰惊诧,“我以为那是开玩笑……”

    “我说过的哪一句话让你觉得好笑?”

    所有人都听见他们俩的对话。谷芙兰跟大律师阎锋同居?她是他的女人?而且阎锋还为了她带午餐回家,甚至因关心她的手伤而亲自跑到高雄?!女同学们半信半疑,眼神里莫不夹杂着嫉妒。

    “对不起啦,你别气了。”她低声道歉,拉了拉他衣角。

    每次当她这么对他柔声求饶,他的心就好像浇上了糖水一般,再也无法跟她计较了。他环视周围转移话题,问:“这些人是?”

    “是国中同学,今天刚好是同学会……”谷芙兰回应,接着她歉疚的说:“我会找一个可以信赖的学妹帮芭比学姐,不接这份工作了,不过要晚一点回去。不好意思让你跑这一趟,你先同事务所吧,工作要紧。”

    “既然是你的同学会,那我一定要坐下来和他们聊聊,再和你一起回去。”阎锋好整以暇的坐下,他似乎对这样子的聚会十分感兴趣。

    谷芙兰觉得受宠若惊,他竟愿意坐下来,陪她进餐,陪她参与同学会。一样的时间,他可以拿来应酬许多大老板的饭局,拉拢很多人脉,他却为了她放弃。

    “芙兰,你真幸运耶,竟然可以跟阎律师一起住,围绕在他身边的不是蓝千惠就是哪个美艳火辣的名模,看来阎律师的口味换了喔。”蔡盈晶绽露不以为然的笑意,有二十二寸小蛮腰的她,颇有暗示意味的说:“下次换一个具有骨感美的美女怎么样?”

    “我的口味从来没换过。那些女人跟我都只是互相利用,藉彼此的名声衬托自己而已。”他将大手搂上谷芙兰的肩,爱怜的抚了抚她的颈项,由衷的说:“只有谷芙兰,不需要靠名气也不需要靠什么背景,什么都没有的她,却能让我想要抓紧她。”

    阎锋的确是在大众面前阐述自己对谷芙兰的爱恋,却也在暗损想主动送上门的蔡盈晶,就是他说的那种只想利用他的女人。

    从学生时代就看不顺跟蔡盈晶的同学们,听了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灼热的眼神、那么不假思索的在大家面前表达她对他的重要,令她好感动。

    “对了,你以前是不是追过谷芙兰?”阎锋突然问向施维青。

    “什么?我……我吗?怎么可能?”他有点慌张的急急否认。

    “之前帮你打解约官司时,我事前看过报章杂志上有关你的资讯,而从你提供给记者的泛黄照片里,我发现你国中时似乎很喜欢站在一个女生旁边,不是吓她、就是在她旁边扮鬼。

    “而你接受另一次访谈时,曾提起你国中暗恋一个女孩,你想办法,甚至用民代之子的身份关说老师,让她跟你同班,还把她的座位安插在你隔壁,于是她就在你旁边坐了三年,也被你欺负了三年。”

    这不是他刻意记忆,但曾看过的资料全被他惊人的记忆力保存,只要有需要,他就能瞬间像从电脑叫出档案一样迸出。

    施维青听得汗如雨下。

    “你笑她胖,笑她脸大得像面团,你故意拿篮球砸她,甚至跟同班女生一起把她做好给学长们的蛋糕毁掉,但她总是好脾气不跟你计较……直到有一次你把她妈妈留给她的烘焙笔记从五楼丢下一楼,她真的生气了,一个月不来学校。”

    谷芙兰微诧,封印在心底的回忆蓦地涌现脑海里。难道阎锋特地留下来一同参加同学会,就是要帮她出一口气?

    他对自己的用心、呵护,让她忍不住红了眼眶,过去曾受过的恶作剧似乎不算什么了。

    施维青脸色铁青。他是暗恋她很久没错,当时的他不知怎么表现,只好一再挑衅她,希望她能因为生气而注意到他。

    而其他女孩们也都不敢应声,阎锋虽然道出了施维青的一段受访记录,可那冷漠严厉的神情,却好像一并在骂她们。

    “不过也要多谢你,因为你当时不成熟的追求,让我现在成为她身边那个保护她的男人,我很幸福。”阎锋微微一笑,举杯向他致意,接着迳自喝光杯里的酒,缓慢起身说:“失陪了,好久没有来高雄,我想逛一逛。”

    他温柔的拉起谷芙兰。

    先解决工作的事情,她带他来到爱河,心头的激动仍然难以平复,她望着波光潋滟的河面,整理了一下思绪,深深呼吸后转头问他。

    “如果我说,我天天都在想,不如就干脆永远留在你家,帮你做我所有会的料理,你会不会感到困扰?如果我说,我常常都在猜,你是不是因为跟蓝千惠吵架,才吻我、选我,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无聊?如果我说,我怕有一天你不再对我这么好……”

    她鼓起勇气一口气问出的话没能说完,因为阎锋用吻封住了她的猜疑、不安和沮丧。

    直到这一刻,他才了解到他原来比自己想像的还要急于得到她的信任,此后他再也不逃避任何想占有她的念头。

    他就是喜欢谷芙兰,他就是想要这个女人,不管他必须用多少力气得到她全盘的心思,他都会去做,而且他希望她能够终止飘泊的生活,希望她能够因为他而感到安全、感到快乐。

    “我在瑞都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我不再需要别人的地位来衬托我,我想要的只有你,即使我很忙,就连跟你同住也碰不到什么面,但只要我半夜回家能看到你的睡脸,只要知道房子里面有你就够了。”阎锋将她的脸轻柔捧在自己的掌心里。

    他居然这么在乎她?他竟然看自己睡觉的样子?

    谷芙兰不敢置信的眼眶慢慢渗出泪水。感谢上天让她遇到他,阎锋用她感到幸福的方式对她好,她可以相信自己终于不再孤单,也不再飘泊了吗?

    隔天一早,阎锋就闻到熏火腿的味道,他从卧室走到厨房,谷芙兰正在准备三明治,平底锅里煮着奶茶。

    “是不是我昨天说了那些话,所以今天就有早餐?”他不改刻薄的本色,一早就射她一箭。

    原本满怀爱心在煎蛋的谷芙兰,被他坏了心情,她转头对他假笑说:“你可以试试看,如果你说了不正确的话,明天你吃到的会是什么。”

    “你是说,如果我天天说喜欢你,你就天天做早餐?”阎锋没那么容易退让,他贴在她背后,双手轻搂上她的腰,以亲密的姿态在她耳畔说话。

    他灼热的气息就吹拂在她敏感的耳际,一个冷漠傲慢、目空一切的男人,对她说了如此甜蜜的话,让她几乎无法抵抗他的魅力,却只能故作镇定继续盛盘,但脸都红了。

    阎锋那双总能穿透一切的利眼,自然捕捉到她的窘态,她的反应让他满意的笑了。他让许多女人为他痴狂迷恋,但没想到他也会像那些得不到他的女人一样,希望世上唯一不受他控制的谷芙兰,可以天天都只守着他。

    他吻了吻她的发。

    “对了,那个……既然我的手好得差不多,我也该回‘啡-主流’工作了。”

    “我不是说过,我不会让跟我同居的女人还要辛苦工作吗?”

    “难道你要我从现在就开始窝在房子里,打扫、煮饭、看电视?再说,你给我的生活费我也还没还你——不要说什么不用我还的话,我明明有能力工作赚钱,不能因为……”她说到这里,害羞的吞了口口水,还是不好意思的道:“不能因为你喜欢我,就可以占你便宜。”

    “你喜欢我”?他还真不习惯这种说法!

    原本一手撑在餐桌旁的他笑得差点腿软。他连忙镇定,喝了好几口奶茶。

    从来都是女人哭喊着“我这么喜欢你,你却……”或是“为什么我喜欢你,变成我的错?”之类的话,现在被一个女人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因为你喜欢我”还真是罕见。

    “你笑什么?我讲错了吗?没错啊……还是你认为我连六万块都还不起?”

    自从昨天中午因为她留下纸条一声不响跑到高雄,阎锋觉得自己想要她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你想要还我钱是吧?你想要住在这里一天,就要支付一天的费用是吧?”

    “不包括出卖自己的肉体偿还喔。”她见他犀利瞅着她的眼神,忍不住警戒的拉紧自己的衣服。

    “你想太多了,我阎锋想要女人哪需要交换条件买卖?”他不悦自己被看扁。

    “那你替我想到什么好方法呢?”

    “既然你经历过这么多事,还是喜欢料理工作,可‘啡-主流’的薪水太低,而你又不想因为看在‘我喜欢你’的份上占我便宜,有份工作符合你的需求。”

    “有这种工作?快说、快说!”她听了兴致高昂。

    “或许你可以设计上百道菜,出一本创新、美味与爱心兼具的食谱,像在金锅奖一样,把你想让大家知道的好菜及烹调方法公诸于世,我想应该会大卖吧。”

    她从来没想过渺小的自己也可以出食谱,这种事不都是那些在料理界拥有一席之地的人才可以做的吗?

    可一想到现实,她沮丧的垂下双肩,“那还不是要靠你?只要你一句话,出版社怎么可能不同意?”

    “这次我就不帮你,由你自个儿想清楚食谱的内容,等你集结好想法了,自己去找出版社。”

    在阎锋扬起这事好商量的微笑下,心中打的仍是对他自己最有利的主意。

    如此一来,她大部份时间都会待在家里,然后她会继续为他提供三餐,其他时间埋首于设计菜色、实验操作,极有可能那些试作的好菜都会进了他的肚子,而她又不会生气她为什么要被他限制生活圈,一石二鸟多好!他果然是个天才。

    谷芙兰完全沉浸在这个伟大的美梦里。其实她早有这个想法,如果不是阎锋的鼓励,她不会想去实现的。

    “这台数位相机给你,最高画素、防手震、防水,有什么想法就拍下来。”

    她接过阎锋找出来的名贵相机。她在杂志看过他向记者出示这台国内还没进口的德国货,它的线条完美、十分符合手握工学,对焦迅速,且造型简洁有型……

    怎么愈看愈像阎锋?她心一跳,不禁失笑。

    “你在笑什么?”他当然没漏掉她眼角的笑。

    “没什么,只是想着你真好,跟你在一起真是太幸运了。”她由衷道。

    阎锋似笑非笑,“而且我这个大律师还喜欢你。”

    “其实我更喜欢你!”谷芙兰踮起脚尖,搂上他的肩,将整个人贴上他,撒娇的亲了亲他老爱挖苦她的性感薄唇。“就算你从来都不喜欢我,我还是会很喜欢、很喜欢你。”

    天哪,他好喜欢她这样的热情。他没想过她第一次主动亲吻他,会给他带来那么大的震撼;她一个不经意的撒娇,让他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期待她可以对他表达更多更多的感情。

    她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当然不够看,阎锋强势的回吻她,吮住她水嫩而怯懦的红唇,他的胸腔因为她而生起一把躁动的火,他好想将这个不是让他生气就是让他冲动的小小人儿征服纳进他的王国。

    有别于以往,这个吻除了强势以外还多了一些别的渴求,谷芙兰完全融化在他的热情里。

    “我从没在餐厅做过。”阎锋眯眼,露出饥渴的笑容。

    “做什么?”她吓了一大跳。等等,她什么时候被他抱上餐桌的啊?

    “你等一下不是要去事务所?你不用上班了吗?”

    “我是大老板,我想怎样就怎样。”他将她圈在自己怀里。

    “要是被人知道了……”她乱找理由挣扎。

    “这里只有我和你。”他又亲了亲她的脸。

    手机突然响起,经由谷芙兰的催促,阎锋才想起那是他的手机铃声。

    “你最好有事——”他接起后不耐的说。

    手机那一端是孙书亚,他尽责的报告,“我们跟好味食品集团的合约下个月到期,本来预定今天谈下一年的合约,但听说他们找了另一家法商事务所成为他们的法律顾问团,并打算调查老板您曾经不光彩的过去,做为说服董事的理由,甚至放话要封杀您,许多人开始在查您的底细。”

    阎锋并不惊讶,他早料到这一天终会到来。

    “怎么了?”谷芙兰关心至极的追问。

    “没什么,合作公司要跟我们解约罢了,我去处理。”他拿起外套。

    “你今天会很晚回来吗?不要又忘了吃饭。”她皱眉叮嘱。

    临走前阎锋听到这句话,顿时明白了心被融化是什么滋味,知道有个女人会等他,并且关心他晚归和身体,这感觉竟意外的好。曾经他以为自己会很厌恶被牵绊的感觉,当对象是谷芙兰时,他不但不讨厌,还觉得很愉快。

    他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笑容,“有空替我预备好便当,中午带来或晚上带来都可以。你看,我都三餐不继了,你还想出去工作?”

    谷芙兰笑着送他出门,开始准备他的中餐。

    好味食品集团总部位在大楼的最高层,从落地窗望出去,可将整个市中心尽收眼底。

    蓝豪天舒服地窝在自己专属的宝座,品尝红酒,他知道用什么方法一定能让阎锋妥协,因为他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

    阎锋表面上冷漠苛刻,但其实他从不想伤害人,特别是他放在心上的人。

    “只不过是没在金锅奖投给你女儿一票,态度用不着放话说要封杀我?”他永远是一副用眼角瞟人的傲慢态度。

    “我最欣赏你永远会在事情发生前先想到它的后果,你的思路清晰、头脑精明是个有才干的人,所以我从来没阻止过我唯一的宝贝女儿迷恋你,甚至为了你学一手厨艺,因而常被烫伤、切伤,因为你值得。”

    蓝豪天一饮而尽,决然的续道:“她是这世界最应该被珍惜、最不该受伤的女人,但是你的淡漠态度却常常挫去她的自尊和傲气,令她难过。”

    “虽然她是您最珍惜、最不愿伤害的女人,但是不代表我也要迎合她。”

    将椅子转正,面对着他,“我知道你的臭脾气,但我愿意用任何代价去换取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把她捧在手心上。”

    “您认为,对现在的我而言,还能被什么天大的好处打动?”阎锋冷笑问。

    “先看看这个吧。”蓝豪天将一叠厚厚资料抛给他。

    阎锋抽出文件,那是一份副总裁拥有的权利说明书及任命书。

    所有董事全都盖了章,而同意书上写着“阎锋”两个字,看来蓝豪天的手段比他想像中的高明、强硬,好味食品集团的副总裁一职,竟能在不需要经由讨论及参与拜票的情况下,就能让所有董事签名同意他上任!

    蓝豪天用尽一切方法想让女儿获得幸福,令他开了眼界。

    “当然我不认为用金钱就可以收买你,我知道你喜欢美食,对食物非常讲究,你大可以不需要管那些复杂的人事、企业决策,只需要开发、周游列国,想一些点子让公司去做实验便行、甚至你想开餐厅、蛋糕店都行……”

    这真是个肥缺,阎锋看着一页页的权利说明书及股东分红制度。

    最后,他看到了新收购的一家旅游、建筑类出版社——“东西出版社”。

    “当然,如果前面那些你都不希罕,你至少可以拿这些资源去做一切你想做的事。例如,让‘东西’的老板洪家言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或是让他跟你下跪。”蓝豪天勾起不怀好意的笑容。

    他并不认识东西出版社的任何人,但他明白洪家言和阎锋间的仇恨,所以他派人在跟洪家言谈入股时,让对方相信这是个理想与利益兼顾的计划,藉此将他们做为吸引阎锋、达到目的的棋子,就算最后牺牲整个出版社也无所谓。

    “还有,曾经横行无阻的‘鬼医二人组’到哪里去了呢?听说其中的‘鬼’被齐柏明的医学会会长父亲帮另一家庭控告他重伤害,面临冗长的刑期,齐柏明以回归家庭换得‘鬼’的自由,‘鬼医二人组’从此消失。”他继续说。

    他还知道,后来阎锋发愤进入一流大学就读法律系,因齐柏明的介绍而加入了以黎青军为首的乐团,他的位置就是鼓手。

    阎锋脸色一沉。蓝豪天居然把他放纵街头、沉沦于暴力的事情都找了出来,那是他从不愿提起的过去,也是他不想面对的事。

    这么多年来,他几乎已经成功的说服自己与那些对他好奇的人,他阎锋完全不需要用爱及感情来灌溉。

    但是谷芙兰却不知不觉软化了他心头某个角落。

    他曾抗拒过,也怕那些黑暗而且充满坏基因的过去和自己会伤害她,但为了能让她开心,他一直努力的朝光明面走。

    “我听说你和那个可爱、甜美、傻气的金锅奖冠军谷芙兰同居了,她与你从前的那些女人都不同,她单纯且拥有美好的梦想,愿意为了追求美味的料理,被火烫伤、被刀割伤,以前学艺时面对严厉的师傅和师兄也不曾退缩过。”蓝豪天提到她时,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观察他,必须确定自己这步棋是否走对了。

    一想到她,阎锋的心都软了。

    “但,拥有那些过去的你,真的需要那样的女人吗?你真的能为了一个女人改变你自己吗?你身上流着罪犯的血液,你学法律难道不是想抑制你的犯罪念头?”见了他的表情,蓝豪天不禁微笑。

    他竟然看透他内心的矛盾。阎锋冷眼一凛。

    “好了,我不说了。你好好考虑吧,我只是不想让谷芙兰小姐受伤,就像你母亲那样,被一个不可能受任何事物束缚的男人伤害。”蓝豪天早将他调查得一清二楚,十分了解他的心情,直攻他的弱点。

    “既然如此,你还放心将蓝千惠交给我?”阎锋反击的问。

    “我只是帮你避免一样的悲剧发生,你只有在被谷芙兰那样的女人吸引下,才会造成彼此的伤害。否则面对各种女人,你只会冷漠却也都不会太亏待她们。千惠像别的女人一样,爱漂亮、爱名牌、爱炫耀,这是她的幸运之处,她不会被你伤得太重,其实正是因为你不会太爱她,不是吗?”蓝豪天在自负的笑容里,也带着一丝无奈。

    阎锋讨厌跟他共处,不仅因为他老想将女儿推给他,还加上他太过狡猾,仿佛这世界的一切变化都掌握在他的手心里,而他讨厌被人牵着鼻子走。

    没错,蓝豪天的推测一点都没错。

    他的话让他坚固的武装崩解——能相信自己吗?难道不害怕悲剧再次重演?谷芙兰是他有资格拥有的吗?他不会像他父亲一样,糟蹋了一心一意以男人为天的女人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极恶律师最新章节 | 极恶律师全文阅读 | 极恶律师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