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完美老公不可爱 > 第五章

完美老公不可爱 第五章

作者 : 子澄
    绿茵为什么要嫁给他?这个问题在雷雨脑子里盘旋了一整夜,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回到台湾之后,他又投入因假期而延宕的工作之中,忙到实在没时间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但这问题却始终不曾真的消失,每当稍有空闲时,他便会不经意的想起这件事。

    尤其在夜深人静的夜里,他常常瞧着绿茵的睡颜发呆,而他似乎也越来越习惯和她睡在一起,好几次想伸手摸摸她,却又总是为了自己脑子里的罪恶感而作罢,整个人矛盾极了。

    雷焰站在办公室里偌大的玻璃帷幕前沉思着,那伟岸的身影像尊完美的雕像,背影仿佛装载着沉重的秘密,光是背影就产生无形的紧绷压迫感。

    “老大,何氏建设的何董邀你晚上参加他——”赵东康打开总裁室大门,没敲门就闯了进去,正好瞧见雷焰那沉思的模样,令他的脚尖不由得一顿。

    “怎了?”雷焰循声望去,见赵东康杵在门边。

    “没什么,我只是不想打扰你。”赵东康依旧站在原地。

    “神经。”雷焰回到座位,舒适的躺靠在沙发里。“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

    “何氏建设的何董邀请你今晚参加他女儿的生日宴,还特别注明要你携伴参加。”赵东康见他神色如常,并没有什么异样,便走上前去,将何董送来的请帖递给他。

    “可以不去吗?”他支着下颚望着帖子,一点都没有想翻看的意思。

    “你说呢?”何董算是他们公司的重要客户之一,如果不去,似乎不太给面子。

    “好吧,我晚上带绿茵出席就是。”头疼的抚着额,他还真是不想出席那种场合,八成会有成堆的人提及早生贵子之类的话题,他光想就头疼。

    他和绿茵之间微妙的关系还没解决,怎么可能早生贵子?

    他根本就不曾动她分毫……该死!他越来越在乎绿茵每天晚上躺在他身边的事实,也越来越难忽略她的存在,每每睡到夜半时分,他总会不经意的注视着她发呆,想着她到底为什么愿意嫁给他?

    如果像她当初所言,只是为了帮他解决难题才策划了这个假婚姻,坦白说,硬拗也拗得过去,但后来想想,似乎还少了点什么,至于少了什么,他却吊诡的想不透彻。

    “说到绿茵小姐,你到底想清楚了没?”赵东康想到什么似的问着。

    “想什么?”雷焰愣了愣,这才回过神来。

    “你结束蜜月前,我不是在电话里问你那个问题吗?你到底想清楚绿茵小姐为什么要嫁给你那件事了吗?”赵东康耐心的重申一次。

    “想了,可是我找不到答案。”他懊恼的承认自己一无所获。

    “……”赵东康呆了呆,无言的勾起嘴角苦笑。“我的老天,你还真是爱情白痴啊你!”

    “什么意思?”雷焰傻眼,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回被人骂白痴。

    “你难道从没想过,或许绿茵小姐是因为喜欢你才跟你结婚的?”赵东康双臂环胸,以指尖轻点手臂,一派轻松的说出雷焰从没想过的可能。

    “绿茵……喜欢我?”雷焰仿佛被雷打到般狠震了下,他确实从来不曾往那方面思考过。

    “啊,我没说一定喔,我只是说有没有那个可能。”他可没问过绿茵小姐的心意,自然无法知道她的心声,只不过旁观者清,他并不排除这个可能,大伙儿提出来参考参考而已。

    “你……嗟。”雷焰没好气的喷了声,差点没让他给吓死。

    “你那什么样子?”赵东康笑他孩子气,都三十几岁的人了还这么幼稚。“不然我们换个方式想好了,你跟绿茵小姐也结婚一个多月了,难道你对她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

    “心动?”雷焰闻言又愣了下,好似有什么东西打进他心里,令他的心脏不由自主的凝缩了下。

    “对啊,难道你一点都不喜欢绿茵小姐吗?”赵东康试探性的问道。

    其实凭他的直觉,是认为这可能性应该不大,毕竟雷焰不是会委屈自己到这样地步的男人。

    “我当然……”雷焰脱口而出,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泄露了什么,霍地突兀的噤声。

    “当然怎样?先说好,你可别拿什么兄妹之情来搪塞我喔。”

    雷焰深吸口气,瞪他,然后烦躁的抹抹脸,再重重的吐了口气,没开口说半个字。

    “干么?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回答吗?”赵东康摇了摇头,看来他还是搞不懂啊!“其实你要说没有我也不信,毕竟你跟绿茵小姐从小一起长大,基本的情谊还是有的,只是这感情能不能转换成爱情,恐怕只有你自己能决定。”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雷焰的眉简直耸成一座小山了,东康说的每个字他都认识,但凑在一起就全糊了,搞得他一个头两个大。

    “不懂就慢慢理解,总有一天你会懂的。”赵东康像个道行高深的老僧,笑着离开雷焰的办公室。

    望着好友离开的背影,雷焰一整个摸不着头绪……

    陶绿茵一点都不晓得雷焰的挣扎,虽然目前一点进展都没有,但她没有因而松懈自己的计划,再次邀约闺中好友陈蓁蓁陪她一起去购买行头。

    “我的好小姐,你这次又想买什么了?”陈蓁蓁赶到上回和她相约的咖啡厅,才一坐下就很无奈的开口询问。

    “凉快点的衣服跟性感内衣啊!”绿茵理所当然的答道。

    “你是想穿清凉点,看他会不会受诱惑?”陈蓁蓁大翻白眼,忍不住提醒她一句。“但你确定那会是你要的?”

    “什么意思?”绿茵不懂。

    “意思是,就算你用身体迷惑他,迷惑得了一时,你敢保证能维持到永远吗?”陈蓁蓁觉得这样的爱情未免太可悲。

    绿茵愣怔了下,她大概明白蓁蓁的意思,却抛不去对雷焰的感情。“我懂,但是我就是爱他啊!”

    “不……”陈蓁蓁听她这么一说,根本不晓得自己还能说什么。

    绿茵都决定这么做了,她说再多绿茵也听不进去,与其在这里打口水战,倒不如陪着她还实际些,不然到时她去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可就伤脑筋了,她可不希望好友乱花钱,就算绿茵家钱多也不该如此浪费。

    “知道了啦,等等就陪你去买。”她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妥协。

    “嗯!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绿茵开心的笑了,不忘褒了好友一句。

    “少来了你,嘴巴甜也没用啦。”陈蓁蓁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就在两个女人相视而笑之际,陶绿茵的手机突然响了。

    “绿茵,你不在家吗?”手机那头传来雷焰性感的低音。

    “嗯,我在外面。”她的心跳漏了一大拍,这还是结婚以来,雷焰第一次打电话给她呢!

    透过电话的传递,他的声音似乎更有磁性,更令她意乱神迷。

    “今天晚上有个宴会,我需要携伴参加,你能不能早点回家?”何董女儿的生日宴,虽然他很不想去,但人家帖子都送了,不去着实说不太过去。

    “是喔?那我四点回家来得及吧?”她看了看手表,才中午而已,也就是说她应该还有时间去逛逛才是。

    “可以,你别忘了时间喔。”他不忘提醒道。

    “OK!”她开心的收线。

    陈蓁蓁睐了她一眼。“你老公喔?”

    “对啊,你怎么知道?”太神奇了杰克,蓁蓁竟然知道是雷焰打来的?难道她能连接电话的通讯不成?

    “当然啊,你讲电话的时候语气都变得不一样了呢!”陈蓁蓁笑着调侃。

    “有吗?”绿茵不敢相信的瞠大双眼。“我明明跟平常一样啊!”

    “屁咧!谤本完全不一样。”陈蓁蓁由鼻孔里哼了声。

    “哇噻!你这样鼻孔变好大喔!”绿茵指着蓁蓁的鼻子哈哈大笑。

    “嗟!”陈蓁蓁受不了的推了她一把。

    两个女孩在咖啡厅里相视而笑,完全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买齐装备,陶绿茵匆匆赶回家,拿出自己极少穿、样式典雅的白色小礼服开始着装。

    到了五点左右,雷焰驾车回家,途中打电话询问准备的情况,她表示自己会在门口等他,雷焰遂收线专心开车。

    就在他快接近家门时,果然在屋前看见一抹白色的娇俏身影,于是他稍微加踩油门,让车子在最快的时间里,停在绿茵的面前。

    “你再不来,我还真怕来不及呢!”绿茵扬唇一笑,上前开门并跳上车。

    “不会,我有多抓些时间。”宴会迟到是件极失礼的事,在商场闯荡多年的他,自然不会犯这忌讳。

    “来得及就好,我们走吧。”她轻笑,侧身拉上安全带。

    “你今天很漂亮。”不是没见过她盛装的模样,只是她的样貌似乎又和以前不一样,有种……成熟女人的娇媚。

    “我只是上了点淡妆。”她轻笑,很开心他能称赞自己。

    平日她素颜惯了,但她以前也曾陪同父母出席一些社交宴会,明白素着一张脸实在不太得体,于是她为自己上了点彩妆。

    “喔。”他轻应,在等她系好安全带的同时,目不转睛的凝着她。

    赵东康的一席话不断在他的脑子里发酵,凝着她那上了彩妆、勾着浅笑的小脸,他感觉全身流窜的血液里渗入一丝蠢动。

    她那上了彩妆的小脸,与平日差异并不大,但吊诡的是,他竟无法将视线由她脸上移开——刷了睫毛膏的长睫微微上卷,眼皮抹上浅浅的粉色眼影,更诱人的是她那张上了唇蜜的小嘴,看起来娇艳欲滴……真是女大十八变,她真的和记忆里的绿茵不太一样,是什么让她有这样的转变?

    在位子上坐了好一会儿,绿茵发现他动也不动的盯着自己,有些无措地抬头问道:“雷焰?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不,没有,这样很好。”雷焰蓦然惊醒,轻咳了声,踩下油门,让车子顺利的滑向车道。

    “谢谢夸奖啦!”她勾唇一笑,小脸不觉透出一抹兴奋的红晕。

    那娇媚的笑像记强而有力的拳,狠狠撞进他心里,教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紧握了下,赵东康的话不自觉的又在他脑海里响起——难道他从不曾对绿茵心动?不,他确实是心动了,只是……她呢?她又是怎么想的?

    “绿茵。”他的脑子有点乱,直觉的出声喊她。

    “嗯?”又怎么了?她眨了眨眼,转头瞧着他。

    “你……会嫁给我,除了想帮我这点之外,难道没有其他原因吗?”既然确知自己的心意,那么剩下的就是绿茵的想法了,她是否有与他一样的感觉?

    “嗄?”绿茵惊跳了下,若不是安全带系得牢靠,恐怕她都要从位子上跳起来了呢!“你你你……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天啊!难道他发现她的心意了吗?

    妈妈咪啊!他这时发现她的心意,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当然很希望他能早点明白自己的心,可是他这时这么问,她一时竟心虚的慌张起来。

    “我只是觉得,如果结这个婚只是为了帮我,理由似乎稍微薄弱了点。”跟东康的话无关,这是他当初所没考虑到的细节。

    或许他也是被老爸给逼急了,所以才会莽撞的配合绿茵的计划,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他只想搞清楚绿茵心里真实的想法。

    绿茵错愕的瞠大双眼,心里的恐惧开始堆叠。

    万一她坦白承认自己的心意,反而让他误会自己心机沉重、居心叵测,借着他有困难的时候设计他,那该怎么办?

    那她的好意不但全毁了,连她的心意也会跟着崩塌,那她至今所做的一切努力不全都白费了?

    不!她不能让这个可能发生,绝对不能!

    “你想太多了啦!”她心虚的没敢看他,不双眼不安的望向窗外。

    宴会地点还没到吗?现在她该如何回应他的问题呢?

    “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吗?”她的说法让他有点失望,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是啊……啊!赵哥在那里!”她突然看到前方的豪宅前,有一道熟悉的身影,不禁兴奋的叫嚷起来。“那就是何董的家吗?”

    好极了!她的救星终于出现了,呼!

    “嗯,他倒是比我们早到。”握紧方向盘,相较于绿茵的兴奋,雷焰显得有丝懊恼。

    这路程太短,短得让他来不及问个清楚,回头,等回到家,他一定要好好的问个明白不可!

    何董女儿的生日宴与一般社交宴会大同小异,没什么太特别的地方,陶绿茵打小常与父亲陶劲升参加大大小小的社交宴,因此并不觉得参加这种宴会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

    不过让她感到欣喜的,是她在用过餐点、雷焰忙着跟客户应酬谈天时,她因无聊而晃到何家的后花园,竟然在后花园里遇到了学长林利洋。

    “学长没有跟我联络,我都不晓得你从希腊回来了。”倚着石制栏杆,绿茵轻笑着,并伸手拨开被晚风吹乱的发丝。

    “才回来没两天,根本还来不及跟你联络,只过我们俩还真有缘,竟然没约好也能再次相遇。”林利洋自在浅笑,看着陶绿茵姣美的侧颜,心里想的倒是她那个俊美的丈夫。

    在希腊的相遇,让他始终忘不了雷焰,因此匆匆结束出差的工作,想着回来该利用什么借口来接近雷焰。

    没想到他什么都还没做,老天爷就主动就将机会送上门来,让他在何董女儿的生日宴里遇到陶绿茵。

    这也意味着他将会在今晚见到那个让他心动不已的男人,真是教人期待啊!

    “是啊,毕竟学校这么多,学生也这么多,我们还能成为学长学妹,这不叫缘分还能叫什么呢?”她轻笑,笑里却有股轻愁。

    不知道她和雷焰的缘分又该怎么算?

    从她懂事以来,雷焰就一直存在她身边,读书时有问题找雷焰,遇上麻烦找雷焰,想溜出家门时也找雷焰当挡箭牌——总之什么事都照雷焰,而他总不嫌烦的帮她解决所有事情,完全是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人。

    如果不是她异想天开,借着帮他解决问题的理由成为他的妻,让事情变得越来越棘手,她都厘不清这是怎样的牵扯了。

    “绿茵?”

    雷焰在大厅里找不到陶绿茵,询问过何家的佣人,这才找到后花园来,果然看到绿茵那抹白色的身影,但他却没料到绿茵身边还有个男人,一个让他心里犯疙瘩的男人。

    “林先生也在?”

    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在这儿?又为什么跟绿茵在一起?难不成他们一直不曾中断联系?

    想到这个可能,一股无名火由胸口窜上脑袋,烧得他咬紧牙根,摆在长裤口袋里的手也紧握成拳。

    “我也很意外会遇到学长呢!”绿茵一见到他,便像被吸引的磁石般跑到他身边。

    “好久不见了,雷先生。”林利洋勾唇浅笑,直视着雷焰的双眼散发出奇异的光采。

    “是很久不见了,但我跟绿茵现在有点事要赶回家,很抱歉没办法陪你,失陪了。”不待林利洋有所回应,雷焰不由分说的拉起绿茵的手就往大厅走。

    “雷焰?什么事要赶回去啊?”才到这里不到一个小时耶,这样来露个脸就走,对主人家难道不会不好意思吗?绿茵不明所以的边走边问。

    雷焰没有回答,只是紧紧的拉着她的手,毫不停歇的走向何家的停车场。

    他得回去将所有谜团解开,就在今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完美老公不可爱最新章节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文阅读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