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完美老公不可爱 > 第四章

完美老公不可爱 第四章

作者 : 子澄
    打开房门,雷焰果然很快就发现房间的改变。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竟透出温暖的光线,而且房里有种淡而清爽的香气,整个房间明显变得不同。

    他的房间为什么会有这些改变……唯一的可能,只有他的新婚妻子陶绿茵。

    绿茵为什么要把房间变成这样?

    是她的女性本能作祟?还是她故意要弄成这样的?

    他的眉蹙成一条直线,想不透她为何要这么做。

    不过这事并没有困扰他太久,毕竟女孩子家跟他这个粗鲁的大男人不同,心思总是较为细腻一点,或许她喜欢房间这样的感觉,就由她去吧。

    他不以为意的脱下衣服,走进浴室冲洗一番,洗去满身疲累后又回到房间,神清气爽的换上干净的休闲服,才大步走出房间。

    “洗好了喔?快来吃饭吧,大家都在等你呢!”一走出房间,绿茵便又迎了上来,拉着他的手走往餐桌。

    “这么大个人了,还要老婆招呼你,害不害臊?”雷长鸣已然坐在餐桌前,见绿茵如此体贴,忍不住酸了儿子一句。

    “你这人怎么这样?儿子媳妇感情好,你也吃醋喔?”游玉梅白了丈夫一眼,忙不迭的招呼儿子媳妇入座。“快来坐下,现在家里多了绿茵,吃起饭热闹多了,感觉特别好吃。”

    “妈,哪有那么夸张啦?”绿茵笑道。

    “有啦有啦,你妈说的都对。”雷长鸣附和着,对这个媳妇满意极了。“阿焰好在是娶了你,不然到现在快三十五了,还孤家寡人一个。”

    “爸,阿焰条件这么好,不怕娶不到老婆啦!”绿茵拿起碗筷,帮丈夫说话。

    “是你不嫌弃,像阿焰这样不会讨女孩子欢心,很难跟女孩子交往,更别提能娶到你这娇滴滴的老婆了。”雷长鸣也知道自己儿子的缺点,忍不住又酸了儿子一句。“这是他的福气,对吧,阿焰?”

    “是,是我的福气。”雷焰暗自翻了下白眼,不想与父亲计较。

    没错,是他好福气才能拥有绿茵这个红粉知己,愿意拿自己的幸福来解决他的困难,但这一切还不都是老爸搞出来的?害他对绿茵歉疚不已。

    所谓钱债好还,人情债难还,他都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该如何偿还绿茵的人情债才好。

    “你听你听,连阿焰也这么觉得。”雷长鸣乐了,难得得到儿子的认同,他可开心了。

    “啊,讲那些有的没的干么?我看倒是该提醒你们,既然结婚了,是不是该快点生孩子?不然等孩子长大,阿焰都七老八十了。”游玉梅关心的可不是这么回事,她想的是更长远的未来。

    雷焰和绿茵同时愣怔了下,像约好了似的互看一眼,然后绿茵看到雷焰脸上略带无奈和歉意的苦笑,原本有些害羞的心情瞬间冷却。

    当游玉梅要他们生孩子时,她心里还暗自窃喜了下,心想或许雷焰会因此考虑和她发展成正常的夫妻关系也不一定,可是当她看见雷焰脸上的苦笑,她知道这一切又是自己痴心妄想。

    对于他母亲的要求,他一定很困扰吧?不然他不会露出那样的笑容,即使是笑着,却好似在哭……

    “怎么了?你们那是什么脸?”雷长鸣也和妻子互看一眼,莫名其妙的盯着两个小辈瞧。“你妈说错什么了吗?”

    “没,妈没说错什么。”雷焰摇头,没敢说太多,就怕引起父母怀疑。

    “既然没说错什么,那就把假期排一排,带绿茵到国外去散散心,就当是度蜜月吧!”雷长鸣扒了一口饭,边吃边交代道。

    “呃……”雷焰差点没被嘴里的饭菜噎到,他不甚自在的清了清喉咙。

    “爸,阿焰工作忙,没关系啦!”绿茵抹去自己心头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忙出声为他说话。

    罢了,既然他没那个意思,与其让公公婆婆继续躁心,不如由她来帮忙缓颊,以免再添他的困扰。

    她要用自己的力量赢得他的心,若是靠长辈施予的压力而达到目的,她会感觉自己没用极了。

    雷焰僵了僵,神色复杂的侧脸睐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实在太了解他了,连他稍微迟疑了下,都能察觉他的犹豫,不愧是最了解他的人。

    而且新婚的女人不都很期待蜜月旅行吗?虽然他们的婚姻只是假的、演戏的,但难道她一点都不期盼,度过一个传说中很浪漫的蜜月?

    “不行!什么都能省,蜜月可不能省。”游玉梅第一个投反对票。“女人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蜜月,怎么可以说不去就不去?”

    “呃……”连婆婆都这么说了,这会儿陶绿茵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闷着头默默吃饭。

    “知道了,我会把假期排出来。”见爸妈逼着绿茵,雷焰心里过意不去,暗叹一口气后决定带绿茵去度个假蜜月。

    横竖他也很久没休假,是该好好怞空休息休息,既然如此,到国外走走又何妨?

    “你?”绿茵傻了,完全没料到他竟然会答应。

    “吃饭吧,我们再找时间计划。”他一派自在的对她扬起一抹浅笑。

    哇咧!他这笑是什么意思?既然他不想跟自己发展成那样的关系,却又同意安排蜜月的假期,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陶绿茵猜不透雷焰的心思,也不好在这时候问他个明白,只得闷在心里,打算晚点回房后再问个清楚。

    好不容易等到公婆都回房休息了,她收拾好晚餐的碗盘,回到房里却见雷焰坐在床上翻阅公司报表。

    “我以为你不会答应度蜜月的事。”她在床沿坐下,轻声问出埋在心里一、两个小时的疑问。

    “为什么不?”他挑眉,视线由报表移开,转移到她脸上。“演戏就要演得逼真才能说服观众,如果我们演半套,说服力不足,很多人还是会怀疑的。”

    “喔。”原来他心里是这么计量的,她终于搞懂他的逻辑,可心里却不免有点小失望。

    她原以为他是注意到她精心的布置,继而发现她的用心,没想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根本是她想太多了。

    “怎么?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吗?”他注意到她眼里一闪而逝的失望,不觉下意识的再问。“夏威夷、美西,还是马尔地夫、峇里岛?”

    她扬唇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你决定去哪儿就去哪儿,我没意见。”

    隐约察觉她的意兴阑珊,他关心的再问:“绿茵,你不开心吗?”

    “啊?不会啊!我没有不开心。”她深吸口气振了振精神,没承认自己确实很失望。

    “真的吗?可是我看你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他狐疑的盯着她的脸,显然不很相信她的说辞。

    “哪会啊!我都还有精神把房间整理过,怎么会没精神呢?”

    她怨叹自己的用心他一点都没看见,只得带怨的自己挑明了说。

    “我就知道是你弄的。”他松开眉心,轻笑出声。“女生就是女生,老爱把房间弄得香香的。”

    “……”她好无言。

    “除了觉得香香的之外,难道你没有别的感觉吗?”至少会感觉有点浪漫吧?

    她满怀希望的问。

    “感觉喔?”他嗅了嗅房里的清香,末几,扯开一抹性感浅笑。“还不赖啊!你喜欢就好。”

    绿茵彻底失望了,她的浪漫香氛计划显然很失败。

    她原先期待雷焰会注意到她想营造的浪漫氛围,继而因嗅觉和视觉的催化,让他感觉到她的用心,或许感动之余会给她一个大拥抱什么的,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让氛围继续延烧……

    “你别看太晚,我先睡了。”果然还是不够,她还得再加油才行。

    “嗯,你累了就早点睡,晚安。”他颔首,不忘礼貌的道了声晚安。

    躺上床就睡眠位置,绿茵翻了个身,眼睛却盯着墙面。

    雷焰是个好男人,没什么教人受不了的缺点,若说她对他有何不满意,或许,就是太没情趣了点……这样的男人实在很不可爱啊!

    一个礼拜不到,雷焰和绿茵夫妻俩,已开开心心的搭上飞机前往希腊度蜜月去了。

    由桃园机场出发,到曼谷转机,在曼谷机场停留的时间虽然没有很久,却已看见肤色、头发和眼睛跟台湾人明显不同的各色人种,已然感受到些许热情的氛围。

    飞抵希腊后,先在饭店里调整时差,约莫中午时分,两人正式展开了他们的蜜月之旅。

    希腊有很多着名的古迹,而被称为世界之脐的德尔菲,更是祭奉阿波罗神的中心,因此德尔菲神庙便成了他俩蜜月的第一站。

    “真令人惊讶!”在高耸的神殿外,站在巨大的雕像前面,陶绿茵一时产生了时光错置的错觉。“这些雕像建筑已经盖了几千年,竟然还能保持得这么完整,真是太神奇了!”

    “确实是很神奇,每根柱子都刻划了历史的痕迹;我只能说当时的建筑很了不起。”雷焰和她一样惊叹,并以数位相机拍下两人曾到此一游的照片。

    夏日的希腊很热,但因为是地中海气候,夏干冬雨,因此虽然太阳很大,却不似台湾那般湿热,在树荫下还满凉爽舒近的,不致感到不舒服。

    结束神殿之旅后,他们来到了海滩,天和海都是蓝色的,美丽的景致让绿茵兴奋的抓着雷焰又叫又跳,让雷焰也感染到她的喜悦,两人就这么在沙滩边玩玩闹闹,直到日落才踩着夕阳余晖回到饭店。

    “还喜欢今天的行程吗?”饭店的晚餐提供热带的西式餐点,夫妻俩带着愉悦的心情进餐,席间雷焰边吃边询问着她的意见。

    “喜欢啊!这里好美喔!”虽然很热,但进了饭店就有冷气了,而且全都是她不曾看过的美景,她当然很开心。

    “你也真有趣,陶叔并没有不准你出国旅游,你为什么不自己找时间出来到处看看呢?”她又不是没有经济来源,旅游对她来说应该不是太困难的事才对。

    “欸,你别忘了,我婚前也是有工作的人耶,哪有空到处乱跑?”绿茵嗤笑了声,即便她的家境不错,但她仍努力的求上进,这才是她人生的意义。

    “是是是,你不说我还真差点忘了呢!”雷焰尴尬的哈哈大笑。

    “你喔,做生意精明,其他事你就全不放在心上。”她翻翻白眼,一点都不客气的吐他槽。

    “会吗?我以为我任何事都做得很好。”他厚着脸皮自褒道。

    “你这个人……脸皮实在有够厚的。”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哈……”或许是到了完全没有工作压力的希腊,他的心情不再像待在台湾时那么紧绷,在这里,他恣意的大笑,全然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绿茵从没见过他如此放松的模样,不禁开心的觉得这趟蜜月之旅还真是来对了!虽然他们之间还是没有太大的进展,但至少他的心情很好,这就足够了。

    她的心愿就是这么简单,只要他快乐,她就快乐。

    “绿茵?是陶绿茵吗?”陡地,有人在她身后唤她的名。

    绿茵和雷焰同时转过头去,只见一名高大的男子就站在不远处,直接喊着陶绿茵的名字。

    “啊!”绿茵先是有些迟疑,但她很快就认出对方来了,惊喜的由位子上站了起来。“学长?你怎么会也在希腊?”

    “我到这里来出差,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林利洋快步走了过来,他乡遇故知真令他感到兴奋。

    “是喔?坐啊!”陶绿茵热情的招呼他入座,并大方的为他介绍雷焰。“这位是我先生雷焰,你应该没见过他才对。”

    学长并没有出现在她的婚礼上,因此没见到雷焰当天俊拔迷人的风采。

    “啊?你结婚了喔?”林利洋拉开椅子坐下,动作间注视着雷焰,眼里冒出些许异样光采。“什么时候的事?”

    事实上,他是个不爱女人只爱男人的男同志,刚和前一个同性情人分开,因此他才会接受公司的要求,外派到希腊出差,想说出国散散心或许能改变心情,甚至遇上新恋情,没想到就意外的遇上陶绿茵。

    陶绿茵的丈夫长得真好,五官立体又帅气,身材也是一等一的棒,这样的男人让他很心动,但他却娶了陶绿茵,实在好可惜啊!

    雷焰心口一动,微微感到些许异样,他不动声色的对林利洋点了下头,假装没有发现对方奇怪的眼神。

    那个人为什么那样看他?难不成……他喜欢绿茵?

    想到这个可能,他突然觉得胸口有点闷,说不出任何理由,就是感觉心口不太舒坦。

    见鬼了!绿茵若是有追求她的异性,对他来说该是件好事,毕竟只要绿茵和对方看对眼,他就可以跳脱这场假婚姻,恢复自由之身,所以他应该开心才对,但为什么他心里就是不太舒坦咧?

    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的研究一下。

    “就半个月前啊!”绿茵完全没有发现两个男人之间微妙的眼神较劲,一派愉悦的告知学长自己的婚期。“好可惜你没来参加,想必那时你已经到希腊来出差了吧?”

    “嗯,我来快一个月了。”他到这里和客户谈生意,并从事技术转移,因而错失陶绿茵结婚的消息,教他感到些许扼腕。“很抱歉没去参加你的婚礼,等回台湾我再补你礼金嘿!”

    他越看雷焰越中意,若是能和他交往或共度一夜情,不晓得该有多好……

    “不用啦!那么客套干么?”绿茵大笑,当他在开玩笑。

    雷焰安静的用餐,并不着痕迹的注意着绿茵和林利洋的互动,再也没说过任何一句话……

    接下来几天的行程里,雷焰和绿茵看遍希腊的明媚风情,全然浸滢在古希腊有点神秘又带点浪漫的异国氛围里。

    这该是趟物超所值的假期,两人和以往一般无所不谈,分享着彼此的心情和观点,也让雷焰察觉他以前不曾注意的部分。

    绿茵懂得很多,是个很有内涵的女孩,并不是个没头脑的千金大小姐,而且几乎所有观感都与他十分相似,两人谈天说地,半点阻碍都没有,但他却觉得有点美中不足。

    因为绿茵的学长林利洋总是趁着工作的空档跑来找绿茵,只要林利洋一出现,绿茵的注意力就会分散,无法完全集中在他身上,让他心中颇不是滋味。

    一个正常的男人,不该对妹妹有如此强烈的占有欲,但林利洋一出现,他就有种绿茵被抢走的错觉,连行程都变得无趣许多。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他该不是病了吧?被希腊热情如火的稳如给热病了。

    每个夜里,当绿茵睡着之后,他总会静静的凝视着她的睡颜,思索着自己到底生了什么病,不然怎会对绿茵有如此奇怪的占有欲?

    对于林利洋那个男人,他没什么好感,而且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那家伙找的是绿茵,可他常不经意的察觉林利洋偷偷看他,而那种眼神让他不太舒服……不,是很不舒服,似乎在计量什么似的。

    而且那家伙拿东西或是不经意走在一起时,总会有意无意的触碰他,有时甚至刻意走得很近!两个大男人这样着实怪异得紧,但他又不想让绿茵太靠近林利洋,因此这几天他常常为此烦躁不已。

    行程即将结束的最后一晚,他照旧望着绿茵的睡颜发呆,突然间,摆在化妆台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他连忙跳起来,拿起手机走到房外的客厅。

    幸好他洗完澡后有将手机改成震动模式,不然手机这一响,怕是会打扰了绿茵的睡眠呢!

    “我雷焰。”到客厅接通手机,他习惯性的报上自己的名字。

    “老大,明天就要回来了,蜜月之旅还愉快吗?”手机那头传来秘书赵东康略显沙哑的声音,听来似乎有些疲累。

    “你是怕我乐不思蜀,忘了回去上班喔?都几点了还打电话来?”他没好奇的咕哝了句。

    “呃……”赵东康顿了下,没忽略他刻意压低的声音。“老大,火气这么大,该不会我坏了什么好事吧?”

    “坏你的大头鬼!”雷焰没好气的低咒了声,慵懒的躺进沙发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绿茵这婚姻的真相,你以为我还能干么?”

    “或许绿茵小姐就是想要你对她干么咧?!”赵东康小声的嘀咕。

    “你说什么?”雷焰听得不是很清楚。

    没事讲那么小声干么?现在的通话距离可是有八千多公里耶,话含在嘴里,鬼才听得到。

    “没啊,我没说什么。”为了怕老板不开心,赵东康觉得自己还是别乱放炮比较安全。“我只是觉得你的火气有点大,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雷焰吐了口气,不禁开始抱怨了起来。“你知道吗?我们竟然会在这里遇到绿茵的学长,更扯的是那家伙动不动就跑来跟我们一起参与行程,感觉碍眼极了!”

    “他乡遇故知,难免热情了点,这样你也不高兴喔?”赵东康挑眉,在电话那头隐约嗅到些许醋味,还是从遥远的希腊飘过来的,感觉……好酸啊!他好笑的揶揄了句。

    “也不是不高兴啦,只是莫名的有点不太舒坦。”雷焰和赵东康有着从学生时代就培养的知交友情,所以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能跟赵东康说的,包括他始终厘不清的盲点。

    “觉得胸口闷闷的,看到对方出现就不想讲话?”赵东康庆幸现在是手机通话,雷焰看不到他嘴角咧开的笑容。

    “对,你怎么知道?”雷焰愣了愣,惊异的瞠大双眸。

    “知道,怎会不知道咧?”唉哟,他的好老板总算有点开窍了,而他,乐观其成。“这是基本常识。”

    “什么跟什么?你说清楚。”雷焰是越听越迷糊,脑袋都要打结了。

    “国际电话贵,等你回来我再告诉你。”赵东康闷笑到肚子有点疼了呢!

    “赵东康!”电话费是公司付,他唉个什么劲儿?雷焰蹙起眉,不悦且警告的喊道。

    “我是要提醒你,后天一早,中部游乐场的孙董邀请你一起参与动土典礼,我看你时间上还来得及,就先帮你答应了,别忘了早点进公司。”这才是他今天打这通电话的主要理由。

    “我问的不是这个!”雷焰懊恼低吼。

    “喔。”赵东康了然的拉长尾音。唉,牛牵到北京还是牛,他好心提点一下好了。“还有,在你回到台湾之前还有好几个小时,这段时间里,你最好先想想绿茵小姐为什么要嫁给你。”

    “什么意……喂!赵东康?”雷焰还想再问得清楚些,不意赵东康竟然收线了,他只听见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该死的赵东康!”

    他低咒,按回拨,却传来无法接通的语音讯息,他的眉心拧成一条线,心情更加懊恼——赵东康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他回去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完美老公不可爱最新章节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文阅读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