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两亿新娘 > 第五章

两亿新娘 第五章

作者 : 楼采凝
    自从婚期订下之后,凌心彤的心愈来愈浮躁。

    她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但看见父亲的笑容变多了,她明白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婚礼当天,慕海毅的父母也由国外赶回来,双方家长一见面便聊个没完,话题从两位新人小时候一直谈论到现在,倒是让两位主角听在耳里颇为尴尬。

    而今天的女主角心彤可说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在一袭白纱礼服的衬托下显得既柔美又纯洁,站在众人面前成为全场注目的焦点;而新郎慕海毅同样一身白色燕尾服,由于他个子顽长高挑,穿上燕尾服就如同王子般,既优雅又绅士。

    前来参加婚礼的嘉宾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心彤在仿佛永无止境的敬酒之后已是疲惫不已,只希望婚礼早点结束,能早点离开宴会场,回去休息。

    然而,只要一想起新婚之夜,她便不由得紧张起来。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冗长的婚礼与宴席终于结束,在送完客之后,心彤跟着慕海毅回到他的住处。

    慕海毅的父母热情的邀请心彤的父母一同回来,继续喝酒叙旧,慕海毅也在一旁作陪,心彤则先进房休息。

    待在他的房间,看着房里的摆设,和那张醒目的大床,她忍不住又担心起来,虽然他曾答应她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但如果他后悔还是食言了,又该如何是好?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他已进入新房,扯开嘴角笑说:“岳父岳母都已经回去了,我本想让你出去跟他们打声招呼,但岳父已经酩酊大醉,岳母只想赶紧送他回去休息。”

    “是吗?我爸也喝太多了。”她知道爸今天很开心,但如果让他知道实情,岂不更令他伤心?

    “他因为开心才会畅饮,我相信他们更期待的是可以看见我们幸福的婚姻。”他幽魅地望着她。

    “我们会幸福吗?”这种虚假的婚姻,何来幸福之有?

    更悲哀的是,她甚至不知道他娶她的用意是什么?只因为怕他们凌家不还钱,所以才想掌控住她?

    “看你怎么想,若有心就一定会幸福。”尽避知道她心底没有他,可他依然被有她的一切回忆缚绑着。

    他也清楚这么做只会让她对他更反感,可是他已不能控制自己,只想把她留在身边,其余的无法多想。

    “你真以为没有爱的婚姻会幸福吗?”她咬咬下唇,强忍许久的泪终于从眼眶滑落。

    望着她的泪,慕海毅心口狠狠一怞,但他还是扯开嘴角,“爱算什么?有钱才是重要的吧!”

    “没错,钱是很重要,但是它买不了幸福。”她从椅子上用力站起,提防地望着他,“你……你今晚要睡哪儿?或是要让我睡别的地方也行,我不能跟你睡。”

    “今晚不行,我爸妈远道而来,我留他们在这儿住几天,如果分房他们一定会发现。”他闲逸地说道。

    她深提口气,瞪着眼问:“你的意思是我必须和你……和你同房?”

    “对,在我父母离开之前,我们必须这么做。”他点点头,见她不满的表情,忍不住说:“难道你要让长辈知情,然后替我们担心?”

    “我……那你要睡哪儿?”她看着这间房,不就一张双人床和一个双人沙发吗?

    “我睡沙发。”他淡然地说,又看着她还穿着一身新娘送客时的礼服,“要不要去洗个澡?会舒服点儿。”

    “嗯,我本来就想洗了。”

    她站起来,见他仍站在那里,忍不住说:“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你就这么防我?”慕海毅苦笑了声,“那我去沙发上坐,背对着你,总成了吧?”

    心彤没有说话,直见他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这才打算悄悄褪下礼服。

    咦?遭了,背后的拉链好像卡到了!

    心彤心急的拼命拉着拉链,却愈拉卡得愈紧,十分钟后还是无法褪下礼服,手忙脚乱!

    慕海毅等了半天还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忍不住开口问:“你到底脱好了没?怎么还不去洗澡?”

    “我……”这么糗的事,她怎么说得出口?

    “到底怎么了?”听她支支吾吾的,他好奇地转过身看她。

    “不要看——”她低囔了声,可是来不及了,只见他瞪着她此刻礼服半褪在肩膀,非常狼狈的模样。

    “你怎么了?”慕海毅立刻朝她走去。

    “你不要过来……”心彤急着往后退,却不慎撞到床脚,整个人倒在床上。

    “怎么半天礼服还没脱下来,需要我帮忙吗?”慕海毅又问道。

    “你别过来,我自己可以慢慢来。”她紧张地抓着衣襟。

    “还是让我帮你吧!”他没有理会她的拒绝,直接走过去转过她的身子,看见卡住的拉链,“怎么变成这样?你该早说呀!笨蛋!”

    “谁是笨蛋?没遇到你之前我从不会这样。”她赌气的说。

    “还说不笨,你这样下去三天三夜也脱不掉,除非你想将这身礼服给剪破。”

    说着,慕海毅便将她从床上拉起来,站在她身后细心的为她解着拉链,足足折腾了十几分钟才终于解开。

    就在心彤松口气的时候,礼服却突然从肩上滑落,显露出她优美的身材。

    “啊!”她尖叫了声,“你想干嘛?”

    他立刻捂住她的嘴,附在她耳边说:“你叫什么?想把我爸妈给叫过来吗?我是不小心松了手,对不起。”

    心彤眨着水雾的双眼,咬着下唇望着他,“我不叫就是,那你快转过去。”

    瞧她紧张兮兮的样子,慕海毅放肆一笑,然后拉起礼服掩住她的身子,“你这种身材不过是普通而已,真以为我会着迷吗?”

    “慕……慕海毅,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实在是太可恶了!”没错,她是瘦了点,可是该有的她都有。

    “好吧!那我改口好了,你……非常秀色可餐。”他朝她邪魅一笑后,便坐回沙发上。

    心彤气得想顶嘴,但明白现在不是跟他吵架的时候,只好憋着气抱着换洗的衣物冲进浴室。

    听见她细碎的跑步声,慕海毅忍不住贝起唇笑了,然而在她这种纯真可爱的动作背后不也表示对他的不信任吗?

    为此,他的笑容渐渐消失,最后化为一声叹息。但是他并不怪她,因为这样的结果是他早就预知的,而他们的夫妻关系、婚姻生活到底能维持多久,他也没有把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凌心彤梳洗过后,仍在浴室内磨蹭半天,两小时后她才小心翼翼的从里头出来,却见慕海毅在沙发上像是睡着了!

    瞧他那么大的人缩在小小的双人沙发座,看起来好不可怜。

    想叫醒他去洗澡,又怕引来误会,她只好赶紧跳上床,睡在墙边努力催眠自己赶紧睡着。

    但是,不知道是床太大,还是她的身份已经不同了,纵使很疲倦,但她仍是失眠了。

    不过她想不只她,这间房里另一个人肯定也睡不好,瞧他同样翻来覆去的,窝在小沙发上一定很不舒服吧?

    终于,她轻轻地喊他,“慕海毅,你还没睡着吧?”

    “你怎么还不睡?”他没睁开眼回应道。

    “我们交换地方睡好吗?”她试着又说。

    “不必,我马上就要睡着了。”他故意打个呵欠,“你睡舒服点就好,记得不要打呼,我会被吵醒。”

    “谁打呼了?”她皱着眉,“你才别磨牙咧!”

    “呵!放心,你久了就会发现我不会磨牙更不会打呼,是个不错的床伴。”慕海毅轻笑。

    “少来,如果你真这么好,我可以让给别的女人,看谁喜欢你,我无条件奉送。”

    “那么我保证,你绝对会后悔。”他这才转过身笑睇着她。

    “还真是自大喔!”她轻哼了声,“你不换就算了,但是我再一次警告你,不要对我有任何企图,否则我会电死你。”她拿出事先藏在新房内的电击棒,在他面前比了比,希望能有吓住的作用。

    慕海毅出现难以置信的表情,瞬也不瞬的望着她,“你还准备电击棒?”

    “没错。怎么,吓到了吧?”她自得不已,尤其看他那副瞠目结舌的表情,还差点笑了出来。

    “没错,我的确是吓到了,就怕你使用不当会电到自己。”慕海毅的眉头蹙起。

    “我才没这么笨呢!”她对他吐吐舌尖。

    “傻瓜,真以为一支电击棒就可以对付我,简直是异想天开。”慕海毅摇摇头。

    “那么要不要试试看?”她正苦于没有机会可以电他。

    “可以,来吧!”正好趁这机会让她知道她的想法完全错误。

    “算了,我才没这么残忍呢!”虽然她真的很想给他一个下马威,不过要她无缘无故去电击一个人,她也没这个胆子,“不理你了,我想睡了。”

    与他抬杠几句倒是轻松了不少,睡意也渐渐来袭,然而,她的肚子却很不争气的低鸣了声。

    虽然是低鸣,但是在这幽静的夜里听来格外清晰。

    心彤赶紧按住肚子,好不容易来袭的睡意又消失不见了,她甚至不敢去看慕海毅的表情,这么大声他肯定是听见了!

    噢,老天爷,你也太爱开玩笑了,要让我丢脸也别用这种方式呀!

    过了会儿,就在她庆幸自己的肚子没有再发出怪声时,它居然就在下一秒发出更高分贝的饥鸣声。

    “你在婚宴上吃得很少,现在一定饿了吧?”慕海毅还是问了。

    “我不饿。”如果承认,那多丢脸。

    “别逞强了。”慕海毅双手枕在脑后,看她翻来覆去的样子,“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本来还可以忍耐的,一听他这么说,她觉得更饿了。

    脑子里突然冒出各式各样的美食佳肴……天呀!吧脆杀了她吧!

    “可我不想出去。”公公婆婆都在,她才第一天嫁过去就出去吃宵夜,肯定会给他们两位老人家不好的印象。

    “厨房里还有泡面,那我去煮泡面给你吃。”他起身准备出去。

    心彤心急的跳下床拉住他,“你不要去。”

    他低头看看她紧抓着他手臂的小手,几乎抓疼了他,“你干嘛这么紧张?”

    “你别去,如果公公婆婆向我爸妈告状,我就惨了,再说你也没必要这么做,我们的婚姻不过是场交易,不是吗?”她故意说道。

    “交易?”他眉心锁起,目光倏转冰冷。

    “我可不是心甘情愿嫁给你,这点你是知道的,所以你不必对我太好,让我觉得亏欠你什么。”她紧抿唇,当看见他眼中闪烁的光影时,她突然很想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不想说谎,虽然她很不喜欢他霸道的行径,却也不得不承认如今的他是个魅力十足的男人,而她不明白像他条件这么好的男人为何要娶她,还付出这么高的代价!

    就只是因为想用她箝制她父亲,让他无法赖他的账吗?

    “我知道你并非心甘情愿,而我不过是去泡碗面,没有这么大的野心。”自嘲一笑后,慕海毅便走了出去。

    心彤无力的坐了下来,脑海里回荡着他离开时那复杂的表情,她的心莫名的拧起,有一丝心软了。

    她忍不住打了下自己巴掌,“你到底怎么了?难不成已经忘了他当年无情的离去,竟然还会对他心软!”

    深吸了一口气,心彤也走出房间,发现公婆已回房睡了,而厨房内只有慕海毅一个人的身影。

    她缓缓走过去,对着他的背影说:“我来就好。”

    “不用了,已经煮好了。”他没让她有插手的机会,很快将面盛入碗里,端到外面的餐桌,“吃吧!我还加了颗半熟蛋,很营养的。”

    心彤被动的坐了下来,望着桌上冒着烟的汤面,上头还躺着一颗半生不熟的蛋,圆润又光滑,而且香气逼人,让她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饥肠辘辘的她再也按捺不住,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你慢慢吃,我先回房了。”

    他才准备离开,她却拉住他,“先别走,陪我一下好吗?”

    “你怕什么?”他撇嘴笑。

    “我怕爸妈突然醒来,看见我在吃东西,我会很尴尬。”她羞涩地说。

    看着她双颊蓦地染红,他的眸子瞬间黯下,双手扶着桌沿倾身向前,近距离瞧着她的双眸。

    他突然的靠近,让她的心跳不自觉加速,呼吸也变得急促,“你这是干嘛?”

    “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和表情诱惑我,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他嗓音放沉,增添几许暧昧。

    “谁……谁诱惑你了,别胡说八道,我不用你陪了,你快回房间吧!”说着,她赶紧端起面到客厅吃,躲开他那两道像是要将她吸进去的目光。

    “或是应该说,你被我给迷惑了。”发现她脸上的燥热未褪,反而变得更加红润,他轻笑。

    “你……你胡说,我喜欢的人又不是你。”她别开脸,像要掩饰什么说道。

    慕海毅脸色一变,瞅着她漂亮的侧面线条,“我知道,我在你心中没有半点分量。”

    他的话让心彤胸口一紧,可她没有回应,只能借着吃面掩饰内心的慌乱。

    “你慢慢吃,我待在这里只会让你消化不良。”说完,他便直接回到房间。

    心彤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很想告诉他,曾经他在她心中是最重要的人,也或许一直到现在……都是。

    隔日一早,心彤早早起床,第一天做新媳总不能太晚起来。

    听爸妈说公婆喜欢吃中式早餐,她打算进厨房煮粥,再做几道小菜,希望他们别嫌弃才好。

    见她天一亮就起来,慕海毅问道:“你可以再睡会儿,这么早起来做什么?”

    “我要去做早餐。”

    “不必麻烦,我已经跟我爸妈说了,你不会做这些。回去睡吧!才早上六点而已,何况你昨晚那么晚睡。”

    “你说什么?告诉公婆我不会做家事吗?”她倒吸口气。

    “没错,我是这么说。”记得在她出嫁前,岳母大人是这么提醒他,要他别拿太困难的家事为难她。

    “才怪,虽然我的厨艺不好,但是至少会煮煮粥,不要把我说得这么无能好吗?”她气呼呼地走出房间,来到厨房打算大显身手。

    不过是稀饭吗?在电锅里放入米再多加些水不就成了,真当她是笨蛋吗?

    打开冰箱,眼见里面还有一些食材,于是她剥了两颗咸蛋,烫了盘青菜,再开两瓶酱瓜,不一会儿一顿丰盛的早餐就上桌了。

    恰巧的是,慕海毅的父母也起床走出客厅,当看见在厨房忙碌的心彤,慕母立刻过去说道:“心彤别忙呀!我们随便吃吃就好,有面包鲜奶就行了。”

    “爸、妈,只是做个早餐,不忙的,我已经做好了,可以吃了。”心彤笑意盈盈地说道。

    “哎呀!你们今天不是还得准备去度蜜月?那就快点吃吧!”慕海毅的父亲慕亦达说。

    “蜜月!”心彤一阵茫然,她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

    “没错,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去巴黎度蜜月吗?等吃完早餐,你就将行李准备一下吧!”慕海毅走了过来,此刻的他已梳洗过了,半湿的发覆在额上,更显得帅气逼人。

    他甚至还主动牵起她的手,温柔的对着她的眸笑。

    “你……”她想问什么,却见慕海毅对她眨眨眼,暗示她别再多问。

    “所以说现在快点吃,然后把东西整理整理,可别耽误了时间。”慕母说着,然后众人一起坐在餐桌前。

    “嗯……味道真不错,这地瓜粥真是香,爸妈你们说是吗?”慕海毅先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口口声声夸赞这顿早餐。

    “瞧我儿子说的,那我也要尝尝了。”

    慕氏夫妇也笑着端起碗喝了口粥,才一入口,两人就像噎住似的,你看我、我看你,却说不出话来。

    “爸妈,怎么样了?”心彤见状,心急地问道。

    “这……”

    不等父母开口,慕海毅便先说了,“妈,这粥的滋味真的不错,已没得挑剔了。”

    慕母旋即明白儿子的心意,连忙点头,“是呀!真好吃。”

    慕亦达干笑的点点头附和,“是……是……”

    心彤这才松口气,“那真是太好了,我也要尝尝看。”

    “不。”慕海毅拦住她,“我太饿了,这锅粥都给我吃,你去吃面包吧!”

    他的反应让心彤直觉疑惑,于是不顾慕海毅的阻拦,拿起碗舀了一勺,吃了口。

    “呃!”米粒还是硬的,地瓜也有点硬,更离谱的是还很咸!

    “你……”她错愕的望着他们,“明明就很难吃,为什么要骗我?”

    “我们没骗你,是真的不错,我们喜欢吃硬一点的。”慕亦达赶紧安抚她,“再说我们没必要虐待自己的胃,你说是吧?”

    “爸说得没错,我就是喜欢这个口感。”慕海毅见她都快哭了,立刻将碗里的粥全扒进嘴里,然后再盛一碗。

    “别吃了,我知道你只是在安慰我。”她抓住他的手,对他摇摇头。

    “你别乱想。”他轻轻拿下她的手,很快的又把碗里的粥吃光,然后再盛一碗。

    慕亦达夫妇看见这情况,彼此点头一笑,说真的能看见孩子们过得幸福,他们也很欣慰,于是也跟着再盛一碗粥。

    心彤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吃着这半生不熟的粥吃得津津有味,眼眶不由泛红了。

    为了不在他们面前流下泪来,她放下筷子说:“我吃饱了,你们慢用,我晚点再出来收拾。”

    她快步走回房间,坐在床上自责不已,“还说自己没问题,原来问题一大堆!罢刚还在慕海毅面前说大话,现在却要他来圆场,真的……真的好想死。”

    天呀!好丢脸,就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就在这时候,慕海毅也进房了,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如果不喜欢吃粥,冰箱里还有些吐司,要不要吃一些?”

    “你……你不用这样对我。”她转过脸,“被你说中了,我的确什么都不会。”

    “傻瓜,我要娶的是老婆,可不是佣人。”他笑着扳过她的身子,“厨艺可以慢慢学,对不?”

    他的话语好轻好柔,像暖流般滑过她心田,让她原本紧绷的情绪慢慢松懈下来。

    心彤抬起眼,迎向他温柔的眼神,发现此刻的他和昨晚的他不太一样,冷漠不见了,多了温情与体贴。

    “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因为背着我跟爸妈说我们要去度蜜月的关系?”

    她噘起小嘴,竟然还说要去巴黎?

    “有哪对夫妻结婚不度蜜月的?”他反问。

    “可是……可是你也得让我知道,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呀!”她睨着他。

    “其实度蜜月只是说给我爸妈听,也并不是非去巴黎不可,你想去哪儿都可以,就算国内也行。”他走到衣柜,先行整理自己的衣服。

    “你的意思是不出国也可以,只是做做样子?”她看着他问。

    “对。”

    “那么这段时间我们要去哪儿?”没办法了,她只好也拉出她的行李箱,整理自己的衣物与日用品。

    “你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他一切都依她的意思,就像个体贴的丈夫。

    “我根本没主意。”一时之间,她连个头绪都没有。

    “北部?中部?南部?”慕海毅又说:“三选一好了。”

    “嗯……中部近了些,那就去南部吧!”她看看他,不安地问:“就我们两个吗?”

    “要不然你还想找谁一起去?”他眯起眸子,反问。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我……我们两个每次相处不是抬杠就是闹别扭,那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就待在台北。”说真的,她并不想跟他吵架,要避免这种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减少独处的机会。

    “随便你。”看来她还是无心经营这段婚姻,慕海毅愈想愈难受。

    发现他似乎生气了,她无力地说:“你干嘛生气?难不成你想跟我去度蜜月?”

    “我……”他很想告诉她,他想、非常想,可是如果真的这么说出口,听在她耳里只会成了笑话。

    “我知道你也不愿意。”她冷睨着他。

    “就算我不愿意,我们还是得去这一趟,你就忍忍吧!”他没好气的说着,见她收拾起衣服意兴阑珊的样子,便问:“需要我帮你收拾吗?”

    “不用。”她有许多私人物品,怎么可以被他看到?

    “那你快点,我出去等你。”说着,慕海毅便拎着行李走了出去。

    “这个人怎么搞的,我也只是说说,他干嘛这么生气?就跟以前一样,闷声不响的说走就走,什么怪人嘛!”她噘着小嘴,加速整理的动作。

    但不知为何,她竟会在意起他的心情,心头顿时感觉沉甸甸的。

    偶尔她可以发现他脸上的痛楚神色,连她看了都感到心疼,就不知是谁影响了他?

    会是那个让他改名的女人吗?

    提了行李出门后,慕海毅依心彤所说开车前往高雄度假。

    在路上他打了通电话给高雄五星级饭店的经理,“王翔吗?我是慕海毅。”

    “海毅是你!真是难得,有事吗?”一听是好友来电,王翔热情回应。

    “你们饭店还有房间吗?我要两间单人房。”

    听见慕海毅说出两间房的瞬间,心彤也松了口气。

    “两间?没问题。”王翔基于好奇又问:“你不是在英国当医生吗?什么时候回国的?探亲吗?”

    “我回来定居了。”他轻笑,“怎么?很意外吗?”

    “的确想不到,你在英国很有发展,干嘛要牺牲大好的前途?”王翔怎么都没想到他会选择回来。

    “在英国是不错,但是每个人都有他放不下、忘不了的东西,所以这才回国。”他轻轻一叹。

    “你这家伙就会挖苦我。”慕海毅摇摇头,“那我挂电话了,晚点见。”

    切断电话,他发现身边投注过来的视线。

    “谢谢你。”心彤望着他说。

    “谢我什么?”

    “你订了两间房,让我不再尴尬,也可以睡好一点。”她真心的道谢。

    “昨晚你睡不好吗?吃了面后你回房里睡觉,我看你动也没动一下。”他淡淡一笑,表情幽深难测。

    “什么?难道你都没睡吗?”她错愕地望着他,“你个子这么大,以后还是我睡沙发,你睡床上吧!”

    “不,我怎能让自己的妻子睡沙发而我睡床上。”他摇头。

    心彤看着他,此时窗外的阳光洒进车窗里,映照在他脸上,在他俊美的侧面形成一道光晕,她不由看得恍神。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人?”基于直觉,凌心彤问道。

    慕海毅面无表情,说道:“你怎么会这么说,你指的人是谁?”

    “我怎么知道是谁,这只是我的直觉。”她又直勾勾望着他,“刚刚你在电话中提到每个人都有他忘不了、放不下的东西,所以我猜那是女人,该不会被我猜对了,你是因为失恋才变成这样?”

    “我变成怎样?”好像把他说成怪物了。

    “就是因为失恋,才会拿我当替身?”她愈猜愈离谱。

    “凌心彤,你还真会胡思乱想,简直离谱得可笑。”他嗤笑了声。

    “才怪,我肯定是猜对了,说不定就是那次在停车场遇到的女人。”抛给他一抹自信的微笑后,她便得意的看向窗外。

    然而不知为何,她的心却感到空洞,真想骂自己,他心里有别的女人是他的事,她没道理会为此事而难过。

    对了,八成是昨晚没睡好,她才会有这种怪怪的情绪。

    “我已说过她只是我萍水相逢的女人,我们毫无连系,如果你还是不信,那就随你高兴了。”她绝对不知道她所说的一切正是他最不愿提及的过往。

    “如果你不想提,我不说就是。”心彤转头看着他,“到了高雄之后,我们要在那里待几天?”

    “如果以去巴黎的行程来看,至少得待上十天,或是你还想去其他地方也可以。”

    “不必了,我想十天一下子就过去了,我还可以到处走走,这样就行了。”不过是演戏给长辈看,没必要舟车劳顿的。

    “既然你这么说,那好吧!我会找找看南部有什么好玩或风景不错的地方,再带你去。”他勾起唇,笑容温柔。

    心彤发现自己再一次被他的笑容迷惑,忍不住摇摇头,告诉自己这一切只是假象而已。

    “谢谢。”她轻声回道。

    突然,她很讨厌自己,是他胁迫她嫁给他的,她该恨他才是,但为何心中浓浓的恨意已慢慢转淡,好像他也并非她所想像的穷凶恶极之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两亿新娘最新章节 | 两亿新娘全文阅读 | 两亿新娘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