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两亿新娘 > 第四章

两亿新娘 第四章

作者 : 楼采凝
    本想回家好好睡一觉厘清思绪的心彤却怎么都睡不着,于是改变主意想出去散散心,却意外看见慕海毅的车子停在家外面。

    “你怎么来了,来找我爸吗?”她走过去,直觉问出口,“可是他不在。”

    “我知道院长在医院,我是来找你的。”他也不想拐弯抹角。

    “找我?什么事?”自从他到法西尔上班后,他就从没来看过她,她还以为他又将她给忘了呢!

    “上车,我们去绕一绕。”他还没想到该怎么开口。

    “这……”她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好吧!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事?”

    他开着车往郊区行驶,两人一路上看着沿途的风景,谁都没有开口。

    等心情沉淀了,平静了,慕海毅这才缓缓问道:“听说你要嫁给方佑安?”

    “是谁告诉你的?”心彤咬了咬唇,心想八成是方佑安。

    他没回答她,只问:“你爱她吗?”

    “这关你什么事?”她爱谁是她的事,他也未免管太多了,“难道你是为了这件事来找我?”

    “可以这这么说。”

    “啊!你还真有趣。”心彤忍不住噘起小嘴,气他可以几个月不连络,如今一来就逼问她这种事,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甚至还说忘了她是谁、对过去的事完全没印象,又不是得了老人痴呆,想唬人呀?

    她负气地说:“对,我是爱他,我和他是郎有情妹有意,你是不是该祝福我们?”

    “据我所知,法西尔又发生危机了,你不知道吗?”这段时间他将凌伯伟的改革都看在眼里,也早已看出他的问题点,期间他曾几度暗示他,但他却完全不为所动,最后会面临这样的结果,是他早料想得到的。

    “你知道?”她心口一震。

    “在医院都会听见一些传闻,况且我们慕家投资一笔钱在法西尔,怎么不多加关心?所谓坏事传千里,就算我们不打听,消息也会不陉而走。”他说的倒是事实。

    “没错,所以我现在很烦,不知道该怎么帮我爸才好了。”

    “还记得你上次问我要怎么偿还我们慕家一亿对吧?我突然想到一个好方法。”慕海毅的嘴角蜷起笑意。

    “你打算要我怎么还?”看见他那诡谲的笑容,她整个人倏然紧绷起来。

    “嫁给我。”简单扼要的三个字从他口中吐出。

    “什么?”心彤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嫁给我。”他将车子停在空地,转首望着她,“如果你嫁给我,我可以再拿出一亿帮助凌伯伯。”

    “你怎么有这么多钱。”

    “这一亿是我自己的,是这几年来我在我爸的集团里分到的股利,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他的眼神认真,是这么的专注。

    “你……为什么要我嫁给你?”此时此刻,心彤内心最大的疑问就是这个。

    “因为我知道你并没有其他可以偿还我的东西,除了你自己,就看你愿不愿意了?”他撇撇嘴。

    “你们男人为什么都是一个样呢?”她失望的皱眉。

    他冷冷哼笑,“怎么?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方佑安应该也可以拿出钱帮你才是,不过前提是你得先还我一亿。”

    慕海毅也不想这么做,但是就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嫁给方佑安,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慕海毅,你居然是这种人!”她恼火的瞪着他。

    “我承认我并不是什么好人。”他犀利的眸子目注她,“我不勉强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慕海毅便用力转动方向盘,往回行驶。

    就这么,两人不再说话,直到她家门口,慕海毅把车停下。

    坐在车内的心彤内心苦苦挣扎,心里想着如果她就这么下车,或许真如他所说,他会索回之前资助法西尔的一亿,这对爸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你确定所要的报酬就是我吗?”她再次问道。

    “对。”他毫不迟疑地回答。

    “就算不爱我也一样?”她怀疑他只是想利用这个婚姻控制她父亲,还有她。

    “没错,这与爱无关。”慕海毅故作淡冷地说。

    “这么说你当初借钱给我们是别有目的?而我爸根本就是引狼入室?”她握紧拳头,激动地问道。

    “引狼入室?”他柔柔鼻子,逸出冷笑,“你认为我有什么目的,放弃英国皇家医院特聘医师的资格,回国到法西尔医院上班,为的只是法西尔这只空壳吗?”

    “你……你居然说法西尔是空壳?”这男人真是过分!

    “至少现在是。”

    “慕海毅!你……你不要欺人太甚。”心彤含泪望着他倨傲的姿态。

    慕海毅微勾起嘴角,“既然我们的交易谈不拢,那么请下车吧!”

    凌心彤含泪的水沁双眸凝注他那可恶的微笑,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得不认输,“好,我答应你就是。”

    听她说出这句话,慕海毅原本提着的心这才重重落下,不过他的表情却波澜不惊。

    “好,一亿我会尽快筹给你,也会登门向凌伯伯提亲,希望你可以配合我,让你父亲能够答应我们的婚事。”他好整以暇的说道。

    “我要怎么配合你?”她无力地问道。

    “如果你父亲问起你的心意,你就说你是爱我的,你做得到吧?”他眯起一对眼,嘴里说得潇洒,内心却沉重无比,因为他知道她根本不爱他。

    心彤听了控制不住的大笑出声,“哈……”

    “这有这么好笑吗?”

    “当然好笑,那我问你,如果我爸问你你爱我吗?你会怎么回答?”她端详着他的反应。

    “我?”他轻笑两声,“我当然会说我很爱你,关于这点你放心,我会做得天衣无缝。”

    心彤微笑的唇角敛起,难以置信地锁起双唇,不敢相信他竟然可以这么轻易的将“我很爱你”四个字说出口!

    “好吧!你既然可以豁出去,我当然也可以,但我想知道婚后的生活呢?难道我们……我们要……要……”天,这教她怎么问出口?

    “你是想问我是不是要履行夫妻义务吗?”他干脆替她问了。

    心彤愕然的震了下,没想到他可以猜测到她的心思!“对,我是这个意思。”

    “一切由你,你想履行我们就履行。”说时,他眸光荡漾着暧昧光影。

    “我才不要。”她大声吼了回去。

    慕海毅轻笑,“可以,你若不要我也不会勉强你,因为我不缺女人。”

    “是呀!你的确不缺,在停车场相遇的那天,我已经彻底了解你是什么样的男人了。”她不屑地冷哼。

    “那很好,听你说了解我,我可是受宠若惊。”他思考了会儿,“那就麻烦你告诉凌伯伯,我明晚会登门拜访,也请你务必留下。”

    “我也要留下?”

    “你父亲肯定会询问你的意见,如果你不留下,就没办法谈下去了。”他说出用意。

    “那……好吧!我会留下。”只要可以帮助父亲解决目前的难关,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好,那我们明天见。”说着,他便下车为她开启车门,“请。”

    下了车之后,她忍不住又转身对他说:“慕海毅,我真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让我好失望!”

    说完,她便往家门直奔而去。

    慕海毅望着她奔进家门的身影,脸上原本挂着微笑渐渐隐没。

    隔日,方佑安好不容易等到心彤来上班,他闯进她的办公室问道:“心彤我问你,慕海毅现在是不是在你爸的医院上班?”

    “拜托你别再跟我提这个人的名字。”她皱起娟秀的眉。

    “为什么?”

    “反正从现在起,不管是你还是他我都不想看见,请你出去吧!我要做事了。”凌心彤平静的说道,“晚点我会上去找你父亲。”

    “你要找我父亲?”他眉心一扬,开心地问:“这么说你是愿意跟我结婚,所以要回覆我父亲是吗?”

    凌心彤锁着眉望着他,“你到底在想什么?”

    方佑安一愣,“难道是我想错了?”

    “没错。”她深吸口气,“我是打算向你父亲辞职,我想休息一阵子。”

    最近她的心情实在是太混乱了,没把握可以兼顾好工作,为了不耽误公司业务,也让自己能够好好休息,她决定立刻请辞。

    方佑安非常惊愕,不敢相信,“你要辞职,为什么?你在公司待了五年,一直表现得很好呀!”

    “这和我的表现与公司无关,难道我想休息也不行吗?”况且他父亲的胁迫已让她非常反感,她自认是没办法在他底下做事了。

    “你……心彤,你真的不愿意嫁给我?”方佑安表情写着浓浓的不满,“我到底哪里不好?”

    “你为什么老是问这种话,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呀!”凌心彤倏然起身,“我现在就去找你父亲。”

    “心彤……”方佑安叫喊却喊不住她,只能握紧拳头,气闷在心头,看着她消失在眼前。

    然而,当心彤向方庆魁提出辞呈时,他愤懑地口出恶言,“这几年看在我儿子的面子上,我一直都很照顾你,而我只不过提出个条件,你居然不答应,还懂不懂情理?”

    “董事长,婚姻大事如果是因为情理而决定,那一定不会幸福的。我不爱他,嫁给他只会让彼此都痛苦。”她说的是实话。

    “那你上次与我谈的条件呢?”方庆魁瞟着她,“难道你不想救你父亲的医院,还是你对法西尔一点感情都没有?”

    “您错了,我对法西尔可是非常有感情的,至于其他我什么都不想说,不过这几年您对我的照顾,我会永远铭记在心。”朝他有礼的一鞠躬后,她便退出他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收拾好东西后,她便离开了公司。踏出公司,心彤没有立即回家,反正慕海毅要晚上才来提亲,太早回家面对父母的追问,她只会更加无措,不知该怎么向父亲解释要他晚上早点回家的原因。

    直到晚餐前她才返回家中,进入家门,就见父亲对她笑问:“下班了?你不是要爸早点回家,还要你妈准备四人份的晚餐,到底有什么事?”

    “有件事我想先告诉您,我……我已经辞职了。”她打算慢慢切入主题。

    “辞职?为什么?”凌伯伟很意外。

    “因为我要结婚了。”她小小声说道。

    凌伯伟很讶异,直望着女儿的眼瞳,“你不是跟爸开玩笑吧?我过去一直催你早点交个男朋友,你总告诉我不急,现在怎么突然说要结婚了?”

    “可能缘分到了吧?”她尴尬地笑。

    望着她似笑非笑的模样,凌伯伟以为她是羞涩,放缓语气又问:“对方是谁?”

    心彤还没开口,凌母正好从厨房出来,见女儿回来了,笑着问:“饭已经要做好了,心彤,你要带哪位朋友来作客,妈认识吗?”

    “妈,我想嫁人了,而他……他今晚会来家里作客,应该马上就到了。”心彤这话一出口,同样吓住了凌母。

    “你要嫁人?这是真是假?”凌母赶紧追问,再看看老公,可他只是摇摇头,同样不解。

    “等他来了,你们不就知道了吗?”

    心彤真不知该如何解释,就在她无措之际,门铃声适时响起,凌母紧张地说:“我去开门。”

    心彤全身神经跟着绷紧,心跳也无法控制的加速,不知爸妈看见慕海毅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数分钟后,就见母亲笑逐颜开的走进屋里,“老公,你看是谁来了。”

    凌伯伟抬起头,正好看见慕海毅走进来,无法置信地问着心彤,“难道……难道你说的结婚对象就是他?”

    “是海毅要娶我们心彤有什么不好?你干嘛这么大的反应?”看得出来凌母对这个女婿非常满意。

    “我不是反应大,而是……而是这太令人意外了。”

    “伯父伯母,我爱心彤,要娶心彤,请把心彤嫁给我。”慕海毅望着一脸不自在的心彤。

    “这么说这是真的?”凌伯伟仍不敢相信。

    “千真万确,凌伯伯可以亲自问心彤。”慕海毅走向她,眼底溢满了宠溺。

    凌心彤迎向他的目光,正好看见他瞳仁中荡漾的温柔,有这么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么柔沁、这么温柔的目光,是来自他的眼中吗?她不由茫然了。

    “心彤,你的意思呢?”凌伯伟问道。

    被父亲这一问,她才回神,“什么?”

    “我是说,你也喜欢海毅吗?愿意嫁给他?”凌伯伟非常认真的又问了一遍。

    “我……我……”心彤垂首看着地面,想到自己已经答应慕海毅,就算不满他的作为,她也不该食言,“对,我喜欢他,愿意嫁给他。”

    心彤深吸口气,没想到她这句话会说来这么顺口,一点困难都没有,看来她也是个擅于说谎的人。

    “老公,那太好了,既然他们相互喜欢,那就不成问题了。”凌母可是百分百的赞成,以丈母娘看女婿的角度而言,慕海毅非但是名医,又长得一表人才,家世又好,配心彤还真是再合适不过,她完全没有异议。

    听妻子这么说,凌伯伟也点点头,“说得是,只要你们彼此喜欢,我和心彤她妈都没有意见,不过……我想知道你们是何时开始交往的,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当我回国与心彤在医院巧遇之后,就开始追求她,只是没有先请示伯父,还请您原谅。”他客气地说。

    “我还记得你们那天吵得不可开交呢!”凌伯伟笑着摇摇头,“我就说那是缘分,心彤想嫁给你,我们可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看来他们是真的互相喜欢,凌伯伟也安下心来。

    “这么说伯父和伯母是同意我们的婚事了?”慕海毅扬起帅气的笑容,“那我希望可以早点将心彤娶进门。”

    心彤闻言紧张地说:“可是爸妈,我舍不得你们……”

    “傻孩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呀!”凌伯伟和妻子一同点头,“我也赞成海毅的说法,你们早点结婚,我们也可以早点抱外孙。”

    “谢谢凌伯伯。”慕海毅转过脸,还大胆的握住心彤的手,“我想就在这个月举办婚礼,不知您和伯母的意思如何?”

    “这个月?”心彤暗吃一惊,“这么快?”

    “放心吧!把你娶进门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疼爱你,给你幸福。”他状似认真的给予承诺。

    看着他,心彤简直不敢相信他可以撒这种瞒天大谎,还表现得这么轻松自然,直觉他不去当演员实在是演艺界的一大损失。

    “那好,就这个月把婚事办一办吧!只不过要把女儿嫁出去,我还真舍不得……”虽然女儿已到了适婚年龄,不过突然要出嫁,凌母心里还是难以接受。

    “凌伯母请放心,心彤还是可以天天回来看你们,她永远是你们的女儿。”慕海毅善解人意地说道。

    “那太好了。海毅,打从从前我就觉得你是个好孩子,我们心彤可以嫁给你,真是她的福气。”凌母欣慰地望着女儿,这才想起厨房内的饭菜,“可以开饭了,你们快去餐厅坐,我去端菜出来。”

    见妈迅速走进厨房,心彤也立即站起,想逃避一下这种场面,“我来帮忙。”

    看着她们母女俩一块儿走进厨房,凌伯伟笑着从酒柜中拿出一瓶陈年威士忌,对慕海毅说:“今天我心情好,咱们就来好好喝两杯吧!”

    “没问题,只要您有兴致,我一定奉陪。”

    慕海毅接过酒杯,两人在饭厅坐定,开心的喝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两亿新娘最新章节 | 两亿新娘全文阅读 | 两亿新娘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