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情从头来 > 第四章

爱情从头来 第四章

作者 : 伍薇
    杜蕾斯果然是狠角色,它让大胃王任桓谦因为情绪而放慢了用餐速度,但食量依旧,也让每天面带笑容的大厨田予贞笑不出来。气氛太尴尬了,所以安静地享用晚餐之后,田予贞找了个“我累了”的理由早早回客房休息,由任桓谦负责洗碗收拾的工作。

    母亲大人来电。“在干嘛?欺负我媳妇吗?”

    “洗碗。”

    “切,这是你应该做的。儿子,你每天吃香喝辣难道还要叫我媳妇洗碗不成?!”任夫人没有掩饰吃不到好料的怨气。“我媳妇呢?”

    任桓谦也有埋怨。“心情不好,说累了,先睡了。”啧,吃个饭紧张得像是他会吃了她一样,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被促销小姐弄得很尴尬。

    “吼,你又欺负人家喔?!儿子啊,你好歹也想想她天天准备好料给你,就别只会欺负她、冷落她!”

    “我没欺负她,她生理期,心情不好。”

    “唉哟,很不舒服吗?”

    “不知道,但今天没什么笑容。”他没察觉自己语气里的担忧。

    “那就是痛到笑不出来啊!我可怜的媳妇受经痛之苦,我这个婆婆却一点忙也帮不上!人家说生小孩坐月子可以让经痛的毛病不药而愈,但可怜我媳妇嫁的是没良心的儿子,碰都不碰人家一下,谈什么怀孕生小孩啊!儿子,你娶人家不是要她来帮你做饭的啊!”

    任母唱作俱佳,任桓谦很习惯,还有心情笑。“妈,这是八点档的剧情吗?”

    任母满足地叹了口气。“儿子,你不知道你变了吗?”

    “什么?”

    “如果在两个月前,这个话题包准让你气到摔手机,发脾气不跟我说话都有可能。没想到你现在居然会大笑?嗳,真好,我冷血的儿子变得有人性了……”

    他变了吗?

    当然不,任桓谦相信自己这是和之前一样,不相信爱情,也不要爱情,他不会对田予贞有感情,婚姻只是合作而已,他们顶多只是谈得来的朋友!

    “我没有在谈恋爱!”他严正否认到底。

    任母呵呵笑。“唉哟,我只说你变了,变得有人性了,可没说你和我媳妇在谈恋爱啊!呵,儿子,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被母亲反将一军之后,任桓谦忍不住生闷气。

    隔天,他陰阳怪气地晨跑,陰阳怪气地和她准备早餐,还不让她喝冰牛奶,硬是把牛奶加热,让她哀叫连连。

    “天啊,这很难喝!”

    “生理期可以喝冰的吗?”

    一句话堵死她。她知道他心情不好,所以欺负她发泄怒气,而且不只是热牛奶,这男人还跑去便利趣市买鸡精,还加热!硬逼着她在他面前喝完这两种毫不相干的东西。

    这绝对不是关心。以上举动出现在别的男人身上也许是关心,但在任桓谦身上绝对不是,他才不会关心一个煮饭婆,这只是捉弄,他任少爷任性的捉弄!

    热鲜奶和热鸡精绝对不是关心!

    带着一肚子的怪味和闷气,她坐他的车来到“京远开发”,将她丢在大会议室后,任桓谦又陰阳怪气地离开。不过,这是婚后她第一次出现在“京远”,各部门主管当然立刻来到大会议室,恭敬拜见老板娘。

    恭喜、恭维的话少不了,拍马屁的话也是直接来上好几句,一群男人包围着老板娘,她难受得都快大喊救命了,幸好王主秘冷静上场,直接把老板的威严搬出来。“各位主管,执行长不喜欢任何人给夫人带来困扰,请立刻离开,否则执行长要跟各位直接面谈。”

    从人立刻鸟兽散,还给田予贞一片清静。

    “谢谢。”

    王主秘送上热茶。“不客气,同学,我的早餐呢?”

    田予贞由包包拿出保温盒。“竹笋肉丝粥。高山高丽菜、烤鲭鱼、茶包蛋。”她报出菜单。

    早餐丰富得让人嫉妒执行长的好命,这才是人生啊!“执行长怎么可能让你把早餐偷渡出来?我以为今天一定也吃不到。”

    “他心情不好生闷气,没注意到我偷偷打包。”

    王主秘忙着大快朵颐,口齿不清地问:“他心情不好什么?他好久没心情不好了,股市汇市最近都不错啊,各地工程也按照计划一一完成,他在心情不好什么?”

    田予贞摇头。“那男人本来就怪。”

    “说的也是,他真的很怪!”

    原以为只是两个女人的谈话,没想到任桓谦悄悄走进大会议室,不只听到她说自己奇怪,还逮到他的秘书偷吃早餐!

    “我很怪?”

    田予贞错愕地僵住了。

    王主秘也狼狈得好不到哪里去。

    “你们说我怪?”

    发火的任桓谦二话不说带走田予贞,也不忘收拾他的鲭鱼和荷包蛋,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田予贞看着他一脸怒气冲冲。但,生气总比冷冰冰的好……

    “干嘛抢走我同学的早餐?”

    “这是我的早餐,容我提醒你,这条鲭鱼还是我烤的!”只有烤,不包括事前的淹渍、调味,也不包括烤的时候她在一旁监督。

    “拿来当午餐配菜也冷了,不好吃。”她提醒。

    “我高兴,反正你们都说我怪!”

    任性的少爷把陰阳怪气发挥到彻底。

    田予贞随便他,因为一肚子的怪味让她不舒服,她无心理他。会议是十点开始,在那之前,她只能在他的办公室里等待。因为两人心情不好,所谓的会前会也取消了,田予贞看着他轰了很多人,只见每个离开他办公室的人都苦着一张脸,连王主秘都不知被轰了几次,才上班不到两个小时就这般惨烈——

    “执行长,有必要这么生气吗?”王主秘放下个人安危,苦心劝戒。

    “反正我就是怪!”

    予贞为求自保,只好窝在沙发的一角,希望任桓谦不要突然注意到她,拿她开炮。

    十点前,田父跑来执行长办公室见女儿和女媳,谁知迎接他的居然是宝贝女儿白着一张脸,双手捂着嘴,快跑到化妆室吐了一场。

    他大乐,握着女婿的手用力摇晃。“太好了!太好了!田田准是怀孕了啦!你果然不负爸爸所望,才结婚两个月就有成绩啦!”

    有没有怀孕,尴尬的两人最清楚。

    “爸……”田予贞脸色苍白。“我没有怀孕啦……”

    “一定有一定有!孕吐就是怀孕的征兆,天啊,我的田田居然要当妈了,老爸真的太开心了!”激动的匀差点老泪纵横。

    为免情况发展混乱到无法收拾,任桓谦赶紧把田予贞带走,说是去医院彻底检查。知情的王主秘硬是拦下激动的田父——

    “我要看我的外孙!我要看我的外孙!”

    就算躲进车内,她仿佛还是听到父亲激动的呐喊。

    “想去哪家医院?”任桓谦问,透过墨镜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忍不住皱眉。幸好她看不到,否则他要怎么解释自己这么关心她?

    他支着额头。对,他为什么这么在乎她舒不舒服?难道她不舒服,他就会饿肚子吗?

    “不用去医院,我吐过就好了。”

    他淡淡地说“还是去吧,没人喝热鲜奶和热鸡精会吐得这么惨。”

    她眯眼,用力瞪他。“你还敢说?!”

    他双手的一摊,摆明耍赖。“那现在该怎么办?回去解释你对牛奶和鸡精过敏才呕吐,不是怀孕?我相信你怀孕的事差不多传遍整个圈子了。”

    田予贞双手捂住脸,唉叫。“喔,我没有怀孕啦……”

    果真没错,两人的手机这时开始唱歌。

    “公会理事长。”这是任桓谦的来电。

    “妈。”这是田予贞。

    两人不说话,直接交换手机,她面对理事长,他面对自己的妈,澄清这个谣言。

    任母很失望。“我就说嘛,予贞怎么可能怀孕,你根本没碰人家……唉,我还真希望你是不是偷偷吃了人家又装酷不说呢……”

    任桓谦无言,只能无奈柔着眉心。

    公会理事长倒是通情达理。“原来是田董误会了。哈,田董抱孙心切嘛!没问题,田副理,我会和大家解释,不会让你和执行长不好意思的!”

    理事长好心同意帮忙澄清这个误会。田予贞拿回手机,打给父亲,一次说清楚——

    “原来是肚子不舒服啊……唉,老爸白开心了,不过田田啊,还是要让桓谦带你去看看医生,你现在要小心注意身体,妈妈健康才能孕育出健康聪明的宝宝!”

    田父还是坚持小两口要快快怀孕。

    解决乌龙误会后,车内的两人开始发呆。

    “回去开会吗?”

    “不要。”

    “回家吃饭?”

    “不要!”她瞪他。

    “那……去哪?”

    田予贞想了想,灵光一闪。“我带你去看我们合作的那块地吧!”

    那是块山坡地,但经过学者和相关单位检测过,地质坚固,开发土地不会有任何影响。这地点可以俯瞰台北如星光般的灿烂夜景。

    “这是你的嫁妆。”

    这两个月的平静生活及稳定关系,让两人有时可以开开彼此的玩笑。

    “是啊。”

    “你的想法呢?”

    “我想弄一大片草原,任何角度都可以俯瞰整个大台北,孩子也可以在草原上快乐地奔跑。”

    “休闲规划是主流,但要弄一大片草原,会直接冲击到利润。”

    “那你的想法呢?”

    “前面一排别墅,后面再一排别墅,中间的公共区域有你想要的小草坪。”

    “市侩。”

    “精算师会喜欢我。”

    “国税局也会喜欢你,因为赚太多。”

    “岳父的想法呢?”

    “跟你一样。”她很泄气。“商人!”冷哼。

    任桓谦很乐,他最爱人家说他是市侩的商人。“英雄所见略同,那就准备动工。”

    她没回应,看着此时灰濛濛的台北盆地。白天,它就像是个灰头土脸的小泥娃,到了晚上,这个娃娃就会换上绚烂的外衣。“这里夜景很美,我去年夏天还跑来这里烤肉,如果真的盖了两排别墅,能够看到夜景的只有那些出得起高价的人,其他人统统看不到。”

    任桓谦沉默下来。他不喜欢她脸上的凝重,他要她笑着,他要她幽默地和他拌嘴,甚至耍耍小脾气嚷着不做饭也好,那才是他熟悉的田予贞,不是现在沉默不语、没笑容,为了不切实际的理想而懊恼的女人。

    “最近天气都不错,这星期六晚上就来烤肉吧!”

    “啊?!”

    任桓谦一声令下,三天后的星期六晚上,任、田两家就在这个山坡地举办了烤肉大会。除了两家家人,他们还请了王主秘、美珊和田予贞的好友怡静,当然也包括两家的管家和司机等家里的帮手,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开始烤肉。

    这次烤肉,田予贞奉命休息一天,事前的准备由任家真正的厨娘林太太负责,烤肉的工作交给两家的男人。不过,任桓谦真的烤得一手好肉。

    女眷娶集在一起,赏月、聊天,快乐的笑声不断。

    怡静很满意好友现在的状况。“我压根儿没想到会有今天的烤肉大会。”

    任桓瑄咬着香喷喷的鸡腿。“你不晓得,我大哥现在根本离不开我大嫂好不好?他还很过分呢,我跟我爸妈要去他们家吃晚餐,还会被我大哥赶出来呢!”

    婆婆附和。“是啊,小气得不得了,我真想念我媳妇做的玉子烧啊!”

    怡静大乐。“哇,这么火热喔?”

    王主秘呵呵笑。“可不是吗?俗语说的好,掌握了男人的胃,等于掌控了这个男人的心!”

    美珊也很开心。“就是啊,我就不信哪个男人不会爱上我老板,哈!”

    “爱”真的太沉重,况且,根本摸不着边际,不是吗?

    安静的田予贞喝光手中的啤酒,再打开另一罐,仰头啜了口。酒怎么可能浇愁?她发现她灌了酒之后,反而更不开心。

    没有注意到她的沉默,和她闷闷不乐的沮丧,大家都很开心,关心她的朋友满足于现在,认为她和任桓谦必能幸福美满。两家家人也很开心,虽然这个婚姻是建筑在商业利益和合作关系之上,但他们也希望她和任桓谦能够快乐圆满,笨老爸直到现在还嚷着要抱孙子……

    快乐美满?她真的能快乐美满吗?她和任桓谦算什么?她是他的妻子吗?不是,别傻了,美其名是夫妻,说是住在一起的室友还较贴切。

    她跟任桓谦根本什么都不是,婚姻是假的,盖两排的别墅才是真的!小孙子?一辈子也不可能,除非她是圣母玛利亚!

    “原来我老婆是酒鬼。”

    任桓谦的帅脸然后凑到她面前。

    她瞪大眼。“老婆”?他从没这样叫过她……

    “发什么呆?”任桓谦噙着帅气迷人的笑,拿了串烤肉塞到她手上,顺便劫走她手上的啤酒,柔柔她的头发,然后继续去烤肉。

    怡静暧昧地笑。“你老公叫你‘老婆’耶~~”

    恒瑄笑得更暧昧。“大哥拿走大嫂喝一口的啤酒耶!呵呵呵,难道这就叫做间接接吻吗?”

    “唉哟~~不是冰山吗?怎么有会这么甜蜜啊?你们看,啤酒伤身,任少爷舍不得让老婆伤身呢,唉哟~~真让人羡慕喔!”

    一群暧昧来暧昧去的女人笑翻天。

    此时王主秘的眼中闪过算计的光芒,她赶忙递上酒精浓度高一倍的红酒,体贴地说:“同学,喝啤酒容易胀气,咱们换红酒,比较不伤身。今晚不醉不归,我先干为敬!”

    除了田予贞,大家都接收到王主秘的暗示,于是所有人开始卯起来灌酒。

    左一句:“我的好朋友田田,干啦!”

    右一句:“大嫂,我敬你!要干喔!”

    再一声:“老板,好酒量啊!我再一杯!”

    连婆婆也凑一脚。“媳妇,妈咪太喜欢你了,有空回来弄个玉子烧让妈咪解馋吧!来,跟妈咪干一杯!”

    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几个女人齐心将田予贞灌了八分醉才收手。

    任桓谦赶来阻止,早已大势已去。

    “你们联合起来欺负她吗?”他皱眉。喔喔,冰山要结冻了。

    “怎么可能?我们疼她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欺负她?!”大家拚命摇头又摇手否认。

    田予贞醉趴在王主秘腿上,任桓谦蹲下身,轻摇着她的肩。“小田,你没事吧?”

    没事才有鬼……王主秘很得意,开始装醉。“天啊天啊,我头好晕喔,我一定是喝多了,同学真是海量啊!”

    她顺势起身,直接将趴在自己腿上的田予贞往老板怀里送。

    王主秘一晕,大家也跟着晕了。“我也晕了、我也晕了~~”

    大家忽然全部晕成一片,所有人忙着照顾突然醉晕的一群女人,两家司机忙着备车,于是任家老爷开口了。“小张,先送少爷和少奶奶回去,再回来接我们。田田醉了,没办法大家挤在车上,一家一家地送各位回去。”

    任老爷的说法完美无暇,任桓谦接受父亲的建议,抱起喝醉的老婆先行离开。

    那公主抱的姿态、气势,让芳龄二十的任桓瑄陶醉不已,“真美啊,这画面……”

    任夫人看着老公。“这招高啊!但最厉害的还是王主秘,把媳妇直接灌醉,哈哈哈,妙招妙招!”

    王主秘也很得意。“夫人过奖,大家一定不晓得,但身为夫人的同学,我见识过她的酒品,只要喝醉,她的习惯就是——酒、后、吐、心、声。”

    于是,大家都懂了。

    酒后吐心声?太好了!

    车子的晃动惊醒了酒醉的田予贞,她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依偎在任桓谦结实温暖的怀里,她一怔,抬头迎视他关心的凝视——

    “再忍一下,快到家了。”

    酒意加上酒浇愁的沮丧和失落,心中的委屈忽然汹涌而至,她手脚并用地推开他。“不要你抱了……”

    任桓谦也有点火,酒量这么差,居然还笨笨地被灌酒?她可以向他求助啊,结果什么也没做,自己醉个半死。“你被灌醉了,我能不抱你吗?难道要看你在车上东摇西晃练平衡感吗?”

    她推开他的手。“我情愿东摇西晃,放开我啦,任桓谦……”

    他环住她的腰,固定住她挣扎乱动的身体,那股熟悉的花香又忽然袭来,即便她酒气熏天,依然掩不住身上的幽香。但他只是欣赏,就像欣赏她的厨艺一样,没有暧昧、蠢蠢欲动的念头。

    “小田,别闹了,我们家快到了,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再去找王主秘算账。”

    她摇头,气恼哀怨的泪盈上眼眶。“那不是我的家!那才不是我的家……我只是个外人……”

    刚开始,他只当她喝醉了胡言乱语,耐着性子安抚。“那是你的家,我没当你是外人。”

    她哀伤地笑。“我知道,林太太也不算是外人,小张也不是外人,只要做饭给你吃的就不是外人,那我和林太太有什么不同?”

    他觉得喝醉的人果然莫名其妙。“林太太没跟我结婚,这就是最大的不同。”

    “结婚?你说那叫结婚吗?我是你老婆吗?你何时承认我是任太太了吗?!”

    田予贞真的酒后吐真言,她心情倾倒心里的委屈。

    “你不是任太太任谁是?你当然是任太太!不会喝酒就别喝!人家灌你酒,你可以跟我求救啊,而不是被灌醉,然后跟我胡言乱语一通。”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她的小脑袋会想不通?真的被酒精给弄迟钝了吗?

    “不是!你说我是田小姐,你和王主秘说我是田小姐!”她吼回去。

    “我明天会找她算账!”

    驾车的小张很紧张。“少爷,到了……”

    黑色宾利在信义之星前停了下来。

    “是你说我是田小姐的,跟她无关!”

    “我们回家再说。”任桓谦拉着田予贞下车。

    小张也跟着下车。在少爷、少奶奶没上楼前,他也不敢离开。

    “我不要回家!那不是我家!”她推他。

    “小田,那是你的家——”

    “我只是个外人……”

    “你不是外人。”

    “我是!”

    “你不是——”

    然后,一切失控了,等任桓谦回过神,发现自己居然吻了她。

    更失控的是,他不想放手。

    她甜蜜柔软的唇像棉花糖一般引诱他品尝,她小巧的舌,迎合着他激烈的索求,激起他前所未有的**。他吮着她的唇,舌尖刷过齿贝,他搂着她细细的腰,欲望在体内窜起——

    她安静了,承受他火一般的吻。那一夜的回忆,那一夜他的呢喃,他难以忘怀的“晓洁”。

    “我不是晓洁——”她说,悲伤地流泪。

    一片死寂。他的陶醉没了,只是瞪着她,充满恨意,她的唇因他激烈的索吻而红润,但他已经看不见了。“什么意思?”

    他的语气好冷,她看着他,是醉了,却也清醒无比。“新婚那晚,你也像刚才一样地吻我,但你不是在吻我,因为你念着她的名字。其实,这个婚姻对你而言也很有价值,不是吗?你在喜宴那天不也成功扳回一城,报复背叛你的她?”

    任桓谦冷笑。“所以你以为我对她旧情难忘?”

    他黑眸中的愤怒像地狱之火般燃烧。“我恨她。如果你知道当年背叛我的真相,你不会认为我旧情难忘。”

    田予贞决定饶过自己。“算了,我不要了,就算我再怎么喜欢你也没用。你一辈子也不会像喜欢蒋晓洁那样喜欢我……”

    “我不会喜欢她!蒋晓洁和我最好的朋友、我最好的伙伴,在我出国开会时搞在一起,让我当场捉奸在床!你说我还会不会喜欢她?!”

    田予贞目瞪口呆。

    任桓谦讥笑。“这就是真相。”

    他看着在冷风中打颤的女人。“田予贞,你觉得自己是外人也好,你认为我喜欢谁也罢,我们的关系只是如此,一纸婚约,合作协议,随你怎么认定你的角色。现在,我要回家,你要上楼还是回娘家,不管去哪儿,随便你。”

    说完,他转身离开。

    田予贞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揪着衣襟。

    是她不好,她不该破坏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和谐,不该破坏好不容易拥有的平静生活,是她太贪心,逼他不得不揭开自己的伤口,是她亲手毁了这一切……

    她捣着脸,放声痛哭,所有的委屈、压力,在这一夜,独自饮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情从头来最新章节 | 爱情从头来全文阅读 | 爱情从头来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