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情从头来 > 第三章

爱情从头来 第三章

作者 : 伍薇
    田予贞看着落地窗外的阳光,连续两天在陌生的地方醒来,感觉很不真实。

    她坐起身,环视陌生的客房,然后深深叹息。这就是她的婚姻,除了住在完全不熟悉的环境,还要天天被冰山刺激,她的生活一向单纯,虽然工作挑战不少,父亲的要求也是压力,但总有解决的办法,可是任桓谦并不一样。如果说,她不在乎他,或许一切就很简单,就当彼此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再多一个室友微分而已……

    她摸摸自己不受控制的心脏,偏偏她就是在乎,放不下。

    她下床,走进客房的独立卫浴。她的下辈子该不会就在这间客房度过,天天面对那个冰山似的男人……

    她感到头皮发麻,之前对婚姻的期许以及对任桓谦的绮想,这一刻似乎又开始动摇了。

    她皱着眉刷牙,不耐烦自己反反覆覆的情绪。如果把想法简单化,不去挑战任何事物,她是不是可以拥有比较快乐的心情?

    她瞪着镜中的自己,看着略显苍白的唇瓣,想到新婚之夜,那个误会的吻,忍不住深呼吸。她看过许多歌颂吻是多么美好又神奇的文章,接吻会让人脸红心跳,是倾诉爱意的最佳办法,但她没想过,她的初吻却刺得自己的心好痛。

    那一晚,她躺在他身旁,盯着近乎陌生的丈夫到天亮。就算她个性一向乐观,但遇到这种事,她怎么也乐观不了。

    她是田予贞,永远不能取代占据任桓谦心上的蒋晓洁……

    她甩甩头,迅速洗脸,然后走出浴室,由行李箱拿出衣服,突然有种出差的错觉,这状况就像住在饭店一样,不是吗?她无奈苦笑,快速更衣,整理仪容。

    不过住饭店不用烦恼早餐的问题,也不用面对接下来的问题——为人妻的她,需不需要为先生准备早餐?或是说,人家是否领情?她还能够承受被泼几桶冷水才甘愿?到最后,早餐会不会变成另一堆厨余?

    想着想着,她挣扎又犹豫。算了,田予贞摇摇头,走向厨房,闷闷地拿出昨晚的山药排骨汤,加了肉丝,香菇和芹菜,动手熬粥。

    半个小时后,山药肉丝香菇粥完成,香气溢满整间厨房。

    她低头,端着锅子转身,却被身后突然出现的男人吓了一大跳,她惊呼一声,要不是任桓谦迅速稳住她的双手,这下厨房就要变成灾害现场了。

    田予贞余悸犹存,抬头瞪他。就算再怎么喜欢他,也忍不住他差点害两人被烫伤的怒火。“你吓到我了。”

    听见她的抗议,任桓谦假装不在意,端走她手上的康宁锅,放在餐桌上。

    田予贞一怔,瞪着空空如也的双手。这代表他要吃她准备的早餐吗?

    任桓谦很忙,忙着拿餐具,忙着煮咖啡,他表现得很冷静,没有泄漏自己的尴尬。

    早上一听到由厨房传出的声音,他试着忽视,田予贞就算摆出满汉全席也不关他的事,只是,当食物的香气飘散出来之后,他发现自己再也忽视不了。他想到昨晚的山药排骨汤,还来不及和自己的口腹之欲打仗前,人已经站在厨房里乖乖等吃的了。

    他一边看着她准备早餐的身影,一边懊恼自己的胃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收买?

    她一身利落,简单的休裤和衬衫,搭上披巾,长发束起马尾,脸上是淡雅的妆。她的人简单务实,但她的厨艺却精湛得令人印象深刻。“咖啡?”他问,纯粹一种交换的心态。

    “呃……好。”

    田予贞低着头舀粥,却平抚不了狂飙的心跳。他可以漠视她,让她睡客房,也可以替她出头,和保全提出抗议。他要她不用准备晚餐,却期待她准备的早餐?这种忽冷忽热的滋味,谁都受不了。

    “你拜师学过厨艺?”否则一个整天忙于工作的女人,不可能有时间自己慢慢钻研。

    “嗯,爸爸要求,所以学过一阵子。”她解释。

    “嗯。”

    两人面对面坐着,不再交谈,安静享用早餐,她原本紊乱紧张的心情在看到他大快朵颐之后,竟神奇地稳定下来。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他们就像其他一般夫妻,度过一个清新的早晨,在阳光的陪伴下用餐,装着咖啡的马克杯温暖熨着她的手。田予贞低头,嘴角不自觉漾开了笑。他们没说话,很安静,只有用餐的声音。

    她想给自己一次机会,清清喉咙。“呃,对了,桓谦,我的车坏了,你能送我去上班吗?”

    天知道她提出这个要求需要多大的勇气,但任桓谦没说话,甚至连抬眼都有,继续盯着自己的商业杂志。田予贞咬咬唇,很想挖个洞躲起来。她应该预料得到他的反应,为什么自己就是这么不死心?

    她放下马克杯,双手握拳。“没关系,我搭出租车也可以……那,我先出门了,碗盘等钟点阿姨来收拾……”她在冰箱门上看到整理家务的钟点阿姨的班表。

    田予贞起身拿了包包就离开家里,狼狈的模样也只能用落荒而逃来形容。

    来到一楼,冷风吹起她的马尾,她匆匆忙忙的忘了拿外套,只能环抱着自己在冷风中瑟缩,然后愈觉得自己好可悲。她甩甩头,反覆想着今天的工作安排,努力忽视灰色的心情。只是,再怎么刻意逃避,那些不愉快的思绪还是咻一声跑脑袋里。

    她叹了口气。今天天气很好,她应该打起精神才对,早上还要去工地……对了,要先去车上拿设计图才行,唉,她可怜的AUDIAI……

    “任太太早。”

    一个陌生的称呼让田予贞踉跄了下。

    “早……”她只能尴尬扯着笑。

    保全主管一早就在大门前等候。“不好意思,昨天给任太太添麻烦,还让任先生发脾气,真过意不去……”

    人家低声下气地道歉,左一声任先生、右一声任太太,让田予真有种踩在云端的感觉,飘飘浮啊的,很不实际。

    “赔偿的事,律师会和肇事者协商,我先生……呃,有些急了,话说重了些……不好意思,我赶着上班,不多聊了。”

    田予贞不自在,火烧**般快快落跑。“我先生”……她捂着自己滚烫的脸颊。天啊。

    手机响起,她接起电话。“美珊,早。”

    “老板,听说你车毁了喔?律师打来通风报信,董事长心脏病差点发作,知道你没事就吵着要跟卡车司机算账。”

    田予贞拍拍自己红热的脸颊。“律师处理就好,我今天搭出租车上班喔,记得帮我调辆公司车,下午还要去工作呢。”

    “不会叫老公送你上班?制造机会咩!”

    “……”田予贞沉默不语。

    美珊察觉自己踩到地雷了,暗叹了口气,再次埋怨老董给女儿安排的婚姻,赶紧接着说:“好,没问题,我帮你找辆符合你气质的公务车!”

    结束通话后,她到车上拿设计图,看到爱车惨不忍睹的损伤状况,心里又是一阵揪痛。

    田予贞背着五个蓝色长筒站在路口招车,没想到平常出租车满街跑,真要叫车时却一辆也叫不到。眼看自己站了快十分钟,还是没半台空车,她才想到可以拨手机叫车,正有此打算时,一辆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黑色BMW745利落地停在她面前。

    电动车窗隆下,田予贞瞪大眼。想都想到竟然会是他……

    任桓谦戴着墨镜,黑眸中的不自然掩饰得很好。他不信任爱情,也不需要爱情,自然不会把田予贞当成恋爱结婚的老婆来对待,但他不会故意欺负人。刚刚他专心看一则财经预测,听到她小声地说了一句话,等他回过神,正好听见大门关上的声音,回想起来,依稀听到“送我上班”几个字,他只考虑不到三十秒便起身去追她——他只是一报还一报,她做饭给他吃,他送她上班,这样很好,他不想欠她什么。

    “上车。”没错,她准备早餐,他应该回报。

    田予贞眨眨眼,回过神。“好……”

    她打开车门急着上车,背上那五个长筒反而卡在车门前,她急忙解开背带,但一心慌就显得笨拙,五个筒子不但拿不下来,背带整个纠结在一起。她紧皱着眉,手忙脚乱,只差没窘得哭出来。

    任桓谦柔柔眉音,忍着不笑。老实说,她红着脸快吓死的模样就像只小鹿,很逗趣也很可爱……嗯,他难得用可爱来形容女人。

    他下车,很绅士地主动协助。

    “设计图可以做成电子文件吧?”他揶揄,帮她解开背上纠结在一起的背带……

    “我的工作伙伴都习惯看图……”过近的距离让她感受到他的呼吸,嗅得到他刮胡水的麝香味,羞怯的桃红跃上双颊,她低着头,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

    “看来‘田家建设’都是老经验的工程师。”

    “有一点……”

    他拿下画筒放到后座,她仰起头对他微笑,看不到他墨镜后的表情。“谢谢。”

    任桓谦没响应,只是浅浅勾了勾嘴角,然后上车。

    一路上很安静,田予贞直挺挺地坐着,这一刻彻底感受“如坐针毡”的滋味是怎样。天啊,这男人忽冷忽热的表现让人怎么受得了?

    “你要去哪?”

    田予真说了一个工作地址。

    “‘吉祥福临’。”

    “‘田家建设’向来取的名称都很吉利。”

    她两颊绯红。“是啊,都是老经验的工程师,所以喜欢讨吉利。”

    任桓谦勾着嘴角,或许是一早饭食,让他心情不错。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他挂上蓝牙耳机——

    “执行长的早餐今天要西式还是中式的呢?”出声的是王铃铃,任桓谦的专任秘书,芳龄四十五,作风精明干练,绝对不是花瓶。

    “不用,我吃过了。”连语气都听得出来他的愉悦。

    王主秘有点吓到。“执行长今天这么勤劳?”

    任桓谦有点迟疑。“嗯……”

    王主秘灵光一闪。“喔,差点忘了,执行长结婚了,有任太太准备,当然就不用我每天绞尽脑汁安排早餐了。对了,我好像忘了和您提起,任太太是我烹任班的同学,她可是我们蓝带大厨最优秀的学生喔,执行长娶到她真的是赚到了~~”

    “任太太”?这称谓太亲密了,亲密得让人不自在,任桓谦任性地一哼。“是田小姐。”

    王主秘无所谓地耸肩。她知道老板的脾气,他就是那种在意称谓、冥顽不灵的人,因为这个婚姻只讲利益不讲感情,所以任太太只会是“田小姐”,唉,可惜了这么好的姑娘。

    他和秘书确认今天的工作,一旁的田予贞看着车窗外的街景,眼中的哀伤掩不住,甚至漫上委屈的水雾。

    即使她因为嫁给他而当上任太太,在他心中,她还是田小姐。

    美珊调来公务车之后,她不用再搭任桓谦的便车上班,但准备早餐却变成她的工作。他很坚持这件事,认为这是他应该享有的权益,她曾经因为开会而来不及回家准备晚餐,以为这男人一定可以自己想办法,没想到他的办法居然是飙车到公司逮人——

    “合作会议是下星期三举行吧……”她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他一身休闲服,抓乱了头发,摸着肚子,仿佛连续参加了三场“饥饿三十”。

    “不是因为工作……”他懊恼得不知要怎么说。

    “啊?”

    “我饿了。”

    多暧昧的词汇啊,当着老爸和公司许多高级主管的面前,任桓谦将田予贞掳走,明明白白表示任先生不爱太太超时工作,他饿了,只想吃香喷喷的饭菜,他是她丈夫,把太太带回家很正常!

    “哈哈哈,新婚夫妇都是这样啦,大家别见怪啊!贤婿,爸爸看好你!”最开心的就是田父了。

    至此,田予贞完全确定这个男人再也离不开她的食物,她甚至和美珊开玩笑,任桓谦的心不在她身上,但胃早已离不开她。

    美珊大笑。“这就叫擒贼先擒王,擒王先擒胃吗?”

    不,她不再幻想了,既然甜蜜婚姻距离她太远,她只要求平静的生活,这总可以吧?

    于是,她试着过起平静的生活——

    每天早晨,一天的开始,任桓谦只吃她准备的早餐,哪怕偶尔她无缘无故生闷气,只赏他一锅白粥和几颗荷包蛋,任少爷也吃得很开心。

    “这不会是周星驰在‘食神’里说的‘糖心荷包蛋’吧?田小姐,哪天来个黯然销魂饭如何?”

    连个荷包蛋都能称赞,就知道他中毒有多深了。

    他还很小气,有时她顺手帮同学,也就是他的秘书打包一份早餐,让他帮忙带去公司,但这份早餐永远到不了王主秘手中,最后只是变成他的十点钟点心,王主秘只能恨恨打电话来抗议——

    “我不管啦,哪有人这样的,明明就吃饱饱的,干嘛还抢走人家的早餐?!任太太,你先生是变态,他再这样吃下去,就算是帅到掉渣的型男也会变成大胖子!”

    大胖子?切。

    任桓谦不是没听到秘书大嗓门的抗议,不过早餐是他的,晚餐也是他的,就连宵夜点心也统统是他的!他连父母妹妹来搭伙都能赶出去,小小的秘书算什么?况且,他怎么会变大胖子?啧,压根儿不可能!

    直到合作厂商林董那天忽然说:“任董,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你老婆把你养得不错,才新婚不到一个月,肉就多了几斤啊!”

    因此,除了每晚固定游泳之外,他开始每天晨跑一个小时。一旦早起,他才发现田予贞也有晨跑的习惯。

    “不是有游泳了吗?”

    老实说,她一个人晨跑还自在些,实在不想一早的清静让他破坏了。

    “我胖了。”

    男人哀怨的埋怨让她哈哈大笑,但她银铃般的笑声很好听,所以他不计较她失礼的大笑。

    两人开始一起晨跑,然后一起回家准备早餐。大男人归大男人,他也是会帮忙的——当然是抱着回礼的心态——所以,当她下厨时,他去洗澡换衣;当他负责煮咖啡或打果汁时,则换她洗澡更衣,两人逐渐有了默契,原本安静的早餐时间也开始有了话题——

    “我喜欢这个设计,多有质感!”

    当然话题还是离不了工作,他们会讨论其他竞争对手的建案,也会分享彼此的想法。任桓谦是开发商,说难听一点也叫投资客,但他也是个建筑师,除了台湾的证照还拥有日本建筑师执照,日文说得一级棒。

    有一回,他们去日本料理店买食材——没错,就是去日本料理店买食材,不是坐下来用餐。这间日本料理店的主厨是日本人,会自己由日本进口新鲜食材,任桓谦喜欢日本料理,所以擒着家里的大厨来采买,顺便秀秀流利的日文。

    “今天不要回家煮饭了,你看那生鱼片多新鲜啊!”但大厨的眼里只有生鱼片。

    “我想喝的是味噌汤。”任桓谦的眼里办有龙虾味噌汤。

    于是他一手拎着切块的新鲜龙虾,一手拎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大厨回家做饭。

    只是,除了工作之外,任桓谦就像他秘书批评的那样,的确是个变态!这男人居然跑到书店买了好几本食谱,中文外文都有,世界各国料理也都有,只要看到喜欢的,就会指着上头的照片跟她点餐,也不想想大厨是不是有空,要不要加班啊,或者心情好不好?反正时间一到,人要是还没回家,他少爷就会出门捉人。

    久而久之,她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一起晨跑、准备早餐,每到黄昏就赶着回家准备晚餐,有时间就上趣市买食材,时间不够就请钟点阿姨帮忙采买,这样的相处模式,说真的,是她想要的平静。

    “会议结束,明天继续!”

    手机设定的六点闹钟一响,田予贞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所有参加会议的主管都知道副总在赶些什么,否则六点半,副总的先生就会跑来捉人……

    “每天做饭给先生吃,老板,你比许多职业妇女还忙,你不累吗?”

    田予贞顿住的手边的动作。“累,”她扬起笑。“但做得很快乐。”

    美珊哇哇叫。“完了完了!老板,你爱惨那个男人了啦!”

    “爱”?他不要爱,她知道他不要,她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追求平静稳定的生活。如果美食能软化他,他不会动不动就用眼神和言语将她冻伤,那她会继续做下去,这就是她要的平静婚姻。

    田予贞离开公司,正要去停车场开车,就看到任桓谦迎面而来。

    他的笑容依然不多,但看着她的眼神不再只有冰冷。

    她淘气地看看腕表。“才六点十五分就来捉人?”

    他晃晃手上的手机。“你没接手机,我想你在开会。”

    啊?“喔。”她拿出包包里的手机。“我忘记开铃声。”她把震动转成铃声。

    任桓谦站在她面前,她身高一六八,穿起高跟鞋大约一七三,但在他面前却还是像哈比人一样迷你,头顶还碰不到他的脸。

    她仰头,“今天想吃什么?”

    “客家小炒、蒜泥白肉、姜丝大肠。”他毫不考虑地念了一串菜单。

    “喔。”

    “姜丝大肠不要太酸。”

    田予贞点点头,这星期他爱上客家菜,食材早已请钟点阿姨准备好,冰在冰箱了。“还是你先回去,我还要买些东西再自己开车回家。”

    “我陪你去。”

    她勾着笑,眼一瞟。“怕我跑掉?”

    “啧,跑去哪里我都捉得回来。你想去哪?”

    “只是去买些个人用品。”

    “我陪你。反正明天我们要开会,明天早上你就直接跟我去‘京远’上班,我们还可以来个会前会。”

    是啊,他们的话题永远只有吃和工作。

    田予贞好无奈。“好。”

    两人肩并肩地离开“田家建设”,还在讨论晚餐和明天的会议。

    田父由转弯处走出来,热切看着女儿的身影。女儿会幸福的,只要把男人的累管好,就能捉稳男人的心……田田一定会幸福的!

    BMW745在美妆店前停车。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好。”

    她下车,直接奔进店里,目标是生理用品区。只是没想到任桓谦就跟在她后头,当她拿起一包新上市的卫生棉研究它的长度时,后头的人说话了——

    “原来你是用这个牌子?”

    田予贞吓死了,卫生棉啪地掉到地上,任桓谦弯腰捡起卫生棉,看着整脸爆红的她,没良心地挑眉揶揄。“我是成年男人,会没见过卫生棉?”

    她抢过他手上的卫生棉。“不是要你在车上等吗?”

    “我以为你要买什么好玩的东西,神神秘秘的,难怪你最近脾气不好,原来是生理期。”

    “你!”

    她气得咬唇,他还哈哈大笑。

    一旁情趣用品促销小姐察觉这是商机——会陪另一半采购生理用品的男人,一定很注重女人的感受。

    “先生,要不要试试我们新的润滑液,这是新产品,也可以食用喔!”

    两人停住脚步,田予贞一脸漠然,任桓谦却脸色大变。

    “我们有可以食用的香甜草莓品味之外,还有甜蜜鸡尾酒,现在正在促销,买三送一,您也可以搭配热感或冰凉的基本款。”

    任桓谦僵着脸没答腔,田予贞倒是很好奇,接过促销小姐递给她的红色曲线瓶。“这是什么?还可以食用?”

    促销小姐甜甜地说:“这是杜蕾斯情趣润滑液香甜草莓品味,属于食口级,时吞入也没关系。”

    这下田予贞懂了。就算没看过猪,也吃过猪肉;即使她经验值一片空白,也懂得什么是情趣润滑液,又是什么——

    她满脸通红,手忙脚乱,直想把产品还给人家,抖着声说:“我、我、我不需要……”

    女生的反应都是这样的,促销小姐老早见怪不怪,更加努力推销。“现代人生活忙碌,性事要经营,情趣更是要营造。杜蕾斯除了各种保险套之外,近年也努力研发不同配方的润滑液和情趣用品,先生小姐可以参考一下。先生您会陪小姐来采买生理用品,一定是位细心注意女性感受的好男人。”

    田予贞快疯了。只是买个卫生棉居然还被推销情趣用品,现在的促销人员太厉害了,可以脸不红气不喘地推销这些,被推销的她已经恨不得挖个洞躲起来!

    “好,我们买,请不要再说了。”

    任桓谦僵着脸,随手拿了四种品味,牵着怀抱一包卫生棉的她,结账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情从头来最新章节 | 爱情从头来全文阅读 | 爱情从头来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