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智擒夫君风流心 > 第十章

智擒夫君风流心 第十章

作者 : 井上青
    【第五章】

    接连几日,南宫曜日皆亲自带着雪清灵逛街,昨儿个她逛腻了,便主动要求到郊外骑马、射箭,他也因此发现她的骑射技术了得,虽未胜得了他,却一点都不输军队中的将领。

    先前早有耳闻北国三公主的箭术高超,箭无虚发,原以为只是北国人吹捧,真正见识过后,确定她真是百发百中的射箭高手。

    饶是如此,遇上他这个有百步穿杨之能的六王爷,她还是得乖乖称臣。

    好胜心特强的她,自是不服输,今日,她又要求再比一回。

    “昨日我是让你,本公主,不,本王妃的看家本领还未使出呢。”雪清灵扬高下巴,“昨天太晚出来,玩一会天就黑了,我还没让你见识一弓三发的厉害呢!”

    来到城郊外一处空旷地,她早命人准备好箭靶子,人一到,便迫不及待搭弩张弓,急着想扳回一城。她雪清灵在北国虽不是第一神射手,可没几人能赢得过她,尤其一弓三发这招,那可不是人人能会。

    昨日她一时轻敌小输他,今日她非得使出看家本领,让他瞠目结舌,震骇得夹尾慌逃不可。

    南宫曜日站在一旁,眉眼带笑观看。原先为了不让她惹事端,他得窝在家防她偷溜出门,无趣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

    但同她一起出门逛街后,她每天都在制造新鲜事,他实在纳闷至极,这女人的日子天天精采万分,怕是没一日平平淡淡,不累吗她?

    不过他扪心自问,跟着她跑他一点也不累,倒是觉得她做的每件事……挺新奇有趣的。

    继第一天替妇人卖夫,秉着做事得公平的她,第二天马上替一名瘸脚男子休妻,起因是男子不良于行,老找不到工作只能做些零工,体恤妻子为了家计四处帮人做工,他自动肩负起家里头的杂事,做饭、洗衣、打扫样样包,可就因为如此,妻子越看他越觉窝囊,和工头看对眼,两人暗通款曲半年多,丈夫纵使知情,为了家和孩子一直隐忍,谁知越隐忍老婆越是变本加厉,成日言语辱骂不说,近日还常带着情夫登门入室,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那日他陪着她逛街,他们的马车险些撞到一名三岁小孩,只见小孩的哥哥惊慌得抱着弟弟哭着,事后一问才知,娘亲把他们父子三人赶出门,他爹叫他们乖乖坐在街上,或许娘亲晚点会叫他们回去,之后他爹就一个人跛行往城外去。

    街上一些小贩识得他们,也都大抵了解他们家的状况,只是清官都难断家务事了,何况是他们这些街坊邻居。

    知情后,她虎急急地要去找那不守妇道的妇人理论,他觉得那男子丢下孩子自己出城不太对劲,恐有寻短念头,认同他的推论,她一惊,立即下令让随从出城去找。

    幸好男子跛脚走得慢,当随从发现他时,他正站在树下欲上吊寻短。

    拉回欲寻短的男子,她带着他们父子三人回家,当下把那名有家室的情夫揍个半死,然后让那妇人跪在丈夫面前认错。

    她还问那男子,若只有两条路让他选,一条是去死,一条是选择和他妻子继续生活,他想选哪一个,男子一想到回家看到妻子和工头衣衫不整的样子,心寒之余,不假思索就说他选择去死。

    听到他的选择,当下她二话不说,立即帮他写了封休书,把他妻子给休了。

    她说,他宁愿死也不想再和妻子生活,那将妻子休了他或许会觉得快活些,这理论听来颇怪,可又好像没什么不对。最后她命人去猪肉荣那儿先取一些救急金给那男人,要他做点小生意,把孩子拉拔大再说。

    那男人痛哭流涕一顿后,决定振作起来好好养大孩子。这事虽不圆满,倒也算处理得干净利落。

    之后几天,她上街闲逛还算平静,只帮双眼失明的卖菜老婆婆叫卖,还有几回在街上帮忙追扒手,如此而已。

    “有风!今天风好像大了些。”好半晌过去,箭在弦上,迟迟未发,因为她感觉风有一阵没一阵地吹过,那会影响她。

    他点头。“是有风。”

    “无妨,我能力强,风再大我也不怕。”重燃自信,再次瞄准后,弩箭离弦,咻地三箭齐发,从上而下,整齐地射在箭靶上。“呵,你看,这你就做不到了吧!”她得意的抬高下巴。

    他摇摇头,嘴角噙笑,“这个,我做不到。”

    “那你是承认自己输了?”

    “嗯,我试试如何。”他佯装不想输、可又没自信赢她的表情。

    “试吧!这招在北国除了第一神射手,可没人比得过我,我还曾经三箭齐发误射过人哩。”未料一时得意忘形,嘴快脱口而出,她自己也怔愣住。

    “你用这招射伤过人,那人死了?”见她怔住,他忍不住问。

    她摇头。“没有,他还活着。”糟,她答应过袁大哥不会说出这个秘密的,所幸她没说出袁大哥的名字。“你干么转移话题,要射赶快射。”

    他苦笑,“明明是你自己提的。”拽满弓,三箭同时射出,同中红心。

    “那你别搭腔,要射赶快……”她话才起头,他手中的箭已射出,待她望去,见三箭齐中红心,她不敢置信的揉揉眼。“你作弊的吧!”这怎么可能!

    “是有一点。”他眯眼指着红心,“最下面那支箭,我故意射偏,不想让你输得太难看,谁知它还是不想和另外两支箭分离,硬是要凑在一块。”

    听出他话中的揶揄,和那讨人厌的得意嘴脸,知道自己又输了,她恼羞成怒的质问:“你明明就会,方才为何还说你做不到,太虚伪了你!”

    他一脸无辜,漫不经心道:“我的确做不到三箭同中红心以外的事。”

    莫名又给他一个羞辱她的机会,她气得牙痒痒,两手叉腰,站到他面前,抬头怒瞪他。“南宫曜日,你——”

    他淡笑看她,随即学她抬高下巴瞪人,气得口吃的模样。“雪清灵,你——”

    见他学她,她气得哇哇叫,“喂,你干么学我!我正在瞪你,你不要故意把脸朝上,以为这样可以视而不见,快把脸往下。”

    往下?好让她可以顺利怒瞪他?她也太可爱、太有趣了吧,哪有人向苦主提出这种无理要求的?

    他维持着下颚抬高、脸朝天的姿势,缓缓摇着头,故意不顺她的意。

    见他执意不低头,她气得索性踮起脚尖,两手往他后脑贴,主动把他的头压下来,原本是打着继续瞪他的如意算盘,孰料,他的脸被迫往下时,两张脸轻撞在一块,额撞额、鼻相依,他的唇心贴在她右嘴角,而向来讲究男女平等的她,也不甘示弱,立刻将自己的唇心紧贴上他的嘴角。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和意外之吻,让他一时错愕住,始作俑者的她亦然,站在身后不远处的随从和几名丫鬓,也是震惊不已。

    “王妃这是……主动胁迫王爷吻、吻她?!”一名丫鬟太过震惊,不小心脱口说出亲眼所见的实情。

    她胁迫他吻她?没错,不知内情者,远远观之的确像是这么回事,尤其始作俑者还舍不得放开压着他后脑杓的手,脚尖仍旧踮着。

    南宫曜日故意杵着不动,要看她哪时才会回神,说也奇怪,他并不乐意娶她这位北国三公主,尤其在见到她的尊容后,更是避之唯恐不及。

    照理,不小心吻到她的唇,他应该会惊恐万分、反射性的弹开,即使他故意想逗她,应该也维持不了这么久,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率先移开,且如此近距离的眉眼相对,他充分感受到有一股抑不住的情愫,犹如万马奔腾朝他心头而来。

    向义在王爷府中多年,非常会看主子脸色,连忙摆手示意一干奴仆全退下。

    虽然这几日大伙都已对她特异行事作风见怪不怪,可如此大刺刺的主动索吻,也太豪放了些,莫怪丫餐们全一副惊恐又羞怯的表情。

    但最惊恐的,其实是瞠目瞪他又同时吻他的她,不知她是尚处于惊诧中回不了神,还是故意不放手。

    虽然她太安静,他有些不习惯,但此刻这充满暧昧情愫的氛围,挺不错的,他很久很久都没有过这般小鹿乱撞的感觉。

    凝视着她吃惊的模样,还真是可爱。

    他挑眉一笑,故意调笑道:“你就这么等不及,在辽阔荒野之中如此情不自禁,这样好吗?”得了便宜还卖乖。

    听到他的说话声,她倏地回神,连忙向后退了一步,意识到方才所发生之事,她双颊瞬间绯红,羞得掩面想逃,却突然发现不对劲。“人呢,所有人去哪里了?”

    “唉,他们全被王妃主动胁迫王爷吻她的举动给吓跑了。”他摆出一副心灵受到创伤的可怜模样。

    “我、我什么时候胁……胁迫你吻我?!”雪清灵尚处震惊之中,心跳莫名狂颤,全然无法冷静思考。

    “就方才而已。”他委屈的别过脸,“你可别想赖,自己做过的事,得负责到底。”

    她一脸不知所措,到底要她负责什么?

    自从三天前在射箭场意外上演一出“王妃主动胁迫王爷吻她”的戏码,三天来,雪清灵躲在房里足不出户,也拒见南宫曜日,她内心清楚,她压根不在乎丫鬓仆人怎么说,她只是……害羞罢了,对,她就是害羞了!

    下人们说她终究也拜倒在六王爷的英俊潇洒下,爱他爱到管不了身处何处,硬是向他索吻……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那只是一个突发状况,可,她吻到他是不争的事实。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亲吻别人的嘴,虽已隔三日,可那奇特的感觉仍清楚烙印心头,现在想起来还是会令她心儿砰砰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智擒夫君风流心最新章节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文阅读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