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智擒夫君风流心 > 第九章

智擒夫君风流心 第九章

作者 : 井上青
    “我来!”打断她的话,南宫曜日移步至赌桌前。

    他看过合同内容,虽觉她挺胡闹,可那也不失为吴出妻子解决无赖丈夫的一种方法,只是她脑筋太直,没心眼,自然看不出猪肉荣想博她欢心不敢赢她的奉承心态。

    这两人的想法背道而驰,再玩千回,她也达不到目的。

    雪清灵愣看他一眼,也不知是他浑身散发一股令人不容置疑的威严,或者他助她几回,她气势自动矮他一截,他一出声,她完全没驳诘,乖乖地退至一旁。

    “开始吧。”南宫曜日未先押银两,示意猪肉荣先转动赌具。

    猪肉荣一脸惶恐,摇骰子的手明显在发抖。王爷未先下押,万一等会押输了,他的项上人头恐不保,可这最后一把,终归还是得把它玩完。猪肉荣闭着眼、咬着牙,赌具倒盖桌上,一副豁出去的模样。

    “我押大。”南宫曜日手中的扇子毫不迟疑地将银两全部移至写着大字的框框里。

    一旁的赌客议论纷纷,不时传出押小的劝声,猪肉荣和助手交换眼神后,也再三好言相劝,“六王爷,您要不要换押小?”

    南宫曜日泰然一笑,“我不换,就押大。”方才他锐眼一瞥,瞧出端倪,只是他身旁的人一心求输,他若换押,恐怕会赢得没完没了。

    “千岁爷,您再考虑考虑吧!”猪肉荣苦着脸。他早已看透这些高官贵族的嘴脸,平日看似洒脱,若是输了、觉得没面子,恼羞成怒,倒霉的就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

    “本王不考虑了,开!”

    “这……”

    “叫你开就开,你磨蹭什么!”等不及的雪清灵,自个儿伸手拿开盖住骰子的赌具。

    一旁的赌客争相探头看骰子点数,不一会哗然声纷起,“输了”,“赔光了”、“猪肉荣这下惨了”之语,此起彼落。

    “这是?”雪清灵不确定的问,她其实不懂赌,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输了,惨赔。”南宫曜日沉着声道。

    “输了,真的输了?”她扬高声问。

    吓得猪肉荣和助手跪地磕头。“六王爷、六王妃,请恕罪,不赔、不赔、不用赔。”

    “什么不用赔,一定要赔,而且得赔个精光。”好不容易达到目的,庄家居然说不用赔,那她干啥在这里耗了大半个上午。

    担心庄家执意不用赔,雪清灵抢先宣布,“输光了,王员外借给吴出妻子的一百两全输光了。”

    “什么,那一百两是王员外借给你的?”顶着一个黑眼圈的吴出,跳出来指着妻子诘问:“你给我说清楚,王员外为何会借你一百两?”

    “一定是王员外看上他老婆了。”“说不定他老婆早和王员外有一腿……”没事忙的赌客,纷纷碎嘴臆测着。

    吴出瞠大眼看着桌上的银两,心疼又心痛一百两从他眼前溜走,全然不在意自己妻子的名声被破坏。“你有一百两不拿给我,居然自己拿来赌光了!”他连摸都没摸到呢。

    “给你做啥?”雪清灵气愤不平,“这一百两给你,你不也是一样拿来这里赌光。”

    吴出没听见她说些什么,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堆积如山的银两,看得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对了,既然一百两是我老婆借的,猪肉荣又说不用赔,那这些钱,应该全都是我的。”

    他笑咧嘴,张开双臂想拥抱桌上的银两,雪清灵却一把将他推开。

    “谁说不赔,要是人人都赌输了不认帐不给钱,那你要猪肉荣的赌场如何能开得下去?!”

    南宫曜日心一突,内心苦笑,堂堂的六王妃竟然为一间犯法的小赌场请命,这要传出去,怕不街上卖菜、卖包子、卖糖葫芦的都有恃无恐地私下兼差开赌场了。

    “这一百两没了,你得去王员外家做二十年长工慢慢摊还。”雪清灵等不及告知他后果。

    “为什么?”吴出惊诧的问。

    “因为你老婆把你抵押给王员外了。”雪清灵主动当起他老婆的发言人。“什么,你这婆娘向天借胆了,竟然敢把我卖给王员外!”

    吴出想挥拳打老婆,反被雪清灵狠踹一脚。

    “那你是向谁借胆,敢把你老婆卖给老鸨!”雪清灵难掩气怒的回呛,“你能卖老婆,你老婆当然也能卖你!”

    她这话一出,原先议论纷纷兼看好戏的一干人,全吓得噤若寒禅。

    南宫曜日静杵一旁,唇角微勾,赞佩的目光始终舍不得从雪清灵身上移开。

    他的六王妃非但语不惊人死不休,连行事作风都令人惊心动魄。

    稍早,知道那名妇人是被自己的丈夫卖给了青楼,她气得执意要替妇人出头,于是找了王员外把这吴出给卖了,她一心求输,就是想达到此目的。

    “六王爷,您得评评理,这、这世上哪有妇道人家把自己的丈夫给……给卖了!”吴出跪爬到南宫曜日面前,哀求道:“千岁爷,您得为我作主呀。”

    担心南宫曜日和他们这些赌鬼一个鼻孔出气,心一偏袒会放了吴出,雪清灵抢着想发言,却被他阻止。

    他手中的扇子伸到她面前,冲着她一笑,她明明和他不太熟,却彷佛心有灵犀,那挂在他唇角的帅气笑容,似在对她说:“交给本王处理”。

    不知怎地,她突然很信任他,也深信他会和她夫妻同心,沆瀣一气。

    “既然本王在此,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南宫曜日淡然一笑,指着方才为雪清灵带路的人,“那个你,是不是王员外家的?”

    “是,六王爷,小的正是王员外家的仆人。”

    “那正好,把人领回去,这是你们王员外用一百两买来的长工,贵得很,好生看着,可别让他溜了。”南宫曜日轻松自若道。

    “是,六王爷。”

    “不,千岁爷,你不可以让他把我带走……”见六王爷不当他的靠山,吴出哭喊着。

    “怎不可以?愿赌服输,既然你老婆跟王员外签了合同,一切就得照着合同走,你们说本王这么做,合理不?”南宫曜日故意问着大伙意见。

    “合理,非常合理。”大伙口径一致,点头如捣蒜。

    吴出哭天喊地,坐在地上耍赖,南宫曜日不耐地摆摆手,示意王员外的家仆赶紧将人带走。

    吴出的妻子对自己的丈夫又怨又惧,净顾着哭,看都不看他一眼,她谢过雪清灵和南宫曜日后,表明家中还有生病的婆婆和一稚子等她回去照顾,雪清灵从桌上抓了一把银两给她,她感激涕零,再三谢过才离开。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收队,回府。”事情已圆满解决,玩也玩过,不想继续待在这的雪清灵,转身下令。

    南宫曜日心一突,她怎又来了,老爱发号施令,不过这回他倒不那么错愕,许是已慢慢习惯了。

    “小的恭送六王爷和六王妃。”见六王爷不怪罪,桌上银两除了方才给吴妻的那一小把,其它原封不动摆着,想着等会就可以将银两放入自己口袋,猪肉荣喜孜孜的。

    原本即将步出赌场的南宫曜日,突地顿住脚步,往回走到赌桌前,冲着笑得阖不拢嘴的猪肉荣,也露出一抹善笑。

    “猪肉荣,王妃自北国来,她心地善良得很,一直嚷着要找善心人士捐米布施。”

    “是。”猪肉荣内心涌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我看就把这些银两拿去买米送给城内贫穷人家。”南宫曜日突地板起脸,“若这事做得好,本王就不追究你私下开赌场一事,否则——”

    “是、是,六王爷,小的一定谨遵您的命令把这事办好。”猪肉荣吓得跪地。

    “向管家,督促着他。”不信猪肉荣真会乖乖把所有银两全拿去买米,南宫曜日示意向管家留下,临走前,还附耳叮嘱道:“晚点回府取一百两给王员外送去,叮嘱他,一切就照合同走。”

    他的王妃胡闹,他可不能跟着瞎起哄,总不能让人家王员外白白损失一百两。

    “是,王爷。”向义微微一笑,恭敬领命,心里也不禁对这位新王妃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南宫曜日迈着大步走向马车时,一名随从急急来报,“王爷,王妃走了。”

    “走了?走去哪里?”

    “她说还不想回府,就、就往前头走去了。”

    南宫曜日一张俊脸沉着,才想夸她做了件漂亮的事,怎一眨眼工夫,她又失控了。

    “杵着干啥,快驾马车追呀!”他气得牙痒痒,她一刻不给他惹事端,会浑身不自在就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智擒夫君风流心最新章节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文阅读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