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凛凛佳人 上 > 第十三章

凛凛佳人 上 第十三章

作者 : 雷恩那
    走吧,回去吧,瞅着那双男女的背影做什么?当真放不下?

    “姑娘——”安丹声微扬,显然是怕她真要撒手不理,转身走人。他可怜兮兮道:“爷今儿个来来回回走了几趟,腿脚怕要挨不住,他、他又不让跟,姑娘啊……您就大发慈悲,小的知您胆大,够气魄,爷同您发脾气也不曾使得太过分,重要的是,爷顶着一片火,您还敢出言说他几句……所以……所以……您跟上去帮小的关照关照可好?”

    夏晓清怔怔抬睫,发现舫舟上不只少年用请求眼光看她,那位总是负责行船事务的邢大叔默默从船尾一跃至前,深炯目光直盯她,像也无声求着。

    “喂,到底上不上船?如果要咱等,那得加租钱,咱不能白等啊!”被大智叫醒的船老大忙道。

    咯咚!

    一小块白银从邢叔手中掷出。精准落在船老大身前甲板上。

    见钱眼开!船老大双目不敢置信般陡瞠,闪亮无比。“等——咱等啊!”哇啊!一两银子!噢,老天,够他一家老小整个月花用哩!

    “喂!你们怎能这样?这不是硬逼咱们家小姐吗?小姐咱们回——”

    “果儿,我跟过去瞧瞧。”夏晓清抽回被婢子拉住的袖,低声道。“我瞧瞧而已,若确定无事,很快就回来,你……你和大智等我一会儿……”

    “小姐啊——”果儿急嚷。

    然,真无法放下了。

    烧辣辣的情在心房流淌、翻滚,夏晓清知道自己已无法抑制,如蛾扑明火,如足坠深渊,如身陷沙流,如魂落六九。

    她奔出,往坡上土道疾奔,青色裙据飘飘摇摇,因放不下,所以追逐而去。

    至于河岸这边——

    安丹吃了果儿狠狠一记凌瞪。

    邢叔又窝回去船尾打坐兼打盹儿。

    大智迷惑地看看这儿又瞧瞧那儿,最后席地坐下。他肚饿了,探手进竹篮里摸出一颗大果子,张口就咬,憨憨等着小姐回来。

    爬上桑林坡,土道尽头便是“静慈庵”。

    爆静川知道她跟在身后不远处,维持着一小段距离,脚步浅浅,气息掩隐,仿佛折回“静慈庵”另有他因,与他无关。

    他就由着她跟,然后一路将珑玥送回庵中。

    当那扇朴拙不工的庵侧小门缓缓阖起,他又静伫片刻,待一转身,便见她白襦青衣盈盈立在几步之外。

    四目相接,她的眸心似湖,湖面澄明,能映照云彩多变的姿态,映照红尘人世的流转,像也能映照他淡淡漠漠的心思。

    他举步欲走,步伐微滞,身形忽而不稳。

    夏晓清再顾不得其他,直直迎去,把住他的肘。

    “我扶你进庵里坐会儿。”说道,她暂放他的肘要去敲那扇侧门,手蓦地被反握,那只大手稳稳按住她前臂,她感觉到他将重心偏移过来,接受她扶持。

    “不必再去搅扰。”他摇摇头。

    或者他是费好大功夫才让自己放开方珑玥,此时再见,确实为难他。夏晓清暗想着,遂四下张望……有了!她指着前头一棵根部高突的树,软声劝道:“那……到那边树下坐会儿再走?”

    “嗯。”他也不逞能,挨近她,慢慢走到树下。

    待他一坐定,左腿伸直拉松肌筋,夏晓清竟敛裙蹲跪在他脚边,头也没抬地开始对他“毛手毛脚”。

    她指压他膝侧与膝后的穴位,然后沿着小腿往后,在腿肚和足三里穴上不断捏揉、深按,再捏揉再或轻或重地顺理肌筋。

    爆静川眉角略挑,深深看着眼前“埋头苦干”的姑娘。

    她表情认真,轻敛的眉眸有些执拗,仿佛那些纠结的血筋跟她有仇,不全部弄开不成,于是又揉又掐又按又压,她白额上微汗,刘海轻撩。

    “你怎会这些手法?”他低声问。

    “我娘筋骨不太好,我跟一位老师傅学过几手,常帮娘这样推揉,我——呃!”本顺顺回答,话音却一止,她蓦然抬头,脸已红成一片。“抱歉……我、我问都没问就这么做……”她撩他袍襬,隔着薄薄襦裤碰他、捏他、掐他,欸,只差没脱他靴袜!

    爆静川凝视她半晌,薄唇微启。“多谢。”

    她重新拉好他的衣袍,脸仍温烫,也不答话,仅摇了摇头。

    “你颊上的伤全好了。”他淡淡道,不自觉探指碰她的脸,抚触那片焦褐擦伤在结痂脱落后所生出的新肤。“嗯……确实好了。”亲自确认后,他沉静结论。

    “嗯,得谢谢宫爷之前所赠的膏药……”

    他不再言语,夏晓清被盯得脸更热、心加倍热,深吸了口气,问:“我去唤大智和安丹过来帮忙,让他们背负宫爷回岸边吧?”

    她起身,人未走,也未等到他答话,青袖却被他不重不轻揪住。

    “宫爷?”他是何竟思?不要别人过来相帮吗?但这样折腾自己有什么好?他面上平静,心里难受,她瞧着……也很不好带啊……

    “珑明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

    突如其来一句,他说得轻浅,却将夏晓清脑中乱窜的思绪霎时间全部轰散。

    她怔怔看他,怔怔、愣愣地看他。

    ……瞧得出啊,能瞧出他与那一路往修行道上走的姑娘关系匪浅,未料及牵扯如此之深,更觉惊讶的是,他竟会对她主动提及。

    爆静川心想,也许全因她那双澄明的眼眸,看着他时是那样认真,有时太过深进,不经他允可就触及他藏于心底的事,她总是看着、听着、感受着,于是许多时候,他内心漫流的东西似能流向她,然后从她望着他时的五官神态中得到响应。所以此时此际,她在身边,离他这样近,一些话很自然便说出口。

    他抬起头,发现姑娘家的秀颜背着光,面容略黯,但黑白分明的眸如此清明。

    他接着道:“珑玥的爹曾救过我双亲一命,对我宫家有大恩,后来两家的情谊渐深,当时方夫人传出喜讯,我娘便作主帮我认了这一门亲,说道,倘是个女孩儿,那就是我的小娘子,是未来的宫家主母。”

    “……指腹为婚?”夏晓清呐呐言语。

    “是啊,指腹为婚。”他嘴角一勾,有些嘲弄。

    踌躇一小会儿,到底抵拒不了他丢出的话题,夏晓清乖乖又缩下来,与他并肩坐在突起的根部树瘤上。

    她沉静等着,宫静川又道——

    “方家后来出了意外,一把火几将家业烧尽,珑玥的爹娘双双葬生火窟,只余她这根独苗,我娘遂把当时年仅五岁的她带回『松辽宫家』照顾。当时我娘身体尚好,爹尚未纳程姨娘进门,明玉、澄心自然尚未出世,家里就我与二弟两个男孩,小珑玥一进宫家,着实受宠。”

    她轻“咦”一声。“宫爷还有一个弟弟?”

    他沉默了一会儿。

    “他叫宫羽飞,仅小我两岁。虽然我与他是打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亲兄弟,但无论外貌或性情皆截然不同。”略顿,微微笑,这回的笑轻透暖意。“他生得一张娃娃脸,浓眉大眼,笑起来有对深深酒涡,性情则爽朗豪气,很得人喜爱,当然也很得姑娘家喜爱……”

    听到后面一句,夏晓清不知怎地打了个寒颤,心拧着。

    她张唇,又抿住,气息略浓。

    身旁男人察觉到她的异样,再次侧目瞧她,眼神竟带笑、带促狭,似等着她大胆提问,抑或替他说出心里欲说之话。

    她内心一叹,终问出——

    “众人皆喜爱宫二爷,那么,珑明姑娘也是喜爱他的吧?”

    爆静川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与一个年轻姑娘坐在树下闲聊,聊的坏是自己以往那些难堪之事……只能说眼前这姑娘实在太“糟糕”,轻易能把人的底细给刨了。

    颔首,他淡淡将目光转正,笑笑道:“珑玥五岁起就在宫家生活,我那时年纪虽小,但早跟在爹身旁,边看边学生意上之事,无法常陪伴她,而羽飞恰好弥补那个缺憾……话说回来,我性子偏沉,即便能时时伴在她身边,她怕是会无趣到成天打磕睡了。”

    不无趣的!

    怎可能无趣?

    每当他在身边,她总是……就会……然后……

    夏晓清惯然地绞握十指,那力道将自己掐疼了,就怕管不住一颗心,要说出什么失去分际的可笑话语。

    她费劲自制着,久久才又去看他削瘦俊逸的侧脸,嗓声幽然。

    “倘是珑玥姑娘喜爱的是宫二爷,二爷待她也很好、很好的话,那她在北方带发清修,还一路来到南方庆阳,如今都决意削发为尼……二爷为何不来见她、劝她?为什么是你追到这儿来?”

    大掌下意识挲着左膝,这一次,他沉默久了些,让她方寸再次缩紧。

    然后,他道:“我二弟在方及弱冠的那一年便过世。”

    夏晓清双眸圆瞠,容色苍白,绞紧的十指分开了,一手微抖地虚悟颤唇。

    他的语调直平,仿佛淡到不掺进丝毫感情。“之前曾告诉过你,我爹因马车翻覆而坠崖身亡,当时,羽飞也在马车内,他与我爹同行。”

    她机伶伶打了一个寒颤。

    他道:“羽飞死后,珑玥好长一阵子不笑不语,连泪也不懂得流了,后来……她……”眉峰略蹙,欲言又止一般,迟疑之色刷过瞳底,瞬兴瞬消。

    他抿抿唇再次拾话。“一次的机缘,珑玥与『水月庵』的尼众有了往来之后不久便入庵中带发清修。这些年,我时不时会去看她,岂知某日去探,她竟已离开,询问庵中众位女尼,才知她往南方来,随着她的领修师父一访此地。”他扯了扯唇。“如今倒是不错,都决意在此出家了。”

    他的神情莫可奈何,薄唇却扯出嘲弄,那样的表情是针对他自己——自觉自己尽了全力,仍然无力扭转局势;自觉该放开谁、成全谁,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才远从北方追寻到此,就为寻一抹芳踪、一道倩影。

    他嘲弄自己。

    夏晓清只觉心痛。

    眼眶热到受不住,她用力闭眼,好一会儿才睁开。

    “那……那珑玥姑娘之所以出家带戒,主要是因宫二爷之死,真让她心如槁灰了,是吗?”所以任凭他费尽心思追到此地,与那姑娘谈过、劝过,也没能挽回姑娘心意,是这样吗?

    “珑玥之所以入拂门,不仅仅是因二弟之死……”宫静川往后靠着树干,徐长吐呐,日阳筛过叶缝投落在他脸上、身上,那光点在他肤上、肩上跳动,是明亮的,却又矛盾晦暗。他接续道:“她以为自己是颗祸星,命格奇诡,罪孽深重,注定终生孤寡。”

    “什、什么?”她再次怔然。

    爆静川瞥她一眼,很快又挪正视线,直直看着前方,嘴上又是那道似笑非笑的弧,带着浮出表面的苦涩,徐慢言语——

    “不能怪她这样胡思乱想,她五岁便失去双亲……”叹息。“方家那把吞噬家业与挚亲的大火,是她一个小小五岁的娃儿玩火玩出来的,她无法不那样想……然后是我娘病重,药石罔效,而后我爹与二弟的意外,她把罪责归咎在自己身上,认为自己是不祥之人,才会让身边的人纷纷遭难,正因如此,只能往修佛之路走,望能减消今生罪孽,为他人与自己积福积善,盼来生顺遂。”

    你也这样认为吗?

    夏晓清细细喘息,一瞬也不瞬地望他。

    你也认为方珑明是不祥人,那一切的不幸皆因她命格诡异引起的吗?

    然后,是他舒放的眉、微蒙眬的眼,还有放弛的面部线条……他哼笑,满不在乎,只觉荒谬,那让她整颗心、整个神魂为之震荡。

    何须去问?

    她知道的,如果他真认同方珑玥的说法,真认为那姑娘是不祥人,也就不会千里迢迢从北方南下,追寻对方来此。

    他这样的一个男人,身为“松辽宫家”的主爷,肩上担负沉重之责,长子心态与大男人的思维驱使,只会让他想照顾好身边所有人吧?

    说到底,她是艳羡的。

    她明白自己妄想、不争气、软骨头,但是啊但是,就是羡慕那些在他身边,受他源源不绝关爱的人儿。

    暗暗吞咽喉中津唾,她润了润唇,道:“那……那宫爷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他低声问。

    “珑玥姑娘执意入佛门,可能终其一生也不回北方……宫爷……该怎么办?”

    他们俩再一次四目相交。

    她的瞳盈盈如水,即便怅惘,那样的颜色亦幽然若梦。

    他的眼则有火苗奇诡划过,如流星闪掠,快得教人无法捕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凛凛佳人 上最新章节 | 凛凛佳人 上全文阅读 | 凛凛佳人 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