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凛凛佳人 上 > 第十二章

凛凛佳人 上 第十二章

作者 : 雷恩那
    到此,檐廊石阶下的监看少了两个小主子壮胆,自然是草草收场,散个精光。

    至于寝房内,宫静川即便听到外头的小小骚动,也未去理会。

    他看着榻上那张睡颜,思索着一个可能。

    “不如来帮我吧?”语气低缓略哑。“不是大材小用当个『西席』,是真的为我所用,如何?”

    沉睡的姑娘自然无法答话。

    他淡淡勾唇,伸手再次探她额温,这一次,他掌心在那微汗秀额上停留久了些,目光淡扫,忽而停驻在那一点芳唇上……

    想什么呢?!

    他倏地收回手,像被烫着似的。

    清俊面庞无表情,重重吐出一口气之后,他又深深看榻上人儿一眼,终才起身走出自己的寝房。

    翌日一早夏晓清烧提玉颊虽犹虚红但精神已好上许多。她急要进城返家马夫大哥早备妥马车等在门前她谢过又谢待上了车却见宫家大爷也在。

    “一起吧。”宫静川一贯地您然淡定。

    她想他进城应有事待办顺路一起理所当然得很。

    于是这辆不太大的马车一启程,里边多了他,前头多了他的小厮,除“邢”的大叔。

    与宫大爷虽算不上完全独处,但如这样对坐车内,膝部几要相触,淡淡紫檀气味似从昨夜梦中一路跟出梦外,夏晓清顿觉体热又高了些……不该相亲却相亲,有时会让心蠢蠢欲动,失掉自知。

    她敛下眉,交握双手,十指微微绞紧。

    “肯不肯跟我回北方?”对座男子读着今晨甫送至他手中的几封信,头也不抬地丢出话。

    夏晓清先定住不动,尔后才静静扬睫,眸心迷蒙,似听不懂。

    “宫爷……要回松辽?”唇瓣掀嚅,唯一能蹭出的竟只有这句。

    他放下信,正眼盯住她。“我已南下四个多月,是该回去。”

    “那珑明姑娘肯跟你回去吗?宫爷特地寻来,她愿走了,是吗?”她快问,此话一出,她一怔,脸蛋骤然胀红。

    夏晓清,别时不时想去探这男人的心底事,你就不能安分些吗?

    “对不起,我……唔……”她低头道歉,青丝因而滑到胸前,虚贴两侧腮畔。

    爆静川记起寻到珑玥那一日,自己曾与眼前姑娘闹不欢快。

    她胆大无人比,在他不痛快时尚敢嘲弄他,当时只觉她敏锐过了头,性格又太正直,迟早吃苦头……然现下,却会担心她吃亏、受苦。

    他是把她瞧成自己人了。

    “珑玥会留下。”他平声静气回答。“我来,确知她一切安好了,那就好。”

    夏晓清抿着唇点点头,一径垂眸盯着膝上的手,心头沉甸甸。

    爆静川再问:“那你呢?肯不肯跟我回去?”

    是了,他方才就问这个,震得她脑里一片空白……她深吸口气,迎视他。

    “……宫爷什么意思?”

    他目光幽深。“跟我回去,为我所用。以你的能耐,在夏家如此消磨着实可惜,你若愿到我底下做事,我可以供给你一个施展才能的广阔天地。”

    她静望他好半晌,唇角忽而化开一抹柔软,幽幽笑。

    “多谢宫爷抬爱,我不离开我娘……她留在夏家不走,我当然也不走。”

    鲜活炽热的心在她胸房中蹦窜。

    当他问肯不肯跟他走时,夏晓清明知那绝无可能跟男女感情有关,心仍不受控制地狂妄跳动。

    都一再提醒自己“人贵自知”了,情这东西,却还是蠢蠢欲动。

    “我遨你回松辽,本就希望你将娘亲一并接出奉养,而你娘之所以不愿离开夏家,是求将来百年后能伴你爹身侧,关于这一点,你的嫡母与两位兄长若年有刁难,要他们妥协,倒也不是太难。”

    她的眼轻覆水雾,疑是泪,眉尾与眸角却又弯弯的,让他上身不禁前倾,想瞧清她眼底那些碎光。

    不是太难。他说。夏晓清想哭也想笑,明白他要做到那一步,中间需与夏家牵扯到的利益纠葛,或威肋、或利诱,都不是简单的事,他却说,那也不是太难。听进耳中,以她正直性子尽避并不全然苟同,到底是感动的。

    蠢蠢欲动啊这春情春心,该如何自处才好?她松开绞握的指,一手挪到锁骨央心,隔着里外两层衣衫悄悄按在那块双心玉上。

    她极力克制,费劲压抑,仅望着他笑。

    “谢谢你……我很……很多谢宫爷……只是一切仍由我娘决定,那地方她住边了,有一些过往的人、一些过往的事,她没能抛下,也不想抛下,有时就成活下去的理由之一,总觉还能去记住,还能回味……”咬衔下唇,沉静脸容忽现几分腼腆。“……再有,我想自个儿的性子是有些肖似我爹的,对生意场上之事并无多大心思,周遭的人都好,日子能平淡度过……那就好。”

    她说了他适才说过的话——那就好。

    爆静川胸中莫名绷紧,两眼死死盯住她看。

    那三个字从他口中道出,他并无异样感觉,然此时由她说出来,竟像一把钝刀从心间刮过,刮得浑身生疼。

    她不愿跟他走。

    她愿不愿来,本不是他能决定之事,然而得到她这般回复,他竟恶霸到深觉不满,且没料到那股不满会扩张到极度不满的状态,尤其当薄扁透进窗,温温镶在她那半边伤颜上,敷上的药再好,是消了肿,但那一小片焦褐擦痕仍在,更让他内心不满之气撑爆,炸得他血肉模糊。

    “你再好好斟酌。”他袖中大手暗自攥紧,硬逼自己平和地吐出每一字。“想仔细后才作决定……我不逼你。”

    夏晓清既不答腔,也不点头,却是垂下颈项,有意无意回避他的注视。

    一直到马车进了城,停在城东大街的夏家大门前,她依旧无语,搁在胸前那块玉佩上的手终才放下。

    夏府的主母李氏,以及夏家两位爷,对于晓清因病留宿宫家一事,各有不同表态——

    李氏瞧她的眼神,七分轻贱却带三分戒慎,怕她真被“松辽宫家”的主爷瞧上,若极力讨得宫静川欢心,届时要挟外头势力倒打自家一把。因此自夏晓清让宫大爷亲自送回后的这些天,她厌恶归厌恶,待晓清母女俩依然没好脸色,但倒也没再像当日在池园子那样刻意言语污辱。

    夏崇宝的态度与李氏差不多,只是眼中带恨,似仍记仇她阻挠他的底下人金五与“伍家堂”为难一事,也对上回在账户小院,他没教训到她,反让宫静川当众削他脸面之事耿耿于怀。

    而最乐的自然是夏震儒。

    “小姐,说到大爷呀,他近日常过来咱们院是走动,常都笑笑的,笑得咱心里直发毛呢!”

    下山坡的桑林土道上,果儿轻挽小姐的手边闲聊,边往坡下的河岸缓行。

    大智跟在她们身后,单手提着竹篮,篮中装有适才在“静慈庵”拜过菩萨的四色果物,他边走边跳,空空的那一手高举,故意去拍高枝上的树叶。

    夏晓清安抚地拍拍果儿手背,一时无语。

    她自是知道夏家大爷打的如意算盘——望她能得到宫静川青睐,以色侍人的那种青睐,最好能博一个名分,实实在在、风风光光接起两家连系。

    丙儿又道:“小姐啊,说来说去,都是那天宫家大爷送您回府,而且还进咱们小院探视,还坐了大半个时辰,这才惹得大爷注意。”哼了一声。“这样也好,有宫大爷当靠山,看谁还敢欺负咱们!”

    “别说这些。”夏晓清淡淡启声,略透无奈。

    那日,宫静川与她一同进庆阳城,原以为他仅是顺道送她回夏家,岂知他不请自进,仗着守门的家仆不敢阻他,他大爷便大剌剌踏入夏家地盘,一路紧黏她回到她与娘亲、果儿和大智住下的小跨院。

    当时夏家两位爷皆不在府里,大爷用完早膳刚出门,二爷是打前一晚就没回来,据说是在城是花街上的“怡红院”里过夜了,至于主母李氏一向睡到日上三竿。

    偌大的夏府竟无主接待贵客,只不过这位贵客也不甚在意,他侵门踏户直入,丝毫不为觉不妥。

    夏晓清真不知该如何说他。

    从宫家返回,她才知宫静川做得有多“超过”!

    他在她病倒于宫家的那一天,让马车送大智回来的同时,亦遣人领着老大夫进夏府,为她娘亲诊脉、开药方。

    然后是他的亲访小跨院,实在让她……让她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因为在娘亲面前,他端得一派斯文有礼、彬彬佳公子的模样,招惹得娘亲心花怒放。

    他离开之后,娘亲抓着她问个没停,还不住夸他。

    只有谈起爹时,娘的那双眼眸才会那样闪亮,但那天谈起宫家大爷时,娘的眼竟也闪闪泛光,苍白的脸晕开红暖,仿佛很中意、很中意他,又很欢喜、很欢喜自个儿的女儿能遇上他,以为这是一桩金玉良缘,不能错过。

    实在是一团混乱!

    她的心亦乱啊……

    下坡的路好走许多,不一会儿工夫已可望见河岸,他们今儿个租下的小篷船就泊在那儿,船老大坐在船尾似打着盹儿。

    “小姐,等会儿咱们顺道在『宝记』买些八珍糕吧,送人自用两相宜呢!”

    “也好。”夏晓清明白果儿的意思。今日出门,娘亲那儿是托两名在灶房做事的大娘帮忙照看,回去带点糕饼相赠,再加上娘亲也爱那些小食,恰好不错。

    走至河岸,大智欲唤醒那名船老大,一艘中型舫船在此时缓缓泊近。

    “咦……小姐……像是宫大爷的船哩,啊——站在船首的是那个叫安丹的小厮啊!是宫大爷的船准没错!”果儿与安丹说过好几回话,还算熟,自是举袖朝那少年挥了挥。

    安丹一瞥见岸上的一主二仆,尤其是那位小姐主子,脸上表情变化甚剧。

    丙儿拉拉小姐衣袖,略迟疑道:“……小姐他、他怎么啦?见着您,感动得眼泪都快喷出来似的,像把您当成救命神仙了……哟喝!还真双掌合十拜起来?!这演的是那一出?”

    眼前这艘乌沉木舫舟是当时泊于码头区那一艘。

    夏晓清瞅着它靠岸,心也跟着越跳越快,却见安丹又一副求神拜佛的模样。

    她兀自迷惑……便在此时,舫舟上的楼型船舱内,一前一后走出一双男女,女在前,男在后,那带发修行的鹅蛋脸姑娘神情宁祥,而尾随在后的长袍男子亦是一贯的沉静若水,就只是……静得偏严峻了些。

    莫怪今日没能在“静慈庵”里见到这位方姑娘。

    夏晓清知道自个儿心态古怪,想见方珑玥,想与她好好说些话,然捻眉沉吟,她之所以想与对方亲近,不过是种刺探之举,这一点又让她自己深觉厌恶。

    于是怀着这般矛盾心思上“静慈庵”,她并未开口询问庵中尼众方珑玥人在何处,却不知人是被宫静川接走。

    瞧他们的模样,似已开门见山、好好谈过一场了。

    而安丹……还求她什么呢?

    是求她厚着脸皮、壮着胆,再去管管宫大爷的事吗?

    这根本……从来不干她的事啊……

    不知方寸间那股钝痛从何而来,人家情场失意,她跟着心痛,成什么事?

    心里苦笑,她眸光凝柔,看着舫舟上的一双男女下了船。

    “夏施主。”方珑玥来到她面前,合手一拜,清丽素颜淡淡露笑。

    夏晓清回以微笑,两手同样合十作礼。“珑玥姑娘。”

    方珑玥直直望住她,浅噙笑意道:“往后莫再唤我珑玥了,夏施主,我已决意出家,三日后,正慧师父将在『静慈庵』的佛殿上为我剃度,届时便是佛门中人,不好再用俗世之名。”

    夏晓清背脊一阵麻颤,直窜天灵,霎时间竟无语。

    懊说什么呢?又能说什么?就如同宫静川曾厉声说过她的——

    你什么都不知,最好别说话。

    她下意识看向站在方珑玥身后的他,他却与她错开视线——

    那清俊眉目如此深静,望一眼即已勾紧她的心,为何他心中想望的这名女子能八风吹不动,不去怜爱?

    轻轻的一个悸颤,回过神,她再次回给方珑玥一抹笑,其意幽微。

    “我能来观你剃度之礼吗?”方珑玥颔首笑意更深。“为我见证,如此甚好。”

    最后,她与夏晓清又相互作礼,这才旋身往上坡的小土道走去。

    爆静川自始至终未置一词,方珑玥一走,他随即跟上,就算方珑玥开口要他别送了,他依然故我。

    “小姐……”方才提到后头的果儿悄悄挨上,拉她袖角。“咱们走吧?”

    夏晓清,还看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凛凛佳人 上最新章节 | 凛凛佳人 上全文阅读 | 凛凛佳人 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