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 正文 第九十八节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正文 第九十八节

作者 : 忘却的影子
    PS:第二更。感谢奈落の花的打赏。这是继续努力码字的影子。

    以下正文:

    贾瑾顿了顿,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件事情在家里的人眼里,是我得罪了贵人,但是在皇家的眼里,却是我替公主、替皇家挡了一鞭子,错的人是那刘家的小子,不是我。”

    黛玉道:“那老太太那里……,而且不是说那刘家二公子是因为对姐姐起了心思,才发生了今天的事情吗?”不跳字。

    贾瑾道:“妹妹不用担心。老太太到底只是我的祖母,我上面还有父母在呢,不说我的年纪还小,就是我的年纪到了,也有父母为我做主,老太太最多也只是提个意见而已。就算是老太太想利用我的婚事交好权贵,只要有人说一句奇货可居,老太太自然就不会轻下许诺。而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而且我已经是郡君了,若是我再努力一下,说不定能为自己挣一个指婚,更不用担心那边的算计了。”

    黛玉道:“二姐姐是说那边的算计。难道是二舅母那边……”

    贾瑾点点头,笑笑道:“多年来,我们荣国府的人情往来都是二舅母在走动的,加上他们王家的那些故交,很多人家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家能够配得上的。多年以来,我一直冷眼看着,其实我们这贾史王薛四家虽然自称金陵四大家族,实际上在很多人家的眼里什么都不是。虽然看着门楣不错,可是子孙没有几个是成才的,就靠着几个女人撑着,你看这四家如今还剩下什么呢?”

    贾瑾自嘲地笑笑,看着窗外高高的宫墙和寂寞空旷的院子,淡淡地道:“说起来是四大家族,可是家里没有一个是正经读书出来的。王家看着体面,可是除了一个王子腾是武将出身的,又升了九省统制,你看那王家还有哪个男丁有前途的?子嗣单薄不说,唯一的男丁王仁还是个除了混日子什么都不会的,没有爵位也没有功名,将来还不知道指望着哪一个呢。”

    贾瑾将边上的杯子又拿了一个放在面前,道:“这个薛家,自从老家主没了以后,整个薛家宗族里就为了族长之位闹得不可开交,王家那位姑太太还特地写信回来,向王家和我们的二太太求助,设计诬陷族中有才能的人,将实力比她那个儿子强或者是比她们那一房更的人心的人送进大牢。运用这样的手段,维持住了她们这一房的地位,并将整个薛氏家族的财富拿捏在手里,完全不顾因为她的卑鄙手段,而导致了整个薛氏家族实力大减、族人凋零。”

    贾瑾又拿起了第三个杯子放在面前,道:“然后是史家。也是个空有爵位的家族,虽然兄弟二人都有爵位,但是他们史家人心还不齐,自己的兄弟两人自己还互相猜忌。下面的也有样学样,就拿我们那个史大妹妹史湘云来说好了,为了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好处,到处装委屈、诉苦,完全不顾自己的名声、家族的名声。”

    黛玉听了贾瑾的话,想到史湘云的做派,觉得自己一直不明白的地方也得到了解释,怪不得云妹妹会那么奇怪呢。一面说家里辛苦,一面却帮宝玉打络子,还说家里人不将自己当做正经姑娘看,却和宝玉的丫鬟姐妹相称,也难怪二姐姐不喜欢她。自己原本还觉得她没有父母寄人篱下,怪艰难的,如今看来,这云妹妹的心计还真是不浅呢。

    贾瑾看着黛玉道:“妹妹对那些亲戚不熟悉,可是妹妹看我们家里就知道了。二叔会装样子,所以老太太喜欢他,不顾礼法地让二叔住了荣禧堂,哪怕如今我父亲起来了,而二叔却让同僚们厌烦,老太太也依旧不说让二叔搬出荣禧堂的事情。骑虎难下固然是一个理由,更重要的是,老太太放不下这个脸面,承认自己做错了。”

    贾瑾顿了顿,还是将下面的话咽了回去。在后世的红学发烧友的眼里,只有贾家大房和二房不合,贾母才能安安稳稳地坐着老封君的位置,将荣国府的最大的一笔财产掌握在手里。而且贾母最糊涂的事情就是没有把子孙的前途放在眼里,贾家的女孩子的名声被完全败坏,宝玉这个天分最好的孙子被养成了废物,孙子重孙子们没一个出息。贾家会一败涂地,贾母的罪过当数第一。

    贾瑾还是停了一下,才道:“一个家族,想要长长久久地发展繁衍下去,子孙一定要多,而且要出息。妹妹看我们家,有那个对子孙教养的事情上心了?老太太那么宠爱宝玉,可是对宝玉读书的事情上心了吗?二太太是宝玉为命根子,她对宝玉的前途上心了吗?宝玉是个男孩子,将来总要支撑门户的,可是老太太也好,二太太也好,对宝玉的未来可有个好的打算?就是宝玉生的再好,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一个自己不努力的只知道依靠长辈的嫡次子的嫡次子?”

    贾瑾看了看黛玉道:“前些日子,父亲和母亲说过,徐姐姐的年纪也不小了,过了年,也该看人家了。父亲就对母亲说过,说亲事,第一要紧的就是对方人成材,知道上进,也知道心疼人。”

    贾瑾右手虚握,以关节轻叩桌子,道:“你看宝玉那个样子,哪里长进,又哪里知道心疼人了?妹妹想想,本朝重文,人人都以读书为第一荣耀,‘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每一个男孩子都以能科举出身为第一选择。可是宝玉那个不成器的,他却不这么认为,还天天将一些怪诞论调挂在嘴边,好博人注目,若是有人劝说几句,他还不高兴,甩了袖子就走,……”

    黛玉红了脸,道:“二姐姐,宝玉到底是姐姐的表弟,这样说,不大好吧。”

    贾瑾一愣,叹了口气,道:“虽然只是我道听途说,但是,却不是危言耸听,老太太有意促成妹妹和宝玉的婚事。”

    黛玉一听,涨红了脸,贾瑾盯着黛玉道:“妹妹,不是姐姐我不喜欢妹妹,可是宝玉那个坏东西实在是配不上妹妹。妹妹你想,盐政上的事情那么艰难,姑爹有意托孤,给妹妹留条后路,那也情有可原。但是而宝玉却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妹妹你想,姑爹是科举出身的,宝玉可会为了妹妹收敛他的那些奇言怪论?若是他一面讨好着妹妹一面骂读书人都是禄蠹,那他将姑爹置于何地?他可想过妹妹夹在姑爹和他中间的为难?”

    贾瑾看着黛玉道:“还有二叔,是你的舅舅没有错,可是哪个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出息的?为说亲,那是小孩子,有些奇怪的言谈,可以原谅,成了家以后就是大人,就不能任性妄为。可是宝玉是听得进去劝说的人吗?你是二叔的外甥女,而宝玉却是二叔的亲生儿子,二叔会责罚自己的儿子不成器,还是怪你没有好好规劝宝玉?那二太太对你本来就不好,若是宝玉不长进,那二太太会怪哪个?”

    黛玉又气又急,道:“二姐姐怎么好端端地跟我说这个,哪有让我这个女孩子决定自己的终身的。”

    说着黛玉就想跳下地来,贾瑾扑过去,抓住了黛玉的手,道:“因为时间来不及了。姑爹过两个月就要进京。若是妹妹不下定决心,跟姑爹说明情况,那么等姑爹进了京,必然会用言语打探妹妹,只要妹妹说了宝玉的一声好,哪怕只是一句客气话,也会让姑爹偏向那边,那么若是姑爹真的允了这门亲事,那林家的灭顶之灾也就到了。”

    黛玉夺过自己的手,道:“二姐姐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二姐姐就没有私心?”

    贾瑾一愣,坐回位子上,正言道:“我的确有私心,但是,我也不希望妹妹往死路上走。那边和金陵的甄家的关系极为密切,而甄家在南面的权势与实力,绝对大到妹妹无法想象的地步。”

    黛玉不等贾瑾说完,自己跳下地来,快步走到门边,道:“二姐姐,这些话,不该是由二姐姐来对妹妹说的。妹妹走了,这些话,妹妹会为二姐姐保密的,还请二姐姐谨言慎行,不要再说这样类似的话了。”

    说着黛玉一溜烟地跑了,贾瑾在位置上发呆良久,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金嬷嬷看着贾瑾道:“郡君,您有些太过着急了。您和林乡君年纪都还小,说亲事还早着呢,您现在就和林乡君说这些,难怪林乡君这么不高兴。”

    贾瑾抿了口茶,放下茶杯,才道:“嬷嬷,不是我太过心急,而是我一直都疏忽了,我和林妹妹的婚事可能成为盐政上一决胜负的重要筹码。”

    金嬷嬷当即就呆住了,贾瑾道:“以前我也当自己年纪还小,就算是今年也才十岁,就是说婚姻只是也还早呢。可是这是这次的刘家二公子的事情,让我明白了,我小看自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最新章节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文阅读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