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 正文 第九十九节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正文 第九十九节

作者 : 忘却的影子
    PS:第三更。

    贾瑾看着金嬷嬷道:“请问嬷嬷,那太子妃的日常行为如何,对人可还亲切,人缘关系和还好?”

    金嬷嬷想了想,道:“太子妃还算和气,对后、宫的各位娘娘都很尊敬,但是在各位妯娌见的关系却不大好。三皇子正妃就了曾经在人前说过,太子妃的行径有些假,而有好几位宗室王爷的正室都觉得太子妃做事有些过,不将她们这些老姐妹放在眼里。”

    贾瑾道:“也就是说,太子妃对那几位王妃都不太上心喽。那太子妃对几位皇子公主可好?”

    金嬷嬷道:“这个,以前觉得太子妃很有做嫂子的风范,对几位皇子公主都还算贴心,可是今天看来,太子妃也不过的是面子情,没有真正将公主们放在眼里,不然,那刘家公子犯事的时候,太子妃应该先惩处刘公子,而不是不顾八公主的感受,包庇自己的弟弟,在皇上和太子的面前推卸责任。”

    贾瑾道:“既然太子妃的言行不当,又没有很好的家世,又如何被册封为太子妃的呢?嬷嬷,我这么说,不是妄自猜测,而是有事实依据的。您看太子的身体甚好,而东宫又不缺美人,为何东宫长期不见婴啼呢?皇家可不必普通人家,讲究什么嫡长继承制,太子贵为储君,为何子嗣这般稀少?青和虽然年纪小,却也听说过,当年太子未曾迎娶太子妃的时候,东宫就有了一位怀有身孕的美人,那么这位美人和她的孩子又在那里呢?”

    金嬷嬷一愣,想起了当年的东宫的血腥风雨和最终一尸两命的赵美人,还有这些年来,东宫一再流产的嫔御们及悄无声息地死去的女人们,以前只知道东宫的水不浅,如今看来,那位太子妃的手段实在是了得,若不是那位张美人的家里有些根底,加上和太后娘娘有些关系,怕是没那么容易就生下这个孩子。

    贾瑾看着金嬷嬷,金嬷嬷想了想,道:“太子妃容貌出色。”贾瑾道:“后、宫不缺美人,而且娶妻娶贤、纳妾纳美,这不是她册封为太子妃的理由。”

    金嬷嬷道:“太子妃的父亲是勇毅侯,哥哥又是镇守边关的大将。”

    贾瑾道:“本朝立国已过百年,京师之中侯府不少,就是上面还有国公及众位宗亲,太子妃的父亲可算不了什么。何况近年来,边疆战事频繁,朝中更是将星荟萃,不乏能人。北边还有英国公和璐国公,连北狄北戎都畏惧两位国公的大能,太子妃的父兄根本就不算什么。”

    金嬷嬷道:“可是,……郡君。老身驽钝,不知郡君之意。”

    贾瑾道:“嬷嬷,您可知道她们家都有哪些姻亲呢?”

    金嬷嬷沉默了片刻,叫来了一个叫于蓝的宫女,只听那个宫女道:“郡君,嬷嬷,太子妃的娘家嫂子的兄长本来是勇毅侯的门生,他们家的两位姑娘,大的那位嫁给了太子妃的嫡亲的哥哥,做了太子妃的嫂子,小的那个嫁入了焦家。”

    金嬷嬷道:“就是那身为总盐商、掌握着国家盐政的焦家?”

    于蓝道:“回嬷嬷,是的,就是焦家。太子妃的母亲娘家姓顾,两位舅父没有功名,却也是盐商出身,故而极为富贵。当初勇毅侯还没有如今这么显达,奉命驻守边疆,就是这太子妃的两位舅父备下粮草,才有了勇毅侯的边关大捷,勇毅侯也是从那场战事以后,渐渐进了皇家的眼,又立了几次军功,才有了如今的风光体面。”

    金嬷嬷让于蓝离开后,才道:“原来太子妃身后还有这么个背景。郡君早就知道了吗?”不跳字。

    贾瑾道:“不,我以前不知道太子妃的事情,只是觉得那些盐商想长长久久地富贵下去,就必须将盐政拿捏在手里,而盐政相当于皇上的钱袋子,他们既然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又怎么不会想到将手插入后、宫,培养属于自己的势力,就好比当今的太后娘娘和闻家一样。只有拿捏住皇家的血脉、让君王出自他们派系的女子的腹中,才能最大可能的保障他们的权利和富贵。”

    金嬷嬷想起了皇帝的叮咛,问道:“郡君,您既然对盐政上的事情知道得这么多,那敢问,若是让您对盐政加以改革,将盐政收归国有,可有把握?”

    贾瑾头也不抬,道:“没有。”

    金嬷嬷道:“那郡君为何还与皇上许下三年之约?”

    贾瑾看了看金嬷嬷道:“我的确没有本事将如今的盐政收归国有。盐政上的事情太过复杂,涉及的事情也太广,包涵的人脉世家也太多,莫要说改革了,就是动些大一点的手脚,也会让朝堂震上三震,后、宫也不会安稳,而百姓的日常生活也会受到影响。”

    金嬷嬷看着贾瑾平静地脸庞,更是担心,贾瑾淡淡地对金嬷嬷道:“虽然我的言行的确有失妥当,但是我与皇上定下三年之约,却不是信口开河。不能动大手脚,并不是说完全不能动,不过,要想对盐政动手,不但需要大量的咨信,和详细的计划,才能决定对盐政动手的方式。盐政最可怕的不是他们的关系网和人脉,最可怕的是他们手中的财富,也就是银钱,若是不能拿出两倍与他们的银子,是不可能赢的,反而会让我们自己陷入及其危险的境地。”

    金嬷嬷道:“郡君会不会将那些银钱看得太重要了。毕竟……”

    贾瑾道:“嬷嬷,不要小看的银钱的作用,也不要太小看了那些大大小小的盐商。世人只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却不知道在盐商之中还有一句‘钱多能使磨推鬼’。若是有一丝一毫地差池,以盐商们的野心和财力,绝对会让朝廷不稳。而我们若是对盐政上的事情放手不管,只怕日后会更加难以处置,甚至会影响到国家的安定和陛下对天下的统治。”

    金嬷嬷道:“这个……郡君,您会不会太过危言耸听了?”

    贾瑾笑道:“若是我的话是危言耸听,那么宫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与盐政有关的妃子了。若是这样的事情再沿袭几代,这天下将来是属于皇家,还是姓盐,还两说呢。”

    金嬷嬷道:“那盐政果然艰难如斯?那郡君可有把握……”

    贾瑾道:“有把握又如何,没把握又如何。若想动盐政,就必须一鼓作气,将盐政拿下,中间有了任何的差池,绝对会万劫不复。而且和那些个盐商们比拼财力那是在所难免的。”

    金嬷嬷道:“银钱的事情,郡君尽避放心,有了皇上的支持,绝对不会短了的。”

    贾瑾叹了口气道:“错了,我最担心的就是银钱的事情,其二就是粮食。”

    贾瑾见金嬷嬷不明白,就放缓了声音,道:“嬷嬷别忘记了,北面的蛮夷虎视眈眈,为此英国公和璐国公一直驻扎在北方,您算一算,每年朝廷花费在边疆上的钱粮就有多少?我估算了下不少于八千万的钱粮还有,本朝立国已经百余年,每次科举的进士官吏又有多少?太祖陛下模仿前宋立国,一样的‘叠床架屋’、一样高薪,每年支付官员的俸银禄米又需要多少?加上连年的灾荒,国家财政每年又能结余多少?又够什么使的?”

    贾瑾看着金嬷嬷惨淡地笑着:“灾荒意味着粮食减产,边疆紧张意味着需要大笔的粮食和军械,若是那些盐商炒作粮食、哄抬粮价,您认为朝廷会怎么样?能安定吗?北面的蛮夷能不趁机闹事吗?”不跳字。

    金嬷嬷道:“那以郡君之言,岂不是对那些猖獗的盐商没辙了?”

    贾瑾道:“目前来说,我对盐政知道的事情还是不够,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没有解决,若是解决了,那就容易了。不过,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积累财富与粮食,与盐商们打一场商战。”

    金嬷嬷道:“郡君何苦来着,用当年对付鲁家的办法就不行吗?”不跳字。

    贾瑾道:“不行。当年对付鲁家的办法可不好,不说后来闹出的一系列事情,就是民间还有人在有心人的煽动下,指责皇家鸟尽杯藏,若是再那么做,不但损害皇上的名声,也损害皇家的威望。若是让后面的总盐商有了提防,只怕从此皇家没有成年的男丁了”

    金嬷嬷吓了一跳,低头细想,觉得贾瑾所说的也不无道理,可是这如何回复皇帝可就难了,金嬷嬷收拾了心情,看着贾瑾道:“郡君,看郡君的意思,似乎要先囤积粮食了,可是这粮食可不是说能有就能有的啊。”

    贾瑾道:“粮食的事情,我已经找到一个好办法了,等姑爹来了就能实施,需要的东西,我也准备妥当了。不过我需要姑爹的信任,不是基于皇上命令的信任,而是他本人的信任。”

    金嬷嬷道:“所以,郡君才对林乡君说那些事情。”

    贾瑾道:“对。林妹妹年纪还小,自然不懂,不过,只要姑爹听到了,姑爹自然会有取舍。我认识的人里面,也只有姑爹能帮得上我的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最新章节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文阅读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