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相思袖 > 第四章

相思袖 第四章

作者 : 煓梓
    【第二章】

    由于司徒行云的伤口不大也不深,大总管只是到药房取药帮他上药,再用干净的布条把伤口重新包扎,并未请大夫上山为他看病。

    不过外表的伤口虽然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司徒行云却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着实令人担心。

    坐在床边,垂眼看着司徒行云沉睡的脸,申梦心的内心五味杂陈。

    他和司徒行风虽然是亲兄弟,但长得完全不一样。司徒行风的五官就像凿出来的一样刚硬,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充满着男人味。

    相较于司徒行风,司徒行云的五官就要柔和许多,他的长相比较秀气,眼珠子也不像司徒行风是琥珀色的,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感觉,司徒行云的眼珠子比较深也比较亮,睁大眼看人时会给人一种他很无辜的错觉,说实话男人很少拥有那么清澈的眼神。

    整体而言,司徒行云的长相比较接近她两位哥哥,阴柔有余,阳刚不足。只是她的两位哥哥品格高尚,他却是一个下三滥,人品跟她两位哥哥完全不能相比。

    她不禁回忆起两家尚未交恶之前,司徒行云最后一次来麒麟山庄拜访,遭他调戏的事。

    当时她不客气的赏了他一巴掌,她这辈子从未打过人,可她忍不住在他脸上留下一个清晰的掌印。

    她还记得当时他的脸被她打偏,足足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转正抓住她的手腕,威胁说她送的这份大礼,有一天他一定会要回来。

    想到这里,申梦心打从心底升起一股厌恶,觉得自己无法在他身边多待一刻,她必须先离开司徒行云,等她冷静下来,才能再度面对他。

    申梦心于是回到自己的院落休息,直到两个时辰后才重新回到司徒行云暂住的客房,他依然双眸紧闭尚未清醒,她不免开始担心他会从此长睡不起,认真考虑遣大总管到城里请大夫来山庄为司徒行云诊治,怕他除了外伤之外,还有其它毛病,否则没有理由一直昏迷不醒。

    她正这么想时,房门忽地被用力打开,接着就看见申梦时怒气冲冲朝床铺走过来,劈头就问。

    “听说司徒行云那混帐在这里,是不是真的?”漂亮的五官都扭在一起,可见他有多愤怒。

    “大哥,请你小声一点儿,他还昏迷不醒。”她点点头,担心地看着床上的司徒行云,申梦时可没她这么好心。

    “真的是他!”看清司徒行云的脸,申梦时忍不住诅咒。“这混帐竟然还敢踏进麒麟山庄,看我不把他撵出去——”

    “等一下,大哥!”申梦心阻止申梦时扯司徒行云领子,不让他粗暴对待司徒行云。“你别这样,他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

    申梦心最后一句话,成功让申梦时缩回手。

    “这混帐为什么在这附近徘徊?”即使如此,申梦时还是很愤怒,基本上剑隐山庄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的仇人,尤其是司徒家两兄弟。

    “我也不知道。”她比他更迷惘。“但如果不是他出手相救,我早就摔死了。”

    “我听说你去了悬崖边,为什么?你不是不敢再靠近那里吗?”当大总管告诉他是在悬崖附近找到她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他听错。

    面对兄长的疑问,申梦心难以回答,只能无奈的苦笑,她有机会离开悬崖却偏要过去,出事又能怪谁?

    “梦心,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但那个地方太危险,以后不要再去了。”就连他们也很少会去悬崖附近,当初爷爷还要她去那儿练胆量,实在太狠了。

    “我不会再去了。”申梦心点点头,去两次两次都几乎丧命,她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被磨平了。

    即使申梦心的脸上挂着笑容,申梦时依然能够察觉到她笑容里的忧愁。

    “梦心,人的缘分很难说,你只是和司徒行风没缘分,不代表你就不能另嫁他人。”申梦时语重心长的劝申梦心。“大哥相信不久之后定会出现一个和你真正有缘的人。”

    申梦时比谁都心疼他这唯一的妹妹,空有“武林第一美人”的虚名,却没有相对的缘分,这一切都要怪那该死的司徒行风!

    “我知道。”她转过头看床上的司徒行云,绽开一个凄楚的笑容。

    这些道理她都懂,但梦想破碎的滋味太难受了,更何况她求亲被拒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武林,甚至连附近一带的寻常人家都有耳闻,教她如何不难受、不介意?她也有她的自尊啊!

    “唉!”申梦时知道说了也是白说,换做是他受到这么大的屈辱他也难以释怀,况且她虽然外表柔弱,自尊心其实比谁都强,不可能只凭他三言两语就能够化解。

    因为不想让大哥更担心,申梦心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司徒行云偏偏挑这个时候张开眼睛。

    当他第一眼看见申梦心,闪过他脑海的想法是——这个女人好美!她的五官细致,柔弱中带着明艳,笑起来有如仙女般温柔,却又带着淡淡的哀愁,就彷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物一样美丽。

    司徒行云完全被迷住了,他的心好像忘了跳动,呼吸也凝住。他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这好像不是他第一次有这种反应,彷佛许久之前,他就是这样生活着,一直注视着她,隔着一段距离远远望着她……

    突然侵袭头部的强烈痛楚,让他反射性地起身,抱着头大声呻吟。

    申梦心吓一跳,连忙趋身在第一时间问他:“你的头很疼吗,要不要请大夫?”

    申梦时则是双手抱胸在一旁冷哼,如果问他的意见,他是倾向于亲手把司徒行云丢出麒麟山庄,但他猜申梦心可能会不高兴,只得作罢。

    司徒行云望着申梦心,总觉得她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有关她的一切——可恶,他的头好痛!

    更糟的是,他连自己为什么躺在这里、叫什么名字都一无所知,他的脑袋好像突然被掏空了,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看你好像很不舒服,还是请大夫来一趟好了。”申梦心见他半天不说话,干脆自己决定。

    司徒行云看着她半晌,最后吐出:“你是谁?”三个字。

    申梦心以为自己听错,愣了一下,司徒行云却又再说一次:“你是谁?”证实她的耳力确实没有出问题。

    “司徒行云,你怎么了?”睡胡涂了?

    “司徒行云……”他闻言喃喃自语。“这是我的名字吗?”他睁大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直视申梦心。

    申梦心瞪大眼睛看着司徒行云,这才意识到他可能因为撞到头失去记忆,才会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得。

    搞什么?

    一旁的申梦时再也看不下去,大步跨到申梦心的身边,伸手提干酪徒行云的领子,冷声威胁。

    “我警告你,你这个臭小子!不要给我装神弄鬼,赶快下床穿好鞋子给我滚出麒麟山庄——”

    “等一下,大哥!”申梦心眼看不对劲,连忙阻止申梦时施暴。

    “又怎么了?”申梦时不明白她今天为什么一直阻止他。

    “大哥,你先冷静下来。”申梦心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请大夫过来一趟比较妥当。”

    “干嘛请大夫?”这浑小子明明已经醒了,直接轰走就得了,毋须浪费钱。

    “因为、因为他可能丧失了记忆。”申梦心脸色苍白的回道。

    申梦时倏然松开司徒行云的领子,不相信地看着申梦心,她点点头,表示是真的。

    司徒行云居然丧失了记忆?

    老天爷可真会跟他们开玩笑!

    大总管火速下山去把城里最好的大夫请到麒麟山庄为司徒行云看病,只见大夫解开司徒行云头上的布条,在伤口的左右两边瞧了很久,最后帮他涂上新的创伤药,换上新的布条,吩咐司徒行云要好好休息,然后便提起药箱走人。

    “两位,借一步说话。”

    大夫明显要跟他们说明司徒行云的病情,申梦时、申梦心互看一眼,尾随大夫出客房,一直等到他们抵达前廊,大夫才停下脚步,转身看两兄妹。

    “大夫,他的情况怎么样,还好吗?”申梦心着急问道。

    “如果只论外伤是没什么大不了,不久伤口就会愈合,麻烦的是他因为撞到头丧失记忆,这就难医了。”大夫回道。

    “大夫,你确定他是真的失去记忆吗?”申梦时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他会不会只是假装失去记忆唬挵大家?”

    “也有这个可能。”大夫不敢完全否决申梦时的猜测。“不过依我的判断,他不像是装出来的,真的丧失记忆的成分居多。”

    大夫等于是转个弯驳斥申梦时,申梦时很不甘心,怎么想都觉得司徒行云是装的。

    “这么说来,他一辈子都不会恢复记忆了?”申梦心茫然地看着大夫,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不一定。”大夫安抚申梦心。“我看过几个相似的病患,多数人都能恢复记忆,你别担心。”

    “大概需要多久时间,他才能恢复记忆?”申梦心追问。

    “我也不敢保证。”大夫迟疑地答道。“快则几天,慢则数月,运气差一点儿,一辈子都无法恢复记忆。”

    “大夫……”

    “总之,现在最要紧的事是让他好好疗伤。”大夫劝她。“至于恢复记忆的事,不急也急不得,如果太逼他,也许会得到反效果。现在你们应该做的是想办法让他保持愉快的心情,也许他明儿个就能记起来也不一定。”

    “……我明白了,大夫。”既然大夫都这么交代了,申梦心也只得点头,无法再多说什么。

    “那么,在下先告辞了。”

    “慢走。”

    申梦心差人送走大夫,只是大夫虽然离开,他留下的话却在她心头萦绕挥之不去,司徒行云是真的失忆。

    “不管怎么样,还是该把那混帐送回去。”大夫走后,申梦时第一时间就想对司徒行云下手,申梦心当然不肯。

    “不行。”她坚决反对。“他是因为我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如果就这么把他送回剑隐山庄,道义上说不过去。”

    “那要怎么办?”真留那小子?

    “等他恢复记忆,再让他离开也不迟。”申梦心决定。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申梦时不耐烦的问道。“你刚刚没听见大夫说什么吗?司徒行云那混帐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恢复记忆,这又该怎么办?”

    “那我就照顾他一辈子。”申梦心的语气比任何时候都还要来得坚决,申梦时听到的却只有那两个字。

    “照顾?”他没听错吧!她竟然要照顾司徒行云那小子。

    “大哥,你没发现他的样子怪怪的吗?我怕是撞傻了。”申梦心观察得比申梦时仔细,这当然跟申梦时过于愤怒也有关系。

    “经你这么一说,确实是有些奇怪。”以前他老是吊儿郎当一副欠揍的模样,现在连要讲句话都得想个半天,和以前判若两人。

    “他现在的眼神太清澈了,和以前完全不同。”申梦心发现。“以前他的眼神会到处乱瞟,态度也乱不正经,说得难听一黏儿,就是轻浮。”

    “这我倒没注意。”申梦时耸肩。“不过司徒行云一向就鬼头鬼脑,谁知道他那颗脑袋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说不定他根本是装的。”

    “是不是装的,相处以后就知道。”她会自己判断。“从现在开始,由我来照顾司徒行云,直到他恢复记忆为止。”

    “不行!”申梦时极力反对。“你是申家的大小姐,怎么可以委屈自己去照顾病人?绝对不可以!”

    “我又不是没有照顾过病人。”申梦心忍不住发笑。“玲珑中毒的时候,我不就和荷香一道熬夜照顾过她?那个时候你也没有说话。”

    “那不一样。”申梦时辩解。“玲珑是家人,你照顾她是应该的,司徒行云是——”

    “是我的救命恩人。”申梦心冷静的接话,反倒是申梦时再也说不下去。

    “这是我的责任,直到司徒行云恢复记忆为止,我会一直在他身边照顾他。”她顿了一下,接着说。

    “爹娘那边由大哥去解释,我不希望爹又和大哥一样,气冲冲地跑到司徒行云的面前说要把他赶出去,那我会很尴尬。”毕竟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如果因为她而受到屈辱,怎么样都说不过去。

    “好吧!”申梦心倔强起来,申梦时也得投降。“但是别指望我会对他好,我没打断他的腿已经算不错了。”

    申梦时的脑袋几乎就和石头一样硬,水都滴不穿,他一旦认定的事,除非天地倒过来或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才可能改变他的想法,尹荷香就常常因为他过于固执而和他吵架。

    “谢谢你,大哥。”容忍她无理的要求。

    “要不是为了你,我早就把那混帐扔出山庄。”申梦时临走前还在嚷嚷,看得出他是真的对司徒行云很不爽。

    这也不能怪她大哥,司徒行云品性之恶劣,在江湖上早已传开来,她还亲身领教过,确实是名不虚传。

    其实她会坚持要等到司徒行云恢复记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便是问明他手上为何会有那片袖子。

    将断袖从袖子的暗袋中取出,这是她趁着司徒行云昏迷不醒时偷偷拿走藏起来的。和今日身上的袖子对照,那个时候她该有多小啊,又有多害怕?

    我会抓住你的,别害怕。

    她永远忘不掉少年的声音,每当午夜梦回,她觉得孤独寂寞的时候,少年总会出现在她的梦中,温柔陪她说话,虽然她始终看不清楚少年的脸,但只要他在她身边,她就觉得很安心。

    申梦心并未跟申梦时提起袖子的事。万一被他知道司徒行云握有她的袖子,一定会不管司徒行云的状态逼问司徒行云,这么一来,她就永远无法了解真相,况且她也想知道司徒行云是不是假装失忆。

    轻轻叹一口气,将断袖重新放入袖子内的暗袋,申梦心打算先去探望司徒行云再回到自个儿的院落,毕竟是她自己主动承担照顾他的责任,一旦承诺,就得负责到底。

    令她意外的是司徒行云并未遵照大夫的吩咐躺下来休息,而是坐在床上,抱着头发呆。

    “有想起什么了吗?”申梦心走进房间,随口问司徒行云。

    “没有。”司徒行云虚弱的摇摇头。“我已经很努力想了,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别着急,多得是时间,你可以慢慢想。”她安慰他。

    “嗯。”他腼腆的点点头,不太敢正眼瞧她,怕他瞧着瞧着忘了说话,那该有多糗。

    “在你恢复记忆之前,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她说。

    “真的?”司徒行云闻言喜出望外,黑亮的眼睛发出兴奋的光芒,看起来无比纯真。

    “真的。”她一直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男人眼神纯真得像个婴儿,行为却轻浮得像个登徒子?根本连不起来。

    司徒行云隐藏不住笑意嘴咧得大大的,看起来像孩子。面对如此天真的笑容,面对如此清澈的眼神,申梦心的心有片刻起伏,好似她也感染到他的喜悦。

    “刚刚那个人是……”

    “我大哥。”

    “他好像很讨厌我。”原来是她的大哥啊!难怪长得有几分神似,虽然是男人却有着更胜女人的美貌,天下竟有如此阴柔的男人。

    “因为你以前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人。”她不讳言申梦时讨厌他,也没必要隐瞒,只要他还待在麒麟山庄一天,迟早会听到风声。

    “原来如此。”他低头沉吟了好一会儿,而后抬头专注地看着她。“那,你也讨厌我吗?”

    讨厌,最讨厌了。

    申梦心很想这么回答,但面对他有如小鹿般无辜的眼睛,她说不出口,不忍心在他失去记忆的情况下伤害他。

    然而她也说不出违心之论,只得用别的话题带过。

    “我先走了,你也好好休息。”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他的房间。

    “等一下!”他在她离去之前叫住她。

    申梦心转过身,不明就里地看着司徒行云,只见他不好意思地用手搔搔头,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

    “我、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申梦心。”她看着他赧然的表情,心情竟又再度动摇。

    “申梦心。”他把这三个字放在嘴里咀嚼,而后露出幸福的表情。

    申梦心快速走出司徒行云的房间,顺手将门关起来,背靠着门板调整气息。

    “呼呼!”

    直到许久,她的心情才有办法平复,再一次找回冷静。    (快捷键 ←)589035.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037.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思袖最新章节 | 相思袖全文阅读 | 相思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