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相思袖 > 第三章

相思袖 第三章

作者 : 煓梓
    就在申梦心寻找路的同时,悬崖的另一边,也有人在缅怀过去,那个人就是司徒行云。

    司徒行云离开剑隐山庄已有一段时间,山庄里的所有人包括司徒行风,都以为司徒行云是因为和他吵架才负气离开山庄,其实他是下山寻剑。

    他父亲留给他的名剑“飞焰”被一个老千使诡计骗走了,消息传回司徒行风的耳里,不晓得怎么传的竟变成司徒行云喝醉酒,把“飞焰”卖给了对方,为此兄弟俩大吵一架。

    不消说,司徒行风一定狠狠教训了司徒行云一顿,司徒行云一定是吊儿郎当不当一回事,兄弟俩之间的误会越深,裂痕越扩越大,几乎到了无法弥补的地步。

    反正他已经习惯当反派角色,也不差这一回。

    站在悬崖边,看着陡峭的岩壁,司徒行云的笑容满是讽刺与无奈。他已经习惯大家把他想得很差,也不想多辩解什么,只是浪费口舌而已。

    他唯一遗憾的是不能在申梦心面前表现出完美的一面,反而留给她恶劣的印象。

    一阵狂风吹过他的脸颊,吹乱他的头髪,让他回想起多年前那一天,风也一样大,甚至更猛。

    当时,他只是一个害羞的少年。虽然外貌和他哥哥长得有几分相像,但自信却不及他哥哥的一半。

    因为缺乏自信,他害怕和陌生人说话,假使有外人在场,他一定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就怕引人注目。

    他很崇拜他哥哥司徒行风,因为他是那般俊朗大器,那般可靠,不只大人们欣赏他,就连司徒行云也把他当偶像,总喜欢跟在司徒行风后头打转。

    因为申氏和司徒两家是世交,互有往来,司徒行云自然而然也跟着去麒麟山庄,每当那个时候,就是他最快乐的时候。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可以见到申梦心。在他的眼里,申梦心就跟会动的瓷偶无异,一举一动都令他为之向往。

    他几乎从她出生开始就喜欢她,可因为他太害羞了,就算再怎么喜欢她,也只敢远远看着她,从来不敢走近,直到那一天。

    不是太特别的一天,只是风大了些。这天他和司徒行风一早就抵达麒麟山庄,带来长辈的问候,也顺道切磋武艺。

    申梦时和司徒行风在各方面都旗鼓相当,也相当合得来。长相虽然一个阴柔一个阳刚,个性却差不多,都极有责任感。

    司徒行风和申梦时两人约好到麒麟山庄外切磋武艺,司徒行云默默跟在两人的后头,司徒行风和申梦时边走边说笑,压根儿不理会司徒行云,他也安于做个小苞班,没有丝毫抱怨。

    就在他们走向分岔路的时候,司徒行云瞥见一个小小身影——是申梦心。

    奇怪,她怎么没待在庄内,反而自己一个人跑到野外来?难道她不知道单独外出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吗?

    “说起我爷爷,真拿他没办法,他决定怎么做,我们就得照着做,一点儿意见都不能提。”申梦时的话题一下子转到申老爷子身上,司徒行风差点接不上话。

    “申庄主怎么了?”

    “我爷爷竟然强迫梦心习武,还要她到悬崖边练胆量,不许我们任何人过去陪她。”申梦时手指向分岔路的左边,巴不得立刻飞奔到申梦心身边,惟他也不敢违背他爷爷的命令,只得不甘心咬牙。

    “可是伯父伯母并不想让梦心习武,不是吗?”司徒行风问道。

    “问题是我爷爷的命令谁也不敢忤逆。”申梦时叹气。“就算我爹娘再不舍,也只能点头。”

    “申庄主确实严格。”

    “可不是……”

    两人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往岔路的右边慢慢走远。

    司徒行云在后头听见他们的对话,怎么都放心不下申梦心,于是一个人赶往悬崖,果然才赶到就听见申梦心喊救命。

    他伸长脖子往下面一探,看见申梦心的小脑袋就离悬崖边不远,顿时安心下来。

    因为申梦心攀着的树枝太细,无法再承受他的重量,再加上岩壁过于陡峭找不到立足点,司徒行云只得趴下来,伸长手把申梦心拉上崖岸,却意外扯下她的袖子。

    司徒行云当下把断袖快速塞进腰带,不安地注视申梦心的背影,她小小的肩膀因哭泣而颤抖,等她发现袖子断成两截以后,他怕她会更伤心,还是趁着她没发觉以前开溜好了。

    就这样,司徒行云放弃当英雄的机会,等他鼓起勇气回到麒麟山庄,却发现他哥哥成了申梦心的英雄,她正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司徒行风。

    这是怎么回事?救她的人是他呀,不是他哥哥。

    司徒行云一度想冲进大厅,大声说自己才是她的救命恩人,不是他哥哥!但是申梦心从头到尾没提他的名字,也没提起他哥哥,只是一直看着他哥哥,一直看一直看……

    司徒行云的心瞬间扭成一团,因为他知道她将他哥哥误认成他,却又不敢站出来承认自己救了申梦心,这个时候,申兆侑谈到他,说他的个性太过内向,日后恐怕难以在江湖上行走。

    我、我会改!我一定会改!

    他在心中响应申兆侑的要求,然而申兆侑连他在门外都没有察觉,只是一心一意赞美司徒行风。

    “行风贤侄个性开朗,举止大方得体,生得又如此英挺俊美,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他、他也可以很开朗,请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没人听他说话,因为这些都只是他心底的声音,他甚至没有勇气现身。

    察觉到自己就如同空气是看不见的存在,司徒行云就好恨自己这种胆小畏缩的个性。

    ……对,他要改变,变得更活泼、更开朗、更有人缘。

    他发誓,他一定要比大哥更受欢迎,再也不要躲在大哥的身后,他要和他平起平坐,甚至走在大哥的前头!

    多年后的今天,这誓言听起来依然铿锵有力,而他也确实改变了,只是他似乎改变得有些过头,变成一个声名狼藉的花心大少。

    将视线由悬崖收回来,司徒行云重重叹一口气,从腰带拿出申梦心的袖子,看着袖子发呆。

    他大哥真的有这么好吗,为何她非嫁给他大哥不可?

    如果当初他有勇气站出来大声说他才是救了她的人,现在的情况会不会有所不同?

    将袖子紧紧捏在手心,这个问题他问了自己不下千百次,没有一次能够找到答案。

    他转身离开悬崖往回走,这地方他不知道来过多少次,熟得跟自家厨房一样,就算草纹变化得再厉害,他依然能够准确无误找到来时路。

    就在司徒行云正想把袖子收进腰带的时候,前方有道人影引起他的注意,他定眼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是申梦心。

    他以为自己看见幻影,以为是因为自己思念过度,才会看见申梦心。这里对他来说是值得追忆的地方,对申梦心却是恶梦的根源,他听说申氏夫妇严格禁止她来此地,可她不但来了,而且身边没有任何护卫。

    正当他发愣之际,申梦心的双脚突然踩空,身体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消失在草丛之中。

    糟了,那里有个暗坡!

    司徒行云没有多想,几乎在看见申梦心失去平衡的刹那,身体便做出反应,飞身将申梦心抱住,和她一起滚落山坡。

    这暗坡因为被草丛覆盖,如果不是对地形熟悉的人都要吃亏。司徒行云尽可能护住申梦心不让她受伤,但这暗坡很陡,坡长又长,他们一连滚了好几圈,还是撞到最底部的大石头才停止滚动。

    砰!

    司徒行云的后脑撞到石头,一阵剧痛之后失去意识,昏倒前他还不忘将申梦心往旁边推,怕她撞到石头。

    申梦心惊魂未定地呆坐在一旁喘气,她只记得她不小心踩空,身体失去平衡,接着有个人冲出来抱住她,然后他们就一路滚下山坡。

    “呼呼!”那个人呢?

    她左右看了一下,以为又要和多年前一样错过救命恩人,直到她看见前面躺着一个高大的男子,她才赶紧爬过去查看他的状况。

    “公子,你要不要紧——”当她看清男子的脸时,到口的话全凝结在喉咙之中。

    竟然是司徒行云,怎么会?

    申梦心万万没有想到会再看见司徒行云,打从两家交恶以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算来已有两年的时间。

    她的脑子一片混沌,好多情绪都搅在一起。他是她最不愿意看见的人,但却是她的救命恩人,上天为何跟她开这么大的玩笑?

    申梦心摇摇头,将脑中的思绪摇掉,现在当务之急是叫醒他,剩下的事以后再说。

    “司徒行云——”她再一次说不出话,因为司徒行云的手中,正牢牢握着她的袖子,好像它是绝世珍宝,即使失去意识也不愿放手。

    这是她小时候被那位大哥哥扯断的袖子,怎么会在他身上?

    申梦心看着司徒行云,他紧闭的双眸能给她的只有沉默,如果她想知道原因,只能靠自己去找答案。

    风呼呼地吹,她的脑子乱成一团,怎么都理不出头绪。

    不管了,现在重要的不是他为何拥有这片袖子,而是该怎么离开这里?她是可以一个人慢慢爬上去,可她不能丢下司徒行云不管。

    看着司徒行云沉睡的脸,申梦心开始烦恼万一都没有人来找她,她势必得先想办法回到山庄,再请大总管带人来救他,但那要花不少时间,她怕这期间没人陪着他,他会被野兽攻击……

    “小姐!大小姐,您在哪里?”

    “小姐!”

    正当她左右为难,不晓得该怎么做才好,斜坡的上方传来大总管的呼唤声,解除她的困境。

    “大总管,我在这儿!”她扯开喉咙喊叫,就怕总管听不见。

    “小姐在这斜坡的下面,快!”大总管听见她的回应安心了不少,连忙召集家仆小心走下斜坡。

    “小姐,您没事吧?”大总管见她一脸苍白,赶紧过来安抚她。

    “没事。”

    “没事就好。”大总管说道。“老爷发现您不见,担心得不得了,发动全山庄的人搜索——咦,这不是司徒行云吗,他怎么会在这里?”看见申梦心的身边躺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死对头时,大总管吓了一跳,手指向司徒行云问申梦心。

    “我也不知道。”她也有同样疑问。“我不小心滚落山坡,是他救我的,如果不是他护着我,我可能已经跌断脖子。”

    “原来如此。”大总管一边点头,一边将司徒行云的头抬起来检查伤势,果然看见斑斑血迹。

    “他撞到后脑勺,还流了不少血。”大总管撕掉袍子的下摆,简单帮司徒行云包扎,勉强止血。

    “怎么办,小姐?”包扎好伤口以后,总管请示她的意见。“就这么放着他不管吗?”

    申梦心看着他手中的袖子,恍神了片刻,都快听不清楚大总管的话。

    “小姐?”

    “……不,不能放着他不管。”她回道。“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救命恩人,不能让他躺在这里没人照料,还是得把他带回山庄。”况且她还有事要问他,如果就这么错过,她会错失探知真相的机会。

    “可是大少庄主他——”

    “照我的话去做。”她坚持。

    “是,小姐。”大总管拗不过申梦心坚持,只能命令仆人将司徒行云抬回麒麟山庄。    (快捷键 ←)589034.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036.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思袖最新章节 | 相思袖全文阅读 | 相思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