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 第八章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第八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八章】

    看到沐东磊脸上出现从没有见过的温柔表情时,何糖书的胸口突然感觉到一阵刺痛,痛得几乎不能呼吸。她脸色一白,因为她见到沐东磊凝视着那名女子时浮现着宠溺的眼神。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清儿担忧的望着她苍白的小脸。

    “他们的关系好像很亲密。”熟悉的刺痛感在心里隐隐作痛,何糖书脑海一片空白。

    女子露出笑容和妩媚风情,沐东磊正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

    他不曾对自己这么温柔和呵护,两人的互动几乎可以用“打情骂俏”四个字来形容。

    “小姐,你想太多了……”清儿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就连她这名外人眼中看来,沐公子与那名姑娘十分要好,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动作也十分自然,也难怪小姐会胡思乱想,毕竟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

    “好,我们过去。”何糖书决定道。

    清儿一脸讶异,根本没有心理准备的看着她往沐东磊及那名姑娘方向走去。

    她想也不想的跟在身后,忐忑不安的望着何糖书的背影。

    小姐想做什么?

    “沐公子。”何糖书向沐东磊行个礼。

    见到她时,沐东磊的脸沉了下来,眼神变得阴鸶。

    看在何糖书眼里,她的胸口立刻隐隐作痛。眼前这男人根本不欢迎她,他还站在那名女子面前,像是把她护到身后。

    见到他的举动,何糖书的心仿佛掉入冰窖里,变得好冷。

    “有什么事?”沐东磊看也不看她一眼,冷冷的问道。

    他还在气她之前的那一番话,一想到她的顽固,他就没好气,没有注意到她脸色岭白,也没有注意她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沐东磊没发觉,并不代表他身后的女子也没发觉。梅雪影注意到何糖书紧握的拳头、抿直的唇瓣和眼中的雾气,她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

    “东磊哥哥,她是谁?不帮忙介绍吗?”

    女子用甜美的声音叫唤着他的名字,何糖书心一痛,脸色更加难看。

    这女人叫得这么亲密,说两人没有关系才怪!何糖书心中升起一把怒火,眼神变得好冷。

    “她是我请来的客人,叫何糖书。”沐东磊淡淡道。

    梅雪影注意到他落腮胡下的脸孔有一丝不自在。

    何糖书听到他介绍自己只是名客人时,脸色变得苍白。

    她是名客人?

    “何姑娘,我叫梅雪影,是名苗族姑娘。”

    “苗族?”清儿尖叫,脸上露出一丝畏惧,“是善于放蛊的苗族人?”

    气愤在这一瞬间变得尴尬,何糖书的眼睛一瞬也不瞬的凝视着沐东磊与梅雪影。

    “你们是什么关系?”

    “与你无关。”沐东磊脸一沉,似乎气恼清儿的胡言乱语,便把罪怪在何糖书身上。

    梅雪影露出一抹笑容,看似深情款款的望着沐东磊。

    何糖书身子一僵,心传来阵阵揪疼。她深吸一口气,平息纷乱的心情。

    “真的与我无关吗?”她语气变得生硬。

    “没错!”沐东磊皱起眉头,似乎不懂她的脸色为何这么难看?他与梅雪影的关系就如同兄妹,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说的。

    他竟然瞧也不瞧她一眼,只用那双冷漠的眼扫了她一下后,就把头别了过去。

    何糖书的心好冷,冷到痛彻心扉。

    “好,与我无关。”何糖书咬着牙冷冷道:“清儿,我们走吧!”扔下这句话后,她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清儿从身后追了上来,“小姐,难道你就这样算了吗?你不舕uo骞颖荒敲缱骞媚锴雷撸俊


    何糖书停下脚步,猛然回头冷冷道:“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再怎么争夺也没有用。”

    “可是……”清儿很想说“你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总不能把沐公子就这样让出去吧”,但是看她紧绷冷凝的俏颜,便将未说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这时,不远处传来两名男子交谈的声音,仔细一瞧,是沐东磊的属下。

    “主子可真聪明。”

    “聪明?什么意思?”

    “就是把货物分成两批,同时向两名姑娘下聘,就算其中一名姑娘拒绝,也会有另一名姑娘点头答应。”

    这句话让何糖书停下脚步,她的身子变得僵直,连清儿也听得一清二楚。

    “小姐,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沐公子不是那种人……”清儿想安慰何糖书,这时又传来另一名男子的声音。

    “咦?这样不会被另一名姑娘发现吗?”

    “我才说主子聪明呀!”另一名男子的声音沾沾自喜道:“两家离有一段距离,就算同时下聘,也不会被发现。”

    “可是主子不是带着另一名姑娘同行?”在他身旁的男子不解的问道,听他说得有理,却也涌起更多的疑惑。

    “小姐,我们走!别再听了,那些根本是胡说八道。”看何糖书的脸色越来越白,清儿死命拉着她的手臂离开。

    何糖书却不肯走,冷冷的推掉清儿的小手,“不!我要继续听下去。”

    “小姐……”清儿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很怕她会想不开。

    另一名男子得意洋洋道:“这才是我最为佩服主子的地方,他在来另一名女子家中提亲的途中,还与另一名姑娘卿卿我我,培养感情。”

    “如果两家人都答应这门亲事呢?”

    “那不是更好,享齐人之福呀!”

    齐人之福?何糖书身子摇摇欲坠,心中充满愤怒与恼火。该死的沐东磊真的是打这个主意吗?

    “小姐,你还好吗?”清儿担心的看着她。

    “我很好。”何糖书回答,整个人却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小姐……”看着何糖书神情呆滞的走回厢房,清儿知道那两名男子的话已在她心中留下伤痕。

    何糖书的心中除了痛,还有不甘及愤怒。原来沐东磊打的是齐人之福的主意,难怪他会说他与那名女子的关系跟她无关,他根本不敢说,有意想隐瞒她,最后木已成舟时,她……

    想到这,她的眼眶泛红。

    她的身子已经给了他,她并不后悔,但问题是,他竟然想要享齐人之福?

    这是不可能的事。“小姐,你别想太多,我相信沐公子绝对不是那种人。”清儿安慰道。何糖书深吸一口气,一脸平静的道:“我知道。”

    听到她的回答,清儿不但没有安心,不安反而越来越重。

    “小姐……”清儿想再问时,却被何糖书打发下去。

    “清儿,我肚子饿了,去拿些食物。”

    “好吧!”清儿知道这是她的借口,明白她不想多谈些什么,于是满脸无奈的退了下去。

    何糖书坐在床边,望着窗外,徐徐和风吹拂着绿柳,白云在蓝色天空飘过,一幅美景让人看了心旷神怡,但她的眼中容不下任何东西;耳里总是响起

    那两名男子的交谈声,心一阵阵揪疼……

    主子可真聪明。

    如果两家人都答应这门亲事呢?

    那不是更好,享齐人之福呀!

    身后响起脚步声,何糖书头也不回的道:“清儿,把食物放在桌上吧!我等等再用。”等了半天,没有等到清儿的回话,何糖书蹙起眉转过头,看到沐东磊,她猛然站了起来。

    “你来做什么?怎么不去陪你的小美人?”话脱口而出时变得尖酸,何糖书咬着红唇,气恼自己为何不能心平气和?

    只要一想到那两名男子的对话,她心中就充满委屈及怒气。

    再想起沐东磊与梅雪影的亲密互动,就像在她的心划上一道伤口,疼得她几乎快窒息。

    她几乎认定沐东磊想要提亲的,就是刚才那名苗族姑娘。

    既然有了她,又为什么还要来招惹自己?害得她情不自禁越陷越深,再也找不回自己的心。

    何糖书越想越生气,脸颊染上一抹气愤的红晕,她怒视着沐东磊,气恼他是名负心汉。

    “什么小美人?”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刚才与你在一起的姑娘。”沐东磊心情大好,双唇微勾起来。果然如梅雪影所说的,她在嫉妒。

    “你在乎?”他缓缓向前迈近。

    “谁在乎了?”她冷言冷语,端着一张冷漠的脸孔,看到他逼近,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别靠近,你想干嘛?”

    她决定要讨厌他!

    可是看到他接近时,心又在动摇,她恨死自己的软弱,眼眶微微泛红。

    “我只是想看你吃醋的表情。”沐东磊眼中充满浓浓笑意。他终于看到她对他的在乎,而不是只有他一人唱独脚戏。

    “谁吃醋了?你在作梦吗?”何糖书冷冷道:“我不可能为了你去吃别的姑娘的醋。”

    她的话刺伤了沐东磊的自尊心。

    “什么叫不可能?难道你看到我和别的姑娘在一块也不在乎吗?”他脸色黑了一半,眼神变得阴霾。

    “没错!我为什么要在乎?我不可能嫁给你,你更别想打着齐人之福的主意。”何糖书双拳紧握,抿着红嫩双唇,眼中充满顽固与倔强。

    “什么齐人之福?”

    “你少装了,我全都知道。”她仰起小巧下巴,怒视着他。

    “知道什么?”他声音低沉的问道。

    “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以为你能享齐人之福吗?有了我,你还想要拥有另一名苗族姑娘?”

    “你在胡说些什么?不要污辱我及梅姑娘。”

    “什么叫污辱?”何糖书气恼他护着那名女子,“你和她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吗?在我眼中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

    沐东磊眼神变得森冷,“在你眼中是怎么一回事?你说啊!”

    他向她步步逼近,带着冰冷寒峻的气势。

    何糖书把小脑袋别到一旁,“还需要我说吗?你和梅姑娘是什么关系,你自己清楚。”

    “你在指控我和她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沐东磊眯起狭长的眼眸。何糖书咬着唇瓣,用力点点头,“没错!”

    “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你自己心知肚明。”她仰起小脑袋望着他,与他那双深邃的眼眸对视。

    “什么叫我心知肚明?你根本已经替我先定下了罪。”他的脸孔扭曲,双眼燃烧着怒意。

    “那你为什么不敢跟我说你与那名苗族女子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也没有。”沐东磊斩钉截铁道。

    “骗人!你到这时候还骗我?”泪水在她的眼眶泛滥。

    沐东磊看了有些不舍,手伸过去,却被她避开。

    “不准你拿碰过别的女人的双手碰我!”何糖书别过头冷冷道,豆大的泪水夺眶而出,淌在她洁白如玉的小脸上。

    沐东磊的脸色变得铁青,他将手缩回,曲握成拳。

    他的眼神变得阴鸶,她的不信任点燃他心中的怒火,“你不相信我的为人?”

    “够了,你出去!”何糖书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

    “你实在是令人生气。”沐东磊怒不可遏道。她莫名其妙指责他与梅雪影的关系,又说他欺骗她,够了!

    沐东磊火冒三丈的拂袖而去,与端着食膳的清儿撞个正着。

    “沐公子……”清儿看着沐东磊铁青着脸离去,她走回房间,见到何糖书眼眶含着泪。

    “小姐,你和沐公子又吵了些什么?”她叹息。这对比想象中还要难搞定,无奈的是,他们明明在乎彼此,却又喜欢伤害对方。

    “没有。”何糖书抿着双唇不愿说。

    清儿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因为她看到何糖书的泪水像断线的珍珠般不停滚落,要是再说下去,她怕何糖书会哭得像泪人儿。

    “东磊哥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梅雪影走过来,看到倒在一旁的酒坛,忍不住摇摇头。

    “不要管我!”沐东磊冷冷道,全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没有人敢接近他。

    梅雪影叹口气,把酒杯从他手上夺了过来。

    “雪影,你在做什么?”沐东磊蹙起眉头。

    “别喝闷酒,有什么事不能说的吗?”

    “没什么好说的。”说完,他脸色阴霾的夺过她手上的酒杯,狠狠灌了一口。

    梅雪影眼珠子转了转,笑意盎然道:“我懂了。”

    “你懂什么?”沐东磊瞪了她一眼。

    “是因为那名女子吗?”梅雪影抿着双唇轻笑道:“她就是东磊哥哥想娶的娘子?”

    沐东磊脸一沉,“她不想嫁给我!”

    “这是为什么?”梅雪影有些吃惊。沐东磊可是这里每个姑娘想嫁的夫婿,她们都对他有意!当然她除外,她早就已经有了心上人。

    他被拒绝,梅雪影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她已经有了心上人,甚至怀疑我的真心与目的。”沐东磊臭着一张脸道。

    “心上人?是谁?”

    “秦渡飞。”沐东磊说出这三个字时,话里充满酸味,连梅雪影都闻得出来。

    “啊?原来是渡飞哥哥。”梅雪影了然的点点头,“不过渡飞哥哥很早就娶妻了,难道东磊哥哥自认比不上已经娶妻的渡飞哥哥吗?”

    “谁说我不如那家伙!”沐东磊脸拉了下来。

    “东磊哥哥在争风吃醋吗?”

    沐东磊冷冷的哼了一声,一思及何糖书那个该死的小女人心里想着别的男人,他的心里就燃起一把火,闷得他无处发泄,只能狠狠的把酒灌进喉咙里,让酒液灼疼他的喉咙,发泄心中的火气。

    “东磊哥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也不是办法。”梅雪影看了看直摇头。

    “那你说有什么好办法?”

    “不如跟何姑娘说清楚你对她的感情。”

    “不要!”沐东磊想也不想就拒绝。

    “怎么?堂堂沙河谷的谷主之一,竟然也会怕姑娘家拒绝?东磊哥哥,你真是没用。”梅雪影摇摇头,故意这样说以激励他的志气。

    沐东磊瞪了她一眼,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

    “谁说我怕来着……”话没说完,眼前刹时一阵天旋地转,沐东磊差一点跌在地上,幸好梅雪影赶紧上前扶住他。

    “东磊哥哥,你别逞强了,你醉了。”瞧瞧他,连站都站不稳。

    “我没醉!”沐东磊用力瞪向她。

    梅雪影摇摇头,“我说你醉了就是醉了,还是先回房睡觉吧!”梅雪影搀扶着他沉重的身子,两人依偎的身影,刚好就落在前来寻找沐东磊的何糖书眼中,看到他们亲密的模样,何糖书的脸色倏然变白。

    原来……他根本不在乎她。

    原本她还以为自己说得太过分,想跟他道歉,没想到却目睹这一场景。

    见到沐东磊与梅雪影相依相偎的走进厢房内,她的心传来阵阵绞痛。

    她的眼眶红了,洁白贝齿颤巍巍的咬着唇瓣。

    原来她是多余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最新章节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文阅读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