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 第九章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第九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九章】

    “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清儿拖着何糖书的包袱,苦苦哀求她留下。

    “不要管我!我要回去!”何糖书手拿着包袱,一脸倔强道。

    清儿挡在前面,坚决不肯让路,“小姐,你忘了我们都是路痴吗?”上一次逃家说明了她们根本不识路,有办法靠着两双腿走回家吗?

    “就算不识路,我也要回去。”何糖书坚持道。

    任凭清儿说得口沬横飞,还是无法打消她要离去的念头。

    “回去?回去哪?”沐东磊竖立在房门口,脸色紧绷道。

    何糖书面对他时,心中五味杂陈,最后冷冷的道:“我要回家。”

    “不准!”沐东磊忍着怒火。昨晚的宿醉使他头痛欲裂,醒来之后又得知何糖书闹着想回去的消息,让他火冒三丈。

    “为什么不准?”

    “你忘了三个月还没有到。”他捺住性子提醒她。

    何糖书看着他,表情平静,心里却掀起阵阵狂浪。

    “有必要吗?”她轻轻吐出这几个字。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沐东磊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戚,他的眉头打成一个结,盯着她哀怨的小脸蛋。

    “还需要我说吗?你不是已经与另一名女子出双入对了,还需要我吗?”

    何糖书鼓起勇气,眼眸直视着他。

    “什么出双入对?”他的声音骤然变冷。他很不喜欢被人误解的滋味,目光夹带着愤怒的火光。

    “你与梅姑娘。”想到昨晚他与梅雪影进入厢房的画面,就像有人拿把刀子凌厉的划过她的胸口,好疼!

    他脸一沉,“我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你别破坏她的名声。”

    “我不信!”何糖书摇摇小脑袋。沐东磊愤怒的道:“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都不允许你对外乱放话。”

    “什么叫乱放话?”何糖书的心传来阵阵绞痛。瞧他这么维护着另一名女子的名声,若说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又有谁会相信呢?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的贝齿紧紧咬着唇瓣。

    她的心好痛,痛到无法呼吸,仰望着他扭曲的脸孔,她脸上浮起苦涩的笑容。

    “我不想从第三者口中得知这件事情。”沐东磊用警告的语气道。他还好,问题是女孩子的名声可不能被破坏。

    “怎么?你心疼了?”他如此呵护那名女子,而她呢?她只不过是他的玩物罢了。

    想到这里,她的小脸浮起淡淡的笑容,笑自己怎么会沦陷下去?

    是因为他一时的温柔让她意乱情迷?还是当他义无反顾跳下悬崖时,她的心就已经被他占据了?

    想起这些也没有用。何糖书的笑容变得苦涩。

    他与梅姑娘之间互动亲密,他们应该早认识很久了吧!而她才是第三者。

    可是他为什么有了梅姑娘,又来招惹她?

    她的眼眶泛起泪水,眼前的世界变得一片朦胧。

    沐东磊看着她,然后冷冷的转过身子扔下一句话,“你要离开,可以,我会派人把你送回府中。”

    他要送她回去?她的脸色蓦然发白,身子摇摇欲坠。

    “小姐……”清儿担心的冲上前搀扶她的身子。

    沐东磊始终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眼泪夺眶而出,她心痛到无法呼吸。

    他真的好狠的心,虽然她口口声声嚷着要离开,可是瞧他为了维护梅姑娘而送她回府,她的心还是好痛!

    傻的是,她竟然还怀抱着一丝丝可笑的希望,希望他能拥她入怀,然后甜言蜜语一番。

    闭上眼睛,两行清泪滑下,再睁开时,何糖书眼中没有了泪,只有满满的倔强,“清儿咱们走!”踏出府,她与沐东磊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看着何糖书上了马车,沐东磊表面上面无表情,眼神却充满阴鸶。梅雪影在一旁见了直叹息,“东磊哥哥,既然舍不得人家离开,又为什么要赶她走呢?”

    男人的心思真是让人猜不透,明明那么喜欢人家,今天却硬下心肠把人家赶走。

    “既然她想回去就让她回去,反正她心里想的是另一名男子,勉强也没有用。”沐东磊话虽说得潇洒,却脸色铁青。

    望着沐东磊的脸孔,梅雪影摇摇头,询问道:“那你呢?”

    “我怎样?”沐东磊表面上详装成无所谓的样子,但紧握的双拳早已泄露出他内心的秘密。

    “东磊哥哥,我感觉得到你对何姑娘还有感情,你说放弃就放弃,这不像你,更何况我觉得何姑娘对你也有意,你为什么不继续努力看看?”

    “对我有意?”沐东磊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如果她真的对我有意,就不会故意说那些话来气我。”

    “什么话?”梅雪影睁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指责我和你出双入对。”沐东磊冷冷道。他不喜欢被人误解的滋味,好像在他身上贴上花心两个大字,这让他更加不悦。

    梅雪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东磊哥哥,你真的好笨!”

    “为什么说我笨?”沐东磊没好气的斜了她一眼。

    “你不晓得何姑娘在吃醋吗?”

    沐东磊皱起眉头,“她否认她在吃醋。”

    “天阿!”梅雪影翻个白眼,一副败给他的模样,“哪有姑娘会承认自己在吃醋?东磊哥哥,你真的是不懂女人心。”

    “你的意思是说……”她的话在沐东磊心中燃起一丝希望。何糖书真的在吃醋?想想她的一举一动以及话中的含意,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可惜他一直以为她是想找借口逃离自己,所以他才气恼的任由她离去。

    既然知道她在吃醋……

    沐东磊目光照照闪烁,有着势在必得的气势。

    “我现在就把她追回来!”沐东磊说完,就匆匆忙忙往外冲。

    “等一下!”梅雪影拉住他。

    他露出极为不耐的神情,“有什么事?我还要去把她追回来。”

    “东磊哥哥,你不用追了,就算你追上去,人家在气头上,也不见得会跟着你回来,说不定会气得与你算帐,还不如再等段时间再说。”

    “等段时间是要等多久?”沐东磊皱起眉头。他很不喜欢等待,一颗心早就飞到老远的地方去。

    “你把人家赶走又追回来,你以为她会很开心吗?”梅雪影说得很实际。

    “那你说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去?”

    “当然是分开一段时间,让何姑娘思念你,等到她的气消得差不多时,你追过去才不会吃闭门羹。”她说得头头是道。

    沐东磊点头,决定道:“好吧!我等。”

    他却不晓得这一等,却等出个大问题,让他气得怒火攻心。

    “小姐,要不要将马车停靠在一边?”清儿看着卧在马车内的何糖书说道。

    因为何糖书频频作嗯,于是在半路上,清儿便请了大夫来看,没想到大夫竟然告诉她们一个天大的消息,让清儿更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何糖书。

    “没事,傍晚就可以抵达家门,没有必要因为我耽搁行程。”何糖书脸色苍白的道,事实上她是归心似箭。

    “好吧!”既然小姐这么坚持,她只好叫马夫继续赶路。何糖书坐在马车上,努力压抑着从胃部涌起的酸苦味。她没想到有了孩子后,会变得如此的辛苦。没错!她要当娘了。何糖书的小手抚着肚皮,露出为人母的光芒,表情有些哀戚、有些苦涩,但也拥有更多的喜悦。

    有个小生命在肚子里成长,让何糖书一夕之间体会到自己要为人母,处事态度一下子变得成熟,稚气锐减不少。

    只是爹知道消息后、不知道会怎样?

    何糖书感到忐忑不安,贝齿咬着几乎苍白的唇瓣。

    就算爹生气,她也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留下来!何糖书握起双拳,心中充满坚定。

    她绝对不可能把孩子打掉。

    时间过得很快,何糖书在马车内反复思索着要怎么向父亲告知这个消息时,马车已经停在何府外。

    清儿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小姐,我们到家了。”

    家?何糖书幽幽的回过神,看到熟悉的大门,她的眼眶微微泛红。才一、两个月的时间,她却凤觉到恍如隔世,在门口隐约可以看到父亲的身影往大门奔了过来。

    “女儿,你怎么回来了?”何庄主看到从马车里走出来的女儿身形削瘦、一脸憔悴时,忍不住心疼起来。

    沐东磊那小子是怎么搞的?怎么把他的宝贝女儿弄成这样!

    他四处张望了下,却看不到沐东磊。

    “爹……”何糖书轻轻唤了一声,眼神流露出一丝无助与脆弱。

    “怎么了?”何庄主发现女儿似乎有口难言。

    “我有事要和您说。”

    何庄主想了一下,点点头,“到我的书房吧!”

    父女俩走向书房,把不相干的人全遣退下去。

    “爹!”何糖书双脚跪了下来,等待他责罚。

    “这是怎么回事?”何庄主被吓着了,愣愣的望着女儿跪在地上。

    “女儿不孝。”何糖书低着头,语气有些心虚。

    “女儿,你赶快起来,你跪着,爹看了也难受。”何庄主想将女儿拉起来,没想到她死都不肯起来。

    “女儿要求爹原谅。”

    “原谅?原谅什么?”何庄主一头雾水。为何他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女儿……”何糖书咬着唇瓣,怯生生的抬起头瞧了父亲一眼,又马上低垂着小脑袋,“女儿怀孕了。”

    “什么?”何庄主愣住了,看着女儿平坦的小肮,手指颤巍巍的举了起来,指着她道:“你……你再说一遍。”

    “我怀孕了。”何糖书鼓起勇气,重复了一遍。有了一次经验,第二次开口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

    “真的吗?太好了。”何庄主不怒反喜道:“东磊呢?他跑去哪了?他知道自己有孩子,应该很开心吧!”

    何糖书摇摇头,没有注意到为何父亲亲密的叫沐东磊舄东磊,她担心的是……

    “爹,他没有跟着我回来。”吐出这句话时,她的胸口传来阵阵绞痛。原以为不在乎了,但心不时传来的刺痛不停的在提醒着她。

    “为什么没跟着你回来?难不成他就这样任你怀着身孕一个人回来?”何庄主很不高兴。沐东磊那臭小子居然不懂得好好怜惜自己的女儿,难怪她会瘦了一大圈,他发誓一定要找那臭小子讨回公道不可。

    可是女儿接下来的一句话,仿佛是青天霹雳般,让他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他不知道我怀孕了。”

    “什么?”何庄主呆滞的看着女儿柔美的小脸庞,最后挤出一句话,“他没说要娶你吗?”

    何糖书沉默,好一会才开口,“他有,但女儿不要!”

    “为什么不要?”何庄主急了。

    “女儿就是不要!”何糖书没有说原因,但脸上满是倔强。

    何庄主伤透脑筋,看着女儿平坦的肚皮,大叹口气。现在连孩子都有了,总不能打掉吧?就算他想,女儿也不会答应吧?他很了解女儿,一旦她固执起来,没有人能劝得动她。“你打算怎么办?”何庄主脸色严肃道,脑袋却转个不停,试着找出是否转圆的余地。

    “我想把孩子生下来。”

    “你可要想清楚。”何庄主劝道:“等你肚子越来越大,会惹来闲言闲语,你有办法漠视或是不在乎吗?”

    “爹,您狠得下心,把您的外孙给打掉?”何糖书抬起头反问父亲。

    这句话让何庄主语塞,因为他也舍不得呀!

    他想让女儿成亲,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想抱外孙,现在愿望达成,却不是他想象中那样,女儿成了未婚生子,这消息要是流传出去……唉!真是教人头疼万分。

    “让我好好想想……”何庄主低吟。

    何糖书眼巴巴的望着父亲,心里很紧张。她很怕爹会说要她把腹中胎儿给打掉日……这是她与沐东磊的孩子,她怎么舍得!

    “有了,我有个好方法。”何庄主露出诡谲的笑容,看得何糖书浑身发毛。

    “爹,您想到什么方法?”为何她会觉得很不安?

    “一个可以让你顺顺利利生下孩子,还不会惹来闲言闲话的好方法。”何庄主笑得眼儿眯眯。

    而且还是一箭双雕的好主意。

    “什么?”

    沐束磊不敢相信,脸色青白交错,手臂上的青筋突出,像在忍受着极大的怒火。

    “东磊哥哥,你别生气。”

    梅雪影急忙安抚道。

    她也没想到何姑娘一回去,马上就传来她要嫁人的消息,难怪东磊哥哥会气到火冒三丈。心爱的女人要成亲,新郎倌却不是自己的滋味一定很难受。“她竟然情愿嫁给秦渡飞那小子当小妾,也不愿嫁给我!这是为什么?”

    沐东磊岭出怒吼,双拳握得好紧,脸孔扭曲变形。

    “这个问题我也很难回答。”梅雪影嘀咕着。连她也想不通为什么何姑娘一回去就急着嫁给人当小妾,这有点不合常理。

    但看东磊哥哥暴跳如雷、额头上青筋隐隐抽动的模样,她知道得要替东磊哥哥想办法,要不然对他可是重大的打击。

    沐东磊已经坐不住,他站起来往门外走。

    “东磊哥哥,你要上哪去?”

    “我要到何府,阻止这场婚礼。”

    “等一下!东磊哥哥,你难不成打算直接闯入?”梅雪影下巴快掉了下来。东磊哥哥这个决定也太大胆了吧?

    “要不然呢?”沐东磊吹胡子瞪眼道。

    “这样是不行的,不如你先把何姑娘偷出来,这场婚礼没有了新嫁娘,当然也举办不成。”梅雪影在一旁替他出鬼主意。

    沐东磊想了一下,点点头,“好,我晓得了。”

    的确,把人偷出来,总比闯入何府还要简单多了。

    夜黑风高,厢房内还点着一盏微弱烛光。“小姐,该睡了。”

    “再等等,等我把这朵花绣完。”何糖书的目光凝视着手上的针线活,专注的模样让清儿看了直发笑。

    “小姐,你的女红越来越好了。”清儿毫不吝啬给予赞美。

    “我也这么觉得。”何糖书点点头,看着绣好的小衣裳,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脸上扬起幸福的笑容。

    或许孩子没有父亲,却拥有她这名母亲,她会以满满的爱去爱肚子里这个小生命。

    “小姐,该睡了,明天再来做,你最需要的是休息,要不然肚子里的小孩也会睡眠不足,长不大。”

    “好吧!”何糖书点点头。只要提到有关于孩子,她都会乖乖配合。

    清儿把棉被盖在她身上,把蜡烛吹熄之后,轻轻把门带上。

    何糖书闭上眼睛,但不知为何,今晚显得心神不宁。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久,还是睡不着,可是为了肚中的胎儿,她努力让自己入睡。

    然而窗外的虫鸣声一直扰乱她的心神。

    好吵……

    突然间,她闻到一股香味。

    这是什么?

    还来不及思考,黑暗即笼罩她的意识。

    这时,窗户被轻轻推开,跃进一名黑色身影。他竖立在床边,看着昏睡中娇俏的美颜,手指忍不住哀弄她的小脸蛋。她怎么变得那么削瘦?一点都看不出要嫁人的喜悦,两颊微凹,身子轻盈得像羽毛般没有重量。沐东磊心中划过一抹疼。

    朦胧的月光照进房间内,他的眼眸一直凝视着她,眼神充满不舍,最后才将她扛在肩上,将她带出何府。

    他绝对不许她嫁给秦渡飞那小子。

    她是他的女人!

    等到沐东磊离开后,一旁的角落冒出两个身影。

    “这样真的成吗?”一个小伙子在黑夜里嘀咕着。

    “让他们小两口去解决。”何庄主看着那抹黑影把自己的女儿给带走,心里虽然有些不舍,但也希望事情的发展能顺利。

    “可是糖书妹妹醒来后怎么办?”

    “这个嘛……”何庄主低吟,然后抬起头干笑了笑,“以我对我女儿的了解,东磊恐怕有场大战要打。”

    这场战争会不会波及无辜,谁也不知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最新章节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文阅读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