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八十三章月夜浅吟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八十三章月夜浅吟

作者 : 月妖雪雪
    这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蓝琳猛然抬起头,看向面前的李白,他不知何时已经睡着,抱着双臂靠在石壁上,双目紧闭。

    就在蓝琳的脚下,放着已经干透的干净的绣花鞋。心里浮现起一个可能,这个可能像是蚂蚁一般,啃咬着蓝琳的心,她瞪着李白,看着他熟睡的面容,想要想起这个脑袋了更多的记忆。

    毫无疑问,刚才她脑海里浮现出来的这些片段,都是这个脑袋里储存的记忆,因为刚才李白说过的那句话,一下起了反应,打开记忆的大门,才让她能一窥这个身体曾经的经历。

    那个小女孩,就是这个身体的小时候,那么,那个将她带走的少年,又是谁呢?

    蓝琳抱着胳膊,看着眼前的熟睡中的李白,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心底弥漫,脑海里像梦魇一般,熟悉的清朗嗓音,环绕在她的心间。

    疑惑?焦虑?好奇?蓝琳没有穿上那只鞋子,她紧紧地盯着李白,想着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的所有事情。

    也许,应该出去走走,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就是想要离开这个有点让人窒息的洞穴,她急于想要去更为广阔的地方,舒展一下紧张的心,或许,这样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蓝琳就是想要这么做,她觉得如果在呆在这个洞穴里,她就要窒息。

    轻轻地站起身,将身上李白的衣服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他的面目,有些熟悉,同样带着丝丝陌生的感觉,想要捧起他的脸,似乎这是这个身体原来最想要做的事情。

    是的,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爱上了抚养她长大的少年,现在的大叔。在一次羞愧的表白后,遭到李白的强烈拒绝,内心的初恋遭到伤害和质疑后,心思纯净的姑娘,偷偷的跑出家门,去寻找恩人口里的哥哥,这一找,便落入寿王的陷阱当中,遭遇的是各种各样的诱惑和恐吓。

    拨开洞口处挡着的树枝,她钻出去,吟着清亮的月光,在不甚明亮的树林里穿行,走的并不远,赤着脚,枯枝腐叶在她的脚下,粗糙尖锐,有时还会将她小小的刺痛。

    树枝在风中飘扬。

    她的心也在随着飘荡,孤独,寂寞,担忧,烦闷,对外来的不确定感,像是潮水一般向她淹没过来。脑海深处原本存在的记忆,像是被打开闸门的洪水,一路倾斜而来,将她完全淹没。

    有的时候,她都快有点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这个被亲切的唤作妞妞的女孩,还是饱经风霜,曾为了哥哥牺牲掉她所有青春的蓝琳。

    童年美好的记忆,童年父母早丧的阴影,十几岁的彷徨,因为恋爱被伤害的心里,因为看到这个世界太多丑恶一面,而来的对生活完全丧失激情和希望。

    这些东西夹杂一起,蓝琳像是溺水的人,在记忆的洪水里沉沉浮啊,此时,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她,她努力的想要将这个脑海里记忆力软弱纯真善良的女孩,和她进行很好的相处,她想要将这些东西融合到一起。

    她挣扎着,寻找属于自己的出路,哥哥的脸,陈亦知的,寿王的,李白的,还有那个总是蒙着面巾的傲霜,甚至还有小胖子,死去的馨馨,可怜而又疯狂的石头。

    手指划过旁边树枝上的叶片,带着点点露水。

    “怎么又不穿鞋子”身后响起的是强烈的埋怨声音,刻意的压低着。

    蓝琳转过身,看着提着她的绣花鞋,质问她的李白,身上搭着她留下来的外衣,就像是个家长,在质问孩童,你为什么要光着脚走路?

    “你不想跟我说说,以前的事情吗?。”蓝琳看着他,没有特别激动,倒是有着连自己也惊讶的平静。

    李白的心一震,在如此的月光下,他看不清楚她的脸,不知道她此刻到底带着什么样的神情,在看着自己,可从这一句话里,他已经明白,眼前的姑娘已经完全恢复了以往的记忆,他也想过可能有这么一天,他一手养大的孩子,会想起他,尤其是在再次看到她,看到她完全成熟,再也不像以往那样的时候,心痛到无以复加。

    他欠她的,从她很小的时候,他就欠她很多,这也是为何他要照顾她,将她养大的原因。在看到她时,知道她完全失去记忆,心中有些庆幸,不需要去面对那个尴尬的场面和记忆。

    她和他之间,不仅隔着十几岁的差距,而且他是像个父亲一样将她养大,看着她一步步的成长,这样的关系,如何能成为情侣,就算是他在世洒脱,不顾及世俗的那一套,也过不了这一关。

    可再次见到她,看着她的成熟,看着她努力的学习医术,耐心的给百姓们看病,治病,哄着孩子吃药。她的努力,他全部都看在眼里,一方面是欣慰,是自豪,而这另外一方面,他竟然冒出来如果她恢复记忆,就会重新回到他身边,这样的念头。

    这是多么疯狂的念头,多么邪恶的念头,她是这样的年轻,又是这样的貌美,有着坚毅的品格和星星一般灿烂的心灵,他大她十几岁,又曾经像父亲一样抚养她。

    负罪感,深陷情感里不能自拔的心,他一直都在自苦,早出晚归,做着许多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害怕见到蓝琳,看到她灵巧的眸子,甜甜的软软的,带着满目的崇敬,喊着他:“先生,今天回来吃饭吗?。”“先生,今天我做了拔丝山药,很甜,对脾胃很有好处呢。”“先生,这川贝炖梨有止咳润肺的功效,来尝尝。”

    ……

    她的眼,比起天上的星辰还有灿烂,她的眉比今日的月亮还要美,他不能拥有她,也没有资格拥有她,心中藏着那件为之懊悔一生的错事,生生的凌迟着他的思想和心灵。

    如果,当年他没有年少冲动,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惩罚,不需要任何人,深深的负疚感,和那啃噬心灵的爱意,就会折磨他一辈子。

    喝酒,他这一生最爱的事情,唯有喝酒,才可以忘记他的那一次错误,他才能够暂时放开潜藏在内心的那个错误,吟唱出抒发胸怀的诗句。

    “妞……”他的喉咙干哑,不管有多么不想喊起这个名字,他都必须喊,必须斩断自己的一切妄念,不能毁了她。她应该有更好的前程。

    “不要喊我妞妞,我叫做蓝琳,以前是,现在也是,将来更是,我就是我,没有人能够取代我,就算是我恢复那些记忆,我也不会叫妞妞,所以……”蓝琳捏断手里的干枯的树枝,发出“咔嚓”一声,一番沉默过后,蓝琳继续表达:”你无需困扰什么,我也并不想知道你为何要将小乞丐带回家里,悉心的养育,我没有任何兴趣,现在,我只想快点找到我的哥哥,等太阳升起,我们就去寻他们,可好?“

    李白看不到面前她的神情,他并不觉得她这样说,便是已经放开一切。相反的,他从这些话里读出来的是无奈和警惕。是的,她已经有了怀疑,或者,她的哥哥许致远已经将关于那件事告诉她了,也就是说,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一份原来最为纯净的感情。

    他应该欢喜不是嘛,可是,心中的重压让他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对于蓝琳的请求,他表示同意,离开时,那双已经干透的绣花鞋,他还是交在她手中,想要说些什么,却觉得嘴里都是苦涩的味道,什么东西都说不出来。

    就这样吧,何必在去说什么。“沙沙……”的脚步声,是她渐行渐远的离去,心中空荡荡的疼,孤寂,落寞,彷徨,这就是老天爷的对他的惩罚。

    明月天上点点,树影在风中婆娑。

    寂静中,几点虫鸣,几点“沙沙……”

    寂寞像是月亮照出的影子,出现在他的身侧,纵身一跃,是高高的枝头,举头望月,月亮无垠,犹如巨大的银盘子,星星点点,衬托着银色美丽的月光。

    “月亮,你可知你比我幸福,你有星星作伴,而我呢?……”苦涩的笑,举起酒葫芦,仰头倒入嘴中,沁凉的酒液从他嘴角流下,一路滴下他的下巴,流上他的胸膛,打湿他的衣襟,钻入他的心间。

    酒入喉,苦全消,天下共,共赏明月到白头。

    酒壶里梅花酒,是她所送,那日里,他坐在房檐上,看着月光下的她,翩飞的像是一只彩色的蝴蝶,站在满园的寂静中,月亮的余晖打在她的身上。

    在她的面前放着酒桌,她的手灵巧的穿花,在酒瓶中晃动,调酒,这是他后来在她的回答中得到的答案,酒液似清泉,气味香自淳。

    酒如她,她如酒,甘甜火辣,梦幻迷醉。

    仰身,躺在枝头上,月亮就挂在他的头顶,似乎也在诉说着它的愁苦和无奈。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