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八十二章密林迷失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八十二章密林迷失

作者 : 月妖雪雪
    夜,带着凉意。

    道路两旁的树木,快速的在眼里倒退,路一直往上延伸,在黑夜的笼罩下,这些高大的树木好似全部活了一般,张着它们凌乱的爪牙,向他们迎面扑过来。

    风吹在脸上,穿过悠扬的发丝,吹得衣衫发出“嗖嗖”的响声,蓝琳环抱住李白的脖子,看着他的侧面,带着清晰的轮廓,下巴上有着青色的胡子渣,嘴唇紧抿着,带着股严肃的味道。

    身后不知明的脚步声,显示着追兵将至,蓝琳的心提起来,她不愿在回到被人监视,被人当做棋子摆布的日子,同样的,她喜欢现在的生活,简单充实而又快乐,她不想失去这些。

    带哥哥许致远的担心和远芳的担心,也是弥漫在心间,她记得王雷亭说过,寿王对于她的这个哥哥也是很情有独钟的,如果让寿王抓到哥哥,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可眼下的情形,根本没有机会问出口,李白带着她,向山间的密林奔去。

    突然,李白猛地刹住车,蓝琳瞧着面前的林子,漆黑不见五指,苍凉的月光下,繁密的树枝遮住一切光芒,这正是逃跑,隐藏身子的好地方。

    “怕不怕?”李白低下头来问她,黑色的眸子像是璀璨的星星,这让蓝琳恍然觉得这双眸子那么的相熟。心底慢慢地浮起一个身影,在眼前放大。

    蓝琳摇摇头。

    两人迅速的钻进密林当中,因为枝桠很是浓密,在抱上一个人狂奔,已经变得很不现实,而且速度也会慢下来,李白早已放开蓝琳。

    手上忽然传来热度,是李白的手,握上她的手,心里突地一下传来种异样的感觉,蓝琳的脑袋直觉“轰”的一下,发热。

    “快走。”李白轻呼。

    拉在手上的手又紧上几分,他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男女授受不亲是个什么样的含义,就这么拉着他的朋友的妹妹,在密林当中穿梭,好似一只猴子,灵活迅速。

    蓝琳跟在他的身后,密林里特有的腐烂草叶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她的脚下,软塌塌的,无数的落叶覆盖在这片土地上,踩在上面,发出“擦擦擦……”的声响。

    天色越来越黑,黑的蓝琳几乎只能看到李白的大概的轮廓。

    如果不是李白将她拉住,估计只凭着肉眼,是很难跟上他的步子。脚下深深浅浅,有时是个小坑,有时是积着的潭水,莫入泥巴当中,鞋子完全打湿,浸着双脚,幸好这天气早已转暖,若不然这样的湿,也足够让人喝一壶的。

    手疼,擦在伸出来的枝桠上,有时又是带刺的树,不小心碰上,便是扎上几下,疼的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蓝琳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她告诉自己,现在不是软弱的时候。

    不知一直跑了多久,衣服被挂破了许多地方,鞋子满是泥水,干在一起,像是灌了铅一样的重。蓝琳喘着粗气,就是在李白半拖着,将内力源源不断送入体内后,她仍然坚持不住了。

    “呼呼呼……”蓝琳感觉自己的肺都在疼,身体重的很,每一步都迈的很辛苦。

    前面的李白似乎感受到她的辛苦:“要不要休息会?”

    蓝琳知道李白肯定对这个林子特别熟悉,他应该是赶向某个地方,这个时候,她不应该扯他的后腿。她倔强的拒绝,继续赶路。

    又坚持了一段时间,脚下不知是什么东西伸出来,正好卡在她早已抬不高的腿上。

    “啊”蓝琳重心不稳,直挺挺的向地上倒去。横斜处伸出来的枝桠,划在脖子上,刺伤般的疼,一直坚持的力量,一下像是被戳破的气球,蓝琳脑袋一片空白,就完全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到了个不大的山洞里,明明灭灭的火光印照在石壁上,泛着红意,粗糙的石壁上,雕刻着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壁画。

    午夜的天气,有点冷。

    她下意识的拢拢衣服,手感不对,低下头,在火光的印照下,她看到的是一件熟悉的衣服,青色的衣袍,是李白今日穿的衣服,衣摆下面带着明显的泥污,不过,比起她的衣服,显然要好上几百倍,几乎没有什么被划破的地方,衣服虽薄,也能驱走寒冷。

    脖子上有点凉飕飕的,带着点麻痒和丝丝的痛。她这才想起刚才失去意识的时候,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化了一下,轻轻地摸上去,湿湿的黏黏的,放在眼前,指尖上带着青翠的葱绿颜色,想是李白看她受伤,弄得草药为她敷的。想到那可能出现的暧昧景色,蓝琳只觉得窘窘的,脸上带着微微的发热。

    山洞里,没有看到李白的身影。

    蓝琳扶着墙壁,想要站起来,脚刚挨上地,凉冰冰的,细小的石头子咯着脚心。她的鞋子居然不见了,在看看她的脚边,脚踝上海缠着一截袖子,那是白色的内衬衣,男士的。

    想到,李白脱下内衬衣,将她带着泥巴,湿淋淋的鞋子脱下来,在用内衬衣裹住她的赤脚,这样的场景,让她脸红心跳,这样异样的感觉,似乎有点不对劲。

    拿起带着泥土的白色内衬衣,心跳加剧,这样的感觉难道是心动,那么,她对陈亦知的感情是什么?她爱着陈亦知,怜惜他过去所受到的伤害,怜惜他脊背上那一条条的鞭痕,她以为她永远不会忘记陈亦知,他俊秀儒雅的面上,那淡淡的笑意。

    可是,现在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她的心跳加快,有种想要立刻见到李白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她不知道,脑袋乱成一锅粥,对于李白,她更多的是敬仰和好奇,她上学的时候,读过他许许多多的佳句,也曾专门买过专家们研究李白诗词的集子。

    此时,面对活生生的李白,还是如此细心,体贴的李白,蓝琳不知该如何搞清楚的感情,抱着这件带着泥污的白色内衬衣服,她呆呆的,瞧着面前明灭的火光。

    “冻着了,你哥哥可要找我算账的。”不知何时,李白已经进来,他手中拿着野兔,还有两三只野鸡,顺手丢在山洞的角落里。

    蓝琳回过神来,她看着李白,他光luo着上身,健壮的身材,窄腰,宽肩,这个把酒吟诗的大诗人,居然有着这样好的身材,看这模样,倒像是长期练武,锻炼的结果。

    是了,李白不仅酒喝得多,诗写得好,这剑术也是一流。蓝琳不敢看他的眼睛,低下头,捡起一根木棒子,捣捣面前的火堆:“不知哥哥他们如何了”语气里充满着惆怅和担忧。

    “我已经让朋友带他们走了,你哥哥和你嫂嫂都是有功夫的人,尤其是你哥哥,别的说不上,那脚底抹油的功夫,可是得天独厚,别担心。”李白开导蓝琳,看到蓝琳将他那件裹脚的衣服拿在手里,面色变得很不满意:“你看你,身子弱,就要懂得保护好自己,来,快点包上。”他抢过蓝琳手里的衣服,也不管她是否拒绝,就那么抬起她的赤脚,包裹起来。

    那模样,倒像是个做惯了这些事情。他的身体离她很近,就在她的面前晃悠,结实的肌肉很匀称,没有健美冠军那么恐怖的肌肉,可是特别有力,很和谐,很美。

    结结实实的绑了个结,李白这才放开她的脚,蓝琳看着被裹成粽子一样的脚,微微苦笑,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就好似又多了个家长一样。

    “小丫头,要听话,不然也像几年前……”他揉着她头发的手一顿:“咳,就像是几年前,我照顾的那个小女孩一样,贪玩,总是喜欢将脚泡在水里,将脚弄得冷冰冰的,还不听话,结果大病一场,要不是我四处问医巡诊,她那脚啊,就废了。”似乎感觉自己说的太多,他做了对比以后,停止揉搓她的头发,埋着头,自顾自的坐在火堆旁边,手中拿着个树枝,树枝上挂着的,赫然是她那双绣花鞋,火光的印照下,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的泥巴已经完全不见踪迹。

    看着自己的鞋子,蓝琳的脸上发热,一点也不敢抬起头来,只是低下头,看着眼底一块,随意的用树枝在地上划着,全七八糟的线条,就如她的心般。

    没有人说话,一时之间,空气凝住在一起,只有跳跃的火光在石壁上跳跃,好似两个人的心,不停的跳跃,带着活力。

    蓝琳恍惚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女孩的身影,这个女孩特别熟悉,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樱桃般的嘴唇,扎着冲天的辫子,手中拿着个糖葫芦,正大吃特吃着,她的衣裳褴褛,小脸上全部都是突然,不知是谁撞了她一下,糖葫芦掉在地上,小女孩哇哇的大哭起来,揉着眼睛,模样特别可怜。

    这时,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拿着串糖葫芦递向这个小女孩:“诺,不要哭了哦,哭了可就不漂亮了。”

    蓝琳想要睁大眼睛,看看这少年的容貌,可怎么也看不清楚,在他的面前,好似飘着一层薄雾一般,可是他的声音,一点也不漏的听在她的耳中。

    场景一换,清清的溪水边,五六岁的女孩,已经长成十三四岁的大女孩,她正打着赤脚,踢着溪水,荡起一波*的水花,水花在阳光的印照下,带着晶亮的感觉。

    “哗哗哗……”清脆的水声,衬着女孩银铃般的笑声。

    “你这孩子,又不听话了,转眼就是冬天,你这么玩耍,肯定要生病。”女孩的身后,响起成熟男子的声音,再也不是带着略微沙哑,正处在变声期的少年,听这语气,他非常不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