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六十八章瘟疫初显 不是妹妹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六十八章瘟疫初显 不是妹妹

作者 : 月妖雪雪
    寿王的身子一顿,阴沉的脸,在刻意的表现下,露出惯常的笑容:“子容辛苦了,快说说这次有什么收获,想来定然不错。”

    子容神色僵住,不管寿王如何拉他,直挺挺地向地上跪去,双膝触地,头磕在地上,不发一言。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寿王拉向子容。

    许多事情,不能说,不能表示,一切都只是在沉默当中表达着,闹剧是昨天的,今天不过是另一场戏剧的开始。

    往日热闹的码头,此时一片清冷寥落之色,没有几个人烟。

    蓝琳跟在许致远的身边,执意下船,许致远知道她身染剧毒,带在身边说不定有解毒的机会,便也没有赶她,何况心中总是带着种奇异的感觉,这个言行奇特的小泵娘身上有种特别的亲近,这在第一次看到她,给她解毒的时候便感觉到了,否则,后来的他也不会去花费力气提醒她,帮助她。

    倒是在路上救下的那个小泵娘不好打发,也怪自个这玩乐的性子,总想着这世间的女子太过于烦闷,虽比以往的朝代好很多,但仍脱不开媒妁之言的桎梏,便处处想要解开这样的桎梏,不想惹了一身桃花债。

    原本想着,他风流欲吃人的模样,不能吓人,最少也可以令人讨厌,往日这个主意次次奏效,这一次却是越用越遭,只好借助蓝琳的帮助,这次将小泵娘给气走,答应与船老大他们讨生活。

    想到面前这个叫蓝琳的丫头,笑眯眯之下,便硬生生的宰了他五十两的银子,心就痛的跟什么似地。没办法,谁叫他是个闲不住的主。

    拦住带着包袱,匆匆赶向码头的老人,问道:“请问,这里是邬县嘛?”

    老人张望蓝琳和许致远一眼,见二人面色皆善,不像是坏人,便善意提醒:“二位客官是从外面来的吧?。”

    许致远点点头。

    “快别在这停留了,邬县的邻居角镇发生瘟疫,死了不少人,二位还是快逃。”老人好意提醒两句,也不多说,提着包袱就走。

    蓝琳啃着从船老大那里弄来的腌制鹿腿肉,劲头非常好,咬着很香,尤其是耳边在没有了那两个人的唠唠叨叨,吃起来格外的香。

    “吧唧吧唧……”趿拉着从船老大那里弄来的衣服和布鞋,走在冷情的街道,不,应该说根本就是鬼街,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侧翻的竹笼,倒在地上的木板似乎被水浸过,带着阴湿的腐烂,经过街角最低洼的地方,能看到积着的满满的水,有不少杂物和腐败的鱼虾尸体在其中,发出难闻的气味。

    “呸呸……”蓝琳吐出口里的熏鹿腿肉,掩鼻过去,走了一段,才取开手:“哎,许致远这里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跟发了水灾一样?”等了片刻,无人回答,蓝琳转头,咦?人哩?旁边后面都没有人的影子。

    那不成认为她是个讨债的拖油瓶,所以跑路了?或者,还有一个地方能够吸引他……蓝琳想着,忍住恶劣的臭味,向原路返回。

    在再次来到街角的水洼处时,果然瞧到许致远的高瘦的身影,立在那处尸体成群的水洼处,恶臭随着风不断的刺激着蓝琳的鼻腔。

    胃里难受的使劲翻滚“呕……”在经历了半个时辰的忍耐之后,蓝琳还是忍不住,将好不容易填满的胃再次吐个一干二净。

    头发晕,眼前灰黑一片,有点热烘烘的感觉,这是晕倒的前兆,经常有这个毛病的蓝琳很有经验,就在倒下的瞬间,她发出悲惨的声音:“啊……”

    满含委屈,满含不敢言说的怨恨,这一声蓝琳可谓是练了无数次,没有一次不成功的,用她的话说:就是钢铁她也能给它唤成水来。

    这一声,自然是交给许致远听得。蓝琳总觉得这个看起来有点风流,有点小坏,还喜欢喝酒的男人,有那么一点熟悉的感觉,还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

    这也是蓝琳跟着他的原因,甚至对于许致远说有机会能解她身上的毒,这件事情根本没有怀疑的相信。

    许致远自然听到,他武功差,轻功实在不错,在蓝琳将要倒地的瞬间,他移过去牢牢的将她抱在怀中,就在双手接触的瞬间,心口猛地一缩,奇异的感觉传遍全身,无关男女,却是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在细细去看怀里人儿的眉眼,依稀竟然感觉却有些相似,激的许致远猛地一下想起什么,他盯住蓝琳正在发育的胸口,几乎将嘴唇咬破。该死,这胎记生的地方实在是太讨厌,干嘛要在那里。

    该怎么办?找了这么多年,难道就这么放过。他的手犹豫的向蓝琳衣服解去,突地,背心发冷,强劲的腿风向他这边扫过来。

    忙抱紧昏迷的蓝琳,向旁边躲去,“咣……”撞翻一篓子烂掉的蔬菜,挂在肩膀上,别说多臭,就跟此时许致远的脸一般,愤怒的扯去烂菜叶,朝着偷袭的小泵娘训道:“哪里来的倒霉孩子,呸呸呸……”一说话嘴边挂着的一丝烂菜叶,跑进嘴里。

    小泵娘眉眼皆俏,大眼做无辜状,手指含着嘴唇:“你这大叔好无赖,快将我的蓝琳姐姐还我,不然……大叔,小心变成无牙大叔哦。”

    小泵娘大概十五六岁,男装短褂的打扮,说不出的天真可爱,她这厢话才说完,又从远处跑来个年纪更小的毛孩子,一上来,就指着许致远怀里的蓝琳怒道:“将我的仇人还来”

    一个看起来傻得天真,一个看起来红眼入魔,面有疲倦之色,口音皆不是本地的,听起来都有些洛阳的味道,应该是赶了不少路。

    许致远懒得跟这两个半大孩子纠缠,也听不懂他们到底说些什么东西。等等,那不是个女娃嘛,正好可以让她来看看,不就得了。

    “小泵娘……”许致远展开最大的笑脸,跑过去套近乎。

    小泵娘退后一步:“大叔,你的模样好可怕,你想要将我拐去买了吗?。”

    许致远额头冒青筋,忍住抽人的冲动,他嘴角抽搐,好说歹说,又是哀求,又是告饶,又是威胁,又是用救了蓝琳的恩德这个看起来傻得天真,啰嗦的好似托着十几个油瓶子的话唠小泵娘,这才答应帮他看看蓝琳的胸口上有没有桃子一般形状的红痣。

    “远芳你,你真的要听这个大叔的?”十二岁的少年,馨馨的弟弟,现在被远芳唤作石头的大男孩,试探着问。

    许致远青筋又冒,火气嗖嗖的往上冲。憋住,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是啊,大叔这么好心,自然是要帮的。”远芳对着许致远天真的咧开小白牙,笑的灰常的灿烂,当事人蓝琳一点也不知道,昏迷的自己就被两人在眼神中给卖来卖去的。

    “怎么样?”在无人的破屋外面等的许致远,见小泵娘出来,忙追上去询问。

    小泵娘摇摇头,双手一摊,充分表达自个爱莫能助。

    许致远沮丧着头坐回地面,望着头顶阴沉沉的天空,心里也像飞雪,寒冷异常:“父亲,母亲,这么多年,孩儿用了无数的办法,依然没有找到妹妹,便是杀父仇人,也没有一点线索,孩儿真是没用。”抱住头,身体蜷缩成一团。

    “呐,吃吧”胳膊被人碰碰,许致远抬起头,看到是刚才的大男孩,他童稚的脸,圆圆的还没有褪去稚气,眼睛同样很大,闪着坚强和怜悯的光,低下头,带着点泥巴的小手里捏着半个发黑的馒头,在他的另一只手里,捏着另一半。

    这孩子……许致远撇过头去,用袖子擦过眼睛,接过馒头,咬上一口,微笑点头:“嗯,好吃。”

    破屋当中,倒掉的塌,杂碎的桌子,烂掉的被子,散发着潮湿的味道。

    远芳收起脸上的笑容,半跪着在临时弄得躺人的地方,纤细小巧的手,仔细的系着蓝琳衣裳上的带子,衣服还没有完全拉上,露出粉红色绣着荷叶边的裹布,就在裹布上面,隆起的小心**上面,一颗殷红的桃形印记耀眼而美丽。

    恐怕许致远万万没有想到,这一辈子居然会被个小泵娘骗的团团转,这也是孽缘,要不然两人如何要斗半辈子。

    收拾完毕,在等待蓝琳苏醒的时间里,远芳将他们和蓝琳之间的关系大概说了下,关于石头的事情,他不想说,远芳也没有说,有一件事情,许致远倒是知道的很清楚,就是蓝琳是石头这个大男孩的仇人,还是不共戴天,你死我活的那一种。

    这是大男孩唯一重点提出的事情,许致远倒是看出来这大男孩说着的时候,眼里根本没有一点杀气,愤怒倒是有那么一点点,便也将这件事看成是小孩子的胡闹罢了,也没有多么放在心上,况且,对于这个大男孩,许致远当真是打心眼里喜欢。

    “救命啊,救人啊,有没有人啊……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外面突然响起人的大喊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