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六十九章 原来此处是故人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六十九章 原来此处是故人

作者 : 月妖雪雪
    许致远当先冲出去,出门时,见石头和远芳也跟着跑来,眼睛一瞪:“去去去,小孩子捣什么乱,照顾好蓝琳,我马上回来。”说完,冲出门去,留下远芳和石头两人。

    冲出门去,街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这还真是奇了怪了,刚才他明明听到有人呼救的声音,难不成跑错方向了?

    许致远戴着满头的杂草,和一片烂叶子,这是刚才钻进个有人影晃动的茅草房的结果。不及细想,又向来路奔回去,左找西找,哪里有人的影子,就跟他们来时一模一样,纯粹的鬼区。

    遭了许致远面色一变,向落脚的那个破房子跑去,待走到门口,傻眼了,哪里还有人的影子,地上都是乱七八糟的脚印,“啪……”一拍大腿,许致远出门,幸好他为预防寿王的人出门劫人,在蓝琳的身上放了追香粉,若不然还真让他们得手了。

    咦?来人的轻功不错,带着人速度居然比他也慢不了多少。幸好,这地方他熟,看路线,应该是去码头。绕近路,运起轻动,蜻蜓点水,如鹰飞翔,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正好赶至码头。

    陌生的船,正靠在码头,三个黑衣人分别带着小泵娘,石头,蓝琳上船。

    许致远跟在后面,猫着腰穿梭在码头上搁置的旧箱子中,眼看对方的船就要开动,他急切之下,抽出软剑,又在手心里捏好四五种能迷晕人的药。

    “咔哧……”脚下响起木板碎裂的声音。

    糟糕,随着许致远快速的向前窜,那边船上的三个黑衣人非常警醒:“什么人?”飞出一个黑衣人,向许致远这边而来,剩余的两个黑衣人加速开动船只。

    “你们是谁?”娇呵声突然响起,是远芳醒过来,身子不高的她,在发现被劫持之后,腿脚并用,舞的虎虎生威,有模有样,大有拼命的架势,一时之间将船上的两个黑衣人缠住。

    许致远悄悄松口气,他猫着步子,躲在一个烂木箱子后,随着黑衣人在他周边的破箱子堆里寻找,他也在不停的唤着位置。

    “嘶……”一根锈迹斑斑,被河水浸泡过的铁钉露出破木箱的外沿。许致远光顾着看黑衣人,食指顿时被扎了下,血冒出来。

    头晕许致远才看眼指头上的血,脚下一个踉跄,忙扶住旁边的破木箱子,晕血,这一点对于身为神医传人的许致远来说,还真是不可思议,他自己也是这么觉得,在发现自己第一次晕血后,他实验无数次,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避免。

    他发出的声音,引起黑衣人的注意,脚下放慢,向许致远藏身的地方走过去,此时,许致远还处在晕眩当中,如何敌得过这个黑衣人,况且,他的武功本来就是个二吊子。

    屏息,收腹,前胸紧紧地贴在破木箱子上,远远的离开那颗倒霉的钉子。黑衣人越走越近,在离许致远还有五步的距离时,黑衣人突然转向,向许致远侧右方的木箱走去。

    许致远吊起的心稍放一点,他紧张的捏着手中的药粉,随时准备稍微不对劲就抛出去,这么多的药粉,就算是大内高手也得栽到他的身上。

    就在黑衣人貌似错开许致远藏身的地方,向另外的那边的破木箱走去,许致远不经意的放松一下呼吸,这个黑衣人突然折转回来,身形如豹,猛地扑向许致远。

    许致远大叫一声,将手中的药粉完全撒出去。

    “砰”许致远胸口挨掌,蹬蹬蹬的往后退去。

    正中黑衣人的面门,“啊……”凄惨的叫声才起个头,声音戛然而止,就如被用剪刀剪断一般,直挺挺的倒下,再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顾不得胸口的伤势,飞身扑向船上,接下就要一掌印在远芳背心的黑衣人,将他逼得退后数步,哪知,体力不支,正处在昏迷当中的蓝琳就被扔在那里。

    黑衣人似乎眼见刚才吓人的一幕,根本不与许致远恋战,夹起蓝琳纵身跃下“噗通”钻入冰冷的河水中。

    这人是疯子吗?这样下去蓝琳肯定丢掉小命。许致远手撑在船舷上,跟着跳下去。才入水,手脚差点冻僵。好冷,该死的,让我逮到你,非让你去做药人不可。

    接下来的事情,惊异的出乎许致远的意料之外,那个一直拖着蓝琳游得黑衣人,似手脚脱力,偏偏不脱手,许致远费好大的劲,蹬水,侧身,就在接触到蓝琳的腿部时。

    那个黑衣人突然撒手,眸里带着极度的惊慌,好似许致远身上的药粉能通过蓝琳传递给他一般,慌不择路的转头就跑。

    拖住蓝琳,将她勾到自己的身边,先试探下鼻息,又摸摸脉搏,还好基本上没有太过异常的事情发生。

    突然,一个红色的东西落入他的眼睛,桃形的红痣。他以为是自己眼花,顾不得什么男女之间,向松散的衣服扯去。

    桃形的红痣,清晰的展现在眼前,揉揉眼,再去看,没有错,真的是桃形的红痣,就在胸口的位置。妹妹,这就是他的妹妹,他找寻将近二十年的妹妹。

    “妹妹……妹妹……”爬上船,坐在一边,搂着昏迷的蓝琳,一边喊,一边从怀中掏出玉质瓶子,这玉质瓶子特别小巧,仅有大拇指的大小,通体翠色,通透玲珑。

    “蓝琳姐姐没事的,别担心。”远芳走过来,蹲下身子,手伸出去,去翻蓝琳的眼皮。

    “啪”许致远拍掉她的手,冷着脸,不看她一下,从玉质瓶子中倒出一枚与瓶子颜色几乎一样的药丸,向蓝琳的嘴里塞去,感觉一颗不够,又去倒第二颗。

    “这是……这是……”远芳的眼睛都直了,似乎忘记刚刚才被重重的拍了一下,向许致远手中如蚕豆大小的药丸望去,眉眼里写的都是不可思议,在经历第三颗药丸喂进蓝琳的嘴里时,她实在忍不住,指着许致远大叫:“你……你这是……糟蹋东西啊……”

    许致远不管她,抱着蓝琳下船,向镇上走去。

    “喂,你不能走,不许走……”远芳大叫着,将被人打晕的石头背起,追上前面的许致远,张口就问:“你见过神医是不是?”

    不答,不理,继续走。

    “好啦,好啦,我错了嘛,原谅我好不好嘛,谁叫你那么凶,还抠的很,本来想逗你一下,晚上在告诉你的。”远芳跟在旁边,不停的解释和道歉。

    冬去春来,这一天是春至。

    蓝琳,石头,许致远,加上死皮赖脸,因为认错态度诚恳,得到谅解的远芳,他们四人来这江南一隅的青叶镇转眼就是半个月的时光。

    在许致远这位神医哥哥的保养下,蓝琳吃的那叫一个好,天天换着花样的吃,顿顿都是新鲜的菜,又有养生的功效,味道比起寿王府的厨子做的还要好吃。

    在许致远的一番解释和诚惶诚恐,犹如要拿成绩单给家长的小学生般,呆在蓝琳面前惴惴不安,似乎生怕蓝琳会气他将她弄丢,不认他这个哥哥般,尤其是看到胸脯的那件事,便是亲兄妹之间,也太过了点。

    什么看胸脯,不过就是在许致远面前穿了一回吊带背心而已。在经过了初时的不适应,过了一天的功夫,蓝琳这哥哥叫的顺口的很。在充分得到这位“亲哥哥”的慰藉和关怀后,她彻底的将心里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赶出去。既然老天让她代替这个身体的主人活着,那么她的一切,她都有权利享受,比如这个浑身是宝的哥哥。

    泛起嫩芽的石桌边,竹子编成的躺椅,是许致远听到蓝琳极为怀念梅园里的躺椅,临时赶夜工做的。蓝琳整个人蜷缩在躺椅上,身上是厚实的狐裘,身下铺的是从青叶镇,王县令那里得来的鹅毛毯子,软软的,特别舒服。

    舒适的温度,柔软的感觉,弄得蓝琳昏昏欲睡,她眯着眼睛,靠在旁边坐着的许致远身上。

    “啊,张嘴。”许致远的眸子里全部都是腻死人的温柔,手中端着青瓷碗,筷子夹起拔丝山药,放在蓝琳的嘴前。

    旁边正在拖着扫把,不甘不愿扫地的远芳,对着被供的像菩萨的蓝琳,撅撅嘴,充分表明她的嫉妒心情。

    蓝琳对她扬扬下巴,卷起粉嫩的小舌,一脸幸福的吃到嘴里。

    阳光照在她明媚慵懒的小脸上,似泛起金黄色的光晕,这半个月来,在许致远用尽一切手段,不顾神医名声,用医病的借口,骗来不少上好的补药,全部进了蓝琳的小嘴。

    瞧着她越发健康的脸色,尖瘦的小巴也能带起点肉来,胃口更是好了不少,不会经常作呕,能吃的东西更多一些。不过,他这个妹妹,嘴巴还真是刁钻的紧,吃过他做的菜之后,再也不要那两个小表动手,通融让他来。

    累是真的累,青叶镇的疫病比起他听到的,更加的严重,幸好这青叶镇的官员倒是个负责的,将染了瘟疫的百姓通通移至镇里最大的府邸住下,设立禁入区,免得瘟疫扩散的更快。

    这倒是给许致远争取到一点时间,经过半个月的调教和解答,这里的大夫和几个野郎中都能抓上几副药,看一下比较难的杂症,他也能轻松点。

    只是……想起王县令说起那件事,就是满肚子的火气,朝廷里那些吃干饭的。

    “哥哥,发生什么事了?”蓝琳瞧着从中午回来,就一直眉角带皱的许致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