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二十一章 双飞吗 惹人气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二十一章 双飞吗 惹人气

作者 : 月妖雪雪
    王雷亭浑身欲血,仿若从阎王殿里出来的阎王般,经过身旁人的妙手,倒也包扎的甚是老实。

    蓝琳托着下巴,看着烛光印着陈亦知的那张脸,温润如玉,依然如那夜里与她说话时淡淡的模样,真不知,在这样的脸上,会不会能揭下人皮面具来。

    哎,明明是这样可口的美餐,可惜……淡如云,飘如风,抓不住啊,抓不住。

    这一夜,又是无眠了。

    不知看了多久,“啊,哈……”打着哈欠,蓝琳趴在桌子上,眼睛慢慢迷蒙起来,终是撑不住闭上眼睛。

    朦朦胧胧中,身上一重,似披上什么物什,蓝琳嘴角噙住微微笑意,拢拢衣领,遂与周公下棋去也。

    来日,晴。

    “哎呦……”馨馨抚着头,有些痛楚,好似被什么东西敲了。“咦?”她环顾四周,这这这……堆放的木柴,清冷的灶膛,身下有些扎入的稻草。

    昨夜个,不是小姐硬拉她与她同睡一铺的嘛?自己怎么会到此处。昨夜,昨夜……啊,好似她半夜摸不着小姐的时候,张眼看来着,然后,然后……对上了一上眼睛……

    那眼神甚是惹人恐惧,好似燃着冥火一般,幽幽暗暗。觉得背上一阵发寒,她不由自主的抱住双肩。

    她都这般惧怕,何况她家娇滴滴的小姐,馨馨牙齿一咬,不敢去报上面那位恐怖的主子,径直一口气跑回梅园内。

    园内无人,更少了每日小姐必要小憩的竹椅,朱门紧闭,就连窗户也是闭的紧紧地。难道……馨馨心里陡然一紧,抓着自己的衣角,抖抖索索的走到门口。

    心里好怕好怕,生怕会窜出昨日里那双骇人眼的眸子。敲门的手抖个不停,闭上眼,“扣扣扣”狠狠地敲下去。

    “何人?”声音清越,金石相击,好好听的男子声音。

    馨馨一愣,随即道:“奴婢馨馨,来侍候清溪小姐起床更衣的。”这样好听的声音,真想不到会有那般的吓人的眸子。

    门里无声良久,馨馨枯等好一阵,门里才又传来声响:“她还未起,自下去吧。”

    是了,是了,一定是门里的公子昨夜“欺负”小姐,馨馨年岁虽小,但这些年看下来,也知有些男子夜里“欺负”姐姐们过度,第二日准保起不来。

    可怜她家小姐,这几日都被胃痛缠着,睡不好,又不这么“欺负”,她看着心疼,可也无法,就算小姐入了这红院,上面的主子发话,让小姐侍候谁,就得从命。

    馨馨在门口来回踱步,小脸上焦急的不成,看看天色,小姐吃药的时辰也快到了。

    “啊呦,嘶嘶嘶……轻点……轻点……”屋里突然传出小姐惊呼的声音,馨馨地心提到嗓子眼里,小小耳朵贴在门上。

    “忍着点,一会就好。”

    “别……别碰那……嘶嘶嘶……”小姐似特别“辛苦”:“都怪你霸了我的床……”

    果然,那公子果然强逼小姐。可怜的小馨馨再也忍自家小姐受这等“苦楚”,咬牙顿足,飞起一脚,踹开门来,正待说话,突然看到屋中二人皆用及其古怪的眼神看向她,不,应该说三个人,啊……小馨馨张着大嘴,呆看着坐在塌上的单衣男人,他他他……单衣不整,露出强健体魄。

    “啊!”的一声,小馨馨蒙上双眼,脸上火辣辣的热。小姐,小姐……可苦了你呦,这些人真无耻……

    她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美人榻下,微微露出一角的染血绸带。

    “噗嗤……”蓝琳实在忍不住,她瞧着小馨馨的模样,就知道她误会极深,又羞又怒又不离去,捂着眼睛就不放开。

    这丫头……蓝琳试着动动发麻的胳膊,“呀……”一动全身都抽搐起来,这样压着胳膊睡了半夜,不麻才怪。叹气,下次在也不干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了,呜呜呜……她才新换的蝶花锦缎被子啊,就这样被糟蹋了。

    屋中陷入短暂的寂静。

    “咳咳……”蓝琳瞪向靠在床边就要说话的王雷亭,止住他欲解释的话头。在斜睨一眼身边的陈亦知,俊朗如玉的面容多了一丝可疑的潮红。

    “那个,馨馨呀……”蓝琳语重心长,捧着还有点麻的胳膊:“两位公子,昨夜甚是辛苦,速速去准备茶点来。”

    “小姐……”若是她走了,小姐岂非又被吃干抹净,不走。

    陈亦知眸光微闪,蓝琳斜眼瞧到他袖口边拎起的指头,知他又想故技重施,点了自家心爱的丫头,扔去柴房。

    这波澜不起的俊秀面容,竟然一点也不怜香惜玉。蓝琳揽起小馨馨的脖子,摘掉她头上插得稻草:“好了,我家小馨馨,别望了,要不……”她一指床上阴云密布的某人:“将他送与小馨馨可好?”叫你哪都不去,非跑我这里来凑热闹,找麻烦,蓝琳媚笑瞧着王雷亭。

    “小……小……小姐……”馨馨吞吞口水,连连摆手,仓皇逃之妖妖。

    蓝琳拦在陈亦知的面前,关掉门,托着下巴,看向来人。

    “你就这般信她?”陈亦知拧眉。

    蓝琳笑呵呵地道:“不信她,难道信你吗?。”

    “我说过……”

    “说过什么?哦,对了,说过要带我出去嘛!”蓝琳抓抓耳朵:“既然这样,那是什么……”她目光不离陈亦知,手指指向床上以快要暴跳的男人。

    “……”

    “喂,小姨子,我这可是为你受的伤,你也忒无情了吧……”王雷亭厉目,咬牙,那模样儿恨不得将她个吞了,蓝琳知他一定在心内万分后悔,那日答应她的事。

    想后悔,也难了呢!蓝琳眨着大眼,将袖中折好的纸条拿出来,在他面前抖了三抖:“这可是你让我莫相信任何人的,我可爱的姐夫。”

    “可那个丫鬟?”王雷亭怒叫,面前的这个丫头还嫌他死的不够快事吧,要是被那个“五爷”知晓他的行踪,这命定然保不住,他虽面上及傲,对这性命可是看重的紧,要不也不会用去一枚守信符。

    不过,这眼前救他的男人,还这是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啊,没想到,堂堂陈大人的儿子,居然和那人有关。

    “谁叫你厚脸要来我这,明知道我这就如那黑夜里挂着的灯笼,多少人盯着呢。”蓝琳没好气的提醒:“这会面具男准保接到消息,你就等着被分筋拆骨吧,色胆包天的家伙,还想半夜爬墙?”

    王雷亭顿时一噎,不挡丫鬟,是因为根本用不着挡是不?她早已知道,早已知道,昨夜,居然一声不吭……

    这个小妖女……这个小妖女,将他卖的一干二净,她怎么就不羞愧捂脸,还这么一脸的怒气,好似这麻烦似他给她招来似的,偏偏……偏偏……他绷着眼睛瞅向那只皓腕上的三彩玉镯,正想跟陈亦知交易一下,却碰到陈亦知阴晴不定的俏脸,眼底的阴霾让人惊心,王雷亭暗暗点头:这才有点像是昨日出手狠辣的男人啊。当下,将一腔怒火,也暂且给收掉。

    “他真的来过?”陈亦知面色不善。

    蓝琳小退一步,微微颔首。

    “说了什么?”他再问。

    “要我乖乖呆着,等捉了一人,自会放我自由。”蓝琳据实以告,无辜的眼睛纯真无邪。

    陈亦知淡淡挑眉:“你信他?”

    “不信。”蓝琳摇头,耳垂下的珍珠耳环随着摆动。

    陈亦知面色稍稍和缓。

    哪知,才松了口气,面前的小女子便道:“不过,我告诉他,他让清溪出卖谁,清溪就出卖谁,指不定还要大加配合。”这个女人,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怎么可以,怎么可能,那人如此优秀,潇洒之姿令人神往,她怎会启了这般心思。

    本该怒的,可他为何有一丝特别的轻松?

    陈亦知还没动作,床上之人,已然气得头疼欲裂,他三角眼中放出嗜人之光,心未动,人以动,向这蓝琳探手抓去,如毒蛇吐芯,直刺蓝琳咽喉。

    蓝琳不闪不躲,嘴角擒住笑意。

    陈亦知眉头稍紧,他长手一挡,逼向带起戾气的来人。来人纵然受伤,但拼命之下,自然显出几分狠厉,竟与陈亦知战个平手,这厢势若鸷兽,招招狠辣,全不顾及伤势,致使血染衣裳,犹如地狱修罗。那厢步伐肆意,轻灵如风,当当是显得更加风流,指一绕,身以闪,真真如漫步云端。

    一旁托腮的蓝琳,一时看的呆掉。

    听得门外有低低的“当当当”三声,这声音极低,战的正欢的两人,根本听不到,蓝琳一喜,小馨馨真乖,一点没让她失望。这正主终于来了,再不来,怕这位情根深重的一根筋就要失血而亡了。

    “王雷亭,莫要怨我,当日,我即曾说过,若是姐姐不爱你,我便绝不会帮你,更要手刃姐姐仇人,替她出气,你可记得?”蓝琳双手抱胸,傲然挺立。

    王雷亭反怒:“丽丝心中有我,不要胡说。”

    “她若真的有你,怎生不跟你离去?分明,是恨你骗她在先,又杀她恩人之子为后,就算姐姐真的爱你,但你背信弃义,出卖朋友,她也绝不会与你在一起。”

    “我……”王雷亭眸子稍暗,眼内挣扎。

    “明明是你背义在先,我只是学你而已。”蓝琳再加狠话,脸上显出奸笑。

    王雷亭磨牙:“谁说我……”

    “没骗她?”

    “……”王雷亭低头垂首,竟然停了争斗,跌坐在椅子上。陈亦知不语,收势站在蓝琳身边。

    “看似情深,不过是违心利用。”蓝琳“桀桀”冷笑。

    “我没有。”王雷亭矢口否认。

    “杀人凶手,该当偿命。”蓝琳拔出陈亦知腰间佩剑,径自向王雷亭刺去:“我要为我的碧姐姐报仇。”声音凄厉。

    快点踹门啊,踹啊。蓝琳心语。

    果然,美滴滴娇滴滴的人儿不复她望,“啪”朱色大门洞开,一声冷若寒泉:“劳烦妹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