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二十章 金瓶梅 大红脸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二十章 金瓶梅 大红脸

作者 : 月妖雪雪
    “啊嘞,我的亲亲馨馨,谁惹你生气了?”蓝琳笑颜如花,攀上自家丫鬟的肩膀,好似没有骨肉一般,掉在她的身上。

    馨馨来了几日,对自家小姐这般举动,早已习惯,只是略略红脸,低下头,却被自家小姐的指头强自抬起:“馨馨,你要知道我是你的主子。”圆圆溜溜的眸子闪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光芒。

    她心中一颤,禁不住就想全部说了,可一想那人的手段,寒毛立起,小姐不过才来这红院几日,哪里是那人的对手,况且,小姐这玩闹不拘小节的性子……

    似知晓她心中所想,面前的小姐再次加重语气,道:“馨馨,你应该知道……”小姐的双手捏在她的肩上,狡黠挑唇:“这吃人的楼里,能护着你的是谁!”

    馨馨心中矛盾,勉强笑道:“自然是我家的亲亲小姐。”只是,这话说得僵硬,少了点肆意放纵。

    “呦,我家馨馨今日也开了窍……行了,看你紧张的,生怕我吃了你似的。”蓝琳拧了帕子,笑着擦去馨馨额间的冷汗。这丫头就是死脑筋,有事还有扛着,我且看你还要扛到几时。

    收回望向馨馨娇小身影的目光,蓝琳将屋中的竹制躺椅拖出来,放在枯了的梅树下,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又觉今日的阳光特别耀眼,恰见旁边的石桌上放着本书,也不管是何来历,径直拿起来盖在脸上。

    原本只是觉得无聊,没想居然最后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蓝琳忽觉背上奇痒,可这瞌睡虫儿甚是强大,她懒得起来,随便在竹椅上蹭蹭,没想越蹭越痒,终不得起身去挠,可够又够不到,睡眼朦胧间,似见眼前又人影飘过,她懒懒地道:“馨馨亲亲,给我挠挠,好养。”她指指背后,觉眼前阳光比先前更加刺眼,仍旧拿起书盖在脸上。

    背上痒处,被轻轻地挠着,位子和力道都把握的极好。

    “馨馨亲亲啊,你这水准可比痒痒挠高多了,真舒服……啊呀,在下一点,嗯,左边一点,对,对,就是这里……噢,真是舒服啊……”

    就在蓝琳似醒非醒,马上要去见周公之际,耳边突然想起男子声音:“舒服吗?嗯,我的亲亲小姐!”

    这声音清朗,带着几分调侃。

    谁?谁在这里?蓝琳一时睡意全无,拿掉眼前书,转身看向身后,呀,又来了一位俊扮哥,不过这位怎么带着一副青铜面具,只露出一双戏谑之意明显的眼睛。

    蓝琳没好气的道:“这位哥哥,怎生戴了面具,莫不是不敢见人?”

    来人锦衣玉服,风度翩翩,也不理蓝琳眼中的嘲讽,径自坐在桌前,瞧见桌前酒壶,眸子一亮,提起便喝,竟也不失其优雅之姿。

    蓝琳身子前倾,按住酒壶,讽道:“阁下也不露过真容,到时候这酒钱清溪可找谁去要呀?”就看你这只缩头乌龟,还要藏多久。

    来人竟也不气,在蓝琳手上一弹,“啊。”蓝琳觉手上一痛,缩回去轻吹几下,继续瞪向来人:“你这人好不讲道理。”

    “不是小姐请在下前来的吗?这酒当然是小姐请。”面具男人晃着头:“况且,白给小姐挠了痒痒,这工钱在下还未讨呢,小姐倒是像在下要起酒钱来,是何道理?”

    蓝琳早有猜测,没想到此人居然如此坦荡的承认,有些意外,又见昨日她才放出话去,今日一早,别家就找上门来,看来,看的她甚严啊。

    她眯着眼,打量面前男子,希望能认出一二,可瞧了半天,也只是觉得有点眼熟而已,倒是自己辛苦调制的梅花酿,估计空了底子。

    白哗哗地银子啊,就这样被他给喝个干净。蓝琳心疼,斜撇道:“这位哥哥,是不是脸上有隐疾,不如给清溪瞧瞧,包你桃色多多,日日风流。”

    “非也,非也。”来人嬉笑着摇着两根指头:“在下只是羞于见书。”

    蓝琳挑眉,疑惑的看向被自己甩在一边,拿来盖脸的书,“金瓶梅”三个明晃晃的大字,外加艳图一张,图中半luo人儿互相抱着,饶是蓝琳具有现代人的灵魂,也不免“腾”地脸上一热,闹了个大红脸。

    好个馨馨,倒是长见识了,回来,非得好“教训教训”她不可。蓝琳懒得跟眼前困住自家的男人玩文字游戏,直接道:“不知阁下,如何才肯放了清溪?”

    “五爷”瞧着眼前的小小人儿,两弯月牙眉下,眨着一双狡黠灵动的眼睛,脸上的红霞更是增添她微微的媚意,映着白雪,竟然有一种让人目眩神迷的感觉。

    要说,这女子的面容不过清秀,只是,这眉眼间的神态,让人无法移开眼睛。

    她说,如何才肯放了她?这让他如何回答,直接放出实话,不是他的习惯,若是说些假话,怕也瞒不了眼前的小女子。

    似是察觉到他的心意,眼前的女子微微一晒:“阁下大男人一个,难道怕区区小女,况且,清溪无意与阁下为敌,一心只想了了阁下的心意,为了这个心愿,清溪可是日日难以入眠呐。”

    “噢?”“五爷”微微一愣:“你不是死也不会背叛他吗?。”

    眼前的女子眸间明灭不定,似有些惊讶,不过片刻,展开笑颜道:“那是过去的清溪太笨,若说这世上最宝贵的,莫过于自家的性命。”

    “所以?”“五爷”眸间笑意沉沉。

    眼前女子身子前倾,趴在桌上,靠近他的面庞:“阁下,想让清溪出卖谁,清溪就出卖谁,觉对是个听话的小痹乖。”馨香入鼻,竟比清酒更惹人醉。

    有意思,这小丫头几日不见,竟变得如此“讨人喜欢”。不知,那人见了,会不会惊掉大牙。“五爷”拍掌附和,几句“妙极妙极”,结束谈话。

    人来人去,竟然皆无生息,如此武林高手,今日蓝琳终于是开了个眼,露出大大的桃花眼,吓得才入门的馨馨,掉头便往外跑去。

    蓝琳嘴角扯开邪邪一笑:“我家馨馨亲亲,这是去哪儿急着会情郎啊?”

    可怜的馨馨眨巴着杏眼,揪着手绢往回走,看这模样,恨不得变成蜗牛才甘心。

    馨馨下巴被小姐的两根指头抬起,面对看似天真,实则邪恶的脸,馨馨双肩抖动,心下骇人:“小……小姐……”

    “嗯?”面前的小姐飞眉一挑。

    馨馨嘴巴一扁:“亲亲小姐。”

    “嗯。”面前的小姐看似很满意,对她露出大牙灿烂一笑:“既然我家馨馨亲亲,春心荡漾,捧着经典名著夜不能昧,不如……”小姐笑的yin邪,馨馨脸上居然一红,不由自主的向后退。

    “今夜,我就好好教教,我就馨馨亲亲,何谓翻云覆雨。”话轻人笑,说不尽的妩媚。

    馨馨早已吓得一魂去了三魄,对地捣头:“奴婢在也不敢了,在也不敢了。”

    蓝琳看这丫头实在是纯洁的紧,心声怜惜,知这吃人的楼里,这些小泵娘实在苦的紧,打了牙齿还得往肚里吞,随即柔声道:“行了,我又没说要将你送给你相好的……不过,这卖书的人,我可得好好会会。”这天下只有她去染别人的清白,哪轮到别人来给她下套,不过,那日怕不知道,心声倾慕的陈公子,这几日可都不在房中哦。

    ……

    夜深,月圆。

    蓝琳瞧着旁边的馨馨小脸红扑扑的,睡的很熟,宠溺一笑,替她掖好被角,披衣起身下床。

    胃部一抽一抽的疼,这胃寒的老毛病又犯了啊。蓝琳苦着脸,一手捂着该死的胃,想着也没个热水喝,顿时极想自己可爱的卡通保温杯,叹,要是有杯热水就好了。

    睡也睡不着,眼睛无聊的翻开四周,瞅见炉旁放着个青瓷大碗,是她喝汤的那种。心下奇怪,也怕这瓷碗受不住热,裂了可就又要赔钱。

    待走近,揭开盖子,竟然见里面乘着银耳莲子汤,还丝丝的冒着热气,熏得她脸上润润的。旁边还贴心的放着勺子。

    这丫头,就是心细,不愧是我家亲亲,若是没有了那蜗牛的胆子就更可爱了。蓝琳拿着勺子,忍着胃疼,多少吃了一点,热乎乎的东西下肚,一阵暖洋洋的,痛楚减轻了好多。

    推开门,竟然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雪,纷纷扬扬好似洁白的鹅毛。

    想起白日里的面具男人嘴角勾起的戏谑,蓝琳撇撇嘴:说什么让我等就好,那人必会来救她,捉了那人,自会放她自由……可笑,若是她蓝琳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哥哥早已魂归天外,不急来救。

    这世上,本没有免费午餐,世道艰险,人人自顾不暇,何来顾她?

    她蓝琳不怨天,不怨地,更不会去怨根本不可信的誓言,誓言誓言,立了就是用来破的。她似乎还能看到昔日男友搂着别家女孩,嬉笑嘲讽的脸。

    她可以笨一次,绝不会笨第二次。这路,终究还是要自己走下去。

    “扣扣扣……”院门在如此的深夜居然被敲响了。

    蓝琳眉头一蹙,冷声道:“何人?”

    “我……”声音低沉,带着极度的虚弱。

    陈亦知?蓝琳心中一跳,忙跑过去,拉开门一看,整个人惊呆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