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婚事

清悠路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婚事

作者 : 醉夜吟
    瓜尔佳氏看好世尔冀,是结合女儿的性子综合考量的,来自大唐的瓜尔佳氏比现代的父母还开通,不会勉强的舒瑶。也信任女儿舒瑶的眼光,只要舒瑶看上的少年,瓜尔佳氏有信心调教成才,倒也不是非得世尔冀不可。瓜尔佳氏肯为世尔冀费心思,一是在因舒瑶,二也是亲戚,在瓜尔佳氏这些侄子外甥中,世尔冀最值得调教的一人,瓜尔佳氏深知一点,一个家族能长盛不衰依靠的是人才辈出,瓜尔佳氏一直致力于培养名门底蕴,从结亲等等便可看出,大多不是选择最显赫的姓氏。

    经历过纷繁复杂的帝位之争,穿越后的瓜尔佳氏又查阅过史书,世家大族也扛不住皇权,为保证家族不没落,瓜尔佳氏制定了严密的计划,人才辈出使之上皇帝不能不用,姻亲不求显赫,但得深埋地下,严厉管教仆从,不因家族兴盛而妄为,至于最重要的帝位传承,瓜尔佳氏轻易不会让志远娘家涉足,志远本身耿直的性子学不会左右逢源,瓜尔佳氏会在最后关头,争取神不知鬼不觉的推上一把,劳足政治资本。

    别以为瓜尔佳氏做不到,女帝曾经评价过瓜尔佳氏是天下谋士,她所谋得是天下大局,但她也只能为谋士,却无法成为真正的掌权者,因为她不够狠,她可想出无数条阴谋诡计,但却缺乏将这些诡计变成事实的决心。对比她前生做得事情,今生的瓜尔佳氏淡定低调了很多了。因志远没纳妾,瓜尔佳氏回京后无事时,便开始调教侄子外甥,并不单单是世尔冀一个。

    也有不听话的认为瓜尔佳氏不过是女流之辈,可他们在女流之辈面前过不了两招,乖乖的俯首听命。舒瑶对额娘老佩服了,不可不说得是其中有些阴损的点子,都是舒瑶贡献的,遂在亲戚们子弟中间,舒瑶同样是地位崇高,得罪谁也别得罪舒瑶,那丫的太会背后下绊子,只要她向瓜尔佳氏诉苦,他们的苦日子就到了。

    “太太,您看给七爷准备的聘礼。”

    自从瓜尔佳氏收拾了鄂伦岱后,舒瑶七舅舅的婚事自然而然得交到瓜尔佳氏手中,外祖母毫无怨言,几个舅母也巴不得出嫁的姑奶奶操持,不是她们不想帮忙,而是面对鄂伦岱,还就的瓜尔佳氏出马,她们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位嫁进公爵府的二姑奶奶,在都统府上地位,她们的儿子虽然被整得苦不堪言,却对瓜尔佳氏心服口服,见儿子成才出息,当额娘的只有高兴,对瓜尔佳氏感恩戴德,她们一辈子指望的就是儿子是否出息。

    有聪明的人就有糊涂人,二舅母在背后说瓜尔佳氏是非,舒瑶眉头想了半晌,反正没看额娘怎么出手,她就登门道歉了,瓜尔佳氏不在意的笑笑,可她在都统府上的地位一落千丈,谁让外祖父外祖母都统府上的当家人,非常的信任瓜尔佳氏呢。分不清状况的人,会被淘汰的。舒瑶抱着瓜尔佳氏的胳膊,她最聪明的一点就是紧紧抱着额娘,甩都甩不掉。

    听额娘的话是舒瑶这辈子定下的最高行动标准,额娘既然说了世尔冀表哥不错,那就试试看好了,至于近亲结婚的危害,舒瑶也有些许的担心,要不然她不生孩子?舒瑶没心没肺的胡思乱想起来,瓜尔佳氏知道的话,非揍她一顿不可。

    瓜尔佳氏不喜欢同人肢体接触,但如果舒瑶不缠着她磨着她,瓜尔佳氏反倒会生气,怀里的小女儿是她今生的孽障,总是爱得不行,舍不得她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的不悦。瓜尔佳氏有时也想,她好像被舒瑶那丫头算计了,可她却心甘情愿啊,谁管得着。

    瓜尔佳氏宠着舒瑶,可也不会将她养得不解世事,肯听舒瑶冒出的‘坏主意’就是在锻炼她,瓜尔佳氏知道舒瑶懒散得要命,你给她说道理她记不住,有趣事时舒瑶会很精神,遂瓜尔佳氏调教某些人时,总会带着舒瑶,也不避讳着她,让舒瑶有所感悟,被瓜尔佳氏调教过的人,比如于成龙,比如鄂伦岱泪流满面,和着他们还充当了教材?瓜尔佳氏绝对是老师,舒瑶成才的路上铺就了多少人的泪水,将来还会有更多人投身到娱乐舒瑶的伟大事业中。

    看了聘礼单子后,瓜尔佳氏提笔删减了些,递给娘家来的嬷嬷,“就这么做吧。”

    嬷嬷不敢多说一句话,瓜尔佳氏看出嬷嬷的疑惑,问怀里一直撒懒的舒瑶,“你说呢?”

    舒瑶撩了撩眼皮,仔细会想了一遍,道:“总不好越过几位舅母去,七舅母虽然是庶出,但鄂伦岱大人并没嫡出的女儿,还不跟个嫡女似的养着?七舅母出自一等公爵府,和万岁爷也沾着亲呢,不是鄂伦岱大人太浑不得圣心的话,她绝不可能自行婚配,七舅母和七舅舅两情相悦本是喜事,可不能因她的身份搅和得都统府里不得安静,幼子娶妻不是长子,这份聘礼很合适啊。”

    嬷嬷恍然大悟,她光想着七爷娶得是公爵府的姑娘,全然忘记了七爷不是长子,会让几位娶进门的太太奶奶们不悦,“不愧是二姑奶奶教养的,真真是同旁人不同。”

    舒瑶蹭了蹭,阖眼软绵绵的问道:“桃子,小金小黑今天不许吃肉,它们闯祸了,得吃素食。”桃子极为可怜那对白虎崽儿,也充分印证了一句话,适者生存,它们竟然在吃素中存活下来,还活蹦乱跳的,一点都不记恨总是罚它们吃素的主人,真乃奇迹也。

    嬷嬷擦了擦额头,尴尬的笑了,是太不一样了,想到鄂伦岱大人如今巴不得赶紧将女儿嫁进都统府的心态,哪会在乎聘礼多少?瓜尔佳氏摸了摸舒瑶额头,“你先回去,让额娘两位嫂子定日子下聘,剩下的事儿让嫂子多费些心。”

    瓜尔佳氏懂得适可而止,她解决了最难解决的鄂伦岱后,娶亲的事她撩开手,由长嫂操持,长嫂性格宽厚温和,有强横的瓜尔佳氏镇着,新进门的佟佳氏会接近长嫂,妯娌间亲近些,也少了很多的纷争。

    舒瑶再次感叹额娘的本事手段,真不是盖的。嬷嬷领命离去,瓜尔佳氏哄着舒瑶:“同额娘说说,为何此时才娶你小舅母进门?”离瓜尔佳氏收拾鄂伦岱已经过了两三个月了,鄂伦岱着急上火,上蹿下跳的要嫁女儿,不知道得以为他女儿嫁不出呢。

    舒瑶懒洋洋的道:“那个叫什么来着我记得说书的说过的”拧着眉头想了好久,舒瑶张开漆黑清澈的眼眸:“杀威棒,对就是杀威棒。几位舅母中间小舅母出身最好,不逼着鄂伦岱大人上杆子嫁女,外祖父求上门去的话,小舅母虽然是好的,但本身就是低嫁小舅母难免高傲些,不利于和睦团结,有了成亲前的波折,小舅母谨慎些,有额娘在,鄂伦岱大人也不会稍不如意便找上都统府去。”

    舒瑶环住毕尔佳氏的腰,心甘情愿的拍马屁:“额娘,你太强大了,鄂伦岱大人会躲着你的。”

    “只有我?是谁看不上鄂伦岱的胡子?是谁?”

    舒瑶双手盖住了眼睛,“是很难看嘛,像是倭寇,额娘,我最最不喜欢日本人,最不喜欢。”这一点前世是军人的舒瑶,深受鹰派爷爷父亲的影响,舒瑶再懒散本质得东西也不会轻易改变。

    瓜尔佳氏抓下舒瑶的小手,笑道:“同他们一般见识?没个样子,想当初在大唐时,连”瓜尔佳氏叹了口气,舒瑶却说:“额娘,不能总想当初啊,大唐是盛世万邦来朝,可人口等等比不过当今的,日本也会进步,他们很擅长学习。”

    这些事提起来好伤感,舒瑶埋怨那位风流种马男,怎么就没想着把日本平了?舒瑶再有想法也是女子,影响不到大局的,空间系统也不搭理她,换不到好东西,实在太过分了,不就是欠着钱没还吗?舒瑶为了买张大床欠了系统高利贷,这辈子都不一定能还清,舒瑶想着今天晚上得去空间溜达溜达,种得木瓜该熟了吧。

    舒瑶自认为是小女子,改变不了天下大局,以后中华民族自然有伟人站出来重新展现民族的骄傲,她还是做米虫混吃等死的好。瓜尔佳氏道:“再学也改变不了本性。”

    瓜尔佳氏显然也不想往深里说,笑着问:“瑶儿,世尔冀如何?”

    舒瑶将脸埋入瓜尔佳氏胸口处,瓜尔佳氏拍着她的后背,“不着急,额娘还得再教教再看看,额娘会多留瑶儿两年。”瓜尔佳氏看出世尔冀不错,但也深知人无完人,瓜尔佳氏得看清楚了,才放心将舒瑶交给他。

    “表哥长得太好了,脾气秉性又好,本事才学出类拔萃,会不会有人看上他?”舒瑶没自信啊,世尔冀谪仙一样的美少年,京城王府宗室出身的郡主格格都会惦记着吧,万一她们看上了怎么办?

    瓜尔佳氏皱了皱眉,“我倒不担心别人看上了世尔冀,我反倒担心你表哥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爱慕?你不提我差一点忘了这点,再看看吧。”

    “嗯。”

    ps表哥人气如此之高,小醉好意外啊,他才出场啊,小醉压力很大,不是说表哥不好,而是等到故事铺开了再下注啊,怎么也得给别的候选人露面的资格,是人就有弱点,谁都逃避不开,胤禛,巴尔图,表哥都有弱点,性格上的弱点再教都很难改变,瓜尔佳氏的调教出见成效,但表哥绝对没出师呢。其实谁是男主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事里的欢快娱乐,看戏啊看戏。最后两天求粉红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