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无情

清悠路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无情

作者 : 醉夜吟
    舒瑶沉迷于‘美色’,表哥倒不是像女子,虽然是蓝颜祸水,但总不会让人错变雌雄,舒瑶暗自感叹原来漂亮的男人也会让人沉醉。等舒瑶回神时,见在她练字的纸张上写了一首诗词,世尔冀拿起宣纸,“我帮你给姨母送去。”

    有阴谋,舒瑶见世尔冀脸上的笑意,小手压住了宣纸,这首诗词什么意思呢?舒瑶不懂,可让他给额娘送去,一定会出问题,舒瑶虽然异能被封印了,但警觉性一直很高,“表哥,我自己送去。”

    世尔冀笑容浓了一分,“好,表妹送去一样。”随即推开半步,很有绅士风度的做了个请的动作,预先取之,必先予之,读懂诗词的表妹不需要明白诗词的意思,只要姨母姨夫清楚他的决心便好,表妹送去比他送过去效果还好些。

    舒瑶纠结了,眉头皱在一处,怎么有中落入陷阱的感觉,舒瑶看了看表哥,有看了看手中的诗词,托着下巴想着如果撕了宣纸,额娘还会不会罚她更重?舒瑶敏锐认为这宣纸送上去,结果绝对比她想象的糟糕。

    “还是表哥送去吧。”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舒瑶将宣纸交给世尔冀,如果不是额娘将自己的性情喜好告诉给世尔冀,他哪会事事占先?等到异能解封,局面已定能扭转过来,舒瑶握紧拳头,到时她就知道世尔冀的想法了,他总比四阿哥胤禛好猜测,额娘语录,生长在皇宫里的人,尤其是皇子都是变态。

    嗯,变态这句是舒瑶总结的,舒瑶觉得变态非人类最能体现皇子们皇宫的生活。世尔冀眼底划过一丝遗憾,低估了表妹的警觉,舒瑶手指点着世尔冀写的诗词,“什么意思?”

    “想知道?”

    “废话。”

    反正是额娘挑的男朋友,舒瑶不在意露出原本的样子,骄横,野蛮的事儿她也不是没做过,舒瑶可没想过装模作样一辈子,性情自然流露,世尔冀如果反感的话,额娘也不会逼他娶自己。舒瑶不信自己会嫁不出去,其实跟着额娘过一辈子,舒瑶认为这种生活最适合她,只是她不敢跟瓜尔佳氏说,怕挨罚。

    世尔冀笑意不改,送旁边抽出一本书房必备的书籍,递给舒瑶,“你自己找吧,实在找不到,等你身穿红衣时,我会亲自讲解给你听。”世尔冀想着悄娇俏玲珑舒瑶穿着红衣喜服的样子,三年,还有三年,世尔冀从未想过继承祖父的一等公,但他也不可能白身娶了舒瑶,虽说他知道姨母一家不会在意爵位官职,如果姨母想要舒瑶高嫁的话,就不会选择他了,但是世尔冀还是希望尽量给舒瑶一个体面的婚礼,他得努力了呢。

    “诗经?诗经。”舒瑶咬着嘴唇,恼恨的看着世尔冀,明知道自己看不进去,还让他自己找?最过分的就是他了。

    书房的门帘挑开,同样俊秀的书逸走进,舒瑶眼珠一转,扔下诗经跑到书逸跟前,糯糯的喊了一声:“二哥。”

    书逸最疼舒瑶的兄长,从舒瑶出生的那一日起,书逸就将舒瑶当成了责任,就算舒瑶出嫁了,肩上的责任也不会消失掉,书逸问道:“谁欺负你了?”

    舒瑶摇摇头,乖巧的站在二哥身边,书逸看向世尔冀,“额娘让我来领小妹,劳烦表哥看着小妹,小妹调皮任性,让表哥受累了。”

    书逸一直含笑,他比世尔冀小一岁,同舒瑶一样都得唤表哥,世尔冀也一直笑着,舒瑶看看他们两人,总是笑就不累吗?“无妨,表妹很乖巧的完成了课业。”

    世尔冀扬了扬手上的宣纸,他能照顾好舒瑶,书逸眉头微皱,“我看看小妹写得是什么?”

    在世尔冀收回宣纸钱,书逸抓住了他的手腕,“表哥别客气,我看看小妹的字有没有长进。”书逸硬是从世尔冀手中拿过宣纸,单论力气世尔冀敌不过书逸,世尔冀眼底露一丝惊讶,他是姨母当将军培养的?记得外祖父说过,所有的孙子外孙子中,唯有书逸有大将军之才。

    外祖父虽然是浑人,但看人却很准,书逸看了眼宣纸上最后一首诗词,又看了看懵懂无知的小妹,将宣纸放在书桌上,提笔在宣纸上同样写了一首诗词,舒瑶实在是搞不懂,有什么话不能说?非要拽文,看看二哥,看看表哥,舒瑶冒出一个念头,“你们好配哦。”

    舒瑶在书逸发火前,跑出了门:“我找大哥玩去。”

    书逸和世尔冀对视苦笑,以他们的段数可不敢跟去找书轩,书逸点了点宣纸:“表哥认定了?”

    “嗯。”

    “不勉强?”

    世尔冀原本也有些许反感,但见到舒瑶后才知道何为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心甘情愿。”

    书逸笑笑:“额娘虽然看重于你,可最终能否成就世代姻缘还不好说,额娘极为宠爱小妹,容不得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表哥还有得学呢,额娘可不会因你是表哥而放松。何况你对小妹小妹不是好掌握的,除了额娘外,我就见过能弄懂小妹心思的人。”

    世尔冀道:“我从未想过掌控住表妹,宠着她一生罢了。”

    “表哥,这句话说得好。”

    书逸将宣纸塞给世尔冀,“为你这句话,今日我不耽搁表哥,改日再说。”书逸笑着出门,世尔冀笑着摇头,书逸明显的阻挡,世尔冀反倒有些越挫越勇之感,一定得到舒瑶父兄的认同。

    舒瑶没去找大哥书轩,去了老爷子屋子里发呆,老爷子喝了口茶水,眼里偶尔露出一丝急迫,他见到白虎崽儿便知道舒瑶见过滚黛了,他非常想知道滚黛的状况,她过得好不好?老爷子心里鄙视自己,滚黛福晋,大清的外蒙屏障,最强部族的首领,岂会过得不好?老爷子想从志远口中探听,让老爷子丧气的是,志远他的亲生儿子是个读书人,明确告诉老爷子,你不许惦记滚黛福晋,你有妻子有儿女,和滚黛福晋不相配。

    老爷子一巴掌打走了志远,如果他当初记得有妻子有儿子,志远你也生不出来。志远那走不通,老爷子直接忽略长孙书轩,那绝对比志远更愁人,老爷子年岁大了,受不住打击。

    老爷子不能找儿媳瓜尔佳氏,只能将主意打到书逸头上,老爷子年轻时也是一员猛将,自认为同书逸谈得来,可将书逸叫来后,那臭小子大吃大喝一顿,讨得了许多好处,一句实话都没弄出来,书逸最后笑笑,阿扎滚黛福晋吊了老爷子半天后,缓缓的说道,就如同玛法想得一样。

    老爷子差一点一个踉跄,书逸带着好处离开,老爷子扶着炕,泪流满面,造孽啊,他养得都是什么儿孙,就没个省心孝顺的。老爷子最后只能将注意打到舒瑶身上,以舒瑶的诚实说实话的性子,应该不会在让他失望了吧。结果结果舒瑶回府后比泥鳅都滑,根本就抓不到,当老爷子听说鄂伦岱的胡子没了,所有人都说是瓜尔佳氏的手段,但老爷子却深知一定是舒瑶出的主意。

    老爷子没忘当初他也曾像着留个八字胡,舒瑶折腾得他再不敢兴起这念头,舒瑶看似无害可爱,其实比任何人都有心眼。今日好不容易主动送上门来,老爷子既兴奋又紧张。

    “瑶丫头,谁欺负你了?玛法还有把子力气,给你报仇去?”

    先安抚舒瑶的心,老爷子混得太难了些,不过想知道滚黛的音信,至于这么折腾他吗?舒瑶摇头道:“没人欺负我,玛法,你有话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

    老爷子一口气堵在胸口,他又做错了?舒瑶永远能让你意外,老爷子道:“你那对白虎”

    “啊,我忘了去看小金小黑了,玛法,我走了,回见。”

    舒瑶从炕上跳下来,老爷子拉住舒瑶,直接问道:“滚黛,她好吗?。”

    舒瑶抬眸看了看老爷子,明知故问道:“哪个滚黛?”

    “博尔济吉特滚黛,阿扎滚黛福晋。”老爷子极为的认真慎重,舒瑶肩膀一颤,“玛法,她会不好吗?。”

    老爷子慢慢的松开舒瑶,苦笑道:“是了,她能不好?她比我无情得多。”

    “错了,玛法想错了,论无情,滚黛福晋远比不上你。”

    “是我无情?”老爷子脸都红了,“为了她,为了她”

    “你为了滚黛福晋做什么了?不停的找替代品?玛法,我肯定的告诉你,三年后我选秀时,滚黛福晋会进京,你最好将身边的美妾都处理了,否则我不敢保证滚黛福晋不会再抽你一顿,赝品永远也比不过真品,滚黛福晋会觉得恶心,永远也不会再见你一面。”

    舒瑶留下发愣的老爷子离开,老爷子呆呆的喃咛:“我无情?我错了?”

    舒瑶懒得理会老爷子和滚黛福晋的恩怨,不是今日被表哥搅和得心情不宁的话,舒瑶也不会说,回到屋里,表哥已经离开了公爵府,舒瑶看了一眼炕桌上放得宣纸,蹭进瓜尔佳氏的怀里,“额娘怎能将我的喜好全告诉表哥呢?”

    瓜尔佳氏摸了摸舒瑶的脸颊,“瑶儿,你小瞧自己了,有了了解才能相处得好,额娘不是逼你,他从何处看都最合适瑶儿,相处看看?”

    “嗯,我听额娘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