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挨打

清悠路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挨打

作者 : 醉夜吟
!ps求各种支持,小醉求收藏啊,收藏。)    舒瑶向瓜尔佳氏甜甜的笑着:”额娘,您别冲动,我不会吃苦的。”舒瑶跟着嬷嬷去偏僻的空屋子里败火,好在阿玛和二哥都在府里,能劝着点额娘,舒瑶从不后悔挡在瓜尔佳氏面前,她现在只遗憾一件事,异能啥时能在升级,她要将亲和力的点数加满,闯祸惹事就不怕了。

    女儿被带去败火,瓜尔佳氏怒气冲天,这事决不能就这么算了,李芷卿离去时的得意,瓜尔佳氏差点上前抽飞她,佟佳氏难言幸灾乐祸,“二嫂,你且想开些吧,三日光景很快就过去的。”

    顺带给李芷卿上眼药,佟佳氏道:“六丫头是个可怜的,但满府上下谁也赶不上外甥女,哎,谁然她是老太太嫡嫡亲的孙女呢,二嫂啊,您也别拧着了,该服软就得服软,外甥女能救下太皇太后,咱们还不得把她当成菩萨供着?”

    瓜尔佳氏不是头脑发热的人,她从大唐穿到后世,这般惊恐的事儿都承受住了,瓜尔佳氏岂不会不知佟佳氏看热闹的心思?要报仇的话也不是现在,早一晚有一日让李芷卿有苦说不出,被瓜尔佳氏惦记的人一般的结果都十分凄惨悲催。

    “不三弟妹费心,身为儿媳该劝得一定要劝。”瓜尔佳氏撇下佟佳氏直接回屋,佟佳氏没料到瓜尔佳氏直到现在还不肯服软,自觉有好戏瞧了,得罪了李芷卿,使得老太太生厌,公爵府的爵位志远是不用想了。

    瓜尔佳氏回屋后,书逸迎上来,“妹妹被送去败火了?”

    “嗯。”瓜尔佳氏脸绷得紧紧的,“书逸你去想法子把被子,点心,书籍,舒瑶喜欢的玩偶给她送进去。”

    “额娘,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妹妹委屈的。”

    旁边的嬷嬷丫头冷汗淋淋,主子实在是太强悍了,六姑娘是去败火的,怎么看他们的意思一点都不像呢,书逸给额娘递上茶盏,压低声音问道:”您打算怎么着?”

    欺负到妹妹头上,瓜尔佳氏绝对轻饶不了李芷卿,给妹妹送东西这点小事书逸完全可以处理,瓜尔佳氏品了一口茶,细眉一挑:”书逸,在当前女子名声太重不是好事,李芷卿不是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她吗?不是想要攀附权贵吗?我成全她。”

    书逸皱眉后抬眸和瓜尔佳氏相视一笑,“额娘,好法子,好法子。”

    瓜尔佳氏唇边带着冷意,李芷卿想得是什么瓜尔佳氏怎会不清楚?往好了说不就是想巴结太皇太后嫁入皇子府?做皇子的女人不是件容易的,以李芷卿的身份,名声太大是拖累,即便入了皇子府最好不过是个侧福晋,弄不好就是个侍妾格格,名声显赫的侍妾格格太扎眼了,本身李芷卿又不是个安分的,明晃晃等着嫡福晋收拾。

    最重要的还有一点,瓜尔佳氏深知当今圣上龙体康健,皇子阿哥不老少,虽然早早册立太子,可太子的亲娘元后早亡,无嫡亲兄弟扶持,本朝教养皇子的规矩很奇特,不是成年皇子就藩,反动都留在京城入六部历练。瓜尔佳氏前生眼睁睁看着太宗皇帝一个接着一个收拾儿子,太子李承乾,李泰等等皇子,哪一个落得好处?她有又经历过女帝步步惊心的宫中生活,瓜尔佳氏的见识超过了任何女人。夺嫡之争古来就有,李芷卿这样还想卷进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换做以往,瓜尔佳氏会劝上一句,现在嘛,瓜尔佳氏抿了抿嘴唇,不会多说一句,由得李芷卿折腾,别牵连到女儿头上就可以了,她的瑶儿可是要远离皇子,瓜尔佳氏早就给女儿规划好了,女婿一准选蚌妥当的。”夫人,我听说额娘出府,瑶丫头被罚?“

    志远从外走进门,瓜尔佳氏愣住了,书逸忍笑道:“额娘,我去给妹妹送东西。”

    “带着厚被子,败火屋子了凉,别忘了给瑶丫头带个手炉过去,败火?扯淡,潮得很。”志远大咧咧的坐下,“舒瑶有被子有暖炉,有点心,有卤味就成了,她懒得很,巴不得没人打扰她睡上三天。””阿玛,屋子有没有耗子和虫子?”

    志远道:”舒瑶迷糊点,懒了点,但就不怕耗子和虫子,是我闺女,我当初败火时,还可玩虫子。”

    书逸有点难过,当初阿玛在府里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能熬出头阿玛定是付出良多,志远爽朗的笑道:“书逸啊,下一次你也惹恼老太太,凡是我的儿女都应走一遭,送东西我告诉你个近便的,来来来。”

    书逸靠前,志远在他耳边交代,瓜尔佳氏哭笑不得,心里却越发心疼丈夫,书逸眉头皱得紧紧的,“阿玛,算了吧,儿子自有办法。”

    书逸归拢东西离去,志远笑骂道:”臭小子。”

    “老爷,擦擦吧。”瓜尔佳氏让人准备冰敷的手巾,递给志远,”老爷子打得?”

    志远将手巾按在清淤的眼眶上,“阿玛的脾气比往日更暴躁,我还没说几句,就被他打了,他身手不错老当益壮,我不敢还手,该说的都说了。”

    瓜尔佳氏改为同情老爷子了,志远说起大道理来是一套接着一套的,站住了理就不放,老爷子是说不过逼急了才会动手的,比起志远眼眶的淤青,公爵府的老爷子不知道会被气成什么模样咯。

    “族学的事定下了?”

    "为夫亲自出马,哪有办不成的?”

    志远放下手巾,解开了袍袖的衣领透气,劝着瓜尔佳氏:“额娘是糊涂了,书逸把东西送进去,舒瑶忍一忍,等额娘回府来我同她说说,公爵府可不能指着旁门左道立足。”

    “老爷子怎么说?”瓜尔佳氏始终认为,老爷子是个明白人,只不过不愿意管事罢了。

    志远叹了口气,“阿玛只说了一句,让我看着公爵府。”

    “他的意思是?”瓜尔佳氏帮着丈夫褪下袍子,志远道:”夫人啊,公爵府爵位,是烫手的山芋。”

    瓜尔佳氏笑道:”不要也罢,凭老爷的才学公爵爵位反倒是累赘。”

    “知我者,夫人也。”

    夫妻二人相识而笑,彼此心意相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