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惩罚

清悠路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惩罚

作者 : 醉夜吟
    舒瑶倒不是在李芷卿面前装作害怕,李芷卿一直养在京城公爵府,虽说公爵府不是京城顶尖贵族,但来往权贵之家,李芷卿只看见了富贵,了解历史的李芷卿知道康熙皇帝是明君,御下宽和,李芷卿没看见康熙皇帝狠辣无情的一面。长在惠州的舒瑶是见过的,什么叫做牵连。

    舒瑶六岁时有个很好要的朋友,是阿玛志远的同僚的女儿,同在惠州为官,两家走动得很亲近,但海盗来袭惠州时,朋友的阿玛指挥失误,后临阵脱逃,致使惠州陷入陷阱,平定匪患后,康熙皇帝的圣旨到了,先是封赏有功之臣,随后临阵脱逃的人斩首示众。

    舒瑶前生是军人,父亲又是共和国鹰派将军,舒瑶也恨临阵脱逃的人,对那位伯伯不同情,但让舒瑶想不到的是,康熙皇帝处罚祸及了家人,三个儿子全部发配宁古塔,女儿和妻妾充作官妓。舒瑶眼看看往日温和伯母将一碗毒药给了好朋友,随后触柱而亡。

    为此事舒瑶连续做了两个月的噩梦,一闭眼睛就能看到朋友吐血而死的画面,舒瑶的异能也就是在那时觉醒的,那一日的惨烈,怨气冲天,使得舒瑶下意识的抗拒用异能,导致了异能时灵时不灵。

    “瑶儿,瑶儿。”瓜尔佳氏心疼得紧,见舒瑶迷蒙无神的双眸,便知道她又想起了那件事,对李芷卿更为痛恨,瓜尔佳氏搂紧女儿,“额娘和阿玛会保护瑶儿。”

    “嗯。”

    舒瑶在瓜尔佳氏怀里蹭了蹭,软糯的说:“额娘,我不怕的,阿玛不会临阵脱逃,不会犯错。“

    瓜尔佳氏被女儿逗笑了,“瑶儿,你且记得,是人都会犯错,不过是大和小,气节大义上无错,当今圣上便不会下狠手,你阿玛看似耿直,心里明白着呢,何况额娘在后面看着,贤妻不是只能带孩子。”

    “额娘,我仿佛成不了您。”舒瑶异常的沮丧,就算她拼命学都成不了额娘那样强悍聪明的女人。

    “我并不想我的女儿像我。”瓜尔佳氏摸了摸女儿柔嫩的脸颊,手感真好,嫩若奶豆腐一般,舒瑶眉眼长得很甜,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心,“额娘会给你安排好的。”

    瓜尔佳氏看着女儿,她保持这个样子就很好了。、

    “太太,老太太领着表小姐要出府。”

    瓜尔佳氏脸色一变,“糊涂,糊涂。”活了一辈子的老太太,还能糊涂成这样,着实是奇闻,她是不把公爵府折腾进去不肯罢休。

    “额娘,我看表姐是不是有依仗?”舒瑶不平啊,神奇空间就那么好?

    “不管有没有依仗,医治太皇太后在五五之数,成了自然皆大欢喜,可万一呢?整个公爵府都得搭进去,你阿玛凭本事照样升官光耀门楣,当今圣上一心国泰民安,有得是机会立功,偏要走最凶险的。”

    “额娘您的意思是风险太大,不划算?”

    瓜尔佳氏欣慰得很,女儿很聪明嘛,拉起女儿向府门处走,解释道:“你想想这一次就算李芷卿有能耐救下太皇太后,那下一次呢?都能救得下来?四九城的达官显贵有多少?公爵府得罪不起的近支亲贵王爷贝勒有多少?她都能救得过来?”

    舒瑶点头,是这个道理,救下太皇太后李芷卿的名头彻底打响了,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怕死,舒瑶不知道李芷卿到底有多少神奇人参,万一不够分呢?给谁不给谁,都会得罪一批的人,太皇太后也不会总照看李芷卿,如果康熙皇帝要灵丹妙药,李芷卿给还是不给?当皇帝的更怕死。

    舒瑶相信李芷卿的空间是神奇的,但从系统回复来看,舒瑶推断,李芷卿的神奇空间不可能太过逆天,系统也会讲究平衡的,舒瑶还有一点想不通的是,李芷卿这么神奇的空间,为哈非要往紫禁城里折腾,吃了神奇人参长命百岁,逍遥自在不是很好吗?

    清朝的吃食还是挺不错的,衣服首饰也很漂亮啊,就算四阿哥是天下第一帅哥,但给帅哥当老婆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皇子贝勒都有很多女人的,舒瑶突然想到,难道李芷卿准备给四阿哥下的药是专一独宠的?还是只碰见李芷卿有反应?别的女人四阿哥享受不了。

    舒瑶越想越歪,但越想越欢快,她就不是学医的,要不然她研究出这种药丸,简直是女人的福利啊,也不辜负有神奇空间不是。

    “额娘,您请留步。”瓜尔佳氏见老太太扶着李芷卿要上马车,快走几步道:”您是要去哪?”

    李芷卿看着焦急的瓜尔佳氏,“外祖母出门还用向二舅母交代?”

    “外甥女,我在同额娘说话。”瓜尔佳氏撩了脸子,是不是太给李芷卿脸面了,使得她忘乎所以。

    老太太拍了拍李芷卿手说道:“志远媳妇,我打算去安亲王府。”

    “您是去见大姑奶奶?”

    “嗯。“老太太坐上马车,“我听芷卿说了,太皇太后对咱们公爵府有恩,芷卿忠心一片,你拦着芷卿我就不多说你了,你不要这份功劳,我要。”

    “额娘,你看到事成之后的风光,就没看出其中的凶险?外甥女不是大夫,这世上没包治百病的丹药。”

    “你不相信芷卿,我相信,你给我闪开。”

    瓜尔佳氏劝道:“额娘,您在好好想想···”

    老太太怒道:“志远媳妇,你别逼我让志远休了你,不敬嫡母,你不守孝道。”

    “休我?额娘,儿媳犯了哪一条?”瓜尔佳氏的硬气出乎老太太意料,瓜尔佳身上展露的凛冽贵气,老太太底气不足了:”妒忌,不孝,妄言,不该休了你?”

    “妒忌?儿媳妒忌谁了?儿媳说得句句事情,难道眼看着您贸然行事,不劝解您就是孝道?您不能光看着眼前··”

    “住嘴,住嘴。”

    老太太太彻底怒了,本来对志远夫妻就没好印象,方才李芷卿有添油加醋一番,老太太道:“我现在还是你嫡母,罚你是应当的,你给我···”

    “玛姆,您不能罚额娘。”舒瑶挡在瓜尔佳氏身前,张开稚嫩的小办膊护住毕尔佳氏:认真的说道:“额娘没说错,是表姐的错。”

    舒瑶双眸黑白分明,浩然至纯,老太太怒火消了大半,舒瑶加在亲和力上的点数在此刻起了作用,老太太道:“六丫头,你再说一遍,到底谁错了?”

    这是给舒瑶台阶下,舒瑶执着的说道:”是表姐错了,她只看到救下太皇太后的好处,并未看清楚风险。”

    “够了,和你额娘一样,来人,送舒瑶去败火。”

    老太太放下车帘,道:“败火三日再放她出来,到时她便能想明白到底谁错了。”

    ps感谢苏流烟打赏的香囊,莫名其妙的人123催更票投给最勤快的作者,继续求支持,求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